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如何对待佛经佛像?抄写的经书如何处理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佛学大词典——【一】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满州语译大藏经】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漫谈两性关系
·婚外情的十大危害——真的有惨烈报应啊!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福州版大藏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无名比丘尼随访录 > 内容

二 我们被加持了、大悲水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4-24 10:39:4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二 我们被加持了、大悲水
 
我们──我和颜宗养居士──刚进寺门,就被盖了一顿,我们把照相机收起来背在肩上,尴尬地走进大殿,说天话地,就是不让拍照,她们说:‘如果拍照,师父就不出来见你们了,如果不拍照,马上就出来了。’
 
全寺,只有这么一间大殿(二十坪吧),供养三尊佛像,二尊护法神,但是左边空地却摆上几张桌子,堆满一大碗一大碗素菜、水果、在作供品;正中间有香炉,右边空地摆著一个大水柜,水柜左侧,放著一个高脚桌子,放很多小杯水,而地上又有一条塑胶管通到水柜里。
 
到后来,我知道,这些水柜、杯子、管子里,全是‘师父’加持过的‘大悲水’,而管子又接自‘饮用的自来水管’,他们在变为大悲水的地方,装上滤净器、药物,使水净化,(经过检验)可以生饮,这么样,每天车水马龙,到这里求‘大悲水’的人,有的带瓶子、罐子、水桶、塑胶汽油桶,大到五加仑装的,在大殿里排队,等候‘颁赐大悲水’,因为求水的人太多,就不得不排队。因此,我们下午三点三十分以后走时,师父送我们两塑胶桶大悲水,回家后足足喝了十天。
 
我们在几几乎无阶可以下台的时候,正在彷徨,转身从大殿侧门,向里看,有一间过道,通到后院,就在那里看到一个比丘尼,忽然叫我‘陈老师’,我的天,救星不飞而至,原来这位出家人,是十多年前,在莲因寺举办斋戒学会时熟悉的,那时己经出家的常持法师,当时她似乎从逢甲大学毕业不久,仿佛是读会统的。那时她瘦得像竹片,此时则人强马壮──我竟然没辨清她的庐山面目,如果她不自报其真相,我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了。
 
看到她,我们便和盘托出,要访问寺里的‘师父’,和为她拍照,还要弄清楚她的法名、身世。但是她说,她对她这位师父的身世,也完全不知道,虽然她在这里己经七八年,她也不过问这些俗事。她只知道跟师父修道。
 
门又关起了。我们仿佛进了‘宇宙的黑洞’。本来想为历史留一篇中国当代僧宝的记录,但是到了‘大兴善寺’,混身的能耐完全用不上。
 
说著说著,我们身后,忽然有袭纤小的的黑袍飞过,忽然常持师说:‘那就是我们师父!’我马上全身紧张起来了。她闪身进入一间小房,后来知道那是她的大弟子──寺内监院的简陋寮房。而她自己则仅住大殿右上角一间三个塔塔米大,带一间洗澡房的小房。
 
过了片刻,有人说:‘师父’在大殿上为外地的善男信女‘加持’了!我们才冲入,那间香烟薰得黑漆漆的小小大殿,‘师父’赤著足,穿一身‘由多层破灰布缝成一层壳似的僧衣裤’(刚才看到的黑衣,是她多披了一件海青,因为上完香又脱了。)是真正千补百衲衣。那不是衣服,那是一层布壳,硬硬的,在她那瘦小的身上荡来荡去。她光著头,但满头黑发。她盘坐在两张小小的塑胶凳子前,为群女众‘加持’。说到‘加持’,就是说,她盘腿坐著,用她的修道功夫,用念力为坐在凳子上的人灌注,她用什么念力,没有人知道,凡是有病的人都可以作加持,没有病的到这里来看师父的人,便为她作‘平安加持’。
 
我现在的眼里,马上浮起一幅‘师父加持’的景像。她坐在那里,向对方‘加持’,身旁坐著一位翻译的人。因为她己‘禁语’二十年了,也就是,她己有二十年不说话,一切透过手语进行,再由译者──一位年轻比丘尼,或一位女居士;常持师也是其中之一,她大学毕业,国语流利,可以为外省人服务。
 
等那些女士加持完了,我和颜宗养居士也被‘请’上去坐著,这时我真正的看清了这位‘与世俗反其道而行’大德比丘尼了。
 
她看起来,很难定准多大年龄,根据传闻和她在苑里的历史,和面容判断,在五十岁至六十一二岁之间,因为面容白晢,行动轻捷,定力己臻相当境地,显得年龄变小,因为不说话,完全用动作、笑容、表情示人。她的‘加持方法’,只是双手合掌,集中念力刹那而过,‘加持’便完成。她透过译者告诉你,如果有什么病,应该如何服用大悲心,如果患在外部,她告诉你如何用‘大悲水’濡湿毛巾,来敷患部。
 
她不时用手势表示,她自己渺小,如飞鸟、游鱼,不值得你们如此尊重、崇敬,‘请不要超量地赞赏她’。最重要的是,不管你信不信佛,她都不接受任何人的礼拜,如果你礼拜她,她马上反过来拜你,因此,到寺里的人,不管为了什么原因,对‘师父’不要拜。在佛教界而言,更反俗的佛,她绝不收‘在家皈依弟子’,她只有十二个出家女弟子,她为她们剃度之后,接上来派她们去受戒,再回寺里工作。
 
她好像要与一切众生平等,在天地间,她最渺小,地上的蚂蚁也比她尊贵。这位无年龄、无名号,也没有人说得上她究竟修什么道的比丘尼,在我们面前为我们加持,我与她手语,请她慈悲,告诉我──她的‘法名’,她天真地、慈悲地微笑,非常抱憾,她实在没有特别之处,能供人留传,供人知晓。她谦和的表示,她只是个平凡的修行人。每天以‘念力’、‘大悲水’与人结缘。
 
‘大悲水’、‘念力’,与人加持平安、治病,在理性上都是反医学、反科学的,一般人不会不知道。但是在宗教世界,就变为正常的事了。世间,就有许多人患上难治的疾病,被大悲水治疗痊愈,最近就有一位洪正廉先生的女儿──素英,患骨癌,经‘师父’的大悲水治愈(原报导载于‘普门’二十六期)。
 
透过宗教力量,为人解难分忧,是属于精神上的疗法,是一种直觉的接受反应。这位老比丘尼,在小小的苑里,己经做了二十多年。
 
她为我们加持完了──其实,我来拜访她,只是一种文化使命,而不是求大悲水,和求加持、治病,我们只是随缘。我们站起来之后,常持师马上送过‘大悲水’,我喝后,后来又叫我喝一杯。然后我看著师父为别人──大人、小孩加持,她坐在凉凉的水泥地上,庄严地、微笑地用功加持对方,直到完了,然后,我们与师父,再一同到通往后院的过道上,坐下来‘谈’,她盘坐在水泥地上,我们坐在小塑胶凳上。她穿著那一身厚厚的‘布壳’,好厚。并且很宽大,套在那微小的身体上。她面容很小,瘦削的鼻子,略尖的脸型,一双眼睛半阖,也不见光泽,看起来是如此貌不出众,毫无‘德相’的样子。
 
当她为我们加持完了,我记起,她先坐在佛像面前,自己首先端一大铁杯的水(自己加持过的大悲水),先用手沾水洗过自己的双眼,再沾水淋过自己的胸口,又用水沐一下头顶,抹一下脸,然后把一大杯水,一饮而尽,如有几滴水落到地上,她便用手在地上一扫,把水扫在手上,再往身上抹,把我都看得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