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学会换位思考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呜噜捺啰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玄义讲记(三、一经宗趣)
·净空法师:佛为什么要制饮酒为重戒
·6.子时能不能打坐?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戒淫修福保命 > 内容

戒淫修福保命 百业篇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29 10:02:4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五章 百业篇
 
富贵不淫 仁者德行
 
尉迟恭(注)之妻,外貌平庸。唐太宗念及他是共创唐朝国基有功之臣而嘉许他,想把幼女赐与尉迟恭为妾,尉迟恭委婉而恭敬的答曰:‘皇上厚爱,微臣铭感于内,实因下官内人虽妇容丑陋,但善守妇德。古有名训:“富贵不淫,乃仁者德行。”微臣慕此德行而仰之;祈请皇上原谅,臣不敢领旨。’
 
唐太宗虽被拒绝,反而更加赞叹其仁者之风,不以妻妾攀结权贵、纳妾联姻,这种人之行为必光明磊落,可以辅君并且忠君;因此更加尊重与信任尉迟恭。
 
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则无有可资动摇之处,必君子!是上司、朋友俱可信任之人。
 
注:尉迟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人,唐初名将,后封‘鄂国公’,与秦叔宝同被世人供奉为门神。
 
二曹将军
 
宋朝鲁国公曹彬,被誉为良将第一。他待人谦和、仁慈,从不妄杀手下或百姓,即使两军交战也不滥杀无辜。乾德初年伐蜀,陕中之郡、县均被攻下;诸将打算屠城,唯独曹彬重申命令:严禁滥杀。并规定不准奸淫妇女、调戏少女;凡被诸将抓捕之妇女,曹彬将她们集中一处,令卫兵妥善看顾。战事平息后,曹彬逐一面谈,有家者,派兵护送回家,家人已亡故者,为其备礼而嫁。
 
曹彬常想:茫茫宇宙皆天地之苍生、君王之赤子;于兵戈扰攘时,夫妇分散,母子流离,若能稍开生路,则不至于悲夫泣妻,号子哭母;而能免除苍生劫难的人,只有当权之将、帅。因此曹彬告诫他的儿子:领兵首重纪律,打仗不可屠城、焚烧民房、掠夺民财、奸淫妇女。见人之父母窜匿逃亡,应作我之父母仓皇无措想;见人之妻女流离失所,应作我之妻女恩情难割舍想。
 
后来,曹彬领兵下江南伐金陵时,先焚香祷告上天:‘我是武官,必须尽忠职守,希望上天庇佑,减少伤亡。’曹彬并发愿,攻下金陵城时,不杀任何人。自出师至凯旋,士兵个个自律,无人轻举妄动,城内百姓与守城军士对曹彬敬畏而服从。
 
当时同朝为官之同姓将军曹翰,攻江州城,屡攻不克,于是下令屠城,并纵容士兵掠夺百姓、奸淫女子,自己行为也失检;乡里百姓均痛恨曹翰之行为。
 
他死时尚不到三十岁,他的子孙逃亡外乡,乞食露宿,流落街头。
 
曹彬的儿子曹璨、曹琮、曹玮均承受乃父爱惜人命、不淫掠之善德。根据史籍记载:
 
曹璨,个性沉毅,好读‘左氏春秋’。为官善于安抚士卒,带领部属恩威并施。契丹入侵时,领兵屡战有功,后封同平章事,卒谥武懿。
 
曹琮,个性谨慎,官至都指挥使,谥忠恪。
 
曹玮,平日喜读古书,通‘春秋’三传;十九岁即为将,领兵平叛军,沉勇善谋有若老将;驭军严明,其兵多为效死之士。曹玮用兵出入神速不可测,为将领兵四十年,未曾失利过,卒谥武穆。
 
