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做菩萨要接受众生的考验
·保住人格来学佛
·学佛求成佛,成佛仗弥陀
·断惑之难
·被围困发心吃素,蒙介绍皈依印公
·观过知仁
·报恩及时
·李炳南居士《随师闻法记》
·宗派
·念佛一心必知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八大地狱
·妙色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天五事】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拾得
·念佛感应录(一)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印光大师护国息灾法语 > 内容

第四日 说成佛大因果并略释四料简要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30 10:33:5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四日 说成佛大因果并略释四料简要义】
 
前两天·余已将因果谈过·今日仍谈此事。需知前之所谈者为小因小果·今天所谈者为大因大果。
 
佛之所以成佛·常享真常法乐。众生之所以堕地狱·永受轮回剧苦·皆不出乎因果之外。凡人欲治身心·总不能离于因果。现在之人·徒好大言·不求实际·辄谓因果为小乘法·此实大谬。当知大乘小乘·总不外因果二字。小乘是小因果·大乘是大因果。小因·是依生灭四谛·知苦·断集·慕灭·修道。小果·是证阿罗汉果。大因·是修六度万行。大果·是证究竟佛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其因·必有其果·不差毫厘。所以不独世间人·皆在因果之中·即菩萨佛·亦不出因果之外。若谓因果为小乘·则菩萨佛亦是小乘乎·其言之狂悖·可知矣。
 
本会是护国息灾法会·余以为但息刀兵水火之灾·尚非究竟·需并息生死烦恼之灾·乃为彻底办法。吾人昧己法身·断佛慧命·可悲可痛·较之色身被祸·何止重百千万倍。故必能护持法身慧命·断生死烦恼·方算尽息灾之能事。
 
佛教大纲·不外五宗。五宗者·即律·教·禅·密·净是。律为佛法根本·严持净戒·以期三业清净·一性圆明·五蕴皆空·诸苦皆度。教乃依教修观·离指见月·彻悟当人本具佛性·见性成佛。然此但指其见自性天真之佛·为成佛·非即成证菩提道之佛也。密以三密加持·转识成智·名为即身成佛。此亦但取即身了生死为成佛·非成福慧圆满之佛也。此三宗·均可摄之于禅·以其气分相同故。以是佛法修持之要·实仅禅净二门。禅则专仗自力·非宿根成熟者·不能得其实益。净则兼仗佛力·凡具真信愿行者·皆可带业往生。其间难易·相去天渊。故宋初永明延寿禅师·以古佛身·示生世间·彻悟一心·圆修万行·日行一百八件佛事·夜往别峰·行道念佛。深恐后世学者不明宗要·特作一四料简偈·俾知所趋。其偈曰·‘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它去。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
 
此八十字·乃如来一代时教之纲要·学者即生了脱之玄谟。学者先需详知何者为禅·何者为净土·何者为有禅·何者为有净土。禅与净土·乃约理·约教·而言。有禅有净土·乃约机·约修而论。理教·则二法了无异致。机修·则二法大相悬殊。语虽相似·意大不同。极需注意·方不负永明之一片婆心也。
 
何谓禅·即吾人本具之真如佛性·宗门所谓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宗门语不说破·令人参而自得·故其言如此。实即无能无所·即寂即照之离念灵知·纯真心体也。
 
净土者·即信愿持名·求生西方·非偏指惟心净土·自性弥陀而言。有禅者·即参究力极·念寂情亡·彻见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明心见性也。有净土者·即实行发菩提心·生信发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之事也。倘参禅未悟·或悟而未彻·皆不得名为有禅。倘念佛偏执惟心·而无信愿·或有信愿·而不亲切·皆不得名为有净土。
 
至于虽修净土·心念尘劳·或求人天福报·或求来生出家为僧·一闻千悟·得大总持·宏扬佛法·教化众生者·皆不得名为修净土人。以其不肯依佛法净土经教·妄以普通教义为准。则来生能不迷·而了脱者·万难一二。被福所迷·从迷入迷者·实繁有徒矣。果能深悉此义·方是修净土人。不知真旨者·每谓参禅便为有禅·念佛便为有净土·自误误人·害岂有极。此已说明禅净有无。今再将偈语·逐段剖析·方知此八十字·犹如天造地设·无一字不恰当·无一字能更易。
 
