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肆、四种清净明诲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二厍士】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虚云老和尚见闻事略 > 内容

十 重兴福建鼓山涌泉寺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06 17:36:2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十  重兴福建鼓山涌泉寺
 
师九十岁,国府主席林森,海军总司令杨树庄,前省政府主席方声涛等人,屡思整顿鼓山,非师莫属,以是前后函电多次邀请,师因念鼓山乃薙染之地,义难辞却,则应邀请,师自接任鼓山住持,应兴应革,大为整顿,寺内规模,完全取法金山,将旧时用钱购来百余名首座,九十余名知客,悉数取消,禅堂首座邀请金山寺霞后堂,客堂知客定为八名,禅堂每日三枝香,增为十四枝香,不许寺内经忏在佛殿建台,不许俗乐梵音合奏,这样改革,寺内经忏逐渐减少,几已绝迹。昔日香花道场,今日变为清静乐土。
 
师九十一岁,在鼓山住一年后,诸事整理,略为就绪。春期传戒,在戒期间,丈室丹墀两株凤尾铁树,忽然开花,花大如盆,须瓣若凤尾,如优昙花,远近来观,络绎于道。据古德相传,两株铁树,一为闽王手植,一为圣箭祖师手植,皆唐代物,千年以来未尝开花。
 
师九十二岁,传戒讲经,办学戒堂,办佛学院,建平楚庵、西林庵、云卧庵等院宇。是年戒期,笔者获得殊胜因缘,到鼓山求戒。船至马尾,是日,师派惠亮师到船上照顾,引导我们至鼓山,比至,见一老人立在天王殿外,蓬发满鬓,须白垂胸,惠亮师说:‘这是老和尚。’
 
我们一群人闻悉,遂向老人顶礼,老人很慈悲指示我们到客堂休息。求戒毕,笔者就在丈室当侍者。入夏,师请苏州灵岩山慈舟老法师到鼓山讲四分戒本,以是因缘,笔者又得亲近慈老学习戒律。
 
师九十三岁,是年春期传戒,忽来一老者,须发皓白,容貌清奇,直入丈室,跪师前求戒,师问姓名,曰:‘姓杨,福州南台桥人。’至受菩萨戒毕,给戒牒后,不见踪迹,后有妙宗师至南台龙王庵,见神像与受戒老人形貌相同,戒牒又在神像手中,人咸称笼王受戒,南台哄动,成为奇事。是次戒期,笔者也在戒堂当引赞师,又在丈室当侍者,曾看此白发苍苍老人,余凡眼,但察不出彼是异人,只觉此老人举动有异于常人,终日缄默不语,似有飘飘然长者之风。同戒期,有广东老居士,张孝廉玉涛来寺受具,彼年已六十有六,戒期毕,重请慈舟老法师在法堂讲四分戒本。佛学院,请心道印顺两法师为教授,是时笔者为该院督学兼文牍书记。入冬,一个晚上,天寒地冻,朔风飒飒,禅堂正打禅七,外面忽起一阵噪杂声,有人说:‘不得了,火烧大寮。’迅即传入禅堂,把大家吓了一跳,一阵,火即熄灭,但此遭火患,是有人图不轨,故意纵火,幸得天龙八部拥护,火一起燃,风头立向东转,又幸脚手众多,才把这场微小火患熄灭,名山古刹,方保无虞,后查明纵火的人,是一些不守清规而与师作对的人所为。唉!这些坏蛋的业障鬼,以后个个都得到现报,不善而终,因果滴滴无差,诚无谬语。是年,国府主席林公到山,彼两老攀谈甚欣,几忘寝食,余也在侧侍奉茶水,只觉林公鹤发朱颜,俱长者风,谈笑慈祥,为人可亲,全无半点官僚身架,彼信佛极笃。
 
师九十四岁,春月,延请上海应慈老法师临鼓讲梵网经上下两卷,以是因缘笔者又得亲近应老,讲毕,师请应老法师在鼓办华严大学,但因校址条件不协中止,笔者即随应老至沪,听讲一年。忽闻十九路军在闽举事,全省寺庙停止留单,独鼓山仍留海众,云水僧人涌集至千余人,常住米粮虽困,但尚能维持两粥一饭。
 
师九十五岁,春期传戒,重请慈舟老法师讲四分戒本,又将鼓山佛学院重新整顿,邀请慈舟老法师主持院务,慈老改为法界学院,另招新生,慈老来函,令余回鼓就学,是时全国各省学者,因慕慈老戒学兼优,各方闻悉,纷纷赴闽就学,共有二百余人,院内全体学生戒晚,教行并进,院规严肃,一时之盛,可与闽南佛学院媲美。六月新建放生圆落成,因旧时放生圆在寺内,臭气熏天,极不卫生,又不雅观,师在舍利窟左右,另择新址重建,将全部放生移出寺外。又将寺内放生园故址全都拆除,建为云水堂、传戒堂、佛学院、沐浴室。
 
一早,师过早殿回来,趺坐间,似梦非梦,见六祖至,语曰:‘时机已到,你可回去重修南华。’师突醒,甚异之,但也不置尽信,昏昏又入睡状,六祖又来催去,如是者再,清早老人过堂回来,卸下衣袍,对观本法师及之清侍者师说:‘奇怪,我清早一连三次梦见六祖来叫我去重修南华。’师说著,似有感慨万分,又说:‘南华祖庭,为天下五宗发源地,道场本应重修庄严,惜我虚云年已高迈,恐不能如师命矣!’说已,慨然不置。过三天,果然接粤北绥靖主任李公汉魂,电函邀请师住持南华寺,事应梦兆,真亦奇事,师本不敢应诺,但以六祖有梦兆在先,必有因缘,师即提三个条件,回覆李公相商:
 
(一)六祖道场南华寺,永作十方丛林,任僧栖止。
 
(二)宜争取原有子孙房众,愿意交出,不可迫胁。
 
(三)所有出入货财,清理产业,交涉诉讼等事,概由施主负责。
 
倘允三事,即来参看。李公覆电照行。并派吴秘书种石暨广州香港缁素十余人,到鼓山迎迓。
 
是年,师要离开鼓山到南华巡视,鼓山常住举行隆重大会向师饯行。次早,师照旧过堂吃粥,在斋堂向大众表堂辞别,八点正,打云水板,合山大众著海青齐集山门外,与师送行;当家盛慧、复腾、知客宝光一群人等,至丈室谒师送行,他们一到丈室,内面寂然无声,不见老人,质诸侍者,侍者亦云不知,四处找寻,都不见师之踪迹,各人甚异。宝光回客堂打电话问鼓山下院,下院覆电云,老人一早已到山下多时了,合山送行诸大众闻悉,面对面相笑而散。原来老人过了早堂,不回丈室,绕道到天王殿拜韦驮菩萨;拜毕,迳出山门下山,他这样静静离开,是不敢打扰合山大众替他送行的。
 
师离开鼓山,职权暂交盛慧老当家代理,但离开鼓山不到数日,在一个晚上九点,寺前三楼回龙阁全座被毁,损失惨重,常住当家慨叹万分,对大众说:‘我们觉得很惭愧,老人坐镇鼓山时,有歹徒故意纵火焚烧鼓山,始终都烧不去,他老人一离开鼓山数日,回龙阁全座被毁,教我们有何面目可回覆他老人呢?这真使我们惭愧极了。’后通电南华告知老人,老人覆电云:‘俟他回鼓再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