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 妙莲老和尚:这样赚钱花钱必能增加福报!
· 净土法门:因缘合起来,果报就现前
·积德最好的方式:管好自己的嘴
·范仲淹行善积德,换来八百年子孙福报!
·坏命也会变好命,就是多积善、多行德
·好人好报
·藏羚羊的眼泪
·一只猫的故事
·无相的慈悲
·钓鱼的恶报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佛号里不为人知的巨大正能量
·学诚法师:愿意吃亏的人,终究吃不了亏!吃亏多了,总有厚报
·生命中有5大福气,你连接上了吗?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学诚法师:阿弥陀佛,来自于佛经中的爱语
·学诚法师:后悔是活在过去,忏悔是为了未来
·沟通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而是为了理解别人
·传喜法师:自我净化,播种生命的莲花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及其因由之探讨 > 内容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及其因由之探讨(1)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4-17 10:04:2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及其因由之探讨

释见晔
页次:67-102
东方宗教研究
STUDIES IN ORIENTAL RELIGIONS
东方宗教讨论会论集
新4期


------------------------------------------------------------------68页

壹、前言

    洪武时期的佛教发展对明清以来的近世、现代佛教,有关键性的
影响。并且对明清以来所谓“佛教衰微”之趋势(注1) ,有重要的促
进作用,本文试图说明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对此期佛教发展之影响。

    佛教是外来宗教,起源于民族、风俗、习惯、语言、思想等都异
于中国的印度。传入东土后,必须克服回异于印度的文化背景、社会
习俗、政治环境等因素后,方为中国所接受,因而增添中华文化的新
活力,以促其发展、助其成长。横超慧日指出研究中国佛教的意义有
四,其中之一是佛教有悠久的历史,它的流传和发展在思想史、社会
史和文化史上给人类留下了光辉灿烂的遗产。另外中国佛教是在中国
固有文化思想的基础上形成,又给汉唐以后的中国文化予以积极影响
(注2)。

    从清末民初,一部中国史是中国人争取国家独立、兴盛,以血泪
交织成的辛酸史,身处大变局中的佛教亦然。自清末张之洞著〈劝学
篇〉上奏朝廷,提倡庙产兴学后,中国佛教一直处于急风骤雨中,其
中除外在因素如张氏提倡“庙产兴学”、五四以来高呼“打倒迷信与
反宗教运动”外(注3) ,不可否认,此种摇摇欲坠的情势亦有佛教内
在因素之促成,如僧侣不参与大众事务,对社会无实质回馈。以及僧
侣远离知识,对教理难以再诠释、更新以因应时代需要。太虚大师 (
1889-1947)在〈怎样增高佛教在国民中的地位〉提及佛教被社会鄙视
的原因之一:“是僧徒本身不能不负相当责任。良以僧徒或隐居山林
,自鸣清高,未能作积极有益于社会之事业;或只能作平常之超荐亡
魂,于世无多大补益。”(注4) 同时冉云华亦云:“当时(民初)的寺
院修行,仍然是离群索世的,......僧人们仍然集中于传统的生活方
式─念佛、坐禅、诵经、吃斋。”(注5)这种“离群索世的佛教”、
“山林佛教”“经忏佛教”、“死人佛教”,使得佛教远离知识,让
其思想体系难以再诠释、更新,以因应时代需要。同时也让佛教远离
大众,社会大众若欲接触佛教,其因缘却大多在死者葬仪、经忏仪式
的场合,以致对佛教缺乏正确性的了解。里外交合,使清末民初佛教
处于花果飘零、摇摇欲坠的局面。

    佛教这种发展趋势,殆有长期历史,非始于明初(注6) ,但洪武
时期的佛教发展,实具关键性。有学者主张中国近世佛教始于宋代,
如高雄义坚即云:“向来中国佛教的研究,是将重点集中于六朝至隋
唐之间佛教的传入,和中国佛教诸宗派的成立。对于宋、元、明、清
时代佛教的发展有轻视的倾向。”(注7) 当然,佛教是一种思想、信
仰,因此教义和哲学便成为它的核心内容。但佛教亦是一种宗教实体
,具有寺院、财产、制度、组织等内涵,与现实的社会、政治、经济
等有密切的交集。高雄

                        69页

义坚再指出“由以往的研究仅是名僧知识的思想教理之历史,改以近
世帝王权确立和官僚国家体制为前提,写成新风貌的中国佛教史” (
注8)。故高雄义坚认为中国近世佛教的开始(也就是赵宋佛教),可说
是哲理本位的学问佛教转换成实践佛教,也就是从印度佛教完全蜕变
,形成中国独特的民众佛教(注9)。

    高雄义坚认为赵宋以前的佛教是哲理的,此观点反应一般学者研
中国佛教史之趋向─重佛教义理,但此非佛教史的发展现象。因为在
六朝隋唐时,佛教除哲理发展外,仪式亦是民众信仰的主要内容。如
刘淑芬以碑文为资料,研究五~六世纪华北乡村的佛教信仰,提出行
道、开光、八关斋戒等仪式是当时信仰重点之一(注10)。虽然高雄义
坚的说法有待修正,但不可否认,宋代以后佛学义理不似隋唐兴盛,
转换成禅,净盛行的实践佛教。

    但有宋之后,边族治华,后有明太祖统一天下。孟森云:“明祖
有国,当胡元尽紊法度之后,一切准古酌今,扫除更始,所定制度。
......清无制作,尽守明制之作,......故于明一代,常措意其制定
。措意明之制作,即当究心于明祖之开国。”(注11)而缪凤林即直说
:“......故近古国史,实以明代为之枢纽。”(注12)

