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世间】佛教所说的世间是什么意思?
·要记住!宁可装傻,也不要自作聪明
·成佛
·我读诵《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感受和心得
·【修道】是什么意思?佛教修道的意思
·读完7部《地藏菩萨本愿经》的一点感受
·无量寿经白话文
·【妄念】什么是妄念?如何消除妄念?
·你是否这样!高僧为你揭开富贵病的两大病因
·【往生】是什么意思?往生极乐世界的条件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律航法师追思文 > 内容

怀念律航法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4 11:00: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一、与我有缘
 
自从律航法师往生西方之后,我时常在怀念著他,因为他与我太有缘了。
 
我是民国三十八年,国历四月底(大概是农历三月底),由上海静安寺来到台湾,住在台北南昌路十普寺。我与慈航老法师是结拜兄弟,这时慈老住在中坜圆光寺,我们已经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当然是急于见面以叙久别之情了。可是乍到台湾,不知道中坜圆光寺在那里?于是按地址先寄一封信去。过了两三天,来了一位老居士要会我,名片上写著「黄胪初’。接见之后,他开始谈话了:
 
‘我是代表慈航老法师来的,一定要接道老法师到圆光寺住几天。同时我对于道老,渴仰已久,今日特来拜谒。十几年前,我在北平,一日去见夏莲居老居士,夏老居士说:“道源老法师要去张家口赐儿山云泉寺做住持,我一再挽留,都挽留不住。听说慈舟老法师不久也要离开北平。近几年来,宝一老和尚、宗月老和尚相继生西。这些大德高僧,死的死了,走的走了,恐怕我们北平要遭劫难啦!”’他接著说:‘夏老居士是我学佛的启蒙师,我对于他老人家非常尊重,所以夏老的话,我非常信仰。因之我赶快去访问慈舟老法师,幸蒙慈老开示,甚为欣慰!可是道老已去张家口了,欲见无缘,真是一大憾事!’
 
‘慈航老法师由南洋来台湾,在中坜圆光寺,创办一所佛学院,我在那里讲国文。并已决定于农历四月初八日,在慈老座下剃头出家。’
 
‘昨天慈老接到一封信,欢喜的跳起来!他老说:“好了!好了!道源老法师来了!我们的佛学院有人帮忙了!”我连忙接著问:“是不是北平的道源老法师?”慈老说:“是啊!就是他啊|”我一听说,真是欢喜的不得了!于是就向慈老说知,我对于道老慕名已久之意。因此慈老就派我代表来接道老,一定要到圆光寺多住些时。’
 
有人说:‘见面有缘’,一定是前生结了缘的。我与律航法师,未曾‘见面’即已‘有缘’,足以证明我二人宿世之缘厚了。
 
二、善根深厚
 
娑婆世界是五浊恶世。而这个二十世纪,五浊之恶,更加炽盛。三界之内,喻如一大苦海,而这个物质文明的现时代,简直等于一个大漩涡。不幸而于现世为人,鲜有不被陷溺的!
 
律航法师在俗之时,身为中将,职任军长;跃马中原,顾盼称雄;正是男儿得志之秋。征逐声色,追求名利,亦人情之所常。而况居于今日,其物欲诱惑,直非常人所可抗拒。讵律航法师竟能鹤立鸡群,众醉独醒!于现将军身时,同时现居士身,非有大善根者何能如是?
 
士大夫之学佛,往往以佛经之言论不群,陈义超逸,因而喜爱其哲理;谈话时资为谈柄,作文时助其文势而已,鲜有能实行用功者。有之,不入于高妙之禅,则入于奇特之密,又鲜有能入于平淡寻常之净土者。而律航法师之于净土法门,竟能一闻即信,一信即行,自始自终,不变不易!非善根深厚者又何能如是?
 
