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五俱意识】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骆全通居士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内容

骆伯伯往生感想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03 10:55:4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骆伯伯往生感想
 
刘知音
 
诸位大德,阿弥陀佛,今天有幸与诸位分享这次经验,我想分成三部份来说:第一部份是个人的学佛过程,第二部份是助念前后情形,第三部份是助念的体悟。
 
一、个人的学佛过程
 
其实我原是一个不相信任何宗教的人,而我的母亲于一九八三年初开始有幻听的情况,为了解决母亲的问题,我试过各种方法(包括中医、西医、求神、算命等)都无法解决。一九九二年九月,经由同学的介绍才对佛教有一些粗浅的认识。虽然我觉得以佛教的方式来处理母亲的问题是根本的方法,但是自己当时的心态是只想解决问题而已,并不想深入了解佛法。我开始吃全素、念《佛说阿弥陀经》,持戒及布施,希望累积功德的力量大,母亲的病情能很快有好转的迹象。一九九四年六月,大嫂告诉我华藏图书馆有三时系念超度法会,于是我至华藏图书馆作三时系念。

 
虽然在华藏图书馆作三时系念,但是解决问题的心态仍然没改。本身惰性又重,因此我从未亲自参与,只是请大嫂帮忙写超度者的名字,我仍然每天只念一遍《佛说阿弥陀经》,这样的情形又持续了一年。大约在一九九五年六月,我发现母亲做了一些事情是在阻碍我帮助她,我想是冤亲债主的力量促使她如此做。我相当生气,于是我和大嫂说:‘以后我每个月都与你一起去华藏图书馆作三时系念。’我希望冤亲债主能够体谅我的用心,然后放手让母亲早日康复,就这样连续做了六个月。在这段期间我有空就听净空老法师的录音带,慢慢的对佛教的真正意义有些概念,知道佛教原来是教育而不是宗教,是在改正自己错误的观念,修正自己的行为,那时我才改变原先的心态。于是我请了一本《无量寿经》回家,准备开始认真读诵。

 
一九九六年三月,正好自己在工作上面临一些难以突破的情形,想起净空老法师讲经时曾经说过要开智慧,必须要深入了解佛法,才能得到究竟圆满的智慧,所做的决定才正确。因此我想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专心念佛,但是又担心没工作之后,生活该怎么办?其实我并没有很多积蓄,但突然之间,似乎知道该如何妥善分配我仅有的积蓄。从那时起,我对未来就不感到害怕,所以决定一切等求得智慧再说,于是毅然于一九九六年五月底将工作辞掉。净空老法师说:‘只要方法正确,老实念佛六个月就可以见到效果。’我想好好的为母亲专心念佛两个月,因为从接触佛法至今,自己从未认真为母亲做过任何事。辞职后的第一、第二个月,每天的工作是听净空老法师讲经的录音带、读《无量寿经》、抄经,那时我觉得非常快乐。但是两个月后,发现自己开始为将来而担心,表面上看起来,我是事上放下,实际上我心上从未放下,每天都在烦恼,未来该如何走?是否会顺利?所以念佛也无法专心,念《无量寿经》也一样,每天只是在摆样子,心里一点都不安心,而且我始终无法发出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愿心,知道自己学佛不老实,有很大的问题存在,可是我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是不是自己学佛的初发心只是想解决个人的问题,所以起心动念仍然是自私自利,因此念佛念了一年半,一点学佛利益都没获得,直到参与这次助念才获得一点真实的利益。

 
二、助念前后情形
 
十二月下旬
 
晚上在哥哥家用晚餐,大嫂接到南投家中的电话,内容是骆伯伯状况不好,有交待要准备十万元办后事等等言语。大嫂觉得情况很像临终的迹象,即开始著手准备往生所需的一切东西,那时我建议大嫂,最好能在南投请到念佛团助念。

 
一月五日(星期一)
 