    同样地,佛教亦然。经过有元一代帝室崇佛,教团问题百出,如
寺院占大量土地,引发社会经济问题。此外,饱暖思淫欲,元代僧徒
生活大为堕落(注13),使得借明教叛乱而号令天下的明太祖,即位之
后即准古酌今,整顿宗教,对佛道二教之管制,采取了积极态度。其
中实施隔离民众与寺院僧尼之间的政策,仍为清代所沿龙(注14)。太
虚大师曾言:中国古代帝王的政策,是愚民的政策,惟恐人民有革命
的爆发......唯有采取佛教的消极思想与行为来安定愚民......把佛
教禅宗推崇到很高的地位,要他们不涉及政治思想与行为,即是将佛
教消极的作用──无用之用,来封锁人民的思想。......禅宗消极的
作用,身居兰若,依山林水边过生活,悠游岁月,足以消纳国家剩余
财智,不妄冀非分,故为帝王提倡而盛行宋、明、清间。”(注15)此
说不虚。正如太虚大师所言,禅虽是盛行于宋以后,但如明太祖般地
强调鼓励山林修行、或住丛林远离群众的描述,殆为明太祖之后佛教
的写照。

    明太祖鼓励僧人山林修行,但一般民众又有宗教需求,如希求延
年益寿、家门增福、或消灾去厄、拔荐超度等,故需要有各种法会仪
式的出现,及执行此仪式者。太祖于洪武十五年(1382)将佛教分类为
禅、讲、教三宗(注16)。三宗各需专修,因此禅、讲二宗僧侣不得有
赴应,能赴应者只限于教僧,故出现以赴应为专业的教僧一宗(注17)
,并且在表面上给与教僧和禅、讲僧鼎立地位(注18)。但太祖在〈御
制玄教斋教仪序文〉言:“朕观释道二者,各有二徒......禅与全真
,务以修身养性,独为自己而已;教与正一,专以超脱,特为孝子慈
亲之设,益人伦、厚风俗,其功大矣哉。”(注19)由此语意推之,太
祖以教优于禅。

                        70页

    综合上述,太祖佛教政策有一要点:令有教理研究的讲僧、有行
持的禅僧离群索居、远离大众,而与民众接触大多是执行经忏礼仪的
教僧。故明清以后,世人对佛教的看法不外是僧徒避世修行,或以经
忏为业,此与太祖强调僧人当在静处、不出户牖,不言僧侣要大力参
与社会的政策相呼应,同时也与太祖只限“教僧”或“应赴僧”与民
众接触之意相符合。所以到太虚大师时代,民国年间的寺院修行,仍
是离群索居、不问世事,僧侣仍集中于传统的生活方式──念佛、坐
禅、吃斋、赶经忏等。

    由上知之,欲窥视近代佛教种种现象之来龙去脉,实有必要探究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

    以研究成果而言,因明清佛教在中国佛教历史上,常被学者视为
衰微期,而不被重视,直到本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后,明代佛教始逐
渐引起国际汉学界的重视。可是其重点多集中于晚明莲池(1532-1612)
、憨山(1546-1623)、紫柏(1543-1603)、□益(1599-1655) 四大师身
上(注20),而对明初佛教之研究,少有专书撰述,多以单篇论文型式
出现,如龙池清、野上俊静、滋贺高义、朱鸿、陈连营等(注21)。这
些文章多以单一角度如太祖佞佛、或太祖利用宗教来讨论其佛教政策
;少全面性地检视太祖的佛教政策,或如酒井忠夫的〈明太祖?三教
思想???影响〉(注22),以思想层面而稍涉及到太祖佛教政策与其
思想之因由。

    基本上,本文是奠基于前人研究成果,及参考一手资料后,一一
检索,试图爬梳出其中有关太祖的佛教政策内涵, (这部分以汉地佛
教为主,不涉及边远地区如西宁、吐番等;又太祖政策常针对释、道
二教,本文只处理有关佛教部份) 且探究其背后因由。本文相关的一
手资料有《明实录》、《大明会典》等官方资料;佛藏资料有收录于
《卍续藏》或《大正藏》的《释氏稽古略续集》,这两类型资料,对
全面搜索太祖的佛教政策而言,有互补、考异之用。此外,尚有《明
太祖文集》、《金陵梵刹志》等资料,有助于了解太祖政策背后之因
由。

    至于本文如何处理上述资料?笔者大多采地毯式收集、分类再作
比较、分析。

此外,本文架构共分七节: 
壹、“前言”:说明研究主旨、范围、史料及方法等。
贰、“太祖与宗教渊源”:说明太祖与宗教有密切关系。
参、“明太祖的佛教管制政策”:归纳分类、及说明其管制政策为何。
肆、“明太祖的佛教隔离政策”:归纳分类、及说明其隔离政策为何。
伍、“明太祖的佛教怀柔、体遇政策”:归纳、分类、及说明其怀柔
    、礼遇政策为何。