三、智慧高远
 
律航法师尝和我说:他之所以实行出家,有两种原因,也可以说是新旧合一的人生观。他说:‘我们既已发心学佛,就应当脚踏实地修行一番。可是家庭环境,实在不易清净啊!即如拿吃素来说吧,虽然我是一家中的“老太爷”,而儿子媳妇也都很孝顺,每晚都为我特备几样素菜。可是全家大小都吃荤,只有我一个人吃素,所以我常常怀疑锅里碗里不清净!再说到念佛用功,试想大人说话,小孩哭闹,这一句佛号,实在不易念得清净啊!出了家住在寺院里,就清净的多了。大家都吃素,用不著疑心了,所以我出家以后,饭量也增加了。至于修行用功,寺院与家庭,真是云泥之分,天壤之别了。以上所说的观念,大凡发心出家修行的人,都会想得到的,所以我说这算是“旧的人生观”。再说新的人生观吧:为人做官,做到了“一品、二品”的地位。寿数已活到六十以上,再想升官,亦无官可升了,跳舞也跳不动了,人生的行程,已竟走到穷途末路了。饱食终日,无事可做,只有找几位老同事“聊天”。愈是前途没有希望的人,牢骚愈多!谈话就是发牢骚,不是批评某人不对,就是咒骂社会万恶,因之牢骚也就越来越多!像这样的人生,活著还有甚么兴趣?好在我早年学佛,常与出家人接近,因之我发现了一条人生的新路!那就是实行出家。因为出家人的规矩,不管你在家时做甚么大官,也不管你是多么大的岁数,凡是初出家的,一律视为“小和尚”。这样一来,我也就真的变成年青人了。一切的一切,都须从新学起。前途的希望无量,人生的乐趣也就无穷了!这算是我发明的新的人生观。’
 
闻其所言,实具深理!足见其智慧高远了。
 
四、尊师重道
 
律航法师之学佛实由于夏莲居老居士之接引,并介绍他归依印光老法师,所以他很尊重夏老居士。来到台湾以后,他还把夏老居士所提倡《无量寿经》,重印再版;亦即所以报‘蒙师’之恩哩!
 
慈航老法师是他的剃度恩师,他的岁数却比慈老大。然而他并不以老人自居,在慈老面前,却是毕恭毕敬的执弟子礼。慈老穿的是南洋僧装,律航法师出家后,也穿这种服装。有人问他:‘我们中国是“青衣僧”,你为甚么要披黄袈裟呢?他答说:这是我师父教我披的,我焉敢不披!’三十八年六月间,圆光寺之佛学院已告结束,慈航老法师率领一班学僧,迁往新竹灵隐寺,继续讲学。不幸遭受误会,全体师生,皆被政府传讯拘留!是时律航法师适由台北来探视慈老,因亦随从慈老饱尝铁窗风味!有人怪他,不该去吃这一场冤枉官司,因为当局传讯的是住在灵隐寺的大陆僧人,律航法师没有住在灵隐寺,是可以不被传讯的。他的回答是:‘我的师父遭难了,为弟子的焉敢逃离!’即此二事,已可见其尊师重道之心了。至于慈航老法师圆寂之后,慈老遗著之出版、遗体之出缸装金;以及纪念堂之破土兴工、慈航中学之筹备建筑,无不竭尽心力以期其成。说者谓:‘慈航老法师晚年收这位老徒弟,如是克尽孝道,亦是慈老之福德所感召。’这是很恰当的评论。所谓有是师必有是徒啊。律航法师生西之后,我到台中慈善寺,参加他的追思会,看见他的经案上,尚供著印光老法师的德像。据说他每日于诵经念佛之前,必先向印老焚香致敬。咦!在现时代中,像这样尊师重道的人,恐怕不可多得吧!
 
五、勤学好问
 
记得有一次,中坜圆光寺打念佛七。律航法师非常精进,念佛的声音特别大!可是‘不上板’。别人念南无,他念阿弥;因之搅的大家都念不好。有一位居士好心告诉他:‘念佛一定要念上板,要跟著木鱼念。’他却瞪大了眼睛抗辩说:‘我念佛是为的了生死,要一心精进的念,要念的阿弥陀佛伸手接引我。我管不了板不板,木鱼不木鱼!’那位居士看他不可理喻,也就不再说了。我当时看他的执著劲很大,也未便急于劝解。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我才慢慢的解释给他听。我说:‘律航法师!你上午讲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某居士的话也是对的。倘若只你一个人念佛,不用木鱼是可以的。若是大众在一处念佛,求其异口同音,那就非用木鱼不可了。不但要听木鱼,而且要学著敲木鱼。设若你到乡村里布教,要领导一般在家人念佛,你不会敲木鱼怎么领导?倘若你念你的佛,我念我的佛,念的乱七八糟,这不像念佛,简直像吵架!如果这样,还谈得上了生死么?再如将来你要讲经时,拈香也不晓得如何拈?拜佛也不晓得怎么拜?听经的人,看见你这位法师手足无措,先起了一种轻视心,对于你所讲的经理,也就打了折扣了。又如再过五年,你也可以当戒师了。设若传戒时,你把“如意”拿倒了头,或者拿反了面,戒子们都觉著好笑!对于你讲的戒律,也就听不到心里去了。切不可执理废事!要知道“犍槌”、“威仪”都是摄化众生的方便法门啊。’他因和我有缘,对于我所说的话,很能以欢喜接受。
 
