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持诵《地藏经》回向冤亲债主效果很微小,该怎么做?
·诵《地藏经》回向给失眠的母亲不见好转,该怎么办?
·生命就在呼吸间,要努力当下
·佛说广学多闻可增长智慧
·生死无常,请珍惜时光
·远离这四种德行有失的人
·追求富贵却时时不得安乐
·若不求出离,则解脱无期
·用生命追逐无常,倒不如精进求解脱
·因烦恼遮覆,所以看不到本性清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虚云老和尚追思文选 > 内容

最后一面和最后一书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27 11:25:4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最后一面和最后一书
宽慧张剑芬 
 
是民国三十八年的九月,当时我在广州,从报纸上看到云门大觉寺寺产的讼事,寺方派妙云法师来省勾当,住锡六榕寺,我当即专去拜访,一谈之下,才知这一寺产纠纷问题,几乎是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其经过情形如下:
 
乳源云门大觉寺,是文偃祖师的道场。荒废日久。无人管理,寺产一向多被当地莠民侵占。三十一年始由僧人明空住持,但他是一个一字不识的人。该县县立中学校长毛某,知其可欺,恰值政府举办田地丈量机会,哄骗僧人代办公文。暗地将大部分肥沃寺田朦报校产,结果该寺寺产的重要部分,便都于无形中变成了学产,等到明空发觉,业已悔之无及。云公老人是三十二年冬天才到云门的,为了此事层请各级政府澈底查究归还寺庙,前后经过七年,可说费尽了最大的气力,党国名流如邹海滨叶遐庵屈文六诸大德,都为此事向有关方面函电交驰,积案几致盈尺,中间经过奥省府好几任的主席,都感爱莫能助。因问题的症结在于已经成了定案,便不容易翻转过来,而省府下面的主办机关原属于教育厅,照例教厅只是站在维护教育款产的立场,谁肯过问此中的曲折?民政厅不过例行会签。纯以教厅的意见为意见,上面尽管接连交办,下面绝对坚持不变,此一深根固蒂的结核如果不能摧陷廓清,一切的努力自然都成为白费。凑巧我那时担任的公职正是执行寺庙监督主管部司的司官,基于一念的护法之诚,想从人事上尽一点可能的力量,去打开此一僵局,于是一面请妙云法师补文到部,一面请示李部长伯豪,因为云公当日离开南华去中兴云门,原系出自李公的启请,他对此中经过,知道得非常清楚,在理李公当时正任粤省主席,此案应该早已得到平反,无如中国的政治妙就妙在这些地方,在科员政治坚牢的把持之下,长官也往往莫可如何,不久抗战胜利,省府改组,李公出国,继任者谁还有心及此?此时李公听我报告本案情形,便反而诘问我的办法,未了拍拍我的肩膀,很感慨的说:‘好吧,一切交付著你去办,关于中兴云门的事,我只是做了前半段,这后半段要待你去完成了’。我于是等到部文发出后,天天都为此跑去省府交涉,那时粤省府主席是薛伯陵先生,原是我以前的老长官,秘书长李钦甫和民政厅长王光海,也一向相识,凭著这张三寸不烂之舌,上上下下,耐心地进行著说服的工作,从省府到民教两厅,由厅长而主管科长以至主办人,交涉的次数简直记不清了,民厅对于此案原是不置可否,而教厅方面尤其是主办此案的人则成见非常顽固,经过了若干次的舌战,无间早夜的奔波,总算得到初步的结果;这案由省府决定移转归民厅主办。这样一来,全案便有了转机。旋由省府令行曲江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就近派员实地勘查具报,我仍不放心,特地告假赶去曲江,会见了该区行政督察专员龚楚君,将此案的内情及李部长的意旨和他恳谈并请其特别维护,随又隐藏著自己的身份和专署派遣的陈视察由曲江一同步行到云门,云公老人还不知道这其间所经过的许多曲折,经我一一禀告并指点和协助陈视察著手进行勘查,在大觉寺共住了三天,侵占的情形总算是大白了。据陈视察的表示已经是没有任何问题了,那知在我们由云门回曲江的中途经过乳源县城时,姓毛的那家伙联合了当地一干痞棍,截住了陈视察,茶点招待,实行包围,我因隐藏身份关系,只好避开,经过他们一番唧唧哝哝之后,也不知注进了一些甚么样的毒素,而在由乳源回到曲江的路上,陈视察的口风竟完全变卦了!我心里当然明白这是怎样一回事,于是不动声色又再回到专署,会见龚专员,当时开了一个类似三人小组的会,即包括龚专员,陈视察和我。这时陈视察已完全一面倒向对方,经过我正义的指斥和剀切的辩论,所好龚专员对事理尚属明白,结果还是我所持的论点占了胜利,于是根据我所主张的理由及所查得的实情报省,我又极力催促省府,迅速指令专署调集寺校双方所有土地权状对勘,这时校方知道东窗事快要发了,赶紧推托说是土地权状及各项证据均已疏散到很远的乡下不便取呈,禁不起省府一再严令督责终于调集了来,一经对勘,图穷匕见,原来校方所侵占寺产部分的土地权状,每张都有很明显的涂改痕迹,案情至此,已经是真伪显然,邪正立判,而云门大觉寺所受六七年的冤苦,可以说已经拨开云雾而见到青天了!只可惜时局变化太快。匪军不久攻陷曲江,整个广东沦入铁幕,此事遂只落得一个功败垂成了之局,老实说:以我当时所任职务及个人身份来说,这样做法容或是未尽合理,然而如果不是这样眼明手快的去干,则第一、定案始终不能动摇其毫末,更不要说移转主办单位了。(后来全部翻案,关键完全在此)。第二、专署派去的视察禁不起外物的引诱,从中捣鬼,如果任其歪曲呈复,省府当然据为定谳,寺方便只有永远冤沉海底,为了护法,为了正义,尤其难得的是:上官如此的对我委任信赖,我所以情愿不避嫌疑,不惮艰险,竭尽全力以赴,结果总算将乾坤扭转过来,达到了衷心的愿望,现在想来,觉得此中盘根错节,重重阻扼,还令人不寒而栗,至如后来大局突变,一番心血终付东流,此则运数所关,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了!
 
