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拾得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超峰寺】
·消气歌
·24、千峰顶上一茅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归宗芝庵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子合国】
·佛学大词典——【传光录】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金山活佛神异录 > 内容

金山活佛神异录 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23 09:57:4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三版自序
 
这本集子印出的因缘,我在初版‘引言’,再版‘序言’中,早有说明。
 
这次,印行第三版,说来也是一个因缘。记得在昨年夏天,善友刘亮公夫妇来我处,闲谈中提到十多年前我写的‘金山活佛神异录’这本集子,亮公认为这是显扬中国大乘佛教菩萨僧的一本书,也是一本引导初机的良好读物,他有意出资印刷一批,分赠各方,广为流通,以结善缘,随后,又有几位善信,也都欢喜赞助来完成这件事,这是想不到的因缘。这本集子当初出版时,我并没有出卖版权,太虚大师说:‘佛法无私,非同秘术’。既然大家发心行善施财来流通这本集子,我自然是赞叹随喜。
 
这回出版,我要特别提说的,就是在初版、二版中每段文字里,都夹有一两幅漫画插图,当初印行时如此安排,无非是为了求美,把每段文字情节意义烘托出来,增加文字的重量,以引发读者的兴趣。可是,读者对于那些漫昼插图,都觉得无此必要,我也认为这样安排是多余,因为插图设计上多有偏差,并不能表达文中的情节意义,而笔画粗俗,等于儿童画刊上的玩意,缺少艺术意味,且有些地方画的人物神情,很不雅观,使读者看了,非但不欣赏,且会得到相反结果。
 
我觉得我们佛教中的出版物,不论是一本书或一本杂志,版面上应该力求雅淡、朴素、庄严,不可带有其他的花色,同时,也要有真实内容,这样,才可以受到读者的欢迎,只要书刊本身有价值,不须加花样,一样贵重,一样受人重视,相反的,一本内容空洞、没有价值的印刷物,即或上面点缀的花样再多,也无有用处。所以这次第三版印出,我接受亮公长者建议,所有的漫画插图,一律舍去不用,这倒不是为节省制版和纸张费用,而是要合乎格局,这是我要说明的一点。
 
其次,是这回出版,内容略作补充,错字也都改正,同时,增加了一帧金山活佛的相片,活佛他生平不欢喜人家给他拍照,这是大家所知道的,他在仰光行道时,为了这件事,曾在大金塔下十方观音寺闹过一次很大的笑话(本书第十四段‘活佛行道佛国’一文中有说明),因此,活佛的信徒,都得不到他的相片,这张相片,是活佛的弟子陈建福君在活佛圆寂后在他的出国护照上放大照下来的,我回国时,陈君送我一张,给我留作纪念,这次,特地制版印出,给大家认识认识这位圣僧的真面目。
 
乐观  六二、五、卅、于台北
 
再版序言
 
我写妙善大师(金山活佛)这本集子的动机和心愿,在初版‘引言’中,已经说明了,无须再说它,现在觉生社林锦东居士,他为了迎合各方爱好读者的要求,再版流通,要我写一篇小序,我也觉得这本集子的印行,和这次再版内容的更动情形,有向大家一提的必要。
 
去年七月间,我把这篇‘金山活佛神异录’文字稿寄林锦东居士时,不过希望在‘觉生’月刊上按期登载片段,补补刊物空白而已,并不存有印单行本的奢望,那知林锦东居士看了文稿,生发欢喜心,他为了重视这位圣僧的记录,回信给我说,决定由国际佛教文化出版社印单行本流通,并请名画家江清水先生插图,我当然随喜,初版印出五千册,很快地销售一空,想不到这位圣僧圆寂了二十多年,他的声名还有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吸引力,真是‘不可思议’!
 