过了些时,律航法师来海会寺见我。一进门便说:‘教授和尚!我学会敲木鱼了!’当下敲给我听。并且说:‘今天还得求您教给我“拈香”和拿“如意”哩。’一位年届古稀的老人,如此勤学好问,堪称希有了!
 
六、因圆果满
 
《阿弥陀经》上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这是说:要有多善根多福德之因缘,方有得生彼国之果报。律航法师所修的福德很多。先说‘布施’,他有了钱就印经送人,或造佛菩萨圣像,从不积蓄,这是他的‘财布施’。有人请他讲经,或请他开示,他都是很欢喜的去讲说,这是他的‘法布施’。再说‘持戒’,他自从四十一年在台南大仙寺受戒之后,即发心严持戒律,即如现在一般人都不大注意的‘非时食戒’,他都认真的守持,虽然有时因为害病,受医生及朋友们的强劝,而暂时吃点晚饭,可是只要病体稍愈,他即仍旧‘过午不食’了,这是他的‘止持’。我们来到台湾,一共传了七次戒。除了第一次他在受戒外,其余六次戒坛,他都担任书记之职,他都不厌其详的写成‘戒坛日记’,使每次传戒的状况,以及戒师们的言论,留下一些‘雪泥鸿爪’,不能说不是律航法师的功德!去年十普寺第二次传戒,因他已有‘五夏’以上的‘戒腊’;我们就请他当‘尊证阿阇黎’。登比丘坛时,一坐四小时,他毫无倦容,答‘成’字时,他最认真。在在都足以表现他对于传戒之尊重,这是他的‘作持’。以此布施、持戒作福德之缘,其缘不可谓不多了。他自从遇到夏莲居,即发心念佛。尤其出家以后,近十年来更加精进!以此持念圣号作善根之因,其因不可谓不多了。他到临命终时,竟能身无病苦,意不颠倒,口念佛号,安详而逝!真可谓因圆果满了。
 
七、无限怀念
 
我与律航法师有缘,除了第一段所说的原故之外,尚有其他的因缘:(一)有同乡之谊:他是亳州人,我是周家口人,虽然他属于安徽,我属于河南,但彼此距离只有一百八十里,可以算是近同乡。(二)有世交之谊:我与他的令师是异师兄弟,因之他无时不以老前辈待我,可以算是最亲的世交。(三)有师生之谊:他受戒时,我是他的教授阿阇黎,所以我们的交情,犹如老师之与门生。(四)有同事之谊:我与他曾同事于六次戒坛,因此我们的交情也就愈来愈厚了!
 
最令我遗憾的是最后未能见面!农历四月初四日,是慈航老法师周年忌辰。我同白圣法师去参加祭礼,律航法师却在山上没有下来。我与白师又因为年老山高怕上去,就在静修院礼拜之后回来了,因此未能见面。过了几天,他到海会寺来见我,我已去狮头山海会庵讲经去了,因此又未能见面。五月间,我到台中印弘茅蓬讲《五教仪》。预定十三日讲完,十四日上午到慈善寺看律航法师,下午回八堵。讵知十三日讲不完,十四日上午才讲完。下午的对号车票已预先买好,欲到慈善寺,时间不够了,因此又未能见面。那里知道从此以后,永远不能见面了呢!不但失去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善友,而且失去了戒坛上一位有力的知识,真令我无限的怀念啊!
 
——本文摘录自《中国佛教》月刊第四卷第十二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律航法师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