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圆因老法师 > 内容

第一章 圆因师父生平事迹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4-24 10:41:1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一章 圆因师父生平事迹[1]
 
第一节 未成宗教人物前的生活与作息
 
圆因法师,俗性敖,名乃樾,民国前二年元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山水秀丽婉约,人文荟萃且富庶安乐盛产鱼米,太湖之滨的江苏省无锡市之望族人家。是个诗书致世,孝友传家的贵族,祖父及父亲都是当时的达官显贵,家境十分富裕。生长在此地灵人杰的环境中自然养成超尘脱俗光风霁月之外貌及温柔敦厚的书卷气质。
 
其祖父廷铨公,前清武备学堂炮科出身。民国初年,曾任湖北省汉阳兵工场总办,执掌整厂之营运整理,该厂专门负责枪械的制造,为当时全国最重要的国防武器生产单位。毕生贡献国家,功勋彪炳,逝世后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其外貌气势懔然令人敬畏,于抗战期间,曾有一次日军欲来扣押其住宅,因见到挂在墙上穿军装的照片,被祖父威武的气势所摄而打了退堂鼓。
 
圆因法师的父亲,字宇润,号少安,广东岭南大学外文系毕业,历任两任县长,江西与广东二省的县长暨督衙门外交官等职,九江监督衙门外交官,后因居势关系而弃宦从商,便经营江西九江豫章银行总经理及无锡庆丰纱厂董事。
 
母亲汤大贞女士,生育三男五女。长兄自幼过户二伯,法师与弟敖乃权(慈因法师[2])分别排行五、六,而父亲特别宠爱此俩兄弟,故俩人自幼即承父命以朱砂、黄裱纸恭敬抄写《金刚经》,并学习英语,且寄望甚高,颇费心思栽培。
 
法师先后毕业于上海(租界)英人所办的华童公学,无锡私立的辅仁中学,江苏省立水产学校(Marine Product
College),旋即负笈日本,留学东京日本大学,专研经济,在求学期间为了加强日文能力,就单独到一个很少有中国人地区,向一个日本家庭租赁居住,仅仅一年的时间,其日文程度已远超过同校的学长。由此看来法师在未出家时,可说素有颇高的语言天份,除会英、日语之外,也擅长大陆八种的各省方言[3]。不过那年,二十多岁时,有次利用学校放假期间,回家探亲时,却遭逢民国二十六年,中日战争爆发,毅然以爱国志节,弃学返国,举家迁徒西南后方,投身生产报国之抗战行列,初期服务运输业,续由兄弟二人合营商贸。
 
日本自明治维新之后国势日强,军国主义思想抬头,便以积弱已久的中国为首先并吞的目标,由于这样子的浴血战争产生了无数的悲剧,断送数十万计的幸福家庭,牺牲千百万的宝贵生命,中国半壁的河山曾沦丧为日人的手中。其中不愿被奴隶的人们告别了家乡,告别了生我育我的土地,响应政府的号召向大后方转进,为了子孙后代的基业、为了长期抗战,掀起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一次的迁移,在逃难的日子,前面是茫茫然的未来、艰苦狼狈的旅程,后面则是漫天的烽火、苦苦相追的敌人,偶而还会遇到打家劫舍的匪徒从旁欺凌,那时住宿不定、饥渴逼人算是小事,各种的疾病、骨肉离散的死亡,种种的惨状相继而生。当时人们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政府到那里我们就到那里,彼此相互鼓励。
 
在这场大浩劫中,法师一家人也无可避免的加入逃亡以及建设大后方行列中。在逃亡的日子中,一家人却每每有惊无险,奇迹的度过各种难关,非但是当时面之,即便是现在思之,总觉得太不可思议。
 
法师总觉得是自小抄《金刚经》而得佛菩萨感应所致,否则巧合那里只有一、两次,决不能处处都化险为夷。虽不免餐风宿露,但也是平安度过,有关此不可思议的旅程,由后面感应故事中可见之。
 
逃难的日子,是自无锡往南京,而汉口再向湖南的衡阳,接著由衡阳进入大后方,在抗战期间其足迹遍布滇、桂、黔、川各省。
 
过去法师曾在西南公路局昆明修理厂实习负责汽车材料及工具的管理。当时对此工作十分的投入,颇受厂长的赏识,后来厂长的朋友-朱研延光先生,交通大学毕业,来台时曾任交通部次长,并向厂长表示有家英将设分公司,欲网罗精英人才来经营业务,请其推荐,此时法师则为眼前最佳人选,此家英商公司在重庆专营汽车零件、五金材料、规模很大,当他掌管时,业绩甚佳。
 