其第一偈云·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者。盖以其人既能彻悟禅宗·明心见性·又复深入经藏·备知如来权实法门。而于诸法之中·又复惟以信愿念佛一法·以为自利自他之通途正行。观经上品上生所言之读诵大乘·解第一义·即此是也。犹如戴角虎者·以其人禅净双修·有大智慧·有大禅定·有大辩才·邪魔外道·闻名丧胆。如虎之戴角·威猛无比。有来学者·随机说法·应以禅净双修接者·则以禅净双修接之。应以专修净土接者·则以专修净土接之。无论上中下根·无一不被其泽·岂非人天导师乎。至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往生上品·一弹指顷·华开见佛·证无生忍·最下即证圆教初住·亦有顿超诸位·至等觉者。圆教初住·即能现身百界作佛·何况此后位位倍胜·直至第四十一等觉位乎。故曰来生作佛祖也。
 
其第二偈云·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者。以其人虽未明心见性·然却决志求生西方。佛于往劫·发大誓愿·摄受众生·如母忆子。众生果能如子忆母·志诚念佛·则感应道交·即蒙摄受。力修定慧者·固得往生·即五逆十恶·临终苦逼·发大惭愧·称念佛名·或至十声·或至一声·直下命终·亦皆蒙佛化身·接引往生·非万修万人去乎。然此虽念佛无几·因彼极其猛烈·故能获此捷效·不得以攸攸泛泛者较其难易也。既生西方·见佛闻法·虽有迟速不同·然已高与圣流·永不退转·随其根性浅深·或渐或顿·证诸果位。既得证果·则开悟不待再言。所谓若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也。
 
其第三偈云·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它去者。以其人虽彻悟禅宗·明心见性·而见思烦恼不易断除。直需历缘锻炼·令其净尽无余·而后分段生死·乃可出离。一毫未断者固弗论·即断至一毫·未能净尽·六道轮回·亦依旧难逃。生死海深·菩提路远·尚未归家·即便命终。大悟之人·十人之中八九如是。故曰十人九蹉路。蹉者·蹉跎·即俗所谓担搁也。阴境者·中阴身境·即临命终时·现生及历劫善恶业力所现之境。此境一现·眨眼之间·即随其最猛烈之善恶业力·往受生于善恶道中·一毫不能自主。如人负债·强者先牵·心绪多端·重处偏坠。五祖戒·再为东坡·草堂青·复作鲁公·此犹为其上焉者。故曰阴境若现前·瞥尔随它去也。阴·音义与荫同·盖覆也·谓由此业力之盖覆·真性不能再显现也。瞥·音撇·眨眼也。有以蹉为错·以阴境为五阴魔境者·总因未识禅及有字·故致有此妄说耳。岂有大彻大悟之辈·尚十有九人·错走路头·谬随五阴魔境而去·著魔发狂耶。夫著魔发狂者·乃不知教理·不明自心·盲修瞎炼之增上慢辈耳。何不识好坏·以加于大彻大悟之人乎。所关甚大·不可不辨。
 
其第四偈云·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者。有人谓·无禅无净·即埋头造业·不修善法之人·此亦大错。夫法门无量·惟禅与净·最为当机。若其人既未彻悟·又不求生·攸攸泛泛·修余法门。既不能定慧均等·断惑证真。又无缘仗佛慈力·带业往生。以毕生修持功德·感来生人天福报。现生既无正智·来生必随福转·酖逐五欲·广造恶业。既造恶业·难逃恶报。一气不来·即堕地狱·以洞然之铁床铜柱·久经长劫·寝卧抱持·以偿彼贪声色·杀生命等种种恶业。诸佛菩萨虽垂慈愍·恶业障故·亦无从获益。
 
清截流禅师谓·修行之人·若无正信·求生西方·泛修诸善·名为第三世怨者·即此谓也。盖以今生修行·来生享福·倚福作恶·即致堕落。乐暂得于来生·苦永贻于长劫。纵令地狱业消·又复转生鬼畜·欲复人身·难之难矣。所以释尊以手拈土·问阿难曰·我手中土多·抑大地土多。阿难对佛·大地土多。佛言·得人身者·如手中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犹局于偈语而浅近言之也。永明禅师恐世人未能将禅净之真义·观察清晰·故作此偈以明之。可谓迷津之宝筏·险道之导师·其功大矣。良以一切法门·专仗自力。惟净土法门·兼仗佛力。一切法门·惑业净尽·方了生死。惟净土法门·带业往生·即与圣流。世人不察·视为弁髦·良堪浩叹。今人每以话头看得恰当·临终去得好·便为了脱。不知此语乃未开正眼之梦话而已。兹引数事为证。
 
