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今生的际遇,都是前世修来的!
·如孝法师:不论在哪里,心变了一切都变
·仁清法师:怎样做才能让求愿满足?
·有人只是小聪明,有人则拥有大智慧
·漫谈两性关系
·无所事事绝对不是自在
·你怎么对待别人,最后一定回报在你身上
·净界法师:想知道来生是什么样吗?
·索达吉堪布:无意中杀人,来世被别人无意杀死!
·达真堪布:断恶行善才是真正的爱自己
本周焦点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界法师:想知道来生是什么样吗?
·有人只是小聪明,有人则拥有大智慧
·明安法师:面相能证明一个人修行的高低吗?
·漫谈两性关系
·《如何坐禅》
·净土法门:你家里出不出人才,就从这里看!
·海涛法师:月光如来一展现,邪淫的业障就消除
·印光大师:深信因果,彻底洗涤自私自利之心
·索达吉堪布:无意中杀人,来世被别人无意杀死!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及其因由之探讨 > 内容

明太祖的佛教政策及其因由之探讨(2)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4-17 10:05:2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二、遣僧出使
    在中国历史上,如太祖多次遣僧出使异域,充当和平使者确实不
多见。详见下表:
                        87页

表七:遣僧出使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3年       │命僧克新等 3人往西域招谕吐番,仍命图其所过山│卷 53 页1036│
│(1370)    │川地型以归。                                │            │
│6月癸亥   │                                            │            │
├─────┼──────────────────────┼──────┤
│4年       │日本国王良怀遣其臣僧祖来进表笺贡....遣僧祖阐│卷68 页 1282│
│(1371)    │、克勤等 8人护送还国。                      │            │
│10月癸已  │                                            │            │
├─────┼──────────────────────┼──────┤
│11年      │遣僧宗□等使西域                            │卷121       │
│(1378)12月│                                            │页 1966     │
├─────┼──────────────────────┼──────┤
│17年      │遣僧智光等使西天尼八刺国。                  │卷121       │
│(1384)正月│                                            │页2462      │
│己已      │                                            │            │
└─────┴──────────────────────┴──────┘

    由资料知太祖遣僧出使的地点有西域的吐番、西天尼八刺国、日
本等,有学者亦将西宁列入,此不甚妥当(注72)。太祖确实曾对西宁
采用佛教羁么政策,但尚未找出曾遣僧出使西宁的文献。
    遣僧出使之由,一方面因俗为教(当地崇佛),以宗教力量安抚之
,如太祖曾言:“念其(日本)俗佞佛,可以西方教诱之也。”(注73)
同时亦兼具礼遇高僧之效果,实为一石两鸟之策。
三、敕建与赐物
    太祖的佛教政策,有其两面性,一面管制一面赞助,所谓刚柔并
济,此项即是“柔”的政策之一。详见下表: 

                        88页
表八:敕建与赐物
┌─────┬──────────────────────┬──────┐
│ 洪武纪年 │内                                        容│出        处│
├─────┼──────────────────────┼──────┤
│14年      │太平兴国禅寺在宝珠峰之阳,住持僧仲羲奏请迁之│卷 139 , 页│
│(1381) 9月│,遂诏改建于京城东,独龙岗之左,....赐额曰灵│2189。      │
│己亥      │谷,榜其外门曰第一禅林,又赐田150余顷。     │《续集》,页│
│          │                                            │244与此略同 │
├─────┼──────────────────────┼──────┤