其回想过去战争时候,物价极不稳定,涨幅的情形很惊人。不过法师在其间因投资有术而赚入不少的钱。因此抗战胜利之后,便返乡根本无须工作,当时被喻为不愁吃穿的-寓公。当时的年龄尚未四十。
 
再说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胃口养大之后就不得了,有钱后还希望更有钱,于是又将所赚的钱去投资于其他的事业上,并且获利甚多,仍然未之足,进一步又去玩股票,最后钱都赔在股票中,只剩少许留在身边。说到此,法师感慨的说:‘因果昭彰,丝毫不爽,如何来便如何去,一切总是春梦一回,学佛要趁早,免得被贪、嗔、痴三毒所蚀,万不可说等到××岁或赚到××钱才去学佛,恐怕那时已悔之晚矣![4]’
 
中国的苦难,未因抗战胜利而结束,战争的阴影又再笼罩原本美丽的江南,顿使江南,日出不再红似火,江水春来也不再绿如蓝,颠沛流离的日子又再度到来,告别了家乡,拜别了祖坟,一家人辗转来到-宝岛的台湾,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一别就与故乡已告缘尽了!
 
民国三十七、三十八年,兄弟俩随侍慈母迁台,落脚在台北的林森南路。起初也是安享-寓公悠闲的日子,后来觉得如此无所事事岂不会坐吃山空?逐与弟合开专卖食品为主,冷饮为辅的-华一商行,在兄弟俩的巧夺天工下,使这家店富有特色,颇受消费者欢迎,因此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兄弟俩经营有道,不到十年光景,就赚到当时第一特奖的二十万即不想要再做了,来台后十余年,慈母示疾,兄弟亲侍榻前,竭尽孝心,直至汤太夫人往生,威念亲恩昊昊,体恼生命无常、悲痛难抑而无心恋钱、乃急流勇退,并结束当时如日中天之兴隆商业[5],发心向佛,茹素斋戒,依印顺法师授三皈依,隐居市郊,离现今故宫博物院不远的官邸附近-芝山岩。其土地是由一位副司令所提供的,盖建的房舍是十分符合现代化的而且舒适,从此清修。法师又笑著说:‘那栋房子比现在的茅蓬好多了。[6]’
 
每个人开始学佛都有其机缘,兄弟俩在商场上急流勇退,对人生有一番彻悟,除受佛法的薰习外也皈依。终日用功念佛、打坐,并背诵《金刚经》、《大悲咒》、《楞严咒》用功到形容消瘦。在舒适的芝山岩却只住短短的一年。
 
第二节 成为宗教人物后的变化与意义
 
法师成年之际,尊翁宇润公曾告诫:‘娑婆世界苦不堪言,尔等切莫轻言成家,将来或有殊胜机缘,诚亦难料。’法师秉承庭训,始终保持童身。
 
民国五十一年(五十三岁),某日应一位任教于清华大学的朋友邀请,三人共往水里莲因寺打佛七,那位教授在佛七圆满时即表明欲在此地出家,但因缘未合和而先行离开。兄弟俩则继续停留一个星期。忏云法师乃告以因缘成熟,兄弟俩也觉得应摒绝万缘,从忏云法师祝发,就这样俩人也开始了另一种的宗教生活,并被授与法号-释圆因、释慈因。
 
圆因师曾任莲因寺知客师约一年多,深得忏云法师赏识,后来因感觉修行需要、来日不长,为期真正了脱生死,忏云法师也特许其于后山盖茅蓬,让俩兄弟各有一间小佛堂可各自用功,闭关苦行,以般若为导,净土为归,持戒守律,勤修六度,历三十余年,如法修行。在隐居茅蓬时,其弟慈因师有时会起身拜佛,而圆因师在五十多岁时就曾染上风湿性关节炎,因此拜佛相当困难,拜完之后常感头昏,旦圆因师并不加以理会身体的障碍,以坚定的毅力加以克服,拜不久后,病痛也就好了。
 
