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济公活佛传奇录 > 内容

第十三回 松长老欣锡禅杖 济师父怒打酒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4 10:31:3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十三回 松长老欣锡禅杖 济师父怒打酒坛

 

却说这净慈寺因失火,不见了长老,众僧往各处找寻,并无踪迹。济颠见了笑道:‘你们这般和尚,真个都是呆子,我已说过,长老原从天台来,今日已归天台去了,怎么还寻得著他呢!’众僧俱不信,都道:‘那有此事,就是烧死了,少不得有些骸骨。’就叫煮饭的火工在方丈室瓦砾中去扒看,扒了多时,忽扒出了一块磨平的方砖来,上有字迹,众僧争看,却是八句辞世偈言:

 

一生无利又无名,圆领方袍自在行;

道念只从心上起,禅机却是舌根生。

百千万劫假非假,六十三年真不真;

今向无明丛内去,不留一物在南屏。

 

众僧看得分明,方知长老是个高僧,借此遁去,方识济颠有些来历,不是乱言!然到此田地,无可奈何,只得与济颠商计,要将烧不尽的木头,搭起几间茅屋,大家草草安身,济颠道:‘好!’忽走下厨去,看见屋虽烧去,却剩下一大锅热汤,济颠叫道:‘他事且慢商计,此间有好热汤,且落得来洗洗面。看你们不要恼坏了,我有支曲儿,且唱与你们听听,解解闷如何?’遂唱道:

 

净慈寺盖造是钱王,一刹时烧得精光;大殿两廊都不见,只剩下四个泥土的金刚。

佛地与天堂,平空似教场;

却有些儿不折本,一锅冷水换锅汤。

 

众僧闻听了都大笑起来:‘如今这般苦恼,怎你还耍疯颠,我们的苦,且搁开再说。但是两个监寺,被官府捉去,枷在长桥上,你须去救他一救方好。’济颠道:‘这个容易。’遂一迳走到长桥,果见两个监寺枷在那里,因笑道:‘你两个板里钻出头来,好像架子上安著灯泡。’两个监寺道:‘好阿哥!我们在此好不苦恼,你不来救我,反来笑我?’济颠笑道:‘你且耐心捱一会,自然救你!’

 

说罢,竟往毛太尉府中来,毛太尉接著说道:‘闻你寺中遭了回禄,真是苦了。’济颠道:‘和尚家空著身子,白吃白住,有甚苦处?只苦了檀越施主,又要累他重造。如今两个监寺枷在长桥上,这却是眼前剥肤的真苦,须求太尉慈悲,去救他一救。’太尉道:‘不打紧,特我写书与赵太守,包管就放,你且安心在此吃两杯,解解闷。’当即叫人安排出酒来,与他对吃,济颠吃到半酣道:‘多感太尉高情,留我吃酒。但我记挂这些和尚,在火场上凄凄惶惶的没个理会,且回去看看。’遂别了太尉出来。

 

行至寺前,只见两个监寺已放了回来,向济颠谢道:‘亏了济师父。’济颠道:‘谢倒不必谢,但蛇无头不能行,这寺里僧徒又众,乱哄哄的没有个好长老料理,却怎生过活?’首座道:‘我们正在此商量,不知你请那个长老,方住持得这寺?’济颠道:‘我想别人来不得,还是蒲州报本寺松少林长老,方有些作用。’监寺道:‘这个长老果然是好,但恐他年岁高大,未必肯来。’济颠道:‘要他来也不难,只要多买些酒来吃得我快活。’监寺道:‘此系大家之事,况今粥饭尚且不能周全,那有闲钱去买酒请你,你若不肯写书,只得大众写一公书去请。’济颠道:‘倘若公书请不来时,却要被我笑话,寺里既无酒吃,我只得别寻主顾。’遂一迳去了。

 

