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福州版大藏经】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肆、四种清净明诲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印光大师永思集 > 内容

印光大师永思集 书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07 09:37:3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书简
 
致妙真法师书
陶冶公 
 
妙真法师慈鉴:奉赐书,惊悉师尊印公已于本月初四日安详西归矣,呜呼!在此末法失大导师,殊为慧命莫续悲。而冶公幸列门墙,从兹梯航永诀,尤感孤露无依,中心凄怆,岂胜道哉!得讯后,当夜告知此山太虚大师,及汉藏教理院同学,无不悲戚叹惜。今晚虚大师拟率领全院僧众及在家弟子,礼诵普佛,为师尊回向,以志敬悼。并将示疾日志发刊《海潮音》,昭示大众。成都方面,同门亦不在少数,冶公亦已函托《佛化新闻》主编许止烦居士,登出消息,咸使闻知。上述各情祈择要公布,以表示西南人士对师尊敬仰悲悼之忱,尤盼。师尊遗体,是否举行荼毗,抑用葬仪,一切后事如何办理,祈随时示知。如有发起整刊遗著及建塔追悼各典,希将贱名列入为托。弟子陶冶公顶礼
 
复陶冶公居士
妙真 
 
冶公居士慧鉴:兹奉大函,敬悉一是。印老西归,人天失仰,凡属净侣,同深悲恋。幸者,居士已经得列门墙,同沾法化,亦属夙有善根,始得逢此胜遇。承示太虚法师率领缁素,礼诵普佛,为印老法师回向,逖听之余,至感厚谊。老人遗骸,已定于明春农历二月十五日荼毗,择吉入塔,惟遵老人遗嘱,不分讣,不开吊。前与上海来山诸护法居士,举行善后会议,决定办法,任凭各皈依弟子自动发心,如有致送奠仪者,概作治丧及建塔之用,不足之数,常住担负。并以老人关房改作纪念堂,所有遗物,择有意义者陈列其中,以作后人矜式。知注并闻专复,顺颂净绥。不慧妙真谨启
 
与灵岩寺主书
 

费慧茂 
 
妙真法师座下:顷闻印光大师二日往生,顿失瞻依,曷胜悲恋!即与家人遥为念佛回向,虔祝乘愿再来,度以本师平昔不舍众生之心,必蒙慈许也。窃思净土一法,自垂慈振导以来,忽忽六十载,光明四被,气运一兴。以视永明、莲池在日之缘,殆相伯仲,巍然为莲宗之祖,固举世之所以谥矣。惟灵岩山寺为最后示迹所在,风云泉石,中外咸钦,法座领众修持,规制严肃,嗣后凡欲求本师之遗教者,将于山中丈席得之。伏祈抑哀襄事,努力担承!真老、德老均幸在山,想商定一切办理。风云荆棘,未能首涂,钟鼓如闻,不尽款款!专此奉唁,敬叩素祺!费慧茂和南
 

方养秋 
 
妙真法师道鉴:尊函惊悉,大师圆寂,噩耗传来,如失怙恃。承惠《觉有情半月刊》,细阅所载各方缁素及大师手劄,已可证其为大势至菩萨应化度生无疑矣。《大势至菩萨圆通章》云:‘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入三摩地,斯为第一。’大师知末法众生,若学他宗,非一生所能成办,故专以念佛引度众生,导归净土。世人于念佛妙法,未能深解,每以等闲视之。大师教人念佛,多引《圆通章》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之理,详为解释。张觉明、杨信芳二女士之梦,足证大师之本迹矣。大师西归前一年,亲书《大势至圆通章》,其不书他经,而独书此《圆通章》者,无形中几若大势至现身说法也。今汇奉国币一千圆,以充灵岩斋粮。又拙内曾勤慧、小儿业淳,附奉供众三百圆,收到示知为荷。专此敬候道祺!德诚方养秋顶礼
 
致德森法师书
王柏龄 
 
德森法师莲座:接旧腊十七日净章,欣慰无量。世态阻隔,彼此同情,老人西归,瞎却人天眼目,不佞尤悲痛不能自己!然老人早已谕我西方相见,平时讳不敢言,此固由化缘已毕,不违诸佛度生常规也。苇舫来函,云在缙云山汉藏教理院为老人作佛事多日,人人感动,虚大师尤属伤感云云。二月十五日举火,乞赐少分舍利。妙真和尚以航空信寄来《续文钞》一部,读竟正拟翻印,乃因病寒,不出室者一二月矣。旧岁到成都,经医照相,知染肺病,故在静养调治中。惟此间经书不多,痛苦殊甚,缘不佞一日无经论读,即过不去。《大智度论》、《宗镜录》,又从头读起。不佞近年念佛仍无进步。我辈若不即身到西方,实辜负老人法乳之恩矣,森师以为然否?但继志述事之责,师又较他人为重也。天寒诸希珍摄。专覆敬颂莲安!
 发末王慕儒和南人日
 