                        71页

陆、“其政策背后原因之探讨”:从三方面分析之─传统政教关系、
    元代宗教问题、太祖思想及对佛教认知。
柒、“结论”:归纳上述观点。

贰、太祖与宗教渊源

    朱元璋 (1328-1398)出身贫农家庭、少年时曾为小流氓、小沙弥
、游方僧,后投入红军。壮年时南征北讨从吴国公到吴王,最后在1368
年取得大一统帝业,为明朝开国群主。牟复礼认为从1371年到1380年
,朱元璋致力于帝国的巩固和稳定;1380年是过渡改组之年,借胡惟
庸之案废宰相,将权力全部集中于皇帝手中;1383年到1392年是监视
和恐布加剧的年代(注23)。换言之,朱元璋晚年大兴文字狱及大屠杀
,实行恐怖统治。

    在朱元璋一生当中,如从幼年到建国,其行径与宗教有密不可分
的关系。幼年多病,据传其父曾抱他到佛寺欲舍之,刚好那时寺里无
僧,又抱回家来。在家宅东檐下见一僧面壁坐顾,其父以手抚摸朱元
璋头顶,疾遂愈(注24)。

    少年时,因灾荒不得不舍身入释门,以求一口饭吃。后寺僧以食
不给,遣散其徒,朱元璋开始游食四方,在这游方过程里,吴□说他
:“在这大元帝国的火药库周游几年,二十一岁的穷和尚,接受新的
宗教、新的看法......也加入秘密组织。回到皇觉寺以后,开始结交
朋友,......同时也立志多识字、多读书。”(注25)

    回到皇觉寺以后,天下仍是大乱。不久,皇觉寺被元兵焚毁,朱
元璋只好投奔红军,后杀其主小明王韩林儿,借小明王基业,削平群
雄,建大明帝国。吴□谓“朱元璋因明教建国,故以明为国号。然‘
明王出世,弥勒降生’,均含有革命意义,......使此说此教仍继续
流传,则后来者人人可自命为明王、为弥勒,取明而代之,如明太祖
之于宋小明王。......洪武元年四月,......诏禁白莲社及明尊教。
”(注26)在此,吴□云朱元璋因明教建国,故以明为国号。柯毓贤不
同吴氏看法,指出“明王”与“明教”无关,而提出“明王”是白莲
教借南方信仰而来(注27)。由上知之,姑且不论“明王”与何教有关
,但总不离朱元璋借小明王基业,以宗教力量取得帝业之实。

    朱元璋在统一帝国之前,曾假借道士是预言者、先知者的形象,
证明自己是“太平天子”。何乔远(1558-1632)撰《名山藏》方外纪
〈张中传〉:“张中字景华,.....号铁冠道人。高帝十余年时遇诸
道,引高帝手,相之曰:‘太平天子也,但尚勿妄动。’”(注28)
又《明太祖实录》卷二百二十九亦云:“上将还,(周)颠仙于道侧以
手画地作圈曰:‘破一桶(统)成一桶矣。’”(注29)


                        72页

    其实借道士是预言者、先知者的形象,以表天命攸关,在历史上
屡见不鲜,朱元璋不是特例,如赵匡胤得位的许多神话之中,即有假
道士之力(注30)。

参、太祖的佛教管制政策

    上文介绍太祖建立帝业之前,曾出家为游方僧,也借明教、道教
之力完成大一统事业,可见其与宗教关系之密切。但登基之后,其宗
教政策如何,下文即探究其对佛教采何种政策。

    滋贺高义将太祖佛教政策分为“刚”与“柔”,刚的政策是指太
祖对佛教之惩罚与管制,如善世院之设置、淫词之禁、禁止斋醮、合
并寺观、确立度牒给付制等;柔之政策是指怀柔与放任之,如启建法
会(注31)。但此分类,笔者认为仍不能突显太祖政策之意图。因为有
些“刚”之政策,如确立度牒给付制,不能算是对佛教的惩罚与取缔
,而此种管制可确保僧伽素质,反而有助佛教之发展。故笔者将犬祖
佛教政策分三类:一管制、二隔离、三怀柔礼遇等政策。


    下列以《明太祖实录》(以下简称《实录》)、《大明会典.僧道
》(以下简称《会典》)、《释氏稽古略续集》(以下简称《续集》)为
资料,一一检视其中有关佛教政令,再依《大明会典.僧道》的标题
为分类基准,后依其内容再作调整及另加项,以下分别说明之:

一、僧道给度

    太祖的佛教管制政策共有“僧道给度”“整理经典”两项,以下
先论述“僧道给度”。“度”指度牒,由官方颁发出家僧侣得度之证
明书,北魏时代即有此制。《魏书.释老志》:延兴二年(472) 下诏
“无籍之僧,精加隐括,有者送付州镇,......若为三宝巡民教化者
,在外赍州镇维那文移,在台者赍都维那等印牒,然后听行。” (注
32) 可知国家为控制僧侣素质及量的发展,其来有自。只是后来政府
为财政之需而鬻牒,唐肃宗至德元年(756) 为得军资,应宰相斐冕之
奏,纳钱一百缗者,发给度牒,此为鬻牒之始(注33)。明太祖为管制
僧众量及质的发展,取消鬻牒而采试经给度,详见下表。

