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肆、四种清净明诲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二厍士】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节欲主义 > 内容

节欲主义 附录 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7-01 16:21:3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附录:一、节录《印光大师文钞》
 
(一)过患
 
◎吾常谓世间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欲直接而死者,有其四分;间接而死者亦有四分,以由色欲亏损,受别种感触而死。此诸死者,无不推之于命;岂知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本乎命者,乃居心清贞,不贪欲事之人。彼贪色者,皆自戕其生,何可谓之为命乎?至若依命而生,命尽而死者,不过一二分耳。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此祸之烈,世无有二。亦有不费一钱,不劳微力,而能成至高之德行,享至大之安乐,遗子孙以无穷之福荫,俾来生得贞良之眷属者,其唯戒淫乎?夫妇正淫,前已略说利害,今且不论;至于邪淫之事,无廉无耻,极秽极恶,乃以人身,行畜生事;是以艳女来奔,妖姬献媚,君子视为莫大之祸殃而拒之,必致福曜照临,皇天眷佑;小人视为莫大之幸福而纳之,必致灾星莅止,鬼神诛戮。君子则因祸而得福,小人则因祸而加祸,故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世人苟于女色关头,不能彻底看破,则是以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乐,以及子孙无穷之福荫,来生贞良之眷属(佛经中,若犯邪淫(夫妻行淫而非时、非处、非道,亦属邪淫)则有‘妻女不贞良’之果报。),断送于俄顷之欢娱也。哀哉。《正.欲海回狂序》
 
(二)教示
 
◎汝年尚幼,须极力注意于保身。当详看《安士》书中《欲海回狂》,及《寿康宝鉴》。多有少年情欲念起,遂致手淫,此事伤身极大,切不可犯;犯则戕贼自身,污浊自心,将有用之身体,作少亡,或孱弱无所树立之废人。《三编上.复徐志一居士书》
 
◎现在后生,已知人事,即当为彼说保精保身之道。若知好歹,自不至以手淫为乐,以致或送性命,或成残废,井永贻弱种等诸祸。未省人事不可说;已省人事,若不说,则十有九犯此病,可怕之至。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他疾,均无甚关系,冶游、手淫、贪房事,实最关紧要之事,故孔子以此告之。而注者不肯说明其大厉害处,致孔子之话,亦无实效,可叹也。《续.复念佛居士书》
 
◎聪明人,最易犯者唯色欲。当常怀敬畏,切勿稍有邪妄之萌。若或偶起此念,即想吾人一举一动,天地鬼神,诸佛菩萨,无不悉知悉见;人前尚不敢为非,况于佛天森严处,敢存邪鄙之念,与行邪鄙之事乎?孟子谓:‘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若不守身,纵能事亲,亦只是皮毛仪式而已;实则即是贱视亲之遗体,其不孝也大矣。故曾子临终,方说放心无虑之话云:‘《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未到此时,尚存战兢,曾子且然,况吾辈凡庸乎?《续.复徐书镛书》
 
(三)对治
 
◎色欲一事,乃举世人之通病。不特中下之人,被色所迷;即上根之人,若不战兢自持,干惕在念,则亦难免不被所迷。试观古今来多少出格豪杰,固足为圣为贤;祗由打不破此关,反为下愚不肖,兼复永堕恶道者,盖难胜数。《楞严经》云:‘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学道之人,本为出离生死;苟不痛除此病,则生死断难出离。即念佛法门,虽则带业往生;然若淫习固结,则便与佛隔,难于感应道交矣。欲绝此祸,莫如见一切女人,皆作亲想、怨想、不净想。亲想者,见老者作母想,长者作姊想,少者作妹想,幼者作女想。欲心纵盛,断不敢于母姊妹女边起不正念。视一切女人,总是吾之母姊妹女,则理制于欲,欲无由发矣。怨想者,凡见美女,便起爱心;由此爱心,便堕恶遣,长劫受苦,不能出离。如是则所谓美丽娇媚者,比劫贼虎狼,毒蛇恶蝎,砒霜鸩毒,烈百千倍。于此极大怨家,尚犹恋恋著念,岂非迷中倍人。不净者,美貌动人,只外面一层薄皮耳;若揭去此皮,则不忍见矣。骨肉脓血,尿尿毛发,淋漓狼藉,了无一物可令人爱;但以薄皮所蒙,则妄生爱恋。华瓶盛粪,人不把玩;今此美人之薄皮,不异华瓶;皮内所容,此粪更秽。何得爱其外皮,而忘其皮里之种种秽物,漫起妄想乎哉?苟不战兢干惕,痛除此习,则唯见其姿质美丽,致爱箭入骨,不能自拔。平素如此,欲其没后不入女腹,不可得也;入人女腹犹可,入畜女腹,则将奈何?试一思及,心神惊怖。然欲于见境不起染心,须于未见境时,常作上三种想,则见境自可不随境转。否则纵不见境,意地仍复缠绵,终被淫欲习气所缚。固宜认其涤除恶业习气,方可有自由分。《正.复甬江某居士书》
 
◎凡有忿怒、淫欲、好胜、赌气等念,偶尔萌动,即作念云:‘我念佛人,何可起此种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则凡一切劳神损身之念,皆无由而起;终日由佛不思议功德,加持身心,敢保不须十日,即见大效。《续.与胡作初书》
 