致施戒园居士书
杨信芳女士 
 
戒园先生净鉴:久不晤,时在念中。昨雪筠姊自苏来书,惊悉印光老法师西归,并闻上海《觉有情半月刊》为吾师出纪念专刊,筠姊嘱芳与师之因缘记出登刊,方不负观音大士示梦之悲心也。《纪梦》稿寄上,烦为送慕尔鸣路一一一弄六号《觉有情》刊社。嗟乎!师今去矣,常寂光中,谅不责我多事耶!忆二十六年春,赴苏州谒吾师,告以梦景(在觉园时因人杂遝故未说)。师斥曰:‘莫瞎说!莫瞎说!以凡滥圣,招人毁谤。此梦更不许汝对人说,否则非我弟子。’芳遵师诫,未敢以此梦公开告人,即先生前,芳亦未尝提及也。仅于二三戚友间,略言之耳。心尚窃意,以为吾师此后住世,如果四载,则为乘愿再来之大势至无疑。今也四载,果端坐而化矣!闻讯之下,不禁泪如泉涌,自恨善根浅薄,觌面错过。疑乃学道之障,今始信及先生语,芳知过矣!淑云已返无锡,其家日前被窃,损失颇钜,先生闻之,当为之叹惋也。芳近来早课诵《华严》‘离垢地章’、‘净行品’二种,晚课诵《普贤行愿品》、《弥陀经》二种,早晚佛号各一千声,回向念慈云忏主《一心皈命文》。顾为儿女烦心,摄心殊难,先生有以教我否也?外子受芳劝,颇知向佛,此堪告慰于先生。舍舅父处,烦代转语,所托阿七之布,迄今未见送到,不知何故?肃此禀渎,并祝康宁。信芳顶礼 廿九年十二月八日
 
致杨典臣居士书
谭梅庵 
 
接读本月五日寄下印刷品一件,惊悉印光大师往生,读竟,不胜哀悼悲痛之至!弟窃惟先师之去世,不但我们师兄弟之福薄,乃举世之福薄。不能挽留此人世间之活佛,多住世间几年,多多化导我们,是我们佛教界大大之损失也!旷观世上法师原属不少,但果堪称为人天眼目者,恐无几人。惟我先师常常开示吾人学佛之道,绝对不矜奇、不立异,凡所言论,皆从最平易的实际理地,而指出吾人如何立身涉世,然后如何入佛。所谓佛法不离世间法,从我先师之教,即可了然明白,因吾人须知当下一念就是佛地也。又先师凡遇著聪明误用,遗失本真之流,胡混于伊者,则绝对不客气的纠正,有时且不惜加以严厉申饬。盖其爱人心切,护佛情殷,举世无双。弟恨不及早皈依其座下,未及与之通讯,未能拜受其大加申饬之赐,正是求之不得,此乃弟最为抱憾者尔!弟幼读孔孟之书,尝听老前辈亦有论及程朱释经书许多不合理之处,但属私论,而且缺乏佛理心性之学,故虽能感觉其解释之不妥,但究竟如何不妥之处,则莫有道破,茫然而已。及读大师所释《大学》格物致知之义,何等确切,何等平易。惜当日后儒误解以物为事物,使后之学者循其误,致学不得其用,为害于世也极矣。谁能言之?谁敢言之?惟大师特为吾人指出,直斥程朱对佛怀门户之见,其功岂惟护佛,且为护儒。可惜今日儒也,佛也,一误于程朱之见解,再惑于其他种种邪说魔说,真正之佛义圣道,反成奄奄一息,世人多漠然置之,奈何!奈何!末法众生,固如是乎?堪叹。最不幸大好之导师,又已失却,瞻望前途,曷胜悲感!所望大居士及诸同门大德,祖鞭猛著,于净土法门,普为提倡劝化,务使先师毕生之心力,嘉言懿行,光大昌明,与宇宙天地日月而长存也。匆匆作覆,不尽欲言,祗叩法安。法弟谭开惺作礼 二十九年弥陀诞日书
 
致苏慧纯居士书
太虚 
 
慧纯居士鉴:得书藉悉近况,良为欣慰。关于印老西逝,腊月十五日,领导重庆缁素数百人,在长安寺念佛追荐,曾写三十年前诗悬壁间,今抄录以应法香、海量两居士之嘱。惜印公原作保存在武院,不能钞取也。专覆,并祈致意法香、海量两居士,并代询涌莲等,盼时通讯。太虚 一月十九日
 