                        73页

表一:僧道给度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5年(1372) │时天下僧尼、道士、女冠,凡 5万 7千 2百余人,│卷77,页1416│
│12月己亥  │皆给度牒以防伪滥。礼部言:前代度牒之给,皆计│。《续集》,│
│          │名鬻钱以资国用,号免丁钱。诏罢之。          │页 232,与此│
│          │                                            │略同。      │
├─────┼──────────────────────┼──────┤
│5年       │令给僧道度牒,罢免丁钱。僧录、道录司造周知册│《会典》    │
│          │,颁行天下寺观,凡遇僧道,即与对册,其父兄贯│页1575      │
│          │籍,告度日月,如有不同,即为伪冒。          │            │
├─────┼──────────────────────┼──────┤
│6年(1373) │礼部奏度天下僧尼、道士凡 9万 6千 3百28人。  │卷84,页1501│
│8月丙戍   │                                            │。《续集》,│
│          │                                            │页232 ,与此│
│          │                                            │略同        │
├─────┼──────────────────────┼──────┤
│6年12月   │以上释老二教近代崇尚太过,徒众日盛,安坐而食│卷86,页1537│
│戊戍      │,蠹财耗民,莫甚于此。....若请度牒必考试,精│。《会典》,│
│          │通经典者方许。又以民家多女子为尼姑、女冠,自│页1578,与此│
│          │今年40以上者,听。未及者不许。              │略同        │
├─────┼──────────────────────┼──────┤
│11年      │礼部郎中袁子文建言度僧,许之。              │《续集》    │
│(1378)    │                                            │页241       │
├─────┼──────────────────────┼──────┤
│14年      │命度僧 1千名,悉给与度牒。                  │《续集》    │
│(1381)年  │                                            │页244       │
├─────┼──────────────────────┼──────┤
│17年      │礼部尚书赵瑁言:自设置僧道二司,未及三年,天│卷167       │
│(1384)    │下僧道已 2万 9百54人。今来者益多,其实假此以│页2563      │
│闰10月 癸 │避有司差役,请 3年一次出给度牒,且严加考试,│            │
│亥        │庶革其敝。从之。                            │            │
├─────┼──────────────────────┼──────┤
│20年      │诏民年20以上者,不许落发为僧。年20以下来请度│卷 184      │
│(1387)8月 │牒者,俱令于在京诸寺试事三年,考其廉洁无过者│页2771。    │
│月壬申    │,始度为僧                                  │《会典》,页│
│          │                                            │1576与此略同│
└─────┴──────────────────────┴──────┘

                        74页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21年      │有讨度牒的,僧 20已上的,发去乌蛮、曲靖等处 │《续集》    │
│(1388) 3月│,每 30里造一座庵,自耕自食,就化他一境的人 │页253       │
│          │。                                          │            │
├─────┼──────────────────────┤            │
│21年      │试经度僧,给与度牒。                        │            │
├─────┼──────────────────────┼──────┤
│25年      │命僧录司造知周册,颁于天下僧司。时京师百福寺│卷223 , 页 │
│(1392)    │隐囚徒□卒,往往易名姓为僧,游食四方,无以验│3268。      │
│12月甲午  │其真伪,于是命造周知文册。自在京及在外府州县│《续集》,  │
│          │寺院,僧名以次编之,其年甲、姓名、字行及始为│页257,与此 │
│          │僧年月,与所授度牒字号,俱载于僧名之下,既成│略同        │
│          │,颁示天下僧寺。凡游方行脚至者、以册验之,其│            │
│          │不同者,许获送有司,械至京治重罪,容隐者,罪│            │
│          │如之。                                      │            │
├─────┼──────────────────────┼──────┤
│27年      │年 20以下愿为僧者,亦须父母具告有司奏闻方许 │《会典》    │
│(1394)    │。 3年后赴京考试,通经典者始给度牒,不通者杖│页1576      │
│          │为民。                                      │            │
├─────┼──────────────────────┼──────┤
│28年      │礼部言:今天下僧道数多,皆不务正本,宣令赴京│卷242 , 页 │
│(1395) 9月│考试,不通经典者黜之。诏从其言,年 60 以上者│3524。      │
│己未      │免试。                                      │《会典》,页│
│          │                                            │1576,与此略│
│          │                                            │同          │
└─────┴──────────────────────┴──────┘
说明  1.本表依据《太祖实录》故只列卷、页码,另有他据者附见于
        备注。下表皆同。
      2.《续集》所用资料,皆出于卷 2。下表皆同。
      3.《会典》所用资料,皆出于卷 104。下表皆同。


                        75页

    洪武五年礼部言,历代鬻牒以资国用号“免丁钱”,太祖为防伪
滥,诏罢免丁钱,思以度牒控制僧侣素质及数量。同年令造周知策,
六年整理僧道共有九万多人。数月之后,政府觉得徒众太盛,又下令
需精通经典者方可取得度牒,进而规定女性出家年龄,此为太祖先对
女性出家者的限制。十七年僧道大增,当局认为有躲避差役之嫌,故
礼部又建言,三年方给牒一次,且需严加考试审核。到二十年,甚至
规定男众要年二十以上,方可出家。隔年,对讨牒者即发去边远处,
自耕自食,教化当地居民。二十五年时京师发现在囚徒化成僧众,游
食四方,恐违社会安全,再重申令造周知册,以便检核游方僧。二十
八年,僧人欲取度牒者,宜在京都考试,此表示中央政府将度僧的考
试权欲收回中央,不放心地方的检核。

    简言之,太祖为防止为僧,除直接给僧度牒外,也有防范措施以
检核僧人身分,如造“周知册”,当僧侣游食四方时,可验其真伪,
防囚徒连卒易名姓为僧也游食四方。另外,为防僧众滥增,在积极方
面采试经度僧,且一再强调之,以杜绝无心修行者;消极方面则罢“
免丁钱”,防素质低劣者以买牒方式为僧。