│16年      │建凤阳大龙兴寺....赐名曰大龙兴寺....上自为文│卷156       │
│(1383)8月 │记之....赏工匠士卒钞25万3百有奇。           │页2430      │
│甲子      │                                            │            │
├─────┼──────────────────────┼──────┤
│18年      │诏建鸡鸣寺于鸡鸣山,以祠梁僧宝公。          │卷 176 , 页│
│(1385)    │                                            │2674。      │
│10月丁已  │                                            │《续集》,页│
│          │                                            │249与此略同 │
├─────┼──────────────────────┼──────┤
│19年      │云南僧人性海等回还,诏旨递运船只,令兵部施行│《续集》    │
│(1386)8月 │。                                          │页252       │
├─────┼──────────────────────┼──────┤
│21年      │重建天界善世禅寺于城南。....改赐额曰大天界寺│卷188页2829 │
│(1388)    │,御书天下第一丛林榜于门外......15年毁于火,│            │
│2月甲戍   │上命徒于京城南定林寺故址。                  │            │
│          ├──────────────────────┤            │
│          │能仁寺毁于火,主僧行果请徒今地,诏从之。    │            │
├─────┼──────────────────────┼──────┤
│21年      │教二部做与绵布僧衣,钦此移咨二部造办僧衣 36 │《续集》    │
│          │名。                                        │页254       │
├─────┼──────────────────────┼──────┤
│26年      │赐天界、天禧、灵谷、能仁、鸡鸣五寺芦柴地 47 │卷229       │
│(1393)    │顷有奇。                                    │页3357      │
│7月壬申   │                                            │            │
├─────┼──────────────────────┼──────┤
│28年      │赐善世、天禧等寺粮米,以给其粮,赐僧录司官大│《续集》    │
│(1395)    │佑袈裟衣衾。                                │页260       │
├─────┼──────────────────────┼──────┤
│31年      │于江东驿、江淮驿两处盖两座接待寺,著南北游方│《续集》    │
│(1398)    │僧道往来便当。                              │页261       │
└─────┴──────────────────────┴──────┘
                             89页
    由上表归纳太祖敕建、赐物有下列几种:
1.诏建或重建:十四年下诏太平兴国禅寺改建于城东,赐名灵谷寺,
  成为明代官寺之一。十六年在其故乡凤阳敕建大龙兴寺。十八年诏
  建鸡鸣寺,二十一年重建天界寺。太祖于生命中最后一年,诏建接
  待寺,方便南北游方僧的往来。
2.赐田:除敕建外也赐田于官寺,如十四年赐田一百五十余顷兴灵谷
  寺等。
3.赐衣、粮、交通工具等:由资料知太祖曾两次赐僧衣及袈裟;此外
  ,亦曾赐粮米给善世、天禧等寺;亦对某些僧人相当礼遇,如性海
  等欲回云南,令兵部供给船集。
      故知太祖在“柔”的佛教政策方面,亦有相当的作为。
四、祭祀僧人
    这也是太祖礼遇僧人方式之一,洪武十八年(1385)三月“右觉义
病故,恁礼部办素祭去祭祀他。令祠部备祀库支价买祭物去祭祀。”
(注74)同年十一月“左讲经如□今日下葬,恁礼部官使去祭祀。....
仍御制祭文。”(注75)二十九年(1396)十一月“灵谷寺住持病故与祭
祀。本部办素祭,遣官致祭。”(注76)有职位僧人或官寺住持病故,
太祖命祠部备祭物、礼部去凭吊,亦可视为太祖将方外的僧人纳入官
僚体制下,此为处理臣属病故的方式之一。
    此外,在《释氏稽古略续集》尚见到“礼部奏,据僧性海等告,
给护持山门榜文与寺家张挂,禁治诸色人等,勿得轻慢佛教,骂詈僧
人,非礼搅扰。违者,本处官司约束。钦此钦遵,出给榜文,颁行天
下各寺,张挂禁约。”(注77)太祖颁发护持山门榜文与寺家,以护僧
人,此亦太祖佛教政策的另一面。