集子印出后,林锦东居士来信说,准备进行再版,以广流通,我看集子里面,活佛在仰光生病圆寂情形,有很大错误,圆寂的地点和时日,也不对,他是两脚背上生疔(非是全身生疮),圆寂现象奇特,是在他皈依弟子家冲凉房里‘立亡’去的,他圆寂火化后遗下许多‘舍利’分配情形,亦不是那样,又有好几个人的名字,也有错误,再看,江清水先生画的五十多幅插图,有些画的生动有趣,但是不大逼真走样的,也有一大半,且有忽略文意,设计上失去庄严,不大雅观。最不合式的,是把活佛苍老面貌画成一个清秀少年和尚,姿态也不像。其中还有一幅是把那个跑江湖的道教道人,画成光头和尚,这些,都使读者看了扫兴!我觉得这些不妥的地方须得重新修改才好,乃向林锦东居士建议,希望再版时,务必要设法把上面这些缺点改正它,后来得到林锦东居士回信,赞同我的意见,表示一定照办。
 
我一面将全部文字略予修正,又充实内容,将后来搜集得的八篇资料补入进去,计有一、活佛谈命。二、活佛显示定力。三、活佛使哑叭说话。四、活佛行无缘大慈。五、活佛用火媒子剃头。六、活佛死后医病。七、活佛遗留下的神秘草扇。八、活佛宏名震慑恶犬(除第一篇是在南京及第二篇是在香港的材料,余下六篇全是在仰光的故事)连前次发表,共二十二篇。
 
这时,觉得集子里面后半部文字,是记录活佛在仰光的事迹,仰光地方有许多佛教信徒是活佛的弟子,而他又是在仰光圆寂的,为了证实活佛在仰光的各项神异事迹没有舛错,同时又是应仰光自由日报社主编卢伟林先生的要求,乃将改正文稿交与该报转载披露,从今年(四十八年)四月八日起,一连刊登了四十七天,然后我将全部剪报寄给林锦东居士,嘱请再版时可照剪报材料排印,得林居士回信,答允照办,我才放心。
 
金山活佛的一生事迹,我认为含有历史价值,他的许多动作,都有启示作用,古人说:‘史者,记实也。’故尔在这本集子初版印出之后,我仍不断向此地与活佛熟识的出家同道,和活佛在家男女信徒方面访问,探听活佛在仰光的情形,以求真实,根据多数人的谈话,来确定它的真实性,因此,才能够改手初版许多错误地方,并且还得到补入的八篇珍贵资料,我最高兴的,是活佛的真实年龄给我摸清楚了,往后大家不须再胡乱猜测了,据他的弟子陈建福君告诉我,活佛在民国二十三年间在他家圆寂前几天,亲口向他说:‘我已经过了八十四个端午节’(他的遗像上也是写著圆寂时八十四岁),这与我在民国十七年同活佛在南京初见面时推算他的年岁倒颇相合,所遗憾的,是活佛的出身以及他出家受戒的地点年月,至今尚不知底细,还是一个‘谜’。
 
当我执笔写这本集子的时候和现在的心情,我始终觉得金山活佛这个人,他是一位慈悲度人而又注重戒行修持的圣僧,他与小说书上那个济颠和尚,是有许多不相同的地方,济颠和尚的行动,完全是疯颠怪诞又带浪漫滑稽,金山活佛的风度,乃是洒脱中不失庄重,一切处纯是出家人本色,有时有点诙谐,却不离佛法,他口里只说佛语法语,不谈世法,所以写金山活佛故事,不能把他写成像济颠和尚那般模样,亦不能当作小说题材用文艺笔调来形容,须得有尊重的心情,用类似写高僧传记的方式来描写才恰当,假设只在‘趣味’两字上著眼,一味在文字上推敲,字句求活泼、求生动、求华丽、求美妙,而不依据事实,随心揣度,任意杜撰,用游戏笔墨,造些空中楼阁的假故事,只图博取读者的欢心,那样,岂不是失去了表扬高僧的意义吗?那是大大降低了活佛的价值,也是对活佛的不敬。
 
所以我写这篇文字,行文造句,不示诡秘,不求浮华,但求真实,这是我写作的观感与所持的态度,我只希望读者看到金山活佛种种坚苦伟大处,不思议处,对佛法僧三宝生发信心,归向佛法,种植善本。活佛他不贪财、不务名、不攀缘、不享受、淡泊清修、苦心度生等等作风与愿力精神,希望今日僧界同道们,大家来效法他。
 