    由上文亦可归纳出,政府透过年龄、性别、考试而对度牒采管制
政策。其原因不外是为防伪滥,恐其影响国家差役及社会安全。

    总之,太祖僧道给度之政策,无非藉此限制,管制僧众数目及僧
尼素质。

二、整理经典

    虽然太祖对佛教教理之理解贫乏(注34),但并不妨害其对经典之
整理。首先命僧点校藏经,而有南藏之刊行;太祖令宣扬其所指定之
经典,似有要对教义进行统一化的企图。荒木见悟亦认为太祖命人制
作心经等讲解,其内容并非探究空理,而是思想控制,欲与统治者思
想一致(注35)。

    五年(1372)太祖命四方名德沙门,先点校藏经(注36)。十年(1377)
再诏天下沙门讲《心经》、《金刚》、《楞伽》三经,命宗□、如□
等注释颁行(注37)。二十四年(1391)丁已进而规定佛经翻译已定者,
不许增减词语(注38)。

    为何太祖要选《楞伽》、《金刚》、《心经》此三经,是“顺势
”?抑或“创造”?在明代的流传过程里,僧、民、士与太祖对此三
经的认知有何共通或差距;在明代此三经注释颇盛(注39),此与太祖
提倡有关吗?这些问题颇值得探究推寻,囿于文献不足不能作完整性
回答,目前只对第一个问题稍作讨论。

    其中《楞伽》与《金刚》是禅宗重要经典,从初祖达摩到四祖道
信、五祖弘忍都还以《楞伽》印心(注40);而六祖惠能见一客读《金
刚经》,他一闻心便悟(注41)。又印顺法师《中国禅宗史》论《金刚
经》地位时亦云:“《金刚经》阐明无相的最上乘说,又不断的校量
功德,赞叹读诵受持功德,篇幅不多,是一部适于持诵流通的般若经
,非其它


                        76页

大部的,或专明深义可比。自鸠摩罗什译出以来,早就传诵于教界。
”(注42)自宋以后,唯禅、净盛行,因而此二经对明代而言是不陌生

    赵宋以后,明代丛林中普遍形成朝暮课诵,是僧众每天定时的功
课,主要以念持经咒、礼拜三宝、和梵呗歌赞等,其中《心经》是内
容之一(注43)。加上《心经》是《般若经》短扼的心要,只有二百六
十八字(以盛行的玄奘译本为主),而有六种译本,可见其被教界重视
之端倪。

    由上推之,太祖欲在顺势中领导佛教,进行思想统一化,此标准
化企图是否成功仍有待探究。

    此外,尚有一些不易归类,但属管制政策,如洪武二十一年(1388)
下诏:“灵谷、天界、能仁、鸡鸣等系京刹大寺,今后缺住持,务要
丛林中选举有德行僧人考试,各通本教,方许著他住持,勿得滥举。
”(注44)又洪武三十年(1397)“命僧录司行十三布政司,凡有寺院处
所,俱建禅堂安禅集众。”(注45)

    上例所言皆是佛门中事,如选住持、建禅堂以安众,但太祖亦下
令管理,可见其对佛教事务不分内外,都要干涉。

    至于这些政策是否有执行,第二项“整理经典”,知道其有被执
行(注46)。其它项目,囿于资料无法交待是否施行。

肆、太祖的佛教隔离政策

一、僧道禁例

    太祖的佛教隔离政策共有五项:僧道禁例、立僧官制、清理寺观
、定类别及服饰、定法事仪轨与诵经价格。下列先论述僧道禁例:

    太祖出身下阶层,又从宗教起家,深识宗教与民众结合之力。又
恐僧道男女混杂,有妨礼教败坏社会风气;及畏惧宗教假借书符水、
咒术以左道惑众,结社集党,故登基后即发出一连串禁例,下表详之
: 

                        77页


表二:僧道给度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3年       │其僧道建斋、设醮,不许章奏上表、投拜青词。亦│卷53,      │
│(1370)6月 │不许塑书天神地祗及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页1037。    │
│甲子      │....书符咒水诸术并加禁止。庶几左道不兴,民无│            │
│          │惑志。                                      │            │
├─────┼──────────────────────┼──────┤
│5年       │市乡里闾尚循元俗,天下大定,礼义风俗可不正乎│卷73        │
│(1372)5月 │?......僧道之教以清净无为为主,往往斋荐之际│页1353      │
│戊辰      │,男女溷杂,饮酒食肉自恣,已令有司严加禁约。│            │
├─────┼──────────────────────┼──────┤
│19年      │敕天下寺院有田粮者,设砧基道人,一应差役,不│《续集》,  │
│(1386)    │许僧应。                                    │页252。     │
├─────┼──────────────────────┼──────┤
│24年      │当是时佛教大彰,群修者岂有与俗混淆,与常人无│《续集》,  │
│(1391) 6月│异者。....今天下之僧,多与俗混淆,尤不如俗者│页254-256。 │
│          │甚多,是等其教而败其行,理当清其事而成其宗。│            │
│          │令一出禅者禅,讲者讲,瑜伽者瑜伽,各承宗派,│            │
│          │集众为寺。有妻室愿还俗者,听;愿弃离者,听。│            │
│          │故下各种不准僧俗混杂的禁令。                │            │
├─────┼──────────────────────┼──────┤
│24年 7月  │僧录司差僧人将榜文去,清理天下僧寺,凡僧人不│《续集》,  │
│          │许与民间杂处                                │页256。     │
├─────┼──────────────────────┼──────┤
│27年      │下令僧合避者、可趋向者的各种事项。僧若依朕条│《续集》,  │
│(1394)正月│例,或居山泽、或守常住、或游诸方,不干于民,│页259-260。 │
│          │不妄入市村,官民欲求僧以听经岂不难哉。行之岁│            │
│          │久,佛道大昌,榜示之后,官民僧俗教义有妄论乖│            │
│          │为者,处以极刑。                            │            │
├─────┼──────────────────────┼──────┤
│27年      │余僧道俱不许奔走于外,及交构有司,以书册称为│《会典》,卷│
│          │题疏,强求人财。其一、二人于崇山深谷修禅,及│104,页1576 │
│          │学全真者,听;三、四人不许。                │            │
│          ├──────────────────────┤            │
│          │若游方问道,必自备路费,勿索取于民。        │            │
│          ├──────────────────────┤            │
│          │僧道有妻妾者,许诸人赶逐,相容隐者罪之,愿还│            │
│          │俗者,听。亦不许收民间儿童为僧,违者并儿童父│            │
│          │母皆坐以罪。                                │            │
│          ├──────────────────────┤            │
│          │有称白莲、灵宝、火居及僧道不务祖风,妄为议论│            │
│          │沮令者,皆治重罪。                          │            │
└─────┴──────────────────────┴──────┘