陆、太祖佛教政策背后因由之探讨
    前辈研究焦点,大多止于探讨佛教政策而已。笔者以为太祖的佛
教政策,可谓集前人大成而更为完备,究竟有何因素影响其制订,笔
者认为有三,下文一一论介:
一、传统政权大于教权之影响
    中国自商周以来,宗教未独立于政治体制以外,天子就是大祭司
。历年来不泛学者对中国政教关系作研究,如杨庆□指出中国的宗教
,不是由于缺乏中心组织而退处社会从属的地位(如道教与佛教),便
是因为处于儒家政府非宗教性的控制与压迫下而居弱势 (如祭天与祖
先崇拜)(注78)。
                        90页
    Arthur Wright 以隋文帝为例,说明他必须先统一分歧的政治、
文化之后,才可能进一步建立隋的大一统。于是在各种情境下,利用
儒、释、道作为统一的工具。虽然文帝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但自始
至终佛教都是在政府的控制、朝廷对佛教的支持、以及对佛教的利用
下而发展(注79)。
    Daniel Overmyer 以《礼记》、《大明会典》等资料,探讨中国
政府对民间信仰的态度。首先政府认为在人间社会,政府是宇宙秩序
的代表者,政府有权利扮演维持秩序的角色,以促进社会和谐,故认
同某些祭祀使之合法化,同时也禁止淫祀的祭祀。第二,人鬼之道,
幽明虽殊,其理则一,故政府不只统治人间,也统辖他道。Overmyer
亦指出,政府企图控制宗教,但其理想与现实仍有差距。不过,大体
而言政权高于教权仍是不争之事实(注80)。 Overmyer 所言不差,以
明代僧道司之官品只维持在六品至九品之间,则可想而知教权其位之
低。
    上述所言,大体不为过。尤其是体制化的宗教如释、道,若要弘
扬发展,则必须得到政府当局的认同、支持,同样地,亦受到控制。
诚如道安 (312-385)所云:“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注81)以佛教
而言,传入中国后于其发展过程,亦受到国家权力对其之限制或影响
,而改变佛教之体质,成为中国化的佛教。故镰田茂雄称中国佛教为
“国家佛教”(注82),此言诚不虚。
    在政权高于教权的背景下,历年来政府对佛教都有一套管理政策
(注83),故明太祖可奠于前人基础,再加补充,而立下完备的规模。
如僧官制就有其源远流长的背景,出现于东晋十六国时期,至明行之
已达千年,各朝代的僧官制都有其特色,但明代更强化僧官制度。如
从中央到地方、边疆地区(如新疆、青海等)都有一套完整的僧官体系
,所以白文固说:“建立如此严密的、纲目齐备的僧司网路是以往各
朝不多见”(注84)。又明代各级僧官有明确的品阶、俸禄等规定,这
对以往各朝来说是个例外,也是个发展,表示明朝僧官有机构更衙门
化、僧职更官吏化。故言,洪武年间对释道二教的整顿和管理,可谓
集前人大成。
二、元代宗教问题之影响
    《元史.释老传》序文:“释老之教行于中国已有千数百年,然
其盛衰系于时君好恶......元之兴也,崇尚释氏,帝师之盛,不可同
日而语。”(注85)赵翼又云:“古来佛事之盛,未有如元朝者....元
亡天下,大半亡于僧。”(注86)
    为何有如上说法呢?原来元代对佛教采袒护政策,尤其纵容喇嘛
教,元武宗曾下令:“凡民殴西僧(喇嘛僧)者截其手,詈之者断其舌
。”(注87)虽然此令后来未施行,亦可窥见元朝对喇嘛教之袒护。又
文宗时在天下闹饥荒之际,陕西路饥民有百二十三万四千余口、江折
饥民有六十余万户,大都等地饥民有六十七万六千余户,

                        91页
此时竟还倾国库营造大承天护圣寺(注88)。
    依大薮正哉及郑素春之研究,元代的宗教态度受成吉思汗影响很
大--应尊敬所有宗教不能有差别及规定所有宗教家免以租税赋役(注89)
。有元一代,因为有如上规定,加上皇室崇佛,故教团不断扩大,到
元代中期,就有僧尼总数号称百万数字出现(注90),除广大寺田免税
外,又皇室历年来为修功德作佛事、建寺宇耗尽大量金钱(注91)。这
些对国家财政而言,不啻是一负影响。
    白莲教(注92)源于何时、何人,学者说法不一。如李守孔并未明
 容R
说源于何时,但由文意推知约在隋唐或更早(注93)。而重松俊章言白
莲教发生于南宋,由茅子元(1086-1160)倡导 (注94)。马西沙观点与
重松俊章相同(注95)。此外,Haar综合近代学者之研究,说明白莲教
此名称可溯到初唐(注96),而以“自称”(autonym)、“标签”(label)
的观点,推翻从东晋慧远到义和团有一个白莲教传统。(注97)马西沙
认为白莲教到元代时与净土宗已有异同之别,同的是皆以弥陀信仰为
主,异的是白莲道人据寺为家,娶妻生子,为正统佛教诸宗及寺院所
不承认。故白莲教有相似佛教的内容,但非佛教之宗派,也因其相似
常被政府误认为佛教。后来其发展亦呈现两种趋势,一些白莲道人以
茅子元正统自居,在政治上与元当局合作;另外一批人则背离茅子元
倡教宗旨,采取反抗元政权之路(注98)。
    元朝虽对所有宗教给予传教自由,惟对白莲教或白莲宗等的宗教
结社,认为它们是有叛乱嫌疑,而经常下达禁止白莲佛教的法令。如
《大元通制条格》卷二十八,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三月“指白莲会
