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五俱意识】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骆全通居士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内容

三、助念前的准备工作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03 10:51:5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三、助念前的准备工作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下旬,家母来电告诉我说:‘翁霓,爸爸要你准备十万元,说他要走了。’我则劝家母要提醒父亲专心念佛。家母也提及父亲身体很不适,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疝气,后来吃吃药就好了。家母又告诉我,父亲也曾问:‘衣服准备好了没有?’又说他要走了。而之后在与父亲的电话聊天当中,很明显的感觉得出来父亲体力大不如前,说话有气无力。由于工作的关系,无法立即返家探望病中的父亲,但由家母口中得知父亲身体状况不乐观时,我开始规划著为父亲助念的事,而且将为父亲助念往生一事,当作一件相当重要的任务在准备。但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帮人助念的经验,唯恐因为自己的缺乏经验或疏失而使父亲错失往生的机缘,这罪过可就大了。因此再将过去看过的、与为人助念往生有关的书,如‘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及‘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重新复习。由于父亲曾问:‘衣服准备好了没有?’为了以最庄严的佛门仪规为父亲准备后事,我尽可能地、多方面地向人请教,正式佛弟子在往生时应穿著什么服装。最后得到的结论是:一套干净的卫生衣,一套居士服及一件海青。另外往生助念时可准备往生被给父亲盖,莲花被则是往生之后需要的。

 
虽然无法确定父亲何时准备往生,也尚未决定返家的行程,但当我问清楚了所有应为往生人准备的物品之后,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星期六下午,我前往佛教文物流通处将所有的用品一次都买齐了。除了上述衣物等必备用品(居士服、海青、往生被、莲花被、居士鞋)之外,我还请了两组莲花灯、一个往生牌位、及一只引磬。请引磬是因为‘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中提到,当临终病人意识不清时,可以用引磬提醒病人念佛(其实我原本不知道引磬长什么样子,而是佛教文物流通处的老板介绍而认识的)。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当时唯一的想法是,只要是对父亲往生有帮助的,应先要有万全的准备,这样事到临头时只要专心念佛就好,不必再为缺东缺西而烦恼。

 
为了事前能将临终为人助念的注意事项了然于心,我将‘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这本书一遍又一遍地仔细地阅读,深怕自己还有那些小细节没有注意到,该准备的东西没有准备好。关于为人助念一事,书中有一段话是这么写的“最好请有助念经验的同修来助念,家人有时必须避开,以免临终人有亲情的挂碍而障碍了往生。”虽然希望能亲自为父亲助念,但又怕因自己没有经验,在处理过程中有疏失而误了父亲往生的大事,因此开始向各方打听,如何能请到助念团?但事情进行地并不顺利,当时又是过年前,我与中部又不熟,所以连络请教了好几处,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没有助念团。另有一些地方联络的结果,是有为往生后的人助念,但没有往生前的助念。还有一些是要先登记排队,最后能不能等到,还要看机缘。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翻开‘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的封底内页,找到妙音净宗学苑的电话,希望能请教廖居士。其实当时我并不认识廖居士,但对‘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中廖居士如何为老菩萨助念的过程并不陌生,因此想请教廖居士有关于为人助念及请助念团的问题。那一天是一九九八年的一月五日星期一上午,我在电话中向妙音净宗学苑的服务人员说明,想要请教廖居士有关为人临终助念的问题,妙音净宗学苑的服务人员给了我另外一个电话,很顺利地与廖居士联络上了。廖居士很有耐心地听我讲完问题之后,廖居士告诉我几件为人助念的关键:
第一:为人临终助念,不在人多而在于心诚,如果有很多
 
人助念,若无诚敬而杂念妄想纷飞,还不如一两个人至诚恳切地念,来得清净庄严,来得效果好。
第二:家人助念也有好处,要将父亲对子女亲人的亲情执著,转换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原动力。要告诉父亲,父亲因缘成熟得早,所以先移民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将来我们要往生时,父亲再随著阿弥陀佛来接引我们。
第三:廖居士特别叮咛我,若能请到助念团是很好,但若请不到助念团,也不要心生烦恼。他告诉我在处理为父亲助念的整个过程中,必须保持清净心,因为清净心才能与佛菩萨相应。
 
在与廖居士的谈话过程当中,因为提到父亲的病痛,因为想到父亲可能不久于人世,心中悲痛不已。最后我问廖居士:‘廖居士,怎么办?我知道为人助念不能掉一滴眼泪,掉眼泪就是送亲人去六道轮回。可是又好像无法控制,每每想到父亲不久于人世,就泪如雨下。’廖居士很冷静地说:‘现在你是因为孝心的关系所以会流泪,当事到临头时,佛菩萨会加持,你不会流眼泪的。’我也请教廖居士在助念时腔调快慢应如何拿捏,廖居士说可跟著念佛机的腔调及速度来助念。和廖居士通完电话后,对于请助念团的事,已不再是困扰,我的心比较安了。

 
一九九八年一月五日星期一晚上,我与小姑谈起助念的事,小姑说如果真的请不到助念团,她愿意跟我一起回中兴新村帮父亲助念。主意打定之后,我告诉小姑:‘这次回去助念,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能抱著实验的心理来念佛,因为这是当生成就的大事一桩,是不能重来的。而且我有把握父亲一定可以往生,只是我们两个都没有助念的经验,最怕的是助念过程中有疏失,而阻碍了父亲往生的机缘,那罪过就大了。所以有时间要把‘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及‘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再好好复习几遍,到时候才能如理如法。’