                        78页

    由上表得知,三年太祖禁止某些仪式的举行,如章奏上表、投拜
青词、书符咒水诸术等。五年整顿僧道风气,恢复清净无为的风格,
禁止男女混杂、饮食酒肉。十九年不希望僧人与官府打交道,奔走衙
门间,但寺院又需缴粮纳税,故令设砧基道人处理寺院与官府两者间
之事项,以期达成僧俗隔离之意。

    二十四年太祖以为此时佛教大彰,而僧俗严重地混杂,进而僧不
如俗者甚多,再重申三宗分流制度(十五年制定),令禅者禅、讲者讲
、瑜伽者瑜伽,各承宗派,集众为寺。基于上述之由,太祖有所禁令
或鼓励。禁令有1.僧人仍潜住民间,不入丛林者,必枭首以示众,收
留者流三千里。2.不许民间世俗效瑜伽者,执行法事仪轨,若有者,
罪以游食。另外,鼓励僧人不居市缠、不混时俗,深入崇山刀耕火种
,侣影伴灯,甘苦空寂寞于林泉之下。隔月,太祖又清理天下寺观,
不许僧人与民间杂处。由此可见一斑,太祖坚持僧俗隔离之意图。

    二十七年太祖又下令,欲整肃僧人风气,列出僧侣应合避或趋向
者。应合避有1.不许以化缘为由,奔走市村;若犯,治以败坏祖风之
罪。2.重申由砧基道人处理寺院与官府之事;且不许僧人著僧服入公
厅跪拜,若己身有犯,应先去僧服方可擒拿,由此窥出太祖对佛教有
某程度的尊重。3.不准住持、散僧等结交官府、悦俗为朋,敢如此者
,治以重罪。4.僧有妻者,许诸人捶辱,或可向他索取钞钱,若无钞
者,打死勿论。可趋向者1.僧处于市者,定要三十人以上聚成一寺,
以便管理。2.一、二人幽隐于崇山深谷,必欲修行者,允许之。3.有
妻室僧人,愿还俗者,听;愿弃离者,亦听。上述资料出于《续集》
同年在《会典》亦有类似记载,只多出不准收留民间儿童为僧;若违
者,儿童父母需坐以罪。此外,强调一、二人可以于崇山深谷修禅,
而三、四人不许。为何一、二人听,而三、四人不许?由此可反映,
太祖畏惧宗教处于政府不易控制的情况下,如在深山崇谷时,宗教凝
聚成一股团体力量。

    归纳上文主要内容:

1.禁僧道斋、醮,及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宗等某些仪式活动,以妨
  左道惑众。
2.不许僧人与官府结交往来,所以设砧基道人以供应差。
3.不断强调且严禁僧俗混淆、杂处民间、悦俗为朋,不许以化缘为由
  奔走市村,及不准强求人财,令僧徒住丛林或入深山崇谷修行。
4.不许僧人有妻室。
5.不准僧道等妄为论议。
若犯禁令者,皆治以重罪,此为太祖一向严刑惩罚的特色。

    为何太祖坚持要僧俗隔离除上文所言政治原因 (惧宗教与民间力
量结合) 等外,或与太祖曾出家为游方僧的经历有关,可能曾睹见冒
假僧人或僧俗混杂之弊害。


                        79页

加上太祖认为“奈何僧多不材”,若僧与俗混杂会败坏俗人对僧侣之
好感,故坚持采僧俗隔离政策。因此太祖很有自信地说:“僧若依朕
条例,或居山泽、或守常住、或游诸方,不干于民,不妄入市村,..
....行之岁久,佛道大昌。”是知太祖显然采僧俗隔离政策,主要为
防宗教与民众结合,而对佛道二教采隔离政策。龙池清指出这是太祖
管制佛教的基本原则(注47)。虽然,明太祖未采毁佛政策,但令僧人
远离社会大众,鼓励趋向山林静修的“山林佛教”,使僧众意识远离
社会、模糊了社会关怀,淡化宗教对社会的责任,忘了宗教师利他的
使命,令宗教成为社会可有可无的附属品,迷失宗教的功能及存在之
意义。此风沿袭至清末民初,在那风起云涌的时代,僧徒严重地与社
会脱节,无法回应时代需求。张之洞 (1837-1909)倡议“庙产兴学”
,引发民初交相迭起之教难(注48),乃而有太虚大师以“人生佛教”
为主的佛教改革运动(注49)。