致陈无我居士书
 

诸慧心 
 
法香居士慧鉴:星期日觉园四众弟子开会追念印光大师,慧心亦驱车到会,一时香云缭绕,循例唱赞,共诵《佛说阿弥陀经》,环绕念佛。乃持咒上供,会中分送大师《文钞续集》及《觉有情刊》,拜读贵刊载杨女士《纪梦》一则,大师菩萨再来,于此益信。回忆大师于锡、于苏初次说法,追录记之如左:
 
丙寅夏,孙瓞香居士等,函促慧心返锡,专为招待大师。大师莅锡,住学佛路佛学会内,三日间求皈依男女弟子二百余人,为无锡从未有之法缘。秦效鲁谒大师,并呈《狱中读庄老》一卷。大师直截施折摄之语曰:‘晋之陶渊明,本从远公学佛,既而渊明自陈曰:吾耽杯中物,首违大戒。远公曰:他人不能宽恕,尔能来特宽容尔。渊明徘徊而去。千古以来,远公之成就,与渊明之徒遗后世以高士之名,圣凡异果,在当下一念耳!’
 
侯保三来见大师,奉赠昔年旅行普陀山日记,自述在山时曾相见。大师猝然问曰:‘试述何为“三太”?’侯以‘太虚、太极、太无’等对,未洽师旨。乃谓侯曰:‘周室创八百年之宏基,肇于太任、太姒、太姜。汝办女学,必发扬此等经训,庶几能救国救民。’侯为之折服。当众自陈其谬,且见于其日记者也。诸希贤校长及过女士同谒大师,求示以了生死之道。大师曰:‘诸为孝贞女,既尽力于教育,父母终天,了生死之道较易尔。过为青年孀妇,儿女尚稚,今后当母兼父职,教之育之,扶之成人,为国家有用栋梁,以尽父母之大责任。平居念佛,忏消夙业以外,当求深入经藏。汝二人者,了之之道,一易而一难,尔等其自勉之!’诸、过二女士皆与慧心同在佛学会受皈依者。大师喜小孩,慧心第三儿锡文年方六龄,大师再三摩其顶,且同陪大师上惠山北茅蓬共餐,亦殊荣耳!
 
一星期后,大师赴姑苏住道前街自造寺,慧心居三元坊工业学校。昏夜晋谒,气候甚热,大师在园中纳凉,躬自汲井水净面。慧心请代汲,大师辞曰:‘予居南海数十年,事事躬亲。出家而呼童唤仆,效世俗做官模样,予素不为也!’大师又曰:‘予夙业重,眼目不如人,以是常服清宁丸耳。’次日再谒,袖丸呈之,并请以胞兄暨长男并谢君三名单求皈依,大师慨然许之,即就自造寺登座说居士戒。
 
说毕,适邑人刘柏荪居士至,同坐席次,柏荪启请大师定期偕苏之某巨绅上莫干山避暑。大师正言厉色曰:‘予住普陀,气候愈热,愈喜做事。天天握管写信且不暇,何暇学今人时髦乎?’又谓刘曰:‘某绅将《金刚经》信手放坐凳之上,某绅受诗书之训,将经书亦同等看待乎?予不与此辈同行。’大师住报国寺关中,凡弟子进见,都以正教教之,不稍宽假,大抵如斯。
 
廿五年二月十五日,专赴苏州报国寺拜见,蒙大师谆谆勉励,并询沪上诸弟子情形,殷殷不已,苦口婆心,洵属菩萨再来!慧心何幸,获奉耳提面命,所陈虽琐琐,然而一句一语,皆为大师化缘之事实也,敬请采入贵刊,幸甚幸甚!此即请炉安。三宝弟子诸慧心和南
 

大醒 
 
无我居士丈室:印老法师归极乐之消息,先仅据传闻所得。盖近三年来,蛰居遁处,鲜与友朋通讯,又乏报章可阅,今读上海芝师转示尊书,始获确信。印老不特为净土宗师,实为全中国第一尊宿,今闻此僧宝归去,能不悲从中来?论今日中国佛教之大善知识,印老、虚老为两大砥柱,得弘一法师为雕梁画栋,即成为佛教庄严之殿堂。今印老上品上生去矣,信徒少一师资,曷胜痛叹!承嘱为诗文以悼,现正在修‘禅净佛七’期间,先拟为印老念佛七日,聊表敬念,解七后当草一稿,奉上贵刊可也!匆复。即颂法喜。大醒合十 古正月初五日 慧纯、海量居士同乞致意候候
 

