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学会换位思考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律航法师追思文 > 内容

怀念律航法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4 11:00: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一、与我有缘
 
自从律航法师往生西方之后,我时常在怀念著他,因为他与我太有缘了。
 
我是民国三十八年,国历四月底(大概是农历三月底),由上海静安寺来到台湾,住在台北南昌路十普寺。我与慈航老法师是结拜兄弟,这时慈老住在中坜圆光寺,我们已经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当然是急于见面以叙久别之情了。可是乍到台湾,不知道中坜圆光寺在那里?于是按地址先寄一封信去。过了两三天,来了一位老居士要会我,名片上写著「黄胪初’。接见之后,他开始谈话了:
 
‘我是代表慈航老法师来的,一定要接道老法师到圆光寺住几天。同时我对于道老,渴仰已久,今日特来拜谒。十几年前,我在北平,一日去见夏莲居老居士,夏老居士说:“道源老法师要去张家口赐儿山云泉寺做住持,我一再挽留,都挽留不住。听说慈舟老法师不久也要离开北平。近几年来,宝一老和尚、宗月老和尚相继生西。这些大德高僧,死的死了,走的走了,恐怕我们北平要遭劫难啦!”’他接著说:‘夏老居士是我学佛的启蒙师,我对于他老人家非常尊重,所以夏老的话,我非常信仰。因之我赶快去访问慈舟老法师,幸蒙慈老开示,甚为欣慰!可是道老已去张家口了,欲见无缘,真是一大憾事!’
 
‘慈航老法师由南洋来台湾,在中坜圆光寺,创办一所佛学院,我在那里讲国文。并已决定于农历四月初八日,在慈老座下剃头出家。’
 
‘昨天慈老接到一封信,欢喜的跳起来!他老说:“好了!好了!道源老法师来了!我们的佛学院有人帮忙了!”我连忙接著问:“是不是北平的道源老法师?”慈老说:“是啊!就是他啊|”我一听说,真是欢喜的不得了!于是就向慈老说知,我对于道老慕名已久之意。因此慈老就派我代表来接道老,一定要到圆光寺多住些时。’
 
有人说:‘见面有缘’,一定是前生结了缘的。我与律航法师,未曾‘见面’即已‘有缘’,足以证明我二人宿世之缘厚了。
 
二、善根深厚
 
娑婆世界是五浊恶世。而这个二十世纪,五浊之恶,更加炽盛。三界之内,喻如一大苦海,而这个物质文明的现时代,简直等于一个大漩涡。不幸而于现世为人,鲜有不被陷溺的!
 
律航法师在俗之时,身为中将,职任军长;跃马中原,顾盼称雄;正是男儿得志之秋。征逐声色,追求名利,亦人情之所常。而况居于今日,其物欲诱惑,直非常人所可抗拒。讵律航法师竟能鹤立鸡群,众醉独醒!于现将军身时,同时现居士身,非有大善根者何能如是?
 
士大夫之学佛,往往以佛经之言论不群,陈义超逸,因而喜爱其哲理;谈话时资为谈柄,作文时助其文势而已,鲜有能实行用功者。有之,不入于高妙之禅,则入于奇特之密,又鲜有能入于平淡寻常之净土者。而律航法师之于净土法门,竟能一闻即信,一信即行,自始自终,不变不易!非善根深厚者又何能如是?
 