细观,过去圆因师生活的条件是十分优渥,钟鸣鼎食之家,自小衣食无缺,又深受到长辈的恩宠与厚爱,从仆簇拥,换言之由此法师的出家背景,可以说他与一般的人不同,因为过去在大陆的出家人,多半是因家贫,父母无力抚养,才被送到佛寺出家[7],他舍弃人们汲汲渴求的富贵荣华到甘于淡泊离欲。圆因师却常说:‘这是多生修来的因缘,唯有学佛往生极乐净土,才是真解脱,才是真正的离苦得乐。[8]’在山中修行的岁月中,圆因师曾抄写多种经书。平日和慈因师拜佛、念佛外,还经常上山捡木柴,扛回来做燃料,也捡许多掉落满地野生的果实,如梅、李、杨桃、龙眼等,将它制成蜜饯,遇到有缘的居民则与其结法缘,有不少人都尝过,其手艺高明。
 
除此之外,圆因师对众生都十分慈悲,每日皆用米食喂养屋前穿梭的小鸟们,所以来到此会感到这边的鸟儿特别多,鸟鸣声也特别嘹亮。其中最特别的一事,是在多年前有对画眉鸟,老是飞来跟师父一同念佛,甚得师父之欢心,然而不幸的是,某日其中一只鸟突然失去踪迹,另外一只则飞来悲鸣不已,仿佛在哀求救助,圆因师四处找了很久,也无结果。过不久,仅存的这只鸟也不见踪迹了。
 
事后不久,慈因师曾从这画眉鸟彼此相思的故事做比喻并预知时至的说:‘圆因师我欲先离去’。其弟慈因师的身体向来是很健朗的,便用在此故事中鸟的失踪做比喻,圆因师立刻能意会到言下之意。某日的夜里,慈因师忽然腹痛如绞,急送医院,结果得了腹膜炎而且病情加剧,没多久在多位僧人与居士的佛号中往生。享年七十岁,该年为民国七十年。
 
虽然明知生命本无常,一切皆是苦空、无我,无奈七十年的朝夕相处,相互扶持,比翼双飞,一旦雁行折翼,情何以堪。圆因师曾为此事悲伤不已,故化悲愤为力量。乃决定更加用功,闭关精进不干世事,并发愿抄写《金刚经》一百部,回向往生-西方净土。此一百部约历时两、三年才完成。迄今圆因师仍然精进不懈,前后共抄写了近三百部。
 
近三十年的山中苦行,圆因师始终抱持规律的作息,每晚入夜即眠,子时即刻起床,漱洗后做早课,拜佛(含:八十八佛、十大愿王共一百余拜)还有念佛、诵经及打坐。圆因师平日非常爱惜物命,衣服破了自己缝补,穿针引线毫无困难。另外对十分不起眼的废物,经过其巧妙之手,就成为精致的用具,由屋内屋外均可以看见其成绩,甚至还亲自爬上屋顶上修理屋瓦,几次跌跤都毫无损伤,更深知真有护法神护持,并且除了冬天外,每天都会在屋前晒一捅水做沐浴之用,如此是既卫生又省燃料。
 
圆因师常在庭院处施食给往来的猫、狗、鸟及蚂蚁等小动物。当慈因师往生后,莲因寺则由缆线送斋上来,而圆因师仍然会煮一些饭并笑著说:‘小鸟儿比较喜欢吃熟饭’。古德也云:‘为鼠常留饭,怜蛾罩纱灯。’其慈悲更甚于此,十方善信送来的供养亦一文未留,全拿去印佛书,卡带、CD、VCD等再与大众结缘。
 
圆因师毕生专修净土法门,隐居近三十年,待民国八十年,以因缘成熟,开蓬度众,弘法利生。定期护生放生,倡印大量佛书,录音带。法师秉持‘愿众生得离苦,不为己身求安乐’慈悲心愿,其作风不谈玄说妙,总是苦口婆心劝人念佛;广修福德、印经、吃素兼放生,恒常开示弟子说:‘以戒为师,老实念佛’并且强调吃素放生的重要性又说:‘凡学佛者欲往生极乐,第一要吃素放生,从未闻吃荤腥并杀生的能往生。其次修学大乘佛教的精神,发菩提心多做利益众生之事业,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培养慈悲心,使自己的言行遵照佛陀的教示与古德的行持。第三是-老实念佛,学佛勿花样多,依据《弥陀经》上所说要专一心志,至诚恳切,平常要养成多念的习惯,使行愿具足,要自力加上佛力加持,往生才有希望。’总而言之,其致力于净业之提倡,净宗之弘扬,不遗余力。
 