为名作乱。照得江南见有白莲会等名目....一切左道之术,拟合禁断
。”又如《元史,武宗本纪》卷二十二,武宗至大元年(1308)五月丙
子“禁白莲社,毁其祠宇,以其人还民籍。”再如《元史.英宗本纪》
卷二十二,英宗至元二年(1336)闰五月“禁白莲教佛事”(注99)。虽
不断禁止之,但元中叶后民生困苦,白莲教乱相继而起(注100) 。顺
宗时黄河氾滥,征役修筑,引起白莲教首韩山童等叛乱,此举一发不
可收拾,朱元璋借用白莲教之势建立大明帝国(注101) 。
    由上知之,元代不当的宗教政策,成为其覆灭重要因素之一。借
宗教势力而建国的朱元璋,深知宗教若与民众结合,将是一股不可忽
视的力量。元世祖时禅僧印简(1202-1257) 即慨叹:“我观今日沙门
,少护戒律,学不尽礼,身远于道。”(注102) 之后,元代教团又不
断膨胀,僧徒素质更低落,武宗时监察御史张养浩上时政书,批评佛
教说:“今释氏之徒蓄妻、育子、饮醇、啖腴。”(注103) 再逢元末
兵乱,寺院破坏,僧人四散甚而僧俗杂处,加上即位后教乱不断 (胪
列如下) ,使得太祖不得不对宗教付予莫大的关心,而积极整顿管理

                          92页
表九:洪武时期佛教乱事
┌─────┬──────────────────────┬───────┐
│时      间│内                                        容│出          处│
├─────┼──────────────────────┼───────┤
│洪武 6年  │玉佛儿自称弥勒佛降生,传写佛教惑人,欲举众为│卷81          │
│(1373)    │乱。                                        │页1458        │
├─────┼──────────────────────┼───────┤
│洪武14年  │山民有称弥勒佛者,集众惑人。                │卷138         │
│(1381)    │                                            │页2181        │
├─────┼──────────────────────┼───────┤
│洪武19年  │妖僧彭玉琳等谋乱。玉琳福建省乐县阳门庵僧 , │卷178         │
│(1386)    │....自号弥勒佛祖师,烧香聚众作白莲会....遂同│页2692        │
│          │谋为乱。                                    │              │
├─────┼──────────────────────┼───────┤
│洪武20年  │李某,妄称弥勒佛....因聚众谋作乱。          │卷182         │
│(1387)    │                                            │页2746        │
├─────┼──────────────────────┼───────┤
│洪武21年  │县民有称弥勒佛教惑民者。                    │卷190         │
│(1388)    │                                            │页2876        │
├─────┼──────────────────────┼───────┤
│洪武30年  │吏高福兴、及民人田九成、僧李普治谋为乱。    │卷240         │
│(1397)    │                                            │页3606        │
└─────┴──────────────────────┴───────┘
┌─────┬──────────────────────┬───────┐
│篇      名│内                                        容│出          处│
├─────┼──────────────────────┼───────┤
│三教论    │暗助王纲益世无穷                            │《明太祖文集》│
│          │                                            │页215         │
├─────┼──────────────────────┼───────┤
│释道论    │暗理王纲于国有补无亏                        │《明太祖文集》│
│          │                                            │页213         │
├─────┼──────────────────────┼───────┤
│谕僧纯一敕│阴翊王度                                    │《明太祖文集》│
│          │                                            │页156         │
