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同参们!但契本心,不用求法,心即法也。如来一代的圣教,千经万论唯独说此一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今生的际遇,都是前世修来的!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家里如何做烟供?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被外灵附体二十年,如何化解?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弘一大师追思文集 > 内容

弘一大师追思文集 缘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6 11:23:4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丰子恺 
 
这是前年秋日的事:弘一法师云游经过上海,不知因了甚么缘,他愿意到我的江湾的寓中来小住了。我在北火车站遇见他,从他手中接取了拐杖和扁担,陪他上车,来到江湾的缘缘堂,请他住在前楼,我自己和两个孩子住在楼下。
 
每天晚快天色将暮的时候,我规定到楼上来同他谈话。他是过午不食的,我的夜饭吃得很迟。我们谈话的时间,正是别人的晚餐的时间。他晚上睡得很早,差不多同太阳的光一同睡著,一向不用电灯。所以我同他谈话,总在苍茫的暮色中。他坐在靠窗口的藤床上,我坐在里面椅子上,一直谈到窗外的灰色的天空衬出他的全黑的胸像的时候我方才告辞,他也就歇息。这样的生活,继续了一个月。现在已变成丰富的回想的源泉了。
 
内中有一次,我上楼来见他的时候,看他脸上充满著欢喜之色,顺手向我的书架上抽一册书,指著书面上的字对我说道:
 
‘谢颂羔居士,你认识他否?’
 
我一看他手中的书,是谢颂羔君所著的理想中人。这书他早已送我,我本来平放在书架的下层。我的小孩子欢喜火车游戏,前几天把这一堆平放的书拿出来,铺在床上,当作铁路。后来火车开毕了,我的大女儿来整理,把它们直放在书架的中层的外口,最容易拿著的地方。现在被弘一法师抽著了。
 
我就回答他说:
 
‘谢颂羔君是我的朋友,一位基督教徒......’
 
‘他这书很好!很有益的书!这位谢居士住在上海么?’
 
‘他在北四川路底的广学会中当编辑。我是常常同他见面的。’
 
说起广学会,似乎又使他感到非常的好意。他告诉我,广学会创办很早,他幼时,住在上海的时候,广学会就已成立。又说其中有许多热心而真挚的宗教徒,有一个外国教士李提摩太曾经关心于佛法,翻译过大乘起信论。说话归根于对理想中人及其著者谢颂羔居士的赞美。他说这种书何等有益,这著者何等可敬。又说他一向不看我书架上的书,今天偶然在最近便的地方随手抽著了这一册。读了很感激,以为我的书架上大概富有这类的书。检点一下,岂知别的都是关于绘画,音乐的日本文的书籍。他郑重地对我说:
 
‘这是很奇妙的“缘”!’
 
我想用人工来造成他们的相见的缘,就乘机说道:
 
‘几时我邀谢君来这里谈谈,如何?’
 
他说,请他来很对人不起。但他,脸上明明表示著很盼望的神色。
 
过了几天,他写了一张横额,‘慈良清直’四字,卷好,放在书架上。我晚快上去同他谈话的时候,他就拿出来命我便中送给谢居士。
 
次日,我就怀了这横额来到广学会,访问谢君,把这回事告诉他,又把这横额转送他。他听了,看了,也很感激,就对我说:
 
‘下星期日我来访他。’
 
这一天,邻人陶戴良君备了素斋,请弘一法师到他寓中午餐。谢君和我也被邀了去。我在席上看见一个虔敬的佛徒和一个虔敬的基督徒相对而坐著,谈笑著。我心中不暇听他们的谈话,只是对著了目前的光景而瞑想世间的‘缘’的奇妙:目前的良会的缘,是我所完成的。但倘使谢君不著这册理想中人,或著而不送我,又倘使弘一法师不来我的寓中,或来而不看我书架上的书,今天的良会我也无从完成。再进一步想,这书原来久已埋在书架的下层,倘使我的小孩子不拿出来铺铁路,或我的大女儿整理的时候不把它放在可使弘一法师随手抽著的地方,今天这良会也决不会在世间出现。仔细想来,无论何事都是大大小小,千千万万的‘缘’所凑合而成,缺了一点就不行。世间的因缘何等奇妙不可思议——这是前年秋日的事。
 
现在谢君的理想中人要再版了嘱我作序。我听见理想中人这一个书名,不暇看它的内容,心中又忙著回想前年秋日的良会的奇缘。就把这回想记在这书的卷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