在清乾嘉间·有三禅僧·为同参·死后一生江苏·为彭蕴章·一生云南·为何桂清·一生陜西·为张费。三人惟彭能记得前生事·后入京会试·俱见二人·遂说前生为僧事。二人虽不记得·亦一见如同故人·成莫逆交。殿试·彭中状元·何榜眼·张传胪。彭曾放过主考·学台·然颇贪色·后终于家。何作南京制台·洪杨反·失南京·被清帝问罪死。张尚教过咸丰皇帝书·回回要反·骗去杀之。此三人·亦不算平常僧·可惜不知求生西方·虽得些洪福·二人不得善终·彭竟贪著女色·下生后世·恐更不如此生矣。
 
又苏州吴隐之先生·清朝探花·学问道德相貌俱好。民国十年·朝普陀晤我·自言前生是云南和尚。因是烧香过客·不能多叙·亦未详问其由。十一年·余往扬州刻书·至苏州一弟子家·遂访之。意谓其夙因未昧·及见而谈之·则已完全忘失·从此不再来往。及十九年·余闭关报国寺·至十一月·彼与李印泉·李协和二位来。余问·汝何以知前生是云南僧。伊云·我二十六岁时·作一梦·至一寺·知为云南某县某寺。所见之殿堂房舍·树木形状·皆若常见·亦以己为僧。醒而记得清楚·一一条录。后一友往彼作官·持去一对·丝毫不差。余曰·先生今已八十岁·来日无多·当恢复前生和尚事业·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庶可不负前生修持之苦功。伊云·念佛有甚么稀奇。余曰·念佛虽不稀奇·世间无几多人念。顶不稀奇之事·就是吃饭·但全世界无一人不吃。此种最不稀奇之事·汝为何还要作。伊不能答·但仍不以为然·转问二位李先生·君等念否。答曰·念。伊仍无下语·终不肯念。至十二月三十夜将点灯时去世矣·恰满八十岁。此君前生当亦很有修持·故今生感得大功名·大寿命。但今生只尽伦常·连佛法亦不再信·岂不大可哀哉。然此四人·均尚未有所证·即令有所证·尚未断尽烦惑·自难出离生死。至如唐之圆泽禅师·则已能知过去未来·而尚不能了·况但去得好者·岂能即了之乎。
 
唐李源之父·守东都·安禄山反·杀之。李源遂不愿为官·以自己洛阳住宅·改作慧林寺·请圆泽做和尚·伊亦在寺修行。过几年·李源要朝峨嵋·邀圆泽同行。圆泽要由陜西·李源因不愿至京·一定要从荆州水道·圆泽已知自己不能再来·遂将后事一一开明·夹于经中·但不发表·遂同李源乘船去。至荆州上游·将进峡·其地水险·未暮即停。忽一妇著锦裤·在江边汲水。圆泽一见·双目下泪。李源问故·圆泽曰·我不肯由此道去者·即为怖见此妇故。此妇怀孕已三年·候我为子·不见犹可避免·今既见之·非为彼子不可矣。汝宜念咒·助我速生。至第三日·当来我家看我·我见汝一笑为信。过十二年·八月十五夜·至杭州天竺葛洪井畔来会我。说毕·圆泽坐脱·妇即生子。三日·李源往视·一见·其孩即笑。后李源回慧林·见经中预言后事之字·益信其为非常人。越十二年·李源即往杭州·至八月十五夜·至所约处候之。忽隔河一放牛童子·骑牛背·以鞭敲牛角·唱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易性常存。李源闻之·遂相问讯。谈叙既毕·又唱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游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遂乘牛而去。
 
各位试想·此种身分·尚了不脱·况但话头看得恰当·去得好·即能了乎。仗自力了生死·有如此之难·仗佛力了生死·有如彼之易·而世人犹每舍佛力而仗自力·真莫名其妙。今可以二语为之说破·即是要显‘我是上等人·不肯做平常不稀奇的事’之障见耳。愿一切人·详思此五人之往事·如丧考妣·如救头然·自利利他·以修净业·方可不虚此生此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