二、立僧官制

    明代僧官制非明太祖始创,乃集前人大成之产物(注50)。从初创
到井然有序,如同中央集权之组织(注51),亦非一步可成,详见下表

表三:僧官建制表

┌─────┬──────────────────────┬──────┐
│ 洪武建年 │内                                        容│出        处│
├─────┼──────────────────────┼──────┤
│元年(1368)│立善世院,以僧慧昙领释故事。                │卷29页500   │
│正月庚子  │                                            │            │
├─────┼──────────────────────┼──────┤
│4年(1371) │革僧道,善世、玄教二院。                    │卷70页1312  │
│12月戊庚  │                                            │            │
├─────┼──────────────────────┼──────┤
│6年(1373) │时崇尚释老,徒众日盛,上令郡县择有戒行者领其│《续集》    │
│          │事。                                        │页234       │
├─────┼──────────────────────┼──────┤
│14年      │革善世、玄教二院                            │卷140       │
│(1381)    │                                            │页2214      │
│12月甲戍  │                                            │            │
└─────┴──────────────────────┴──────┘

                        80页


┌─────┬──────────────────────┬──────┐
│ 洪武建年 │内                                        容│出        处│
├─────┼──────────────────────┼──────┤
│15年      │正式建立僧官制                              │卷 144      │
│(1382) 4月│                                            │页2262-2263 │
│辛已      │                                            │《续集》记14│
│          │                                            │年,今依龙池│
│          │                                            │清等人论说( │
│          │                                            │见下文)。   │
├─────┼──────────────────────┼──────┤
│15年4月   │准吏部咨除授各僧、道录司,资本部知会僧录司左│《续集》    │
│          │善世戒资、右善世宗泐、左阐教智辉、右阐教仲义│页246       │
│          │、左讲经□太朴、右讲经仁一初,左觉义来复、右│            │
│          │觉义宗鬯。礼部为钦依,开设僧道门衙门事,今将│            │
│          │定列本司官员职掌事理。                      │            │
├─────┼──────────────────────┼──────┤
│15年 6月  │革天下附郭县僧会、道会二司,僧道悉属本府僧纲│卷146       │
│乙未      │道纪司。                                    │页2289      │
├─────┼──────────────────────┼──────┤
│21年      │天界寺灾,迁僧录司于天禧寺,先是设僧录司于天│卷188 , 页 │
│(1388)2月 │界寺,至是以寺灾迁之。                      │2828。      │
│甲戍      │                                            │《续集》,页│
│          │                                            │253 与此略同│
├─────┼──────────────────────┼──────┤
│21年 8月  │增设僧司,举选通佛法的僧,发来考试,除授他去│《续集》    │
│          │。                                          │页254       │
├─────┼──────────────────────┼──────┤
│25年      │正六品僧录司左右善世,禄月米一十石;从 6品僧│卷222       │
│(1392)    │录司左右阐教,禄月米八石;正 8品僧录司左右讲│页3252-3257 │
│10月丙午  │经,禄月六石五斗;从 8品僧录司左右讲义,禄月│            │
│          │米六石;从 9品僧纲司都纲,禄月米五石;未入流│            │
│          │僧纲司副都纲、僧正司僧正、僧会司僧会,俱不给│            │
│          │俸。                                        │            │
├─────┼──────────────────────┼──────┤
│25年12月  │僧录司左善世夷简等于奉天门钦奉圣旨,各处有通│《续集》    │
│          │佛法性理高僧,访问得几人,取将来善世寺住。  │页258       │
├─────┼──────────────────────┼──────┤
│26年      │令各布政司并直隶府、州、县,申呈开设僧道衙门│《会典》    │
│(1393)    │,保举到僧人,札付僧录司,....考试,如果中式│卷104 页1578│
│          │,就申吏部施行。                            │            │
├─────┼──────────────────────┼──────┤
│27年      │会僧录司行十三布政司,选僧补官,于是居顶、道│《续集》    │
│(1394)    │成、净戒等应召除授。                        │页259       │
└─────┴──────────────────────┴──────┘


                        81页

    在前言里已言及明初佛教少有人研究。若有,其成果大多集中于
此,如机构设立及革除的时间,僧官的选拔、任务职掌、品位、秩俸
,和僧道衙门的结构等。

    关于何时革善世院,《太祖实录》四年、十四年皆有记之;又何
时设僧录司《释氏稽古略续集》云十四年(注52),而《太祖实录》言
十五年;另外见表一有提到五年时命僧、道录司造周知册。对上述时
间之考异,龙池清(注53)及清水泰次(注54)皆有论说,认为十四年革
善世院、成立僧录司,十五年僧录司颁行实施。

    至于僧官制度的历史背景,其起源、性质等问题,谢重光和白文
固有详细说明,明确指出僧官制是“(世俗)政权不可容许教团完全自
治(允许部份自治),它必然要寻找一种重新把教团置于自己掌握之中
的途径。”(注55)另外关于明代僧官制的结构、职掌,除谢重光等有
详介外,尚有间野潜龙指出洪武僧官由不支给俸到给俸,此改革象征
僧官由名誉职的地位,转成为实官之意味(注56)。间野氏此说有待商
榷,僧官不给俸并不代表它就是“名誉职”,因为仍有职有掌。笔者
以为昔日的无给俸只是尚未将僧官完全纳入官僚体系,后来太祖将其
完全纳入体制。龙池清详介人员编制、职掌并多作考异(57)。野上俊
静指出其组织架构之完整,由中央到地方、由内到外的层层下达,可
看出一个井然有序的中央集权组织,这是元代以前未曾具有的完备制
度(注58)。