├─────┼──────────────────────┼───────┤
│授善世禅师│善世凶顽佐王纲而理道                        │《明太祖文集》│
│诏        │                                            │页254         │
├─────┼──────────────────────┼───────┤
│御制玄教斋│益人伦厚风俗                                │《道藏》 15 ,│
│仪文序    │                                            │H-Y467,页1 │
├─────┼──────────────────────┼───────┤
│佛教利济说│以导顽恶                                    │《明太祖文集》│
│          │                                            │页338         │
├─────┼──────────────────────┼───────┤
│拔儒僧文  │化凶顽为善默佑世邦                          │《明太祖文集》│
│          │                                            │页265         │
└─────┴──────────────────────┴───────┘
                                 93页
┌─────┬──────────────────────┬───────┐
│篇      名│内                                        容│出          处│
├─────┼──────────────────────┼───────┤
│1.宦释论  │谈虚无之道,动以果报因缘。是道流行西土,其愚│《明太祖集》  │
│          │顽闻之,如流之趋下,渐入中国,阴翊王度,已有│页227         │
│          │年矣。                                      │              │
├─────┼──────────────────────┼───────┤
│2.御制授了│若僧善达祖风,演大乘以觉聪,谈因缘以化愚,启│《续集》页227 │
│  达德瑄溥│聪愚为善于反掌之间,虽有国法,何制乎?缧绁刑│              │
│  洽      │具,亦何以施?岂不合乎柳生之言,阴翊王度。  │              │
├─────┼──────────────────────┼───────┤
│3.佛教利济│且佛之教,务因缘,专果报,度人之速,甚于飘风│《明太祖集》  │
│  说      │骤雨(注114)。                               │页338         │
└─────┴──────────────────────┴───────┘
注:上述资料出于《太祖实录》摘录有关佛教之教乱,其中有些可能
是民间教派而被误认佛教,但被官方认为其与佛教有关,乃是实情,
故亦算之。
    在如此背景下,太祖鉴于民众与宗教结合有如此钜大之威力,故
难怪会有整顿佛教的决心出现,而其基本原则亦明确厘订为僧俗隔离
和限制僧徒活动,是故有上述佛道禁例、僧道给度等等政策的拟定与
颁行。
三、太祖思想及对佛教认知之影响
    为何太祖所谓清理佛教,采限制不禁绝而加以利用的政策?朱鸿
言四个因素使然:1.思藉宗教力量笼络江浙人士;2.欲由清理释道,
以禁绝白莲教;3.藉僧门之力使藩属归附;4.藉宗教神化自己以巩固
统治地位(注104) 。而笔者认为,此四个因素皆属外因,未必是主因
。如其所言之一,太祖欲借宗教力量笼络江浙文士,以为其所用。此
言或有理,但亦可假设太祖可用其它方法笼络之,不一定非用宗教不
可,除非在其思想里认同某些观念,里外相合,方可能采取以宗教为
笼络的手段。故下文针对太祖思想、认知,探究为何他会对佛教采管
制、隔离、怀柔礼遇政策。
(一)太祖对佛教功能的正面认识
    太祖曾撰〈三教论〉(注105) 指出:佛仙二教“幽而灵”,儒则
“张而固”,同是“有益世人,行世实为天道”。要之,三教之中仲
尼之道是显明而阳德,是“万世永赖者”,是世教之主。对此,佛仙
之道为幽灵而阴德,可为“暗助王纲者”,此二者如阴阳二气,缺一
不可,故为天道。因而述说:“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三教
                        94页
之立,虽持身荣俭之不同,其所济给之理一。”终结以“然于斯世之
愚人,于斯三教,有不可缺者。”
    酒井忠夫言太祖的三教思想,不同于前人的三教合一或三教鼎立
,而是以儒为中心,佛仙为儒阳互补之阴,而暗助王纲(注106) 。除
〈三教论〉外,太祖在〈宦释论〉也同时说:
      所以佛之道云阴者何?......其圣贤之道(指儒道)为阳教....