当今佛教界,尊为龙象的忏云法师,亦曾赞叹:‘莲因寺前有浊水溪,后有高山,高山上住有修行人,道行很高。’
 
第三节 感应事略
 
圆因师毕生感应[9]事甚多,又身遭抗日战争与大陆溣陷两次的大灾难,所以说其感应故事可以说是一箩筐,但有人说感应的事不可以说,恐会遭人毁谤。圆因师:‘佛菩萨大慈大悲,寻声救苦,大慈大悲,无机不摄,无愿不从,我们众生有感,佛菩萨就有应,连观世音菩萨都遭人毁谤,我们又担心什么?’
 
在高僧传中有一则故事是说,莲宗四祖,唐朝的法照大师,去礼五台山时,得见文殊、普贤菩萨二菩萨时,向祂们启请修行方法,二大士教示其念佛法门并摩顶曰:‘汝以念佛故,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则能速证无上菩提。’法照大师[10]遇此殊胜境界亦不敢告人,后来两次在精进念佛时都见到梵僧质问并说:‘大圣文殊,现在此山,尚受人毁谤,你又何必担心,只要把所见的境界普告众生,使见闻者发菩提心。’所以圆因师略说感应故事,也是要激发我们的菩提心,也就是说由信启愿而学菩萨行,自然而然佛菩萨的感应是不其求而来的。
 
兄弟俩从小就遵从父命抄写《金刚经》多部,并依嘱咐在年节或父母生日之时,恭敬的予以焚化,并妥善处理余灰,并将功德回向父母亲或祖先,可令存亡两利,殊不知抄写此不思议的经典,在不知不觉中即种下不可磨灭的善根种子,由此善根种子产生许多的感应事迹,如亲身体验到逢凶化吉的实况等等;同时也种下以后出家的因缘,以下则略述十项。
 
一、千钧一发
 
抗战一开始日军爆发松沪战争,战争瞬间漫延至大江南北,日军挟有强势的陆海空三军,加上三个月灭吾中国的宣传伎俩,欲一举令中国臣服。狼烟四起;遍布谣言,家园虽好,却莫可留恋。在仓促逃难的情形下,很多贵重的东西,都来不及带走,仅仅拿随身行李、少许的路费、一部《金刚经》。
 
当决定离开家乡时,首先选择的就是火车,无锡的位置,正处于京沪铁路的中间点,自然是搭火车往南跑。父母及兄弟姐妹一家八口,带了行李,分别乘八辆的人力车,到了车站,一看不得了,车站的内外皆是人山人海,看了人都傻了,不要说买不到票,就是要站也相当的困难。正在彷徨间,忽然见到一位身穿铁路局工作服的人,既然是弟弟的同学,大喜之下求其协助,他虽面有难色,终于得到了车票。车票只解决一半的问题,因为如何的上车是另外个问题,结果弟弟的同学集合一批车站的服务人帮助他们上车,行李则由窗户扔进车窗内部。
 
这时逃难在不知所以然下,在千钧一发时突然出现贵人,而贵人不在权力高低,这时一位工作人员也比铁路局长更帮的上忙。自此以后,处处都有相识或不相识的人相助。
 
二、最后一班
 
搭车不久到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后,此时也是人心惶惶,政府首都也要迁移撤退,一家人也欲乘船溯长江上行,但船票早已一票难求,大小旅馆也已客满,成了无处栖身的窘状,无法可想,只有上船去碰碰运气。人同此心,当时江边码头更是万人穿钻动,拥挤不堪,正忧虑时,突然见到一艘轮船上有位陌生的水手,指著人堆向我招手,示意欲带领我上船,迟疑片刻,此时也别无选择,全家人,挤出人堆,在其引导下顺利的到船舱的最上层,行李也由吊篮吊上。此是全船最好的地方,是船员的舱位,十分地舒适,与下面几层挤得像沙丁鱼似的船舱实有天壤之别。
 
船于入夜后正要解缆启航,约十余分钟后,即听到南京方面一片的鬼哭神号的紧急警报声,船只立即停驶,行灯火管制,四面漆黑、人人屏息以待,当时我们居最高一层,非常清楚的看到敌机疯狂的扫射,我军则以高射炮猛烈还击,火舌四窜,炮声震天。
 
