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拾得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超峰寺】
·消气歌
·24、千峰顶上一茅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归宗芝庵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子合国】
·佛学大词典——【传光录】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律航法师追思文 > 内容

悼恩师律航上人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4 11:08:12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七月五日的下午,接获台中慈善寺住持广化法师的限时信,信中寥寥数语:‘师父已于四日下午五时三十分圆寂,请即来寺帮忙。’读完信,一阵心恍神惊,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当即将律公示寂的消息,转告与我同住一块皈依律老的弟子,大家听了这个恶耗,如丧考妣唏嘘啜泣。为祈能见老人遗体一面,我与陈辉楚、杨文超居士三人,摒挡一切,赶赴台中慈善寺奔丧。到达慈善寺,大殿上正在放焰口,整个寺庙笼罩著肃穆的气氛,广化法师见了我们,立刻邀我们到讲经堂去瞻仰老人的遗容。当时,真是哀思百结,心魂欲碎,禁不住眼泪夺眶,要不是广化师提醒我——‘不要哭泣,这不是哭的时候’——我真想放声大哭一场,来舒发我悲伤的情愫。为了老人临终正念,我勉强抑制了泪水,向老人顶礼求忏悔。我见老人静静地躺在讲堂里,身上盖著黄袈裟,满面慈祥,我想他老人家没有圆寂,只是睡觉了,而且睡的很吉祥!但事实上律公已撒手归去了!从此再听不到老人讲佛法、说公案、嚷著叫我们吃糖果了!每次我们军中几位弟子去参拜他,老人必定手持念珠从方丈室走出来接待我们,当我们向老人告假离去,照例要送出山门,现在呢?老人去了,不!他老人家不会自己一个人逃了!老人会乘愿再来。
 
回忆起来,我之能苦海回头,得力于一大场病;而我之学佛念佛,全仗上人之提撕。他老人家在我病苦时给我安慰,当我迷妄时给我指引,我之能作老人门下私淑弟子亦真是宿世有善根。今者,老人世缘尽而示现无常,藉墨渍演我亲近律公之因缘,仰怀师恩,昊天罔极!
 
远在四十三年我因有病,住在军医院里,那时在病苦折磨中,生命黯然无光,常感人生虚幻,在同学同事之盛情劝导下,开始对基督教发生兴趣,每日醉心于《圣经》之研读,亦病榻无聊,慰藉宗教信仰,俾身心有寄。但每于《圣经》矛盾处,便与‘老弟兄’相辩难,穷日不休。为找辩证资料,如是涉猎各宗教典籍,以求探讨宇宙人生之真理。偶读《佛法导论》、《出苦飞航》,大喜过望,始发皈依三宝之心。四十四年以通信方式,皈依了白圣老法师,我与白师缘悭,不克亲近承教,每日只有病在床上阅读佛学书册,日久稍为深入,佛学兴趣愈浓,然病魔缠身,终无缘亲近善知识,常引以为憾!一日,同修赵修五居士,谈及将军和尚律航老法师住锡台中慈善寺,为专修净土之高僧,促我前往亲近,当获法益。此乃我亲近上人之开始,以后得常侍左右,即由此缘,至后如时久不见,则如子忆母,引领企慕无已。
 
记得,四十四年弥陀圣诞,律公在慈善寺主持结七念佛,我前往参加。佛七期中,休息时间甚少,老人每支香必参加,一句也不含糊。下殿稍休息,即由侍者传话,命我到方丈室听开示法要,一天总在三四次以上,恨不得把三藏十二部倾情吐露,老人大悲心所使,颇有令我这一初机当下荐得最上乘,教令立地成佛去。老人声如宏钟,僧相堂堂,说话时慈颜和霭,活像一个年老母亲对一个年轻孩子,温存教诲。每次给我开示,头上顶一块湿手巾,当时,我颇觉奇怪!私下问侍者:‘老和尚何以将手巾顶在头上?’侍者告我:‘他老人家血压高,讲话时为防止血液上升。’以后为使老人能多休息,我总躲开避免与老人见面。佛七圆满后,老人留我小住,每日总要说上几个钟头的话,啊!恩师提携后学,可谓用心良苦。
 
自后,上人每次从台北弥勒内院来台中,主持佛事,或讲经,即嘱我前往共住,有时因薪饷未发,无法应召,老人获悉即汇上来回程旅费。老人那种慈悲摄众的精神,比诸前贤,当不多让!老人未脱白时为将军身,由是因缘,所有皈依弟子及剃度法嗣,均多数为军人,许多军医院之学佛同志,大部份为律公所播种,今日军中佛教徒日增,律公为一拓荒者,此亦殊胜因缘也!
 
