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宝箧镜喻
·过去七佛
·念金刚经有什么用?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弟子涉世未深,如何增长阅历?抑或应专心潜修,不问世事?(王志贤)
·忆儿时
·第十一章 禁淫书
·邪淫的危害
·弥勒佛的前身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家庭宝筏 > 内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7-01 16:11:1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夫上古圣人造字。大以阐造化之精微。传圣贤之心法。小则布科条之文教。记繁类之纷纭。利用于世。厥功甚伟。何物罪魁。敢将六书大义。亵用于淫书。形容秽鄙之事。污触见闻。败坏风纪。盍思饮食男女。大欲存焉。格言正论。时接于目。犹虑踰闲越检。反以淫靡之辞导其欲而长其邪。遂使青年俊少。夺目艳心。忽兴怀于赠芍。造履不端。识字闺娃。神迷意乱。即志憾于摽梅。名行顿改。旷夫怨女。欲火滋燃。陡起旁私之念。尼僧孀妇。悔心勃动。每多丧节之私。直至减年折福。削禄丧身。嗟乎。教猱升木。谁之过欤。夫淫为万恶首。今则不顾廉耻。乱用心思。撰此淫书。坏男女之人心。败天下之风俗。是自居首恶。并陷他人于首恶也。此种罪孽。与十恶五逆。定加百倍。死无人身。永沈地狱。固其宜耳。但此书究竟流传人间。人心日丧。风化日非。终无底止。唯在端人正士。耳目所及。即为焚弃。更望推广此心。普劝同志亲朋。展转相勖。燔之唯恐不尽。务使天下少看一人。少看一日。真正人心移风俗之宏助也。 颜光衷曰。刻淫书。诱荡子。杀人不见血。圣人代作。俾此淫污邪书。并畀炎火。其有再造翻刻者。处以极刑。比于五逆。庶乎风俗醇而士习可正也。 袁了凡曰。取淫秽邪书恶状及谤语焚化者。得子孙忠孝节义报。好阅淫词小说。将此等淫秽书。与圣贤书并贮者。得子孙淫佚报。翻刻淫词小说恶状。贩卖射利者。得子孙娼优下贱报。
 
士子富于才华。笔耕谋利。若能纂一部古今忠孝节义事实。慷慨淋漓。有声有色。使见者心生则效。爱慕悦从。亦足价重鸡林。未始非利薮也。何苦无中生有。造此绮语艳曲。以成人之恶。不有人祸。必遭夭殃。戒之戒之。劝著作家
 
函人矢人。一技之微。仁不仁分焉。故术不可不慎也。工于梨枣者。无非欲食其力。然刊圣贤经传即为功。刊淫词艳曲即为过。奉劝凡系淫艳书传。誓不受梓。则淫书不绝而自绝。技也而进于道矣。子孙必然读书识字昌大门闾也。劝梓友
 
夫开设书林。以取利耳。试思何书不可获利。而必藉此坏人心败风俗等书。以觅蝇头。计亦左矣。万恳绝此淫书。概不发刻。并不收兑。所谓积阴功于冥冥。获福利于昭昭也。劝书肆
 
五车汗牛。间关道路。大率圣贤典册居多。若杂贮淫书。亵秽经籍。必遭天谴。盍思关河险阻。千里觅利。不祈神佑。反干天怒。窃为诸君危之。劝书贾
 
阀阅旧家。藏书充栋。以备考览。以示子孙。若将淫书一概什袭。流传后代。能保子孙不过目乎。少年心志易惑。是为祖为父者教之为不肖为禽兽也。亟宜检出。尽付祖龙。方称为诗礼之家。劝藏书家
 
世间恶事。再无过于画春宫者。将使天下识字不识字之人一概醉心神驰。同入禽兽之域。岂非恶极。尝见擅此技之人。鲜不斩然无后者。盖以其淫幅流传。不知误多少子弟。坏多少闺门。即绝嗣不足偿其罪也。至其妻其女其媳。鲜不淫乱者。由其朝夕见闻。无非淫状。即有贞烈之妇。亦化而为邪也。且其人亦必早夭而不寿。则以其执笔摹拟。刻刻淫心摇荡。督任潜开。真精浮散。梦遗滑精脱阳等症。相继而作也。呜呼惨矣。夫百工技艺。何事不可为。而乃为此。山水花鸟。何物不可画。而乃画此。处心积虑。将使天下无人不好淫。入于禽兽之域而后已。吾恐技愈精而孽愈重。孽愈重而报愈酷矣。劝画家
 
淫言淫书。固宜深戒。然不独淫言淫书当戒已也。近见乐善君子。著劝戒色诸条。其中装饰丽词。描绘尽致。忘其为言之津津者。予以为意则美矣。而法则未良也。即如小说淫书。及戏馆淫戏。或理含警世。或意取讥时。何尝不明列果报。若略其迹而但取其意。直可作因果善证看。岂知上智难概。中下居多。观览之余。未免意马心猿。动心失性。而所列果报。竟置之而不在意中。今有以毒药啖人者。而谓之曰。汝莫惧我。末后自有解毒药。未及解而五脏已先坏矣。善书中。以刻淫书作淫戏者。为杀人不见血。不洵然乎。世之作遏淫说。而装饰描绘者。无不即景指点。实具一片救世婆心。但其意则规于正。而其迹实近于亵。嗣后凡劝戒色诸条。务取意警而词质者为上。艳词丽句。所勿取也。尚其切戒。
 