净辞寺合寺僧人,同修了一封公书,叫个传使,竟到蒲州报本寺来,见了松少林长老,呈上请书,长老看了,道:‘承众人美意,本该承命而往,但老僧年迈,如何去得?’传使又再三恳请,长老只是苦辞不允,传使无奈,只得回寺,报知长老不来之事,众僧沉吟不悦道:‘他不肯来,如何是好?’首座道:‘除非买酒请济颠,叫他写书去,方有指望。’众僧无法,只得设法银子,买了一坛酒来,叫人四下去将济颠寻来,请他吃。济颠见了酒,不问好歹,一上口,便吃了十数碗,吃得有些光景,方问道:‘你们这般和尚,平日最是悭吝,今日为何肯破钞请我?想必是请不动松长老,又要我写书去请了。’众僧听了俱笑起来道:‘果是空走一遭,只得又来求你。’济颠道:‘吃了你们酒,定然推不得。’叫取笔砚来,写了一封书付与传使,然后又吃,直到烂醉方歇。且说这传使连夜赶到蒲州,直到报本寺来见长老,长老道:‘老僧已辞你去了,如何又来?’传使道:‘本寺济书记有简板呈上。’松长老接来拆开一看,上写道:

 

伏以焚修度日,终是凡情;开创补天,方称圣手。虽世事有成必毁,但天道无往不还。痛净慈不幸,净扫三千;悲德辉长辞,忽空四大。遂致菩提树下,法象凋零;般若声中,宗风冷落。僧归月冷,往往来来,如惊栖之鸟;人去山空,零零落落,如吹断之云。

 

鼓布已失,何以增我佛之辉?衣食渐难,大要出如来之丑!欲再成庄严胜地,需仰仗本邑高人。

 

恭惟少林大和尚,行高六祖,德庇十方;施佛教之铃锤,展僧人之鼻孔。是以不辞千里,通其大众之诚,致敬一函,求作禅林之主。

 

若蒙允诺,瓦砾吐金碧之辉;倘发慈悲,荆棘现丛林之色。大小皆面皮,休负诸山之望;近远悉舟楫,毋辞一水之劳。慧日峰前,识破 崖之句;南屏山畔,愿全灵隐之光。伫望现身,无劳牵鼻。

 

长老看了大喜道:‘济书记这等郑重,只得要去走一遭。’吩咐传使走回报知济书记:‘叫他休得出去,在寺候我,老僧只在月内准到!’传使谢了,先回报知,众僧大喜,对济颠道:‘你千万不要出门,恐松长老到时没处寻你。’济颠道:‘若不出门,那得酒吃?’也不睬众僧,竟一迳去了。

 

监寺与僧商议道:‘若留他在家,每日那有这么多钱买酒!不留他,又恐长老来不见了他,不欢喜。’首座道:‘我有一法,且暂时哄著他,拿个大空坛,盛了湖水,泥了坛口,只说是赊来的好酒,待长老来了,方开来请你。等得长老来时,开出水来,也不过一笑。’监寺道:‘妙!妙!妙!’忙叫人寻了济颠回来,对他说道:‘一向要买酒请你,却奈无钱,今在一个相熟人家,赊得一坛好酒在此,却先讲明,直待长老到了,方开请你,你心下如何?’济颠道:‘既是如此,也要抬出来,我看一番才放心。’首座就叫两个煮饭火工,把坛子抬到面前,济颠道:‘既是扛来,便打开来,多少取些尝尝也不妨!’首座道:‘这是新封泥的,开了就要走气,明日便无味了。’济颠道:‘也说得是,这一坛也尽够我一吃了。’仍叫火工扛到草屋里放著,每日去看上两三遍。

 

过了数日,报说长老到了,众僧忙忙出寺去,远远迎接进寺,长老先到草殿上,礼了佛,然后众僧请长老坐下,各执事一一参见过,长老就要与济颠讲话。济颠辞道:‘有话慢讲,且完了正事!’急忙忙走去,叫火工将酒快扛了出来,取一块砖头,对泥头敲去,急低下头来去闻,却不见酒香,再将碗去打出半碗来尝尝,竟是一坛清水,心中大怒,遂拾起砖头来,将坛子打得粉碎,流了一地的水,众僧在旁边都掩著口笑。济颠看见,益发急了,乱骂道:‘这一伙和尚怎敢戏我?’松长老听了,不知就理,问侍者道:‘这是为何?’侍者道:‘济师父要酒吃作闹!’长老道:‘济公要酒吃,何不买两瓶请他?’济颠听见长老叫买酒请他,方上前分辩道:‘这班和尚不肯买,还说是无钱,情犹可恕,怎将水充作酒来作弄我,这样无礼,该骂不该骂!’