晚上大嫂告诉我,因为平时未在南投一带结缘,所以请不到念佛团,而且也考虑到家中可能无法容纳那么多人,她母亲会照应不来。我听了之后就和大嫂说:‘如果真的不行,我跟你回去帮你父亲助念,只是菡菡怎么办(因为我目前帮大嫂照顾宝宝)?’大嫂听了很高兴,我和她曾经一同做过多次三时系念,比较有默契。八点半左右大嫂打电话给我,说要送书给我,实际上是要讨论如何做好助念前的准备工作。在与她讨论的过程中,我发觉大嫂对骆伯伯往生之事相当地笃定,这对我而言很难理解。因为我从开始真正接触佛法,一念佛号就是妄想杂念一大堆。把工作辞掉想专心念佛,表面上是没有事情打扰,但事实上自己无法克制妄想杂念,念了一年半发觉自己这辈子根本无法去西方极乐世界,即使幸运能去,恐怕也只能在边地疑城。至于骆伯伯,是有持续念三年的《无量寿经》,不过在发病的这一个月都无法念,为什么大嫂如此笃定骆伯伯一定往生?我将疑问放在心中,但是一想到自己也是念佛念的心不专,能否帮上忙自己都没把握,只求尽力不求有功。

 
一月六日(星期二)
 
下午四点多大嫂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往生衣物都已准备妥当,而且听说为临命终人念《地藏经》七遍很有效,大嫂建议我们今天就开始念《地藏经》。当时我听了并未表示什么,可是放下电话即想起净空老法师曾经说:‘我年轻时,出家受戒后(净空老法师说他学佛七年出家,出家两年受戒
),曾专程至李炳南老师处拜谢老师教诲时,老师告诉我:“你要信佛。”我觉得很奇怪,我已经出家受戒为何老师还如此说?李老师则说:“很多人即使出家,仍然不信佛,不肯将一切交于佛菩萨去安排,这就是不信佛。”’我常常以这一段的开示问自己是否真正信佛?我左思右想,忍不住打电话给大嫂,我说:‘我们从一开始接触佛法就是念《无量寿经》,净空老法师曾说:“学佛最重要就是要信佛。”我们在这紧要关头要信佛啊!相信阿弥陀佛能解决一切问题。念了一年半的《无量寿经》经文已熟,还是止不住妄想杂念,何况《地藏经》从未念过,到时杂念止不住还念的绕口,七折八扣一点功德也没有,如何帮助你父亲?’大嫂听了,才发觉自己到了紧要关头仍然乱了方寸,于是欣然接受专念《无量寿经》。下午五点,大嫂又打电话告知,骆伯伯因情况危急已送医,可能必须提早南下。那天晚上大嫂和我带著小侄女开车回南投,在车上大嫂一再告诉我:‘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使我原先只求尽力的意念因这句话而转变成全力以赴,尽我最大的能力帮助她。

 
晚上十一时我们抵达医院,见到骆伯伯是半昏迷的情况,我们问了隔壁床位的病人:‘是否介意我们念佛及放念佛机?’他说:‘不介意。’于是我们将念佛机插上,拿出引磬一边敲引磬一边念佛。刚开始念佛的时候,我发觉大嫂的手脚都在发抖。念了将近十分钟,骆伯伯开始呻吟,我们很高兴,并且继续专心念佛,过没多久骆伯伯眼睛就睁开了。大嫂劝骆伯伯万缘放下,只想阿弥陀佛,于是我们两人,一人敲引磬一人手拿阿弥陀佛佛像摆在骆伯伯的眼前,希望骆伯伯眼看的是阿弥陀佛,耳听到的也是阿弥陀佛佛号,不再想任何事情。过没多久值班医师来巡房,看到骆伯伯的病历问我们,是否知道这病人处于昏迷状态?大嫂告诉医师,病人已经清醒。医生用手敲病人的胸前,问那里痛?骆伯伯一直喊痛,我在旁边看了很不忍。我们请医生轻一点,病人会痛,医生因问不出原因就走了。我们还是一直念佛,后来又来了一位主治医生对我们喝责说:‘你们不应该在病房内如此大声念佛,完全不顾其他病人安宁,这样作法太自私了。’我们一直向他道歉说:‘如果因我们的作法造成您对佛教的误解,那是我们不对,请您原谅。’大嫂即告诉医生说:‘是否可以办理出院?因为我们原先并没有打算住院,是医生不准出院。’主治医生说:‘因病人白血球只有一千三百,只要细菌一感染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希望你们送荣总还有机会多活几天。’我们将无法送荣总的理由告诉医生,请医生准予出院。之后医生同意我们办自动出院,我们即刻请救护车,我坐在救护车内,一路不断地在骆伯伯耳边念阿弥陀佛佛号,直到回到骆伯伯家,那时已是一月七日凌晨。