假若当时没有搭上这最后一班,仍然留在码头附近,他们全家可能在敌机的扫射下,就像他们一样,东奔西跑,一片混乱,相互践踏,父母子女无法相顾,将不知这是什么样的景象啊!不知会何等的凄惨!现在反而是轻松坐在船舱中像旅游一般,丝毫无逃难的样子。深感到天堂与地狱只是相隔一线间。
 
在船上待了两天至汉口下船,在这期间那位引领他们上船的水手,始终不见其人,究竟何许人也?何以如此礼遇?迄今仍旧未得其解?只有相信佛菩萨庇佑所致。
 
逃难的日子也并不完全像在旅行,俗语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何况在流亡中,在食、住条件算不太理想之下,他们算是蛮顺利的,并没有遭受到太多的苦难。某日,全家至衡阳后,欲至衡阳转公车再至某地时。不巧的是该站已经没有车子了,车站里的旅客与一些军人因为久候不见车辆,便动无明火殴打站长,令其设法解决。但因实在是无车可派,等车的人只有无奈地挤在车站中痴痴的等。在这吵闹当中,突然又认出该站长是自己中学的同学,该同学也示意不作招呼,但到夜色深沉时,此站长突然跑出来告知我一小时后,将有一班临时车将至,于是赶快买了八张票,一家人又顺利地搭上车离开了衡阳,续往前程。
 
他乡遇故知,本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不过以大陆地广人多的情况下,其同学又在这紧急时刻中出现,又在这重要的位置下现身,实是不可思议。
 
三、化险为夷
 
在逃难中,有次全家是搭乘小船,这是一种有篷子的小舟,妇女们都在篷子内休息,他们兄弟俩则是在篷外,那时治安十分败坏,军队和土匪相差不大,身份有时还可以对换。当船行驶至江中,突然被遭喝令需要停船检查,当时吓坏所有的人,连船夫也吓坏了。不过,一会儿便又听到大声叫著:‘自家人!走!走!’的声音,乃慌忙地快驶走,原来在暮色中当两船距离渐近中,错把此兄弟俩身上所穿的童军服认成是军服,所以便当成是自家人了。或许这是菩萨施了障眼法化险为夷吧!
 
四、缘定台湾
 
大陆沦陷前,各地局势皆很混乱,国民政府准备彻退来台,我们兄弟俩原本也无意要来台湾,某日,一位司令官因事到他们家里来,他顺便向其问起,以当时情况甚急,应如何才能够免除灾难而得逃?那位司令官告之,其部队将离此,而部队中有部吉普车,后面跟随著一部拖车,正可以被你们全家所搭乘,于是全家决定搭此车逃难。因此也得以政府撤退近于尾声之际,顺利地赶上最后一班中兴轮船来台,也因为缘定台湾并免除留在大陆被清算斗争的噩运。
 
五、经典无损
 
有一回,我们兄弟俩共搭乘公车,看见同班车上,有一位长者正专心地持诵《金刚经》。当车靠站加油时,大家都暂时下车休息,却有人不慎地随手将烟蒂丢弃于车厢附近,结果引起爆炸并产生大火燃烧。所幸及时扑灭,免除极大的损失,回车仔细一察看,唯独那本老人家所放置在车架上的《金刚经》出奇地完好无损。
 
六、破车返城
 
有一次,其兄弟俩及朋友驾车自昆明往郊区游玩时,在回程时不幸车辆翻覆,车辆损毁不堪无法再动,而人员却毫发未伤,当时有个大问题就是这边前后十里都没有人烟,车辆又稀少,无法求援,兄弟俩便一边念佛一边检查,发现化油器缺油,便注入油后再猛力一发动,奇迹顿现,车辆既然可以动了,驾此破车行数十里回城,进城之后难免会引来大众侧目围观,惊叹不绝。
 
七、持经消灾
 
来台后,其姊夫(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公费的留学生)其生平不信因果,又好毁谤佛法,后因言论偏激而入狱。在牢中突然心血来潮向我要了《金刚经》便送了一本过去。这姊夫在此夜里专注地读经时,忽闻一股异香扑鼻,此种香味有别于普通的香味,心想这是持《金刚经》的感应。从此之后便不再毁谤佛法,并对佛法产生信心。
 