 

长老听说将水充酒耍他,禁不住也起来道:‘该骂该骂,但你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我自买酒请你。’济颠道:‘长老远来,我尚未曾与长老接风,甚么道理反要长老破钞!’长老道:‘我与你同是一家,那里论得你我!’不一会儿已叫人买酒来,济颠因开坛时,已是垂涎了半晌,喉咙里已略略有声,今酒到了面前,那里还忍得住?也不顾长老在前,一连就是七八碗,吃得快活,想起前事,也自笑将起来,对著长老道:‘弟子被这班和尚耍了,如今想起来,又好恼又好笑。因做了两首词儿,聊自解嘲,且博长老一笑。’遂叫取纸笔,写出呈上,长老展看,却是两首点绛唇:

 

残液满喉,只道一坛都是酒。

指望三瓯,止住涎流口。

不意糟糕,尽为西湖有。

唯而否?这班和尚,说也真正丑!

亏杀阿难,一碗才干又一碗。

甘露虽甘,那得如斯满。

不是饕贪,全仗神灵感。

冷与暖,自家打点,更有谁来管?

 

长老看了笑个不停,又赞道:‘济公不但学问精微,即游戏之才,亦古今无二。老僧初到,尚未细问,不知贵寺被焚之后,这募缘的榜文,曾做出张挂么?’济颠道:‘这伙和尚,只想各自立房头做人家,谁肯来料理这正事,还求长老做主。’长老道:‘既是未做,也耽迟不得了,今日就要借你大笔一挥。’济颠道:‘长老有命,焉敢推辞?但是酒不醉,文思不佳,求长老叫监寺再买一壶酒吃了,方才有兴!’长老道:‘这个容易。’遂又叫人去买来,济颠吃了,不知又作何状?且听下回分解。

 

评述:

 

一、净慈寺焚,长老果然被火化去。六十三年岁月,如今火中栽莲,不留一物。来也空,去也空;杀菌消毒,又省得一些棺材本!

 

二、寺既被焚,寺僧被火烟薰得焦头烂额,又寻长老不得,见了所留偈言,才知‘大师已去!’此时济颠犹幸灾乐祸,唱个小曲调侃众僧,道:‘一切精光,只剩四个泥土金刚,佛地与天堂,平空似校场;却有些不折本,一锅冷水换锅汤。’哈哈!一切归净土,冷水烧得变热汤,好为众僧洗迷惘,免得火工费力烧热水,大家洗个舒畅!颠僧为何如此这般,且听道:

 

成毁不在心,灭却贪痴嗔;

寺亡我还在,不死一圣僧。

 

三、长老既走了,还得请个主持料理寺物(寺虽毁,地犹在;心地烧不毁,故云:此寺非寺,仍有人住)。寺僧欲请报本寺松少林长老,长老推辞年老不想别住,只得请我修书叩请松长老了,但我无酒不成书,真也个:

 

无酒事情休,有杯解万愁;

修书请长老,醉笔画吹牛。

 

四、松长老被我生花醉语感动,只得往净慈寺走一趟,且看个究竟。正是:‘众僧请不动,济颠来关说。’

 

五、众僧为留住颠僧,以待松长老驾到,以水作酒(以计就计,且让寺僧安心),骗得我空欢喜。我发觉后,大怒,打破酒坛,只见落花流水向东去,好让长老乘此西边来!正是:

 

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坛清水味无香;

颠僧喜爱杯中物,长老回归天台凉。

 

六、焚寺重建,又劳济颠大手笔,哈哈!

 

正经僧,没法度,敲打念唱求开悟;

济颠僧,漫醉步,弄瓶唱歌洗肠肚。

真正经,假正经,看谁化得功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