二位曹将军之品格、行为,大相迳庭,而子孙所得之庇佑与果报,也相去万里。
 
一丘之貉
 
四川成都知府张宝,偶然见过李尉妻子,果然是艳冠蜀中;张宝亟欲占为己有,于是私下暗托三姑六婆告诉李妻:张知府对她朝思暮想,极为爱恋。
 
日子久了,由于女人的虚荣心作祟,李妻也有暗许知府之意。适巧李尉贪赃触法,被张宝逮到机会弹劾,上奏朝廷,李尉先是送狱受审,继而被流放秦岭之外,死于途中。
 
张宝于是以重金讨好李尉的母亲,而使李母心甘情愿的将新寡的儿媳嫁给知府大人。二人浓情蜜意,欢乐难舍。可是不多久,李尉之妻即病重,终日恍恍惚惚,经常看见前夫李尉跟在身旁,瞪著眼睛瞧自己。李妻临终时告诉张宝:‘您对妾身宠爱之恩,妾不敢不报;现有一事相告:李尉已将我们的事诉于天帝,因此您将命在旦夕,若深居在室,或可暂保性命,但若离室外出,李尉将报复,恐大祸难逃。’说罢即断气身亡。
 
没隔多久,张宝也生病了,但因为先前李尉妻子的警告,而有所防范,避免出门。有一天傍晚,夕阳西沈,张宝病恹恹的在厅堂望著门外的落日,忽见院内翠竹丛旁,有红袖向他轻招,心想可能是爱妾魂魄来会,急忙趋前,想倾诉自妾离后,自己的病苦与相思情苦;待靠近时定睛一看,红袖竟然是李尉!李尉痛殴张宝,一面骂道:‘你这贼知府!想强占我妻,却假公济私陷我于死,你们就可痛快苟合,天下哪有这等便宜事,都让你占尽!若不是红袖招摇,岂能引诱你乖乖上当?你这笨官、痴人!你们到阴曹地府再相会吧!’家人听见张宝大声告饶,急忙奔出,但见张宝左右闪躲,口鼻大量出血,张宝将这情况告诉家人后,就死了!
 
张宝、李尉俱为官府中人,都是饱学之士,历经科考才能跃入仕途;可惜,徒具学问,却欠缺品德;圣贤书是读了,却不畏前因与后果,亦不知凡事戒之在贪!张宝贪色,李尉贪财,李妻贪虚荣与男女爱欲而无贞节。这三条人命,都丧在一字之下——贪!
 
果报来时 懵然无知
 
有一恶官,素行不良,不但结党营私,又喜欢利用权势白吃、白喝、包娼、包赌,因为他善于交际、逢迎,即使上级派人稽查,也奈何不了他,百姓虽然心里愤恨,但也没办法,只有忍受。
 
有一天,他的党羽听到墙外有人对话声音:
 
‘此人恶贯满盈,实当受报!’
 
‘绝子绝孙。’‘太重了。’
 
‘失火。’‘太轻了。’
 
‘王小小。’‘可以。’
 
这名党羽听了,非常惊讶,却又一头雾水,弄不清‘此人’是指谁?
 
五、六年后,恶官迷上一位欢场女子,并将她娶回作妾,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而原配沦为下堂妇,连子女都被逼走。不久之后,这妾又把恶官的积蓄花光,家产也悉数变卖殆尽,她却跟恶官的属下跑了!这恶官妒恨交加,吐血而死。
 
这女子是谁呢?她就是‘王小小’。
 
‘诚劝坏事切莫做,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不是应当得到的,贪不得!损人利己之事,做不得!古语:‘小人自有对头!’五、六年后,对头来了——就是恶官喜欢、爱恋的‘王小小’!
 
恶官早年虽占尽便宜,最后却被欢场女人整得家破人亡,财产殆尽。天理昭彰,秉然无私;现世因果,丝毫不爽!
 