这是我和本师云公老人最后相见的一面,经楼茗话,池畔清谈,月照山门,天阶云净,一切情景,宛然犹如昨日。
 
大陆沦陷,我随政府搬退来台,在三十九年的秋间,我曾寄信老人。后来接到回信,原文如下:
 
宽慧居士慧鉴:
 
经年不通音问,顷得惠函,甚慰渴念。仁者近能居住兰若,闻法薰修,足见善根深厚,本寺田产现仍由寺收租,惟是有名无实耳。衲前虽有失足跌伤之事,数日即愈,希勿为念。本寺建筑重要工程,现只欠祖殿在建筑中,大约年内可竣工。近自农历十月十五日起打七个静七,大家日夜为此忙碌,宽平居士处顷已去函劝导并欢迎其来寺小住,希释念。世间一切皆为幻化,切盼放下万缘,精勤道业,镜柱诸居士均请代候,专复,敬叩
 
净祺
 
衲虚云合十     
古历十一月初一日
妙云附候       
 
往还的信都系托由港友代转。此信中仍提到寺田收租的事。惟未详及本案平反以后执行的细况。镜柱是指的朱镜宙许国柱两位居士,均系老人的弟子,此信为妙云法师代笔,壬辰云门难作,妙师惨遭杀戳,老人亦备罹荼毒,荏苒十年,老人终于舍世,披缄重诵,不觉泪如绠縻,此为老人最后寄给我的一封信了。
 
八九年来经常从间接方面听到有关老人的消息,屡次传闻病况甚重,但不久复即痊愈,为了种种缘故,遂不曾再有书札往来,老人弟子在台的虽然很多。但彼此之间平日均缺乏联系,只有基隆十方大觉寺住持灵源和尚,是老人的徒孙,也是南华寺最后一任的住持,间常传示给一些一鳞半爪的消息,众生福薄,老人终于顺世,当十月十九日我在永和镇遇见王居士告知这一消息时,有如晴天霹雳,当时几乎放声大哭出来。现在我写这篇小文,用来纪念我和本师最后的一段患难因缘,心中真有无限的怆痛。想老人在常寂光中,一定鉴照到我所追述的情形,一字一句,都是从我的热泪痛肠中喷薄而出,绝无丝毫的增饰,只是道业无成,光阴空过,愧负师恩,真是局天蹐地,无可形容的了。
下一篇:感应事迹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