 
一月七日(星期三)
 
我和大嫂俩人开始一起念佛,那时骆伯伯的意识是清醒的,我们可以从他发亮的眼眸中得知。凌晨二点多,大嫂请我先去睡,六点时大嫂叫我接班,当我接班时,我发觉大嫂很努力地使骆伯伯能念出阿弥陀佛佛号,她是一边敲引磬一边提醒骆伯伯跟著念,我接手亦依照此种方法请骆伯伯跟我一起念佛。在这段期间大嫂一直劝骆伯伯万缘放下,什么都别想,心中只想阿弥陀佛。念了一段时间,骆伯伯的情况非常好,大嫂再问骆伯伯想不想去西方极乐世界?骆伯伯说了不想去的种种原因,大嫂均一一将其导归至西方极乐世界,最后骆伯伯终于愿意去西方极乐世界。然后我们就在骆伯伯旁边一直念佛,骆伯伯也和我们一起念佛。到了晚上吃完晚饭,我们还听见骆伯伯愉快的唱山歌,后来大嫂问我:‘是否在医院看到我敲引磬时手脚发抖?’我说:‘有。’大嫂说:‘我感觉那是一股很大的冤亲债主的力量阻碍我念佛,连同医生的情形也是一样。’之后我们讨论如何轮班念佛,结论是我守上半夜,大嫂守下半夜,大嫂说:‘如果父亲状况好,我们可以开始念《无量寿经》将功德回向给父亲的冤亲债主。’晚上九点多时,大嫂对骆伯伯说:‘爸,阿弥陀佛来接你时,要告诉我。’骆伯伯说:‘好。’大嫂问:‘阿弥陀佛何时来接你?’骆伯伯说:‘不是明天,明天是抓鬼的日子。’那时我在旁边念佛,之后大嫂离开,我请骆伯伯一起念佛,过没多久骆伯伯拉著我的手说:‘谢谢你。’我说:‘骆伯伯,不用谢,您到西方极乐世界就是最好的感谢方式,要加油!’,骆伯伯说:‘好。’我与骆伯伯一起念佛,过了一阵子我看骆伯伯情况不错,我开始念《无量寿经》回向直到大嫂来接班。

 
一月八日(星期四)
 
上午吃早饭时,骆妈妈告诉我们说:‘三星期以前爸爸全身都痛不能碰,一换尿布就痛,而今天帮他洗澡、换衣服都没喊痛,自从你们回来念佛,情况就不一样了,真是不可思议!’我们知道是佛菩萨加持。当我再接手时,我发觉骆伯伯有一些举动很奇怪,他一直企图将往生被拉掉,这个动作让我警觉到状况有异。我告诉大嫂,大嫂觉得应该与父亲的冤亲债主好好沟通,请他们放手。我马上在骆伯伯面前与冤亲债主说:‘缠绕骆全通先生之冤亲债主,请你们放手,因为这是一次殊胜的因缘,骆全通先生不仅可因这一次机会永脱轮回,你们亦因成就一尊佛,可永远解决你们无量劫以来,落入六道轮回生死苦海的问题。’在我说明的过程当中,头皮一直发麻,那种感觉很恐怖。我告诉大嫂时,也想起骆伯伯曾说过今天是抓鬼日,该不会是阳寿已尽?今天可能是关键日。当天我们不断念《无量寿经》每念一次就回向给骆伯伯的冤亲债主,后来头皮发麻的情况才有逐渐减轻的感觉。骆伯伯仍然想拉掉往生被,但都被我们阻止了。这期间大嫂因骆伯伯说:‘他们要钱。’就烧纸钱,后与廖居士联系上知道作法错误即刻停止,同时也知道此时是念力与业力的拉锯战。