顾佐·不纳献女 仁、义、忠、德传佳话
 
明朝太仓州(今江苏省太仓县)之州官顾佐,仁厚正直。一次,他听说城外江家饼店被诬告盗窃而入狱;顾佐知道江家是冤枉的,就代其申诉于官府,经调查后,江家因此得以归还清白。
 
江家主人出狱后,为了报答顾佐仗义相救,便带著他十七岁的女儿到顾佐家答谢:‘小民无以为报,愿以小女奉君为妾或为君照顾起居、洒扫整理。’顾佐没有接纳,知道江家经济拮据,就准备一些薄礼,送江女返回。江家起初以为顾佐可能碍于颜面,故作推拒,于是再送、三送,顾佐始终坚持表示不会接受,并告诉江家:‘人生天地间,应当为其所当为。我领朝廷俸,为百姓做事,此即是我当为者。提振纲常,方能挽回世道,去邪窒欲,才能清明人心;我一向以清净自守,胸中于礼法因果,确信不疑,我诚心帮你,别无企图。’
 
隔了数年,顾佐任期届满,考试晋级,赴京城在韩侍郎的衙门任职。有天因事到侍郎府候见,侍郎外出,尚未归返。忽闻门下传报:‘夫人到。’顾佐立刻跪在门庭,低头不敢仰视,夫人说‘请起。您是太仓州的顾提控(官名)吗?我就是江家饼店的女儿,当年蒙您搭救我家,才能洗去不白之冤。后来家境窘困,父亲将我卖于商人;幸亏商人待我如女儿一样,又将我嫁于韩侍郎为偏房,之后,扶为正房夫人。因为您昔日的正直所为,我才有今日之富贵;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何况您的大恩大德呢!我常因为不能报答您的恩德而遗憾,今日幸得老天相助,能遇著您;我定将此实情禀告韩侍郎。’
 
韩侍郎归返府中,夫人即向他陈述事情之始末,侍郎说:‘顾佐,仁义之君子!’
 
侍郎又将此事上禀君王,明孝宗赞叹顾佐:‘训俗正德,不欺民女,可以为民父母,可以作君股肱;清心寡欲,必为忠君爱国之良臣。’乃下令查哪一个部门有官缺,即将顾佐擢升为‘刑部主事’。
 
恩不受报,顾提控之‘仁’。
有恩思报,江夫人之‘义’。
荐贤为国,韩侍郎之‘忠’。
立贤广被,圣天子之‘德’。
 
洪洙与支生 几番转世 如影随形
 
清朝康熙己酉年,浙江省嘉善县有一位姓支的生员(乡试中入榜者),有一天告诉他一位姓顾的好友说:‘我最近心神恍惚,总觉得有人老跟著我;夜晚梦多,梦中总是被人追赶,逼迫我至绝路,惊醒了就再也不敢合眼。’没多久,支生就病了,病中狂语不休。好友顾生将此事告诉方外友人西莲僧,西莲僧去看支生时,支生比手划脚的说:‘我姓洪名洙,是明初姚将军的副将。主将见我妻子江氏甚美,就起邪心,图谋强占我妻;叫我领兵去打一场不可能胜的恶战,陷我于死地,最后全军覆没。我死后,他果然逼我妻子从他,我妻贞节,自缢而亡。当时我就要报仇,但他在朝中是个仗义直言的人,又因为人耿介,被奸臣所害,反使我没有直接报仇的机会;第二世,他出家为僧,精进不懈,也使我无法下手;第三世他是宰相,勤政爱民,有福禄诸神守护著他,我根本不能靠近;第四世他是戒行僧,第五世是富而好施、济贫行善的贵人。他多世的修福修德,这一生本该金榜有名,为官三十年;在戊申年的考试,他即连连考中,但他犯了淫行,又因争风吃醋,害了四个人,命中注定的功名已被削尽,我才有机会报仇。如今我将讨还这笔债!当年他为了我妻美色,而作出愚昧无知的事,害我家破人亡;而今,我勾其魂而乱之,令他头脑不清、心神不宁,让他疯疯颠颠。’
 
西莲僧听‘支生’条理分明的述说‘洪洙’的事,不像是胡言乱语,于是劝‘江洙’:‘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寻仇多世,也漂泊了多世,该看透这人世间的生、老、病、死、七情六欲,都是过眼云烟;你也该知道:妻子、女儿譬如水上浮萍,林中宿鸟,因缘聚则会合,因缘尽则离散;几世前你的亲眷,现在他们又在哪里呢?那时候是一家人,后世未必都能得人身,也未必能因福报相同、相近而相遇;你看了这几世,不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吗?看似有,而实际并非恒常不消失的。你今世报他,他来世报你,冤冤相报何时能了?’
 
