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九师相承】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李炳南老居士与台湾佛教 > 内容

追思李乡长炳南─回忆屏东念佛团成立经过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23 10:24:3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追思李乡长炳南─回忆屏东念佛团成立经过
高登海 
 
德高望重、举世钦敬的李炳南先生化缘已尽,愿行圆满,于民国七十五年四月十三日凌晨五时四十五分安详辞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噩耗传来时,我正在恭阅‘大般涅槃经’。想到当年佛陀涅槃情景,以及最近广钦和尚荼毗情形,绝没想到炳南先生也相继离世。真是哲人其萎,众生福薄,徒叹奈何!不禁悲从衷来,难以自抑。按理智说,生、老、病、死,人所难免;往生安养,是福报,也是解脱。但人总是有感情的,太上忘情,究属不易。因此,炳南先生和我过去交往情形,也一幕一幕的映现在脑海,久久不能忘怀。适菩提树杂志社编者朱斐居士来函:于六月份将出追念李炳南居士专辑,嘱撰纪念文稿。朱居士热肠古道,纪念前社长炳老,衷心至为欣慰。爰抑悲思,走笔略述炳南先生嘉言懿行少分,用志哀悼之忱于万一。
 
我与炳南先生是近同乡,同属山东省济南府,相距仅百余华里,他是历城县,我是德平县。但是真正订交,还是在台湾省的屏东市。昔在首都南京及抗战期间的陪都重庆似曾相识,但未深谈。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奉命返乡梓服务,曾于山东省政府改组时,听说有一位信佛的山东元老推荐炳南先生任省府秘书长,可惜只是传言,未能实现。三十八年播迁来台,我即定居屏东,炳南先生则于台中开始弘扬佛法。炳南先生是多才多艺的,除精研佛法外,亦擅于岐黄,尝以治人疾病之方便,藉以接引人入佛。以其广结善缘,声誉日隆。时屏东东山禅寺住持,已圆寂之圆融法师在寺内创办一个晚间补习班,教导寺众与信徒一般常识与浅近佛学。我以住所距该寺甚近,应邀参加义务讲学。东山寺虽表面上颇俱规模,惜乎对佛学研究之风气尚未建立。故便中劝圆融师请人来寺讲经,并推荐李老居士炳南。幸圆融师从善如流,亲赴台中,邀请炳南先生莅屏,开讲‘佛说阿弥陀经’。我藉此机会始亲炙教益,朝夕过从之中,我觉得他真是一位善知识。讲经圆满,我即建议请炳南先生倡导成立屏东念佛团,即假东山寺为念佛道场,当蒙圆融师首肯。圆融师实在是一位有魄力、有担当,为法忘身的比丘尼。所以屏东念佛团的成立,实为炳南先生之功德。都知道炳南先生在台中创办的弘法事业,实际上他的影响力已达到台湾的最南端。
 
炳南先生在屏东的弘法精神和弘法的具体办法,我那时就推断他的弘法工作,必能发扬光大,大放异彩。在一般情形,被人邀请讲经,多半接受听经人和邀请人的供养;炳南先生不但不接受他人供养,往返旅费自行负担,临行还供养寺庙的常住。这一切都是圆融师亲自告诉我的。圆融师对李老师钦佩的不得了。所以炳南先生不仅受在家学佛人的崇敬,也深得出家人的赞扬。炳南先生在屏东告诉我:‘我的佛法从磕头学来,还要磕头送出去。’这种精神岂是一般人所能及的。
 
炳南先生的谦虚,更是表里如一。内子与几位朋友的太太想拜他为师,他谦虚的不肯接受,转介南亭法师,所以内子及那几位太太遵从了炳南先生的指示,皈依了南亭法师,不过仍尊称他为老师。我们甚少过从,书信来往也渺,不过他赠送我书籍或写信,都称我师兄,为此,我曾向他争辩。我说:‘你是乡长,在年龄上你比我大十几岁,这样称呼,不但折煞我,我觉得你太谦虚了些。’他却义正词严的回答我:‘因为学密,我们是同一位活佛师傅啊!’他这种谦虚有礼,更值得我们效法。易经上说:‘谦受益,满招损。’念书的人都知道,也会说,能做到的能有几人?
 
炳南先生不但是良师,也是益友。他在屏东屡屡劝告我:‘教书之外,尽量减少外务,要一心念佛,多注重修持。使我听了,很受感动,终身奉为圭臬。此后,我在屏东东山佛学院,讲授止观法门,拟将十年来所写讲义,以‘佛家静坐方法论’书名在台湾商务印书馆印行,我曾向一位学佛的朋友征序。我那位朋友请炳南先生审阅,承炳南先生为我作序,并蒙奖饰鼓励,勖勉有加。我自屏东迁居台北后,甚少有机会南下,疏于向炳南先生致候,思之,甚为愧疚,也是遗憾。不过有朋友自台北、台中往返,有时也互带‘口信’。现炳南先生圆寂,尚盼在常寂光中,悲悯众生;更盼望乘愿再来,重莅娑婆,普度有情!阿弥陀佛!
 
岁次丙寅佛诞日于台北中央新村寄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