 
晚上我觉得应该恢复只念佛号,因念一部《无量寿经》再快也需四十分钟,这中间尚须随时注意骆伯伯的情况,这样容易分心,七折八扣我想也没有什么功德,于是我建议大嫂晚上念佛号比较妥当,因为佛号短,一方面容易专心,另一方面也方便应付骆伯伯的突发状况。大嫂同意,晚上只要一看到骆伯伯很痛苦喊痛时,我马上在他耳边念阿弥陀佛,希望将痛转成佛号,骆伯伯亦能很快的跟著念佛。其中有好多次骆伯伯痛到无法忍受,我仍然在他耳边念佛,骆伯伯告诉我说:‘没有用。’我则告诉骆伯伯说:‘要相信阿弥陀佛,只要念佛就有用,绝对不可以放弃,一定要继续念佛。’骆伯伯就跟著我继续念佛,有好几次骆伯伯都是咬著牙硬将佛号念出来,我看了真的很感动,我一直鼓励他老人家专心念。大嫂于此时在骆伯伯房间及院子每隔一个半小时就上一炷香,请佛菩萨大慈大悲一定要加持骆伯伯正念分明,直到阿弥陀佛接引为止。我仍然在骆伯伯耳边提醒他念佛,就这样直到大嫂接班。

 
一月九日(星期五)
 
上午我接班时,发现骆伯伯在熟睡,大嫂告诉我骆伯伯已睡了一会儿,当时我觉得,如果骆伯伯睡著就可以专心念《无量寿经》,于是我又开始念经并回向。九点多大嫂告诉我与廖居士通电话,廖居士劝我们此时最好只念佛号不要再念经文,因为佛号的功德无量,且定时回向给冤亲债主,他们可以马上得到利益,忽然之间,我想起净空老法师曾经说:‘阿弥陀佛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而且整部大藏经就是在讲阿弥陀佛。’那时我才明白这句佛号的功德是如此大。我想我体会的一定只是沧海之一滴而已,但已足够帮助我将妄想杂念止住。后来我与大嫂只念佛号并且定时作回向,说也奇怪,从那时开始是愈念佛号愈有精神,而且可以专心,到中午吃饭时,骆伯伯仍然是熟睡状态。

 
下午我建议大嫂将一些物品从骆伯伯房间搬出,腾出空间准备长期抗战,也方便拜佛经行,大嫂同意。我们俩人一边念佛一边整理,骆伯伯仍在熟睡。到了四点半左右我去休息,才躺下没多久,大嫂跑来请我去看骆伯伯是否没有呼吸?我当时也吓了一跳,跑到房间一看,真的没有呼吸声,那时我注意到骆伯伯在未断气之前手上的静脉颜色原是黑紫色,可是现在却恢复和正常人一样的颜色。我赶紧大声念佛,大嫂赶快打电话与廖居士联络,后来大嫂告诉我廖居士说,依我们所描述的情形,骆伯伯应该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大嫂用手摸一下脉搏,确定已停止跳动,但是体温是温的,那时我们觉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只剩下二十四小时的助念即大功告成,因此我们心理上就有一些松懈。晚餐后大嫂请我先带宝宝去休息,晚一点再来接班,宝宝将近十点半才睡,我躺了一会儿,大嫂进来告诉我说:‘我妹妹做了一个关于我父亲的梦,似乎有一股很大的阻力阻碍我父亲念佛。’我听了马上起床一起念佛,而且我觉得每次轮班至少要有两人比较妥当,可以互相照应,大嫂依旧一个半小时上一炷香请佛菩萨加持骆伯伯,因大嫂从晚餐后一直在旁助念至凌晨已相当疲倦就先行休息。

 
一月十日(星期六)
 
我和她妹妹继续念佛,大嫂临走时交待不可让小蚊虫接近。在助念过程中我就仔细留意,防止蚊虫接近,就这样一直念佛并且定时告知亡灵一定要跟阿弥陀佛走。往常我念半小时佛号就会累,现在一口气念了四个多小时也不觉得累。在四点半时大嫂接班,早晨七点我再接班,因为大嫂上午需要处里葬仪社等种种事情。整个上午有好几次大嫂想与我换班,都因宝宝哭闹而无法助念。我告诉大嫂说:‘这种情况就是告诉我必须一个人来做此事,你放心好了,专心去处理事情,何况我现在是愈念愈有精神。’就这样我一直值班念佛至中午。