经过西莲僧的开示和劝解,‘洪洙’幡然了悟,放弃了报仇的初衷。西莲僧答应为‘洪洙’诵经,并且希望他皈依佛门,以求解脱。一周后,支生的病痊愈了。但是过了几天,支生再度神智异常,顾友又找来西莲僧,此时‘洪洙’再度借支生之口,向西莲僧说:‘我承佛力超生,已化前怨;但此人因争夺女色,以致被害的四个人不愿饶他,我恐怕师父以为我背信,特来相报。’
 
不久,支生病重,手足抽搐,口角流涎,自咬舌头,仆地痉挛而死。
 
支生累世为高官、为僧、为宰相,理应是一位福星高照之人,只因一时色迷心窍,种下恶缘,由此减禄、丧生,走上悲剧之路。贪爱纵欲这件事,好比刀口上的蜜,舐之则有割舌之患。
 
佛言:‘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洪洙与姚将军的事发生在明朝,即使至二、三百年后的清朝,所欠业债仍被追索——何况现世所造诸业,更不能免!我们今世得生为人,而又头脑清明,实需心生警惕,勿埋下不良种子!为官之人,切忌借职务之便作损德之事!
 
富商行善 积功改相 逢凶化吉
 
王志仁是安徽省歙县的一位青年富商,经常来往各地,客居在外;结婚数年,尚无儿女。
 
近日,人称‘神算子’的相士告诉王志仁说:‘今年十月有一难关,将会危及生命。’王志仁知道神算子的相术,素来很准;因此,赶紧到各地去结算帐款,打算在十月之前,将帐务料理清楚,尽快返家,好作打算。
 
这天到了苏州,滨河而住,白天忙完生意上的事,晚上在苏州河边散步,观赏夜景及过往舟船;心里一直萦绕著神算子的预测,他想:‘我将有祸事?是因为我行为有缺失吗?我出门在外,既不游妓馆,也不去花楼;对家丁奴仆,宽厚相待,如自家人;我虽无子,也未曾有纳妾的念头;我一向内外端正,为什么还会有祸事临头呢?而我经商向来顺利,事业拓展也快,孔子赞周易,首篇之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显然我是积善的!可是,俗话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福善祸淫,为天地中必然之理;我既积善,为什么还有祸事?难道真如神算子所常说的,是三世因果吗?莫非我往昔生中曾行非善,或曾犯淫、杀之大恶?’‘唉!聪明总不敌因果业力,富贵又岂能免除轮回?生死到来,一无所靠……’王志仁正思忖间,耳中忽闻:‘有人跳水!’抬头见一妇人投河,王志仁立刻呼叫旁边的渔船去搭救,并急忙取出身上所带的钱给了船夫。
 
妇人被救上岸后,王志仁问她投河的原因,她说:‘我家里很穷,仅靠丈夫做佣工,生活清苦,昨天卖了家里养的一头猪,好去偿还积欠的房租;没想到买猪的人给我的钱,却是假钱,我怕先生会责怪我,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而且,实际上也没钱过日子了;想想每天从早苦到晚,结果还给人骗了;活著真苦,要什么缺什么,想什么也是空想,求也求不得。这种日子,不如死了算了!’王志仁听了,恻隐之心油然而生,问清楚卖猪所得之钱数,加倍给了妇人回去安家。
 
妇人回去后,将经过告诉丈夫,丈夫不相信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人,怕钱财来路不明,于是与妇人一起到王志仁的住处去询问清楚。
 
夫妇二人来到客栈时,王志仁已就寝。妇人扣门说:‘恩人,请开门,我是投水的妇人,特来致谢。’王志仁听了,严厉地说:‘你一个年轻妇人深夜来叫门,而我一人独住,应该开门吗?不用谢了,快走吧!免得让人误会我!’妇人的丈夫听了,肃然起敬的说:‘对不起,是我们夫妇二人,不是一个人。’王志仁于是起身披衣开门;就在门刚开启的那一刹那,卧榻旁的那面墙忽然崩倒,将卧榻整个压坏。这真是千钧一发,一瞬间的事,好险!王志仁心想,差点被压死在床上!
 