◎业障重,贪嗔盛,体弱心怯。但能一心念佛,久之自可诸疾咸愈。《普门品》谓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嗔恚愚痴,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之。念佛亦然。但当尽心竭力,无或疑贰,则无求不得。《正.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四)殷鉴
 
◎慧佐之死,乃其父母祖母所致。其家生此聪颖之子,不告以保身寡欲之道,乃早为娶妻。又不说节欲之益,纵欲之祸。彼二青年只知求乐,不知速死。及已经得病,尚不令其妻归宁,以致年余大病,以至于死。将死见其妻,尚动念,故咬指以伏欲心耳。天下此种事多极,姑述二事:
 
一弟子家贫,其父早死,学生意,资质淳厚,十五六即娶妻,人已受伤。先在绸缎店司帐,其友人令住普陀法雨寺,养数月,已强健。其母与介绍人吵闹,恐其出家,挽彼店中老板及彼岳父,来叫回。光与来人说:‘回去则可,当令其妻常住娘家,非大复原,不可相见。’此种人通最不知事务者,通不依光说,仍在店中司帐。光往上海至其店中,(店老板亦系善人,素相识)见其面色光润,知尚能撙节。后光回山至宁,见面色大变,问汝回去过?言:‘到家只住四天。’已与未回去之相,天渊悬殊,后竟死亡。此子文字尚通顺,若非其母硬作主宰,当不至早夭。
 
又一皈依弟子之子,其岳父亦皈依,其人颇聪明,英文很好。以不知节欲,得病要往杭州西湖,云:‘我一到西湖,病当好一半。’其父母不知是不敢见妻,不许去。又要去医院,因送医院,尚令妻常去看,竟死于医院。其岳父与光说,光说汝等是痴人,以致彼欲不死,而此令其死。惜彼不明说不敢见妻,见即动念失精。
 
慧佐至死,见妻咬指,汝认做厌,尚非真情,乃制欲念耳。至于死时得大家助念之力,自己向有信心,故致死后相变光润。乃知佛力、法力、众生心力,均不可思误。众生心力,不承佛法法力不得发现,由承佛力法力待以发现,故有此现相也。后世子弟愈聪明,则欲心愈重,情窦未开,不可告;情窦已开,不为说保身寡欲之道,或致手淫邪淫,及已娶忘身徇欲,均所难免。男子则父与师当为说,女子则母当为说。使慧佐之妻知此义,何至一病近年而死?古者国家尚以令人节欲为令;令则病将死,尚不令其分隔,此所以冤枉死亡之青年,不知其数。而一归于命,命岂令彼食色无厌乎?慧佐之死系冤枉;(若其父母早为训诲,深知利害,断不至死,故曰冤枉)慧佐之生西,乃是徼幸。若无人助念,则由淫欲而死,纵不堕三恶道,难免不堕女身及娼妓身耳。由大家助念,承佛慈力,得此结果。《三编.复常达春居士书二》
 
◎一弟子罗济同,四川人,年四十六岁,业船商于上海。其性情愿忠厚,深信佛法,与关絅之等合办净业社。民国十二三年,常欲来山归依,以事羁未果。十四年病膨胀数月,势极危险,中西医均无效。至八月十四,清理药帐,为数甚钜,遂生气曰:‘我从此纵死,亦不再吃药矣。’其妾乃于佛前恳祷,愿终身吃素念佛,以祈夫愈。即日下午病转机,大泻淤水,不药而愈。光于八月底来申,寓太平寺,九月初二,往净业社会关絅之,济同在焉,虽身体尚未大健,而气色淳净光华,无与等者。见光喜曰:‘师父来矣,当在申中归依,不须上山也。’择于初八,与其妾至太平寺,同受三归五戒。又请程雪楼、关絅之、丁桂樵、欧阳石芝、余峙莲、任心白等诸居士,陪光吃饭。初十天请光至其家吃饭,且曰:‘师父即弟子等之父母,弟子等即师父之儿女也。’光曰:‘父母唯其疾之忧,汝病虽好,尚未复原,当慎重。’惜未明言所慎重者,谓房事也。至月尽日,于功德林开监狱感化会,彼亦在会,众已散,有十余人留以吃饭,彼始来,与司帐者交代数语而去;其面貌直同死人,光知其犯房事所致,切悔当时只说父母唯其疾之忧,未曾说其所以然,以致复滨于危也。欲修书切戒,以冗繁未果,九月初六至山,即寄一信,极陈利害,然已无可救药,不数日即死。《寿康宝鉴.序》
 
◎十年前一钜商之子,学西医于东洋,考第一,以坐电车,未驻而跳,跌断一臂;彼系此种医生,随即治好。凡伤骨者,必须百数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寿回国,夜与妇宿,次日即死。此子颇聪明,尚将医人,何至此种忌讳,懵然不知;以俄顷之欢乐,殒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寿康宝鉴.序》
 
◎前年一商人,正走好运,先日生意,获六七百元,颇得意。次日由其妾处,往其妻处,其妻喜极。时值五月,天甚热,开电扇,备盆澡,取冰水加蜜令饮;唯知解热得凉,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凉,未三句钟,腹痛而死。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讳,冒昧从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几千万亿也。《寿康宝鉴.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