三、智慧高远
 
律航法师尝和我说:他之所以实行出家,有两种原因,也可以说是新旧合一的人生观。他说:‘我们既已发心学佛,就应当脚踏实地修行一番。可是家庭环境,实在不易清净啊!即如拿吃素来说吧,虽然我是一家中的“老太爷”,而儿子媳妇也都很孝顺,每晚都为我特备几样素菜。可是全家大小都吃荤,只有我一个人吃素,所以我常常怀疑锅里碗里不清净!再说到念佛用功,试想大人说话,小孩哭闹,这一句佛号,实在不易念得清净啊!出了家住在寺院里,就清净的多了。大家都吃素,用不著疑心了,所以我出家以后,饭量也增加了。至于修行用功,寺院与家庭,真是云泥之分,天壤之别了。以上所说的观念,大凡发心出家修行的人,都会想得到的,所以我说这算是“旧的人生观”。再说新的人生观吧:为人做官,做到了“一品、二品”的地位。寿数已活到六十以上,再想升官,亦无官可升了,跳舞也跳不动了,人生的行程,已竟走到穷途末路了。饱食终日,无事可做,只有找几位老同事“聊天”。愈是前途没有希望的人,牢骚愈多!谈话就是发牢骚,不是批评某人不对,就是咒骂社会万恶,因之牢骚也就越来越多!像这样的人生,活著还有甚么兴趣?好在我早年学佛,常与出家人接近,因之我发现了一条人生的新路!那就是实行出家。因为出家人的规矩,不管你在家时做甚么大官,也不管你是多么大的岁数,凡是初出家的,一律视为“小和尚”。这样一来,我也就真的变成年青人了。一切的一切,都须从新学起。前途的希望无量,人生的乐趣也就无穷了!这算是我发明的新的人生观。’
 
闻其所言,实具深理!足见其智慧高远了。
 
四、尊师重道
 
律航法师之学佛实由于夏莲居老居士之接引,并介绍他归依印光老法师,所以他很尊重夏老居士。来到台湾以后,他还把夏老居士所提倡《无量寿经》,重印再版;亦即所以报‘蒙师’之恩哩!
 
慈航老法师是他的剃度恩师,他的岁数却比慈老大。然而他并不以老人自居,在慈老面前,却是毕恭毕敬的执弟子礼。慈老穿的是南洋僧装,律航法师出家后,也穿这种服装。有人问他:‘我们中国是“青衣僧”,你为甚么要披黄袈裟呢?他答说:这是我师父教我披的,我焉敢不披!’三十八年六月间,圆光寺之佛学院已告结束,慈航老法师率领一班学僧,迁往新竹灵隐寺,继续讲学。不幸遭受误会,全体师生,皆被政府传讯拘留!是时律航法师适由台北来探视慈老,因亦随从慈老饱尝铁窗风味!有人怪他,不该去吃这一场冤枉官司,因为当局传讯的是住在灵隐寺的大陆僧人,律航法师没有住在灵隐寺,是可以不被传讯的。他的回答是:‘我的师父遭难了,为弟子的焉敢逃离!’即此二事,已可见其尊师重道之心了。至于慈航老法师圆寂之后,慈老遗著之出版、遗体之出缸装金;以及纪念堂之破土兴工、慈航中学之筹备建筑,无不竭尽心力以期其成。说者谓:‘慈航老法师晚年收这位老徒弟,如是克尽孝道,亦是慈老之福德所感召。’这是很恰当的评论。所谓有是师必有是徒啊。律航法师生西之后,我到台中慈善寺,参加他的追思会,看见他的经案上,尚供著印光老法师的德像。据说他每日于诵经念佛之前,必先向印老焚香致敬。咦!在现时代中,像这样尊师重道的人,恐怕不可多得吧!
 
五、勤学好问
 
记得有一次,中坜圆光寺打念佛七。律航法师非常精进,念佛的声音特别大!可是‘不上板’。别人念南无,他念阿弥;因之搅的大家都念不好。有一位居士好心告诉他:‘念佛一定要念上板,要跟著木鱼念。’他却瞪大了眼睛抗辩说:‘我念佛是为的了生死,要一心精进的念,要念的阿弥陀佛伸手接引我。我管不了板不板,木鱼不木鱼!’那位居士看他不可理喻,也就不再说了。我当时看他的执著劲很大,也未便急于劝解。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我才慢慢的解释给他听。我说:‘律航法师!你上午讲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某居士的话也是对的。倘若只你一个人念佛,不用木鱼是可以的。若是大众在一处念佛,求其异口同音,那就非用木鱼不可了。不但要听木鱼,而且要学著敲木鱼。设若你到乡村里布教,要领导一般在家人念佛,你不会敲木鱼怎么领导?倘若你念你的佛,我念我的佛,念的乱七八糟,这不像念佛,简直像吵架!如果这样,还谈得上了生死么?再如将来你要讲经时,拈香也不晓得如何拈?拜佛也不晓得怎么拜?听经的人,看见你这位法师手足无措,先起了一种轻视心,对于你所讲的经理,也就打了折扣了。又如再过五年,你也可以当戒师了。设若传戒时,你把“如意”拿倒了头,或者拿反了面,戒子们都觉著好笑!对于你讲的戒律,也就听不到心里去了。切不可执理废事!要知道“犍槌”、“威仪”都是摄化众生的方便法门啊。’他因和我有缘,对于我所说的话,很能以欢喜接受。
 