 
中午吃饭时,大嫂还是请我休息一下,那时她妹妹可以帮忙助念,虽然不觉得累,但是从上午七点念到中午,下午还需助念至五点,想一想,还是休息一下以保持体力。吃完饭,我就去躺一下。才一闭上眼睛,忽然看见黄色黄光、白色白光、赤色赤光、青色青光...在我眼前闪。然后画面就呈现赤色,隐约有看到人,可是不清楚,因为它变换的速度太快,我接收都来不及,就像电波一直不断的出现。我马上将眼睛睁开,想证明我不是在作梦。我又闭上眼睛,这回呈现在眼前的画面是在云端上,我好像跟著云一直走。我又睁开眼睛,再闭上眼睛又见到七彩光芒在闪,那时我又睁开眼睛。心里想:这样我根本没办法休息,那干脆去念佛好了。于是我往骆伯伯房间走,在客厅碰见大嫂我将情况描述一下就去念佛。当我到达骆伯伯房间时,她妹妹很高兴告诉我说:‘刘姐,我差一点要睡著了,还好你来了。’我听了只觉得奇怪,我告诉她:‘没关系我来念佛,你去休息。’

 
这段期间我以经行方式念佛,念了没多久,忽然间我似乎知道将有事情发生。我马上搬椅子至骆伯伯床前仔细盯著他全身,一边念佛一边看,才念了几分钟,突然之间,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小虫,已经快飞至骆伯伯的鼻尖,我赶快将它赶走。过没多久又飞来一只,当我发现它时已快接近骆伯伯的面颊,我同样的将它赶走。这时心里开始觉得责任重大,也开始担心自己无法胜任,后来想一想已无退路,必须完成只好尽力一搏,当时只有十二个字可以形容我的感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我仍然一边很仔细盯著骆伯伯的身上,一边念佛至两点二十五分,忽然看到一股白色的气体从骆伯伯的头部往上冲,我怀疑是神识离开,两点三十分大嫂进来说事情已安排妥当。我将所经历的事情告诉她,接著我又看到那股气往上冲我请大嫂看,当时我们想神识已走,大嫂试著用手背轻碰一下骆伯伯的手背,发觉已经凉透,那时我才松了一口气,想可以不需助念到五点,就离开一下。此时由大嫂一人助念,也看到白色气体往上升。再回来时,又看见上半身的气全部朝头部方向往上冲,我很纳闷为什么神识离开需要那么久?后来还是决定念满二十四小时。

 
在这一段期间我每念一句佛号,就有不同的感觉,也悟出了很多事情,最后我终于知道,念了一年半的佛,只是为了办这一件生死大事而做准备。这一次助念找出我学佛的问题,让我知道自己是属于‘冥顽不灵、刚强难化’的那种人,非得有实例印证才愿意真正信佛,对念佛法门死心塌地、深信不疑,肯发愿求生净土,对于骆伯伯的示现我存著感激之心,好几次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我都忍住。对于念佛法门真正生出无比信心,也对阿弥陀佛的慈悲大愿为之感动不已。原以为这一辈子恐怕只能念到边地疑城,现在则认为上品上生不是难事,我绝对相信净空老法师所说:‘念佛法门是最容易的法门,只要真正相信,真的是万修万人去。’

 
二、助念的体悟
 
这次的助念我体悟到四件事情可与大家分享:
 
一、家属的愿力强,仍然可以蒙佛菩萨加持帮助亡者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我大嫂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我从她坚定的愿力中,看到佛菩萨慈悲加持,即使我们有一些作法错误,都能很快的改正,佛真的是慈悲到了极处。
 
二、亡者在临终时,如果真心忏悔,这忏悔的力量非常大,可帮助亡者度过消业过程中所面临的极大痛苦,而不失正念。
 
骆伯伯是一个最好的示现,他让我真正亲眼看到只要真心忏悔,这个力量大到可以帮助他承受任何的痛苦,都不会放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决心。
 
三、这次助念过程一直在考验我们是否真正信佛?
 
经过这次事件我不再对未来感到忧虑,因为我了解到净空老法师在《了凡四训》讲记中说到:‘命里有的不会丢掉,命里没有的强求也无用。’所以无须想明天会怎么样?因为明天还未到,急什么?只需将心安住在佛号上就对了。

 
四、阿弥陀佛这句佛号真是殊胜无比。
 
《观经》上说:“念一句阿弥陀佛,能消除八十亿大劫生死的重罪”。在这次助念中体会一二,已足够将妄想杂念止住,是我这次获得最真实的利益。
 
希望这一点感想能够提供给更多像我们念佛时间不长、又无助念经验之人,能够在父母亲临终时,真正帮助他们得到最殊胜的利益往生西方净土。最后谢谢诸位善知识,阿弥陀佛!
 
助念主要参考书籍
 
一、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妙音净宗学苑印赠。
二、怎样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华藏净宗学会印赠。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