林锦东居士,宏法利人,悲愿深重,今发心重印这本集子,爰特述其因缘于此,聊当作序,尚希诸方大德,不吝指正。
 
乐观 中华民国四十八年八月廿八日于仰光
 
金山活佛
 
谢冰莹
 
从宣化老法师手里,接过乐观老法师著的‘金山活佛神异录’,恨不得一口气读完;可是我今天来旧金山的目的,是为金山寺恒隐法师校对永嘉大师证道歌。这是宣化老法师诠释的,由一位在香港的居士记录,恒隐法师重抄一遍。她说:
 
‘永嘉大师的证道歌太好了,句句都是格言,都是教训我们学佛的人要除三毒,修戒定慧。我读了很受感动,特地抄下来,想请您介绍在台湾佛教杂志上发表。’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她:‘没有问题,我一定介绍。’
 
当我校对完毕,听了老法师讲华严经之后,回到家已经是六点多了。在汽车上,我已经看完了二十多页金山活佛,晚上来了一位学生,谈到十一点多才走,我一口气看到两点半,终于把它看完了。
 
两年多来,我也看过不少书,有佛教的,文艺的,执导性质的,却没有一本能够使我一气读完,而感觉这么快乐的。我很奇怪,在台北,常见到乐观老法师,为什么他不早介绍我看这本书呢?
 
‘本书中所写各节,全是根据事实,无一句诳语,其中大部份是我本人亲见亲闻的事。’
 
看了作者在序言中的这几句话,更引起我爱看这本书的动机。不要说出家人不敢说妄语,就是在家学佛的人,一样要守戒,妄语是绝对不能说的,所谓拔舌地狱的苦,不是说来吓唬人,而是真有其事的。
 
读完了‘金山活佛’,我无限的感想:
 
第一,乐观法师说得对,应该称活佛为妙善圣僧。我想他一定是菩萨化身,故意乘愿来到世上度人,所以他不需要一分钱也能过日子,原因是地上的字纸、果皮、垃圾........他都可以拿来当饭吃;而使人觉得奇怪的,是他吃了居然能消化,一点不害胃病或急性肠炎之类。吃了钞票也一样消化,一连吃十八碗饭,一碗面,丝毫不觉肚子胀痛。这些都不是神话,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第二、圣僧给别人磕头,自称弟子。这是一般出家人以及居士办不到的事,普通一般人,都犯了贡高我慢的毛病,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筹,要别人尊敬自己,而自己不先尊敬别人,这是最错误的观念。
 
有一次,一位朋友讽刺我说:‘你太没有风度了,一点不像个作家,怪不得在背后骂你,说你的文章都是别人替你写的,你根本不会写文章。’
 
原来她说我没有风度,是指我不修边幅,说话随便,见任何人都是一样,没有丝毫架子。我生平最痛恨摆架子、骄傲的人。如果我早认识妙善圣僧,我一定皈依他,做他的弟子。
 
第三、圣僧忍辱的功夫,实在太好了!别人把粪便倒在他的头上,他非但不生气,而且把马桶顶上满街跑;他想喝水,泥水匠故意整他,叫他喝两桶石灰水,他真的喝了。他不洗澡,不换衣服,照常理,一定很臭,可是他的洗澡水是香的,喝了可以治病,因此许多人来讨洗澡水喝,逼得他不得不天天洗澡了。
 
当我看到他用鼻、口水混在饭里替人治病这一段,我差一点要呕吐起来。这些,真是奇闻,也是古今中外的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同样,圣僧喝那从女人眼里吸出来的脓水,也是世上一大奇闻。
 
妙善圣僧来到这世上八十四年,完全为了众生而受苦受难,临圆寂时,两脚背生毒疮,他决不医治,在冲凉房的时候,站著示寂,这又是世界上的奇闻。和尚居士之中,有不少躺著,坐著安祥往生的,没有站著死的;尤其圆寂后还站立几个钟头居然尸体不倒下,更是奇闻中的奇闻。
 
这本书初版于四十八年六月一日,那年十一月一日再版,今年(六十二)六月一日三版。我相信此后更会有不知若干读者抢著看的,可惜是非卖品,不能在市面上买到。我希望每个图书馆都送给他们两本,使大家都有机会看到。最好,设法使他广为流通。
 