      斯二说,名之则也异,行之则也异,......利济万物理亦然也
      。所以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注107)。
    施政者的政策实施,背后是有其一套理念及思想支撑著(注108)
,太祖亦然,他出身草莽,“马上”得天下,但不能“马上”治天下
,接受儒臣建议以儒道为治国首要,称它“万世永赖”。同时,亦肯
定佛、仙的政治功能,而说其不可或缺。
    太祖在其文集不时提及释教的功能,胪列所举:
    太祖为何屡屡言释教有如上之功能?依笔者分析,有如下之由:
1.太祖是位有神论者:
    其撰(鬼神有无论)说到:“卿云无鬼神,将无畏于天地,不血食
于祖宗,是何人哉?今鬼忽显忽寂,所在其人见之,非福即祸,将不
远矣。”(注109) 因天地有神明,人有畏于天地,如俗谚云:“举头
三尺有神明”,所以对自己举止行为自会警惕。而太祖又相信佛之道
“举以鬼神,云以宿世,以及将来......”所以“今世之愚顽,慕而
自化之”(注110) 。在〈谕僧统一敕〉,太祖亦提到:由于鬼神护卫
世人故良者益多,顽恶者减少,所以治世人主每减刑法而天下大治。
太祖认为这非君主减刑之用,而是由于佛化博被之然也(注111)。
    太祖信世上有鬼神,故也重视人死后的安顿,曾言:“兵革之余
,死无后者,其尽无所依....然则鬼乏祭享而无所归,则必为害。”
(注112) 想必有如此观念,方有蒋山广荐法会之举,借佛教力量安顿
亡魂以安定民心。不只如此,对得其死的,为人子孙也应借法事善送
其终。基此观点,太祖云:
      僧有禅、有教,道有正一、有全真......而教与正一专以超脱
      ,特为孝子慈亲之设,益风俗....,官民之家,若有丧事,非
      僧非道,难以殡送。若不用此二家殡送,则父母为子孙者是不
      慈,子为父母是不孝,耻见邻里(注113)。

                        95页
因佛之道可安抚鬼神,举鬼神以劝人,太祖相信藉此可收敦人伦、厚
风俗、善世凶顽、暗理王纲等效用。
2.太祖认为佛教的因缘果报可阴翊王度
    由《明太祖文集》知有如此观点,胪列如下:
    太祖相信若僧人善达祖风,以因缘果报化导愚民,则度人之速甚
于急风骤雨,可使善者多,恶者少,国家可免设刑具,而达到以其不
绳顽而顽化之境,收暗理王纲之用,于国有补无亏。
?外邦信佛,以教治之
    为甚么佛教具有政治功能,太祖认为除佛教本身具备因缘果报等
观念,可善世凶顽等功用外,亦可能对于一些崇佛外邦,如表七 :
〈遗僧出使表〉所列的日本、吐番等能以教化之,达到绥靖边疆之功
,派僧出使即有此意味。
(二)太祖以“护教者”自居
    基于现实因素,如“(僧者)聚庐以居,合众而食,钱谷有出纳,
簿籍有勾稽,不有所司,何以能治?”(注115) 故设僧官治之。但他
又说其管理目的“使彼学道之徒,安居饱食而不懈于进修,以称朕兴
隆尔教之意。”(注116) 此口吻俨然以护教者自居。授□太璞为左讲
经的敕文里,太祖亦表明设官之意:“僧官以副朝典往化,释子无怠
。讲经尚宜以佛之觉觉人,以师之业业己,俾释子有达宪章,庶不负
朕设官之初意也。”(注117)
    太祖惧佛教与民众结合成为反动政权的一股力量,故有清理佛教
之举。此外他尚以兴隆尔教、俾释子有达宪章的护教