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戒为无上菩提本 严守戒律能成就 要以戒为师
·修学很多的法门 听闻很多的道理 正是为了让自己心空无我不执着
·解脱道与人天道的佛性 身与做事妙用没差别,只是目的不一样 修解脱道的佛性与修人天道的佛性是一体不二的
·无论哪一类的众生都需要自己进化的教育
·后得智是能解决一些人生的现实问题 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凡是有相的宝贝都是有价的 唯空性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只因自我的一切执着习气才成为万类的众生
·细心观察 法在当下 法在生活 法在心心念念之中
·在修行过程之中必然会有正与邪的对立 佛与魔的交战
·不要把佛法当成理论教条来研究 要如理如法的落实做到
本周焦点
·居士日常如何修行
·修行语录——莲池大师开示
·人生八苦,是哪八苦?
·‘成住坏空,生住异灭’,是怎么解释?(唐桂兰)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心要总集】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生圆二次第】
·火化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
·憨山大师诗词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文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弘一大师追思文集 > 内容

弘一大师追思文集 缘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6 11:23:4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丰子恺 
 
这是前年秋日的事:弘一法师云游经过上海,不知因了甚么缘,他愿意到我的江湾的寓中来小住了。我在北火车站遇见他,从他手中接取了拐杖和扁担,陪他上车,来到江湾的缘缘堂,请他住在前楼,我自己和两个孩子住在楼下。
 
每天晚快天色将暮的时候,我规定到楼上来同他谈话。他是过午不食的,我的夜饭吃得很迟。我们谈话的时间,正是别人的晚餐的时间。他晚上睡得很早,差不多同太阳的光一同睡著,一向不用电灯。所以我同他谈话,总在苍茫的暮色中。他坐在靠窗口的藤床上,我坐在里面椅子上,一直谈到窗外的灰色的天空衬出他的全黑的胸像的时候我方才告辞,他也就歇息。这样的生活,继续了一个月。现在已变成丰富的回想的源泉了。
 
内中有一次,我上楼来见他的时候,看他脸上充满著欢喜之色,顺手向我的书架上抽一册书,指著书面上的字对我说道:
 
‘谢颂羔居士,你认识他否?’
 
我一看他手中的书,是谢颂羔君所著的理想中人。这书他早已送我,我本来平放在书架的下层。我的小孩子欢喜火车游戏,前几天把这一堆平放的书拿出来,铺在床上,当作铁路。后来火车开毕了,我的大女儿来整理,把它们直放在书架的中层的外口,最容易拿著的地方。现在被弘一法师抽著了。
 
我就回答他说:
 
‘谢颂羔君是我的朋友,一位基督教徒......’
 
‘他这书很好!很有益的书!这位谢居士住在上海么?’
 
‘他在北四川路底的广学会中当编辑。我是常常同他见面的。’
 
说起广学会,似乎又使他感到非常的好意。他告诉我,广学会创办很早,他幼时,住在上海的时候,广学会就已成立。又说其中有许多热心而真挚的宗教徒,有一个外国教士李提摩太曾经关心于佛法,翻译过大乘起信论。说话归根于对理想中人及其著者谢颂羔居士的赞美。他说这种书何等有益,这著者何等可敬。又说他一向不看我书架上的书,今天偶然在最近便的地方随手抽著了这一册。读了很感激,以为我的书架上大概富有这类的书。检点一下,岂知别的都是关于绘画,音乐的日本文的书籍。他郑重地对我说:
 
‘这是很奇妙的“缘”!’
 
我想用人工来造成他们的相见的缘,就乘机说道:
 
‘几时我邀谢君来这里谈谈,如何?’
 
他说,请他来很对人不起。但他,脸上明明表示著很盼望的神色。
 
过了几天,他写了一张横额,‘慈良清直’四字,卷好,放在书架上。我晚快上去同他谈话的时候,他就拿出来命我便中送给谢居士。
 
次日,我就怀了这横额来到广学会,访问谢君,把这回事告诉他,又把这横额转送他。他听了,看了,也很感激,就对我说:
 
‘下星期日我来访他。’
 
这一天,邻人陶戴良君备了素斋,请弘一法师到他寓中午餐。谢君和我也被邀了去。我在席上看见一个虔敬的佛徒和一个虔敬的基督徒相对而坐著,谈笑著。我心中不暇听他们的谈话,只是对著了目前的光景而瞑想世间的‘缘’的奇妙:目前的良会的缘,是我所完成的。但倘使谢君不著这册理想中人,或著而不送我,又倘使弘一法师不来我的寓中,或来而不看我书架上的书,今天的良会我也无从完成。再进一步想,这书原来久已埋在书架的下层,倘使我的小孩子不拿出来铺铁路,或我的大女儿整理的时候不把它放在可使弘一法师随手抽著的地方,今天这良会也决不会在世间出现。仔细想来,无论何事都是大大小小,千千万万的‘缘’所凑合而成,缺了一点就不行。世间的因缘何等奇妙不可思议——这是前年秋日的事。
 
现在谢君的理想中人要再版了嘱我作序。我听见理想中人这一个书名,不暇看它的内容,心中又忙著回想前年秋日的良会的奇缘。就把这回想记在这书的卷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