上人因对军中莲友,特别爱护,是军中道场,如台南仙草埔东林精舍、嘉义竹崎紫林精舍,均为上人所竭力促成,有时应军中佛弟子之请讲经说法,不仅不接受供养,且将油盐、茶米,自备带去。军中弟子有人发心供养,上人即嘱用以救济病中学佛同志。并说:‘一切供养,以法为最。只要大众努力念佛,即令我生欢喜’云。老人为法为人,凡亲近过律老之军人同志,莫不交口赞叹!非我之私淑上人而作是言也。
 
从去年起,老人体力渐衰,时为小病所缠,但对弘法利生事,从未放过,只要有地方请他讲经或主持佛事,决不以病辞。医嘱不能劳累,弟子们劝其休养,老人说:‘死在大殿上或死在讲堂上,一定上品上生。’老人为法精神,类皆如此。一次,我相机劝老人说:‘您老年事已高,度生事,随缘就好了,何必自找苦吃呢?’老人正色说:‘你这不是爱人以德的说话,你想我虽然有点小病,亦不能因此以葫芦瓢自居,挂著看而不吃。人家十方施主,顶礼磕头,把吃用送上,为一点小病,就饱食终日,而不动弹,我心能无内疚?况佛明明说:若不说法度众生,究竟无能报佛恩。’我听过老人这番教训以后,再不敢进微词,溯思当时情景,老人当已知世缘将尽,特为末法学人垂范耳!
 
我因为已假退役,一个人住闲,毫无系累。只要我去亲近他,每次都指定我研读几部经典,并命我读后提出心得报告,临别时还得送我一大包书刊,谆嘱悉心研究。有一天晚上,全寺清众都已养息,老人嘱侍者至居士寮找我至方丈室谈话,老人直下就问:‘你有家室在台湾吗?’老人这一问,使我如堕五里雾中,当时自思,亲近老法师数年,从未谈及亲情俗事,今夜老人何故兴问至此?我只有据实以告:‘无家属在台。’老人说:‘我常感叹出家太晚!若果我早三十年出家,当不止此。你学佛亦好几年,理当有进步,如欲当生成办,亲证佛法大利,乘此色身尚壮,放下俗缘,可以自利,亦可利他,不要混了啊!’老人并追怀慈航菩萨劝化舍俗时之情景......。‘慈航法师那时要我考虑三个月,你现在考虑六个月如何?’当时使我惭愧万分,因为我自己知道我是一个习气很重,根机陋劣的业障鬼,出家无补于圣教,只好向老人直陈内衷,老人说:‘人各有志,不敢相强,随你去吧!’抚昔思今,他老人对我一片婆心,实在有负老人之期望。而今老人已生极乐,而我仍在五欲泥沼里翻滚,随业风飘荡,真是追悔莫及!
 
两个月前,我去见老人,老人紧握我的手说:‘衲老朽矣!你辈后学,当勤精进,幸勿自误!’因老人个性从不服老,我安慰老人说:‘你老年事稍高,小病自所难免,但依您老愿力,当多住世几年,为众生多种善根。’老人说:‘你不用说这些闲杂话,病是业障所缠,有病念佛最要紧,幻化色身,执它无益,只要安心顺受,患病倒是修道之增上缘。我若果不是这两年小病警策,功夫还不会那么紧。一息尚存,至心忏悔,为慧命珍重。’上面一席话,今已成遗训,我想老人近年示疾,当已获大受用。个中消息唯老人自知之。
 
律公近年痌瘝在抱,时愈时发,老年人之病,例皆如此。老人圆寂之前三天,一位居士告我:‘律老想你去晤面’,不意三天之后竟成秽净异路。当我赶往慈善寺时,老人已圆寂廿四小时,而老人面目如生,如入禅定,律公之徒弟,广化法师说:‘师父圆寂时,心不颠倒,意不贪恋,毫无病苦,未往生前半小时,还亲自视察地藏殿工程进行情形,并自言宿愿已偿,拍手称快,临命终时,犹自言自语说“平时因为有病,说要走没有走掉,现在真要走,反而没人相信我了!”说完自称“阿弥陀佛”圣号,安祥而逝。’四众弟子,遵老人遗嘱三天后火化。荼毗后捡获五色舍利甚多,其中顶骨舍利形同钻石,熠熠有光,凡见闻者,莫不欢喜赞叹,足证老人修持成就,已高预海会矣!
 
老人一生事迹,现将军身应化,以比丘相而归真,富贵场中数十年,涅而不缁,处荣华而不移,晚年求道,锐志苦修,悯众生水深火热,悲如来慧命之不绝于缕,荷如来家业,专弘净土,大心孰及!而其敝弃尊荣,超越锦绣,其愿力深宏,如春风丽日,共见共知。生前立功、立德、立言,名标史册。示寂庄严,因证菩提,留舍利于人间,足矜于后世!楚吴后学小子,岂敢以管窥蠡测之见,露老人应化之机!其所以敢唐突圣者,盖有感法乳之恩,缅怀老人之德,聊尽寸草春晖之心。至于表彰老人之美行,在追思法会中,道源长老法语有云:‘自古富贵修行难,修行净土事更难,况能出家一心修,只此毅力定生莲。’我每于朝暮课诵时,瞻仰老人之慈容,伤慈帆之去杳,叹慧炬光残,慨众生福薄。痛失恩师!难导我出业流。挥泪追思,愿老人在极乐国土中听我倾诉心声。心香一瓣,祝祷上人倒驾慈航,乘愿再来人间。
 
——本文摘录自《中国佛教》月刊第四卷第十二期—— 
上一篇:追念律航法师
下一篇:缅怀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