 
这段时间几乎天天与家里电话联络,问问父亲的情况。家母是一位非常有智慧、明理而慈悲的老人家。当我告诉家母,现在家里最好不要开电视,只能专心念佛,全家最好只听到念佛机的声音,尤其父亲房间的电视更不要开,要让父亲专心听念佛机的佛号声。为了能让父亲专心念佛,上述建议家母均一一照做。家母也告诉我说父亲也说不想看电视,同时父亲胃口不好,吃得很少。家母同时转告我,父亲曾经问到:‘翁霓什么时候会回来,我有好多好多问题要问她。’家母还说,父亲开始很爱说话,每天都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家母说。有时到了晚上也不肯睡觉,就是要家母跟他聊天,聊亲友谈子女,好似想把好久都没看到的人都讲一遍想一遍似的。有一天晚饭后,父亲要求家母:‘你跟我一起念佛,好不好?’家母应:‘好。’于是两人便一同念佛念了十几分钟。又有一天晚上,父亲告诉家母:‘晚上不要关灯,关上灯他们会把我抓走。’还说他的袖子有鬼、肠子有鬼等,因此父亲晚上都睡不好,又说梦到家亲眷属来找他。一九九八年一月初,家母将父亲的上述情况描述给我听时,我心想:‘虽然我人不能回家,但我在台北读经拜佛,将功德回向给人在中兴新村的父亲,应该也可以。’我也告诉家母,请家母在家开始拜佛,为父亲忏悔,将此拜佛功德回向给父亲,而我也会在台北为父亲读经。于是我开始认真地念《无量寿经》,每天能读几遍就算几遍,并将此一读经功德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隔天我再与家母电话联络,家母说昨夜父亲睡得不错。我便鼓励家母要继续拜佛,我也会持续拜佛及读经。

 
一九九八年一月五日星期一,我持续读《无量寿经》,亦将此读经功德回向给病中的父亲。由于隔天星期二有整天的课,所以当晚较早就寝。但第二天一早起来,我的头晕得不得了,这是很少有的现象,我直觉地认为我的头晕与父亲有关。但我告诉自己,今天有一整天的课,一定要打起精神把课上好。当天下午三点多,上完最后一堂课后,我依照原定订计画,去了一趟景美的华藏图书馆。一方面为父亲助印经典,将功德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一方面想去请教师父一些有关于助念的注意事项。师父告诉我几点临终助念的重要经验,对我为父亲助念的帮助亦相当大,这些重要经验包括:

 
第一:通常将往生的人,会不想吃东西,所以若父亲不想吃东西,不必太过担心。
第二:绝对不可以在父亲面前哭泣,以免障碍父亲往生。若家里其他人难免会难过,一定要到其他地方去难过,千万不可在父亲面前难过。
第三:敲引磬时,要敲在“阿弥陀佛”四字洪名的“陀”字上。
 
同时我也很肯定地告诉师父,父亲应该可以往生,只是很怕自己没有助念经验,而误了父亲往生的大事,所以事先尽可能地向多方请教。当天华藏图书馆结缘品架上放著妙音净宗学苑恭录的‘念佛往生净土事迹’录音带,我很欢喜地请回去听。约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左右,妹妹从南投县草屯镇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父亲已被送到医院,初步检查结果是白血球约一千三百。医师向家母表示,由于医院的规模小,对父亲帮助不大,父亲可能过不了今天,若希望父亲多活几日,建议家母将父亲立即送往台中荣总。家母当然希望父亲活下去,但是台中荣总离中兴新村更远,要家里医院两边跑,家母当时实在也已经累坏了,可能没有体力再支撑下去。家母真的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要妹妹打电话给我,问问我的意见。我最直接的想法是:‘回家念佛才有救,因为在医院没有念佛机,没有二十四小时的佛号声,对父亲是相当不利的。’但是我这种想法,在某些人看来,可能会说我是学佛学迷了,医生的建议我也不敢否决,所以我还是请家母作决定。当时我心里也想:希望父亲一定要等到我回去帮他念佛。

 
原本打算等学校课程完全告一段落之后,再毫无后顾之忧地、长时间地回去为父亲念佛。当时学校课程还有一个多礼拜才结束,其中一月十六日的一个重要课程,我是主讲者之一,是不适合缺席的。当妹妹第二次再打电话来时,我心里想:‘生死事大,应该要尽快赶回去。’我告诉妹妹,我明天(星期三)一大早到学校去将事情安顿好之后,会立即赶回去,大概到家也要星期三下午了。后来再一想,怕父亲等不了这么久,我也很怕因自己之一念疏失而耽误了父亲往生的机缘,于是边烧著晚饭边想:‘可能今天晚上立即动身较好。’烧好晚餐约六点十分,我开始与学校的同事联络,看能不能顺利地将学校的事做一个妥善地安排。约在六点五十分将学校的事安排妥当,至于自己孩子的上学及日常生活,三个已上小学的留在台北,由我的同修负责照顾,小女儿老四当时才一岁五个多月,平时是小姑照顾,就由我们带著一起回中兴新村。我在整理行李时,特别再一次地想清楚为父亲助念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是不是都已准备齐全了?是不是都带在车上了?我准备的东西包括数本‘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以及《无量寿经》,还有必要的联络电话等,其余已为父亲买好的往生及助念的用品,早已放在车中的行李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