为了让大家多在这本‘金山活佛’中发现好文章,我不多说了。乐观老法师的文字简洁流利,生动活泼而不失庄严,这也是使我爱读的一个大原因。
 
六二年九月十四日于旧金山
 
金山活佛神异录
 
引言
 
阅读台湾‘今日佛教’月刊第二卷第二期,上载有煮云法师大作‘金山活佛’一篇文章,我一看到这个醒目的标题,内心就生起了一股欢喜情绪,煮师的文艺天才,和他的创作能力是为人所称道的,数年前,他在佛刊上写的那篇‘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不知感化了若干人发心皈向佛门,这次以他生花的妙笔来描写这位久已被人遗忘了的圣僧掌故,在想像中,自然是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了。我仔细读了一遍,觉得有点美中不足,颇有不尽不实的地方,这也难怪,煮师原本说得明白,他本人并不认识金山活佛,只是内心景仰,所写的皆是根据金山寺方丈太沧和尚传说,我看,内容有一部份又是太沧和尚从虚云和尚传说来的,像这样地辗转传闻,也就不免以讹传讹了。
 
笔者过去与金山妙善活佛(以下简称活佛)曾经有一点不大不小的因缘:第一次见面,我们同住了两个月,第二次、第三次会面,只相聚数日,我与活佛有此三面因缘,对于他的一切,可以说有个大概的认识,在我眼光中的活佛,虽然不像一般人传说那般神奇活现,却也有些不可思议的地方,说他是一位传奇的人物,倒也不为过,我有时觉得一些对活佛识者与不识者的人,只是都注重在他神异的一面,把他苦行度人的真实事迹与悲愿反而忽略了,因为大家都把他‘神化’起来,所以就少有人替他作文字的表扬,使他的高尚人格和愿行,反而埋没不彰!
 
煮云法师很感慨地说:‘金山活佛,既有如许可歌可泣的动人事件,是一位正知正见,有修有证的圣僧,为什么佛门中人直到今天,从来没有看到有片言只字的报导?生前无人记其事,寂后无人作其传,这不是佛教徒的疏忽是什么?’这个原因,我在上面已经说过,是大家把他‘神化’的原故,佛法是忌讳标奇立异谈神说怪的,因之,大家怕人讥嫌,所以没有人来替他宣传,据我所知,活佛本人也最不喜欢人家替他啦啦(我有一次想把活佛灵异故事写出宣扬,不料他同我大闹,下文详谈。)其次,活佛那种近乎疯疯颠颠的派头,以及他不规则的生活等等,不是普通一般人可以效学的,也是学不到的,再其次,活佛他那不好财并且一生不使用金钱,不贪供养的风度习惯,在我们中国佛教僧团圈子里一般风气,都有点那个,是个讽刺,如果认真来宣扬这事,那是会绊动许多人的疮疤,使一般爱财和尚不快,因为有以上几种原因,所以大家就不替他摇笔杆,只是口里作掌故谈谈,虽然没有人来替活佛宣扬,可是,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珠江流域,以及海外香港,星洲,缅甸一带地方被他所感化,信仰他的老少男女,又何止成千上万?而且凡是皈依活佛的人,全是真诚吃斋念佛恭敬‘三宝’的佛弟子,从没有一个红毛绿眼睛的‘四宝’人物,只是他(她)们没有树起鲜明旗帜,标榜是活佛的弟子,活佛的愿力精神,却是永久留在人间。
 
煮云法师文中开场白里有几句话:‘......读者如有知道金山活佛的出身,或者在中国或南洋的神异之事迹,敬请赐告。’这几句话,触动了我的机感,不妨把我八识田中蓄藏已久的些个印像种子搬出来,绝不加丝毫渲染,用极忠实的态度,根橡事实,把它平铺直叙报导于读者之前。在我未写正文之前,有两点意思须得预先声明一下:一、我写这篇文字的意向,在显示佛法中正知正见真修实证的凭据,绝不是谈神说怪宣传迷信。二、这篇文字,只能作活佛的轶事看,所写的,不过是点点滴滴的掌故,算不得是有系统的记录,更算不得是‘传记’,不过使大家对活佛这个人有一种明晰正确的认识罢了,为使读者易于了然起见,我且把它分作条段来说明。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