口业有四。绮语其一也。然所谓绮语者。不过香奁无题诸诗。即日绮靡。犹未穷形尽相。而不识之无。与虽识而不谐竞病者。对之亦茫然也。自有哆口房帏。纵谈秽事。兴狂语畅。无微不至。虽老年人亦不能堪。其为导淫引欲。宁有底极乎。然犹有不能到之处。至于唱盲词。演淫剧。图秘戏。此之所不能达者。彼足以及之。彼之所不能喻者。此足以传之。而后驱一世之人。无内无外。无贵无贱。无贤无愚。无雅无俗。尽引而入之禽兽之域。又有制春方。卖堕胎药者。为害尤烈。奸人恃有此药。益无顾忌。广世人造恶之路。伤上天好生之心。故其罪孽至深至重。世之有心世道者。非独口过宜戒。凡遇此等种类。即当搜寻毁灭。视其力之所能及。尽其职之所当为。世间少此一种。即省多少造孽公案。完全人多少廉耻。祸福倚伏之机。历历不爽。彰彰甚明。谓予不信。有如皎日。
 
毕先生曰。方今世界之愈形黑暗污浊。青年子女之益多败节丧身者。推其故。皆发端于淫书淫画之流毒也。窃观近年新出版之艳情淫书淫画。每出一书不知害了几千百人在著作者往往自圆其说揭破黑幕不知反酿导淫之法历来悬禁淫书有阳逢阴违暗中出售者实堪浩叹 不知凡几。层出不穷。触目皆是。少年子女见报端所载之目录告白。已五花八门。说得形容尽致。意动购阅。不免同伴传观。致使目醉心迷。神魂颠倒。胆怯者不敢轻于尝试。然身体已无形受耗折矣。胆泼而意不自持者。若一失足。小则失业失学。耗精耗神。人身三宝精气神是也若此则根本已丧废病随之那得长命乎大则倾家丧命。绝嗣断宗。当此之时。悔已无及。沪上黑暗淫风。甚于他埠。试观藏垢纳污。引人入胜之地。到处皆是。耳濡目染。平日之志定自重者。尚不免受损友之怂恿失足也。吾故曰。淫书淫画。实杀人之利刃。惟愿青年子弟。闺阁少女。遇此等淫书。撕毁勿阅。遇此等损友。摈弃勿面。尚望互相警戒。勿蹈无形杀人之危机也。我今九顿首于出版界著作界之前曰。谁无子弟。谁无妻女。而忍令其入黑暗。蹈死亡。断宗绝嗣乎。我又九顿首于各校长。各家长。各号经理先生之前曰。务各随时严行稽察。循循劝导。使各青年子女出黑暗。免死亡也。而其源则仍在于出版界著作界之好行其德也。倘采及刍荛。竟毁版而绝笔焉。吾知其子弟妻女。必为共和国之大伟人。大阃范矣。倘谓淫书中寓有恶果报。阅者自能警惕也。试问何册淫书。不寓果报之说。何以只见阅者之沉沦陷溺乎。故我又拜手稽首于作艳情之著作家。绘淫画之美术家之前曰。椽笔挥挥。何求不得。何苦自留污点。自累盛名。引社会于黑暗。陷入民于死亡。所博者祗蝇头之微利耳。阴骘因果之说。虽为时流所罕言。然伍廷芳丁福保诸先生。亦仍证明其有。以淫恶为最甚。生前暗中种种报应。死后灵魂必永受痛苦。凡我同胞。能不触目惊心耶。敬求沪上慈善长者。如不以鄙言为狂妄。开会集议。妥筹劝导之法。不独大造福青年。即天下同胞。咸受德泽。不禁馨香百叩祷之。
 
文昌帝君天戒录曰。吾奉 金阙至尊之命。于每月寅卯日。按行酆都地狱。考定天下有罪人民事实。见夫黑籍如山。皆是世人一生业案。其间作恶多端。诸恶之中。惟淫恶之报。天律最严。奸人妻女。玷人闺门。在地狱中。受苦五百劫。方得脱生为骡为马。又五百劫。乃复人身。为娼为优。设谋造计。奸宿寡妇尼僧。败人操履。在地狱中。受苦八百劫。方得脱生为羊为豕。供人宰杀。又八百劫。乃复人身。为瞽为哑。为五官四肢不全之人。以卑乱尊。以长乱幼。败坏纲常。在地狱中受苦一千五百劫。方得脱生为蛇为鼠。又一千五百劫。方得人身。或在母胎中死。或在孩抱中亡。毕竟不享大年。更有造作淫书。坏人心术。死入无间地狱。直至其书灭尽。因其书而作恶者。罪报皆空。方得脱生鬼国。幽幽冥冥。不见三光。餐风卧冰。皮肤惨裂。虽遇仙佛。不能救度。淫书之为害世人。不知其祸甚大。本以名闺淑媛。识字知文。或绿窗昼静。或青灯夜阑。展卷视之。魂摇魄荡。不禁欲火之焚。遽成奔窃之行。致节妇失节。贞女丧贞。或有聪明子弟而有文。一见此书。遂污识想。或手淫而不制。或目挑而苟从。小则伤元阳。少年夭折。大则渎乱伦纪。不齿士林。若夫巧作传奇。当场演出。教习嬖童。熟视淫态。乱人清操。不可胜数。职其所由。皆淫书之为害也。奈何士子以夙世之慧根。握七寸之管。不思有功于世。积福于身。徒造无穷之孽。干 上帝之怒。自蹈于冰渊火坑而不恤。深可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