之后,有位伞兵的张司令来我住处,见到姊夫的女儿便问我此小女孩为何常至牢里探监?我乃告知,因为姊夫的言论偏左而被坐牢,并请其帮忙,要求重审案情,有罪判罪无罪请释。张司令允许后,即辗转请警察总部调查此案,结果没过多久,终于无罪被释放了。经此事后,姊夫深感《金刚经》之不可思议并欲前往答谢那位张司令,却找不到了。事隔多年,姊夫已八十多岁,我已七十余岁并引见他皈依于忏云法师(世称:忏公)。
 
八、视力无碍
 
十年前,在闭关时,曾经发愿要抄写《金刚经》一百部,求菩萨加被,得以往生西方极乐净土,在写满一百部时,却患了白内障[11],视力变得更模糊。依旧不管它,仍精进不懈,继续抄经至今,结果视力反而变好[12],原有的近视也不见了,今日不必戴眼睛即可以阅读,且字字分明一点不差[13]。
 
九、四九大关
 
过去我给很多不同的人算命,都说我的寿命很难度过四十九岁这个大关,可是后来却安然度过。我回忆起应该是那时我无意中,做过两件财施、法施、无畏施的善事吧,因此才得以延续生命,躲过劫数的原因!
 
其一、昔日在林森南路经商时,有群师范大学学生前来告知学校准许成立佛学社,但苦无经费。我知道后,便嘱其至我店里拿钱,经过半年后,该社团也进入了轨道,已解决了困境。
 
另一件事情就是,我偶然在报上阅读到一篇关于佛法的文章非常的认同,欲广为流传,于是便自掏腰包,付印多份,托送报生以夹报方式一份一份的送出。
 
十、指引迷津
 
虽然我一生念佛、拜佛不辍,但一生中只有两次是祈求佛菩萨指引迷津的经验,那些都是实在到了无法决定及彷徨两难的时候。
 
其一,在抗战期间,兄弟俩在贵州安置的事业已经打好基础,但日军又节节逼进到离城不远处,而其骑兵队更攻到仅数十里的路程。所有的百姓几乎都逃离县城,真可以说是危险已极。我们却委决不下,面临到两难的困窘,逃则所有的资产将化为乌有,留则恐怕性命不保。在无所适从之下,弟弟则建议求菩萨指示,并作签两支,分别写逃与不逃。兄弟俩跪拜于地上请求佛菩萨做主,祈求指示,我抽出的结果是不逃,于是全家则停留不走。该晚四面无声,似有暴风雨欲来的寂静,心中实是忐忑不安,天亮后,忽有士兵来报说:‘日军不知何故?彻退了!’
 
最后一件事,是欲开缘弘法的前两年时,曾有居士顾及此后常有出家法师会来参访,为方便故最好是要去受大戒。在无法取决的情况下,又祈求佛菩萨的指示,并做了两支签,分别写受与不受,抽出结果是不受[14]。佛菩萨的慈悲指示有其道理,盖受戒易而持戒难。过去弘一大师[15](1880~1942)曾云:‘末法时代欲得戒甚难’。况且连被后世世人所尊的藕益大师(1599~1655)[16]都认为他自己‘除根本大戒外,违犯多端’而且自谦为菩萨戒沙弥。圆因师一生谨言慎行,平常在行、住、坐、卧中处处不离佛戒。由此他也更感谢佛菩萨的慈悲指示。
 
以上数则皆为圆因师感应事略的小部分,其中有荧荧大则、也有微微小则的故事,感应这件事,圆因师感觉只要至诚恳切祈念佛菩萨,必定是大感大应;小感小应,绝无不应之理。而感应之事就如印光大师[17](1862~1940)在普陀山志序中曾云:‘……喻如月丽中天,影现众水,不但江湖河海各现全月,即小而一勺一滴,无不各各皆现全月……菩萨于一念中偏法界感,偏法界应,感应道交,无少差殊,与此一月普现众水,随人随地各见全月,了无有异……其应之大小优劣,在其诚之至与未至而已……’。所以感应,只要竭诚尽敬则妙妙妙,像圆因师在严持净戒与念佛菩萨的圣号、诵大乘经典之下,能蒙佛菩萨的感应,是不假所求自然而得的。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