    归纳上文,可将太祖所立僧官制整理如下: 

表四:僧官层级

┌───┬───┬────┬───┬──────┬───┬────┬────┐
│ 层级 │ 机构 │  官员  │ 品位 │    俸额    │ 执掌 │  僚属  │  备注  │
├───┼───┼────┼───┼──────┼───┼────┼────┤
│ 中央 │僧录司│左右善世│正 6品│月米10石    │掌天下│吏牍以僧│出处同表│
│      │      ├────┼───┼──────┤僧教事│人为之;│3;15 年│
│      │      │左右阐教│从 6品│月米 8石    │      │从者以佃│僧官建制│
│      │      ├────┼───┼──────┤      │户充之。│时,未给│
│      │      │左右讲经│正 8品│月米 6石 5斗│      │        │俸,到25│
│      │      ├────┼───┼──────┤      │        │年时方给│
│      │      │左右觉义│从 8品│月米 6石    │      │        │俸。    │
├─┬─┼───┼────┼───┼──────┼───┼────┤        │
│地│府│僧纲司│都纲    │从 9品│月米 5石    │掌本府│无      │        │
│  │  │      ├────┼───┼──────┤僧教事│        │        │
│  │  │      │副都纲  │未入流│不给俸      ├───┤        │        │
│  ├─┼───┼────┤      │            │掌本州│        │        │
│  │州│僧正司│僧正    │      │            │僧教事│        │        │
│方│  │      │        │      │            ├───┤        │        │
│  ├─┼───┼────┤      │            │掌本县│        │        │
│  │县│僧会司│僧会    │      │            │僧教事│        │        │
│  │  │      │        │      │            │      │        │        │
└─┴─┴───┴────┴───┴──────┴───┴────┴────┘

                         82页


    此外,由上文亦得知太祖之立僧官制,是在沿袭前人中有创新,
确立中央集权的僧官系统,为妨一人独权,故僧录司采双首长制,是
集权中有制衡。在表三《续集》与《实录》皆提及“在京、在外僧道
衙门,专一简束僧道,务要恪守戒律、阐扬教法。如有违犯清规、不
守戒律及自相争讼者,听从究治,有司不许干预。如犯奸盗非为,但
与军民相涉,在京申礼部酌审,情重者送问。在外即有司断理。”由
此窥见,太祖允许教会存有部分司法权,僧人未犯与军民相干者,有
司不得与焉。此可言,太祖在隔离政策下给予佛教部分自治权。

    虽有上述前人研究成果,但很少涉及太祖立僧官制之主要意图。
一般皆言太祖立僧官与其中央集权之统治有关,亦即佛教也是一个井
然有序的中央集权组织。但不可忽略,太祖立严密的僧官制仍然离不
开其政策的基本原则──僧俗隔离。

    在表二〈僧道禁例表〉,见到洪武二十四年七月“僧录司差僧人
将榜文去,清理天下僧寺,凡僧人不许与民间杂处。”又在同年六月
“僧录司一如朕命,行下诸山,......自经兵之后,僧无统纪。....
僧会司验本县僧人,杂处民间者,见其实数,于见有佛到处,会众以
成丛林,清规以安禅。”由上例证之,太祖立僧官,以僧治僧,不单
只为统制僧侣,主要透过僧官的监督,达到僧俗隔离之目的。故在表
三:〈僧官建制表〉里所言僧官的执掌“设置僧道衙门,以掌其事务
,在恪守戒律,以明教法。”“检束诸山僧行,不入清规者以绳之。
”这些不外乎是要透过僧官制度检束僧人不居市区、不混时俗、深入
崇山、刀耕火种,或住丛林,侣影伴灯,甘苦空寂寞于林泉之下,或
丛林中,使其政策得以实施执行。

三、清理寺观

    寺观是宗教弘法的据点,于宗教传播上占一席重要之位,在此,
只言太祖清理寺观,见下表:

表五:清理寺观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6年       │上以释老二教近代崇尚太过,徒众日盛,安坐而食│卷 86 页1537│
│(1373)    │,蠹财耗民,莫甚于此。乃令府州县止存大寺观一│            │
│12月戊戍  │所,并其徒而处之,择有戒行者领其事。        │            │
└─────┴──────────────────────┴──────┘

                        83页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15年      │天下僧道的田土,法不许买。僧穷寺穷常住田土不│《续集》    │
│(1382)3月 │许卖。如有似此之人,籍没家产。              │页246       │
├─────┼──────────────────────┼──────┤
│24年      │自今天下僧道,凡各府、州、县寺观虽多,但存其│卷 209 ,页 │
│(1391)    │宽大可容众者一所,并而居之,勿杂处于外与民相│3109。      │
│6月丁已   │混。违者治以重罪,亲故相隐者,流;愿还俗者,│《会典》,页│
│          │听。                                        │1577与此略同│
├─────┼──────────────────────┼──────┤
│24年7月   │诏天下僧道有井刃立庵堂寺额非旧额者悉皆毁之。│卷210,页   │
│丙戍      │                                            │3125。      │
├─────┼──────────────────────┼──────┤
│27年      │勿得私创庵堂。                              │《会典》,卷│
│(1394)    │                                            │104,页1576 │
│          │                                            │。       &n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