过了些时,律航法师来海会寺见我。一进门便说:‘教授和尚!我学会敲木鱼了!’当下敲给我听。并且说:‘今天还得求您教给我“拈香”和拿“如意”哩。’一位年届古稀的老人,如此勤学好问,堪称希有了!
 
六、因圆果满
 
《阿弥陀经》上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这是说:要有多善根多福德之因缘,方有得生彼国之果报。律航法师所修的福德很多。先说‘布施’,他有了钱就印经送人,或造佛菩萨圣像,从不积蓄,这是他的‘财布施’。有人请他讲经,或请他开示,他都是很欢喜的去讲说,这是他的‘法布施’。再说‘持戒’,他自从四十一年在台南大仙寺受戒之后,即发心严持戒律,即如现在一般人都不大注意的‘非时食戒’,他都认真的守持,虽然有时因为害病,受医生及朋友们的强劝,而暂时吃点晚饭,可是只要病体稍愈,他即仍旧‘过午不食’了,这是他的‘止持’。我们来到台湾,一共传了七次戒。除了第一次他在受戒外,其余六次戒坛,他都担任书记之职,他都不厌其详的写成‘戒坛日记’,使每次传戒的状况,以及戒师们的言论,留下一些‘雪泥鸿爪’,不能说不是律航法师的功德!去年十普寺第二次传戒,因他已有‘五夏’以上的‘戒腊’;我们就请他当‘尊证阿阇黎’。登比丘坛时,一坐四小时,他毫无倦容,答‘成’字时,他最认真。在在都足以表现他对于传戒之尊重,这是他的‘作持’。以此布施、持戒作福德之缘,其缘不可谓不多了。他自从遇到夏莲居,即发心念佛。尤其出家以后,近十年来更加精进!以此持念圣号作善根之因,其因不可谓不多了。他到临命终时,竟能身无病苦,意不颠倒,口念佛号,安详而逝!真可谓因圆果满了。
 
七、无限怀念
 
我与律航法师有缘,除了第一段所说的原故之外,尚有其他的因缘:(一)有同乡之谊:他是亳州人,我是周家口人,虽然他属于安徽,我属于河南,但彼此距离只有一百八十里,可以算是近同乡。(二)有世交之谊:我与他的令师是异师兄弟,因之他无时不以老前辈待我,可以算是最亲的世交。(三)有师生之谊:他受戒时,我是他的教授阿阇黎,所以我们的交情,犹如老师之与门生。(四)有同事之谊:我与他曾同事于六次戒坛,因此我们的交情也就愈来愈厚了!
 
最令我遗憾的是最后未能见面!农历四月初四日,是慈航老法师周年忌辰。我同白圣法师去参加祭礼,律航法师却在山上没有下来。我与白师又因为年老山高怕上去,就在静修院礼拜之后回来了,因此未能见面。过了几天,他到海会寺来见我,我已去狮头山海会庵讲经去了,因此又未能见面。五月间,我到台中印弘茅蓬讲《五教仪》。预定十三日讲完,十四日上午到慈善寺看律航法师,下午回八堵。讵知十三日讲不完,十四日上午才讲完。下午的对号车票已预先买好,欲到慈善寺,时间不够了,因此又未能见面。那里知道从此以后,永远不能见面了呢!不但失去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善友,而且失去了戒坛上一位有力的知识,真令我无限的怀念啊!
 
——本文摘录自《中国佛教》月刊第四卷第十二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律航法师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