王志仁回到家以后,再遇见相士时,相士惊讶的说:‘你的脸上已出现阴骘纹,你救过人命是吗?如今观你的相,是后福绵长,子孙昌盛之相。’
 
后来,王志仁果然连生十一个儿子,到了九十六岁时身体还很硬朗。
 
王志仁虽是商场中人,但不被利欲薰心,反而能常思己过,善自省察;客居在外,亦无邪染;至祸事临头,犹能反躬自省,步步积阴功,时时行方便;命运自然改为逢凶化吉,福寿延长、子孙荣昌。
 
行医有节 天赐官禄
 
何澄是一名医生,素来以医术高超闻名;同郡有一户孙姓人家,主人缠绵病榻多年,其妻听说何澄能治百病,就去请托何医师。孙妻怯怯的对医师说:
 
‘我先生经年累月卧病在床,为了治病,家中能典当的都典光了,已经是山穷水尽,我想以我的身体,作为您治病和药草的酬劳,可以吗?’
 
何澄说:‘你不必如此!有钱、没钱,我都会替你丈夫治疗。你这想法对我是极大的污辱,而且也贬损了你自己的人格,你也不能因为穷困,就不顾贞节。我作医生的,所见无非都是病人;人命是极脆弱的,无论男女,我都是一样的同情和关切;你放心,好好照顾你丈夫,我会免费医治,直到他痊愈。’
 
孙妻听了,既羞愧又感激的谢过医师,有一晚,何澄梦到在一间公堂上,中间坐著一位冠带正容之主事者说:
 
‘你行医济世,不贪人钱财,不瞒骗病情,不拖延时间,又能对贫病者施药与关心;现今妇人在急难中,相求于你,在无人知晓的暗处,你能不乱人妇,老天要赐你一官位,另有五万钱。’
 
之后,东宫有病,听说何澄能妙手回春,于是下诏请何澄进宫;果然一帖药,东宫的病就好了。皇上真的赏赐了官位与钱财,完全印证了梦中所言。
 
命由自造 福由自求
 
中和市有一家印刷厂,老板的个性耿直、爽朗,日常接定单的原则是:不印漫画书,不印邪淫书,不印揭人隐私及名人绯闻花边的周刊、杂志,不印渲染暴力的书;这几类书的流通量大,利润高,定单多,但是老板不为所动;虽然如此,印刷厂的生意非但不受影响,反而蒸蒸日上,客户常常自动上门,定单源源不绝。
 
老板不喜欢喝酒、上卡拉OK、俱乐部……等应酬,每天除了工厂,其余时间就在家里。平时鼓励妻小亲近佛法;就这样老实的经营,工厂不仅能够维持正常营运,而今已更换最新型的轮转式彩色印刷机。
 
由这家工厂老板的经营理念与做法,可以印证:本本份份的做生意,不一定要在酒廊、咖啡厅,才能谈得成定单,也不一定要靠回扣或佣金才拉得住客户,应该在品质和交货期上认真管理,才是正本清源的经营之道。
 
淫书淫画经过印刷、出版,流向市场,不知害了多少千千万万的青少年男女,使阅者目醉心迷,神魂颠倒。如本书中‘损友导淫,精尽丧命’的谢君,他正是由阅读色情书刊开始,一步一步地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华严经云:‘邪淫之罪,令众生堕三恶道。后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妻不贞良。二者,得不如意之眷属。’这家印刷厂的老板,因为他不印邪淫坏乱大众之书,他现世的好果报是:家庭美满。
 
奉劝各行各业:命由自己造,福由自己求;行善作恶会改变命运之常轨,‘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之心;一切祸福,不离步步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