史烈勋 
 
法香居士净鉴:弟拟于明年正月间赴洛阳任事,业缘无定处,前途正茫茫,何时方得业消智朗,锐志念佛也!顷接敝友黄慧述居士自天津来函云:‘在接得印光大师生西消息之夜,梦见大师披阴丹士林法服,来开示云:汝五蕴不空,难得自在!弟闻法语,顿觉情亡,身心寂然,无复挂碍!弟虽皈依大师已达十年,未得一晤,不图竟于梦中见之,亦奇缘也’云云。黄居士专修净土,颇具诚恳,亦可见印光大师之灵感矣!专肃不备,顺叩撰祺。史烈勋和南
 

张觉明 
 
法香居士慧鉴:昨读贵刊三十一期,见朱石僧居士所撰大师灵感记二则,不禁愕然有感。夫大师之所以示梦于弟子者,实为善巧方便之启迪也,末学身受其赐,乌可以不记?因作《画像记》,请赐斧政为感。当十一月初三午夜后,曾梦见大师坐室中,左右僧侣十余,状颇肃穆。晨醒,以为偶然之事,不复省记,日前函告妙真方丈,始知是时正为大众助念之时。末学平时早晚课毕,必向大师画像顶礼,申谢师恩。讵以微诚,乃蒙在生西之一刹那顷,犹不忘示警,其慈悲为何如哉!自皈依迄今,只在受五戒时,面聆教诲一次,而梦见却有三次之多。第一次梦境,已如师训,谓欲令生正信。鄙见以为尚有戒骄矜之意,故令梦中自惭形秽。第二次戒懈怠,末次则勉精进,质之高明以为何如?肃此并颂道安。觉明顶礼
 

李圆净 
 
无我大德道席:弟赴苏前,确曾函告存老,梦中一番情景,不能不去云云。年前入莫干山后,苏湖遥隔,未见本师,几及十载。此次之梦甚清晰,其中于俯首礼足时,有悲从中来之感,醒后久久不能成寐。一日得德老等赴苏讯,特托人赶到太平寺,为求代办通行证。旧历十月二十三日启程赴苏,抵灵岩已晚,于廿四早晋谒。嗣悉老法师诏于廿四夜间在念佛堂说开示,反覆谆谕,几两小时,全寺百数十人咸集。二十五早,老人欣然徇沪来诸居士请,与执事诸大德及留寺在家两众同摄一影,弟因得侍立复摄一影,恭掖送归寮房。旋闻法体不适,早午两餐未进,心窃虑之。傍晚与胡妙观居士约于明早离山,入静室告假请归。廿六清早,忽见老人来所住东阁,见面便对予低声说:‘今早做一梦,见普陀法雨寺破破烂烂的。’窃念法雨老人何作斯言?叩问起居,说今天好了,训谕良久,旋顶礼拜别。返家后,内子数诘旅行后应感愉快,何连日郁郁乃尔?余默然,盖自亦不知其所以然也!至十一月初二,所居沪西被封锁,是日突接孟居士电话,谓老法师病笃,初四午间复接电告即晨卯时生西之讯。呜呼!灵山甫别,遂失依凭,可悲痛已!此番在山谒见数次,温谕有加,而初末两回,垂训间声色俱厉,折摄兼施,深恩难报。弟等已于前日起在圆明讲堂起七。承函询经过,只得陈之,不尽。圆净和南 十一月初七日
 

慧容 
 
无我、拜善二居士净鉴:手教诵悉。印光大师化身后,有大小五色舍利珠、血舍利及舍利花等千余粒,内有光明灿烂,及夜间能放光者。大师本地,诚不可测。容约于古历四月间离灵岩回沪,届时再晤。北平之行,现尚未定也。此复即颂撰祺!慧容敬启 二月廿一日
 
覆李俊承居士书
戴季陶 
 

 
慧觉先生惠鉴:日前两奉尊书,敬聆一是。昨岁访问印缅,满拟归途,便至南洋,藉亲教益,只以事阻,不克如愿。有劳期待,抱歉何如!印光法师,清修梵行,举国尊仰,遽尔圆寂,曷胜悲感!先生暨全星同志,所以为印师传久致远之谋者甚至,附来上国府主席呈文,已代送文官长转陈核办。大约褒谥之典,尚无先例可循,而由主席个人名义,题赠塔名匾额,则有可能。至承嘱由贤撰碑之处,容得暇再图报命,所愧不文,未足表彰耳!专复,敬候台祺。戴传贤敬启 二月十四日
 

 
慧觉先生惠鉴:二月中奉覆一函,计当察入。现奉国府主席颁到为印师塔上题额,文曰‘净业圆成’,上款为‘印光大师菩提之塔’,下款为‘民国三十年三月林森敬题’。谨将题纸随函附上,即祈察收!至此项题字,因事先未知尺寸如何,无所标准,如大小不能恰称,另开尺寸寄示,仍可重请主席另题也。专此奉布,敬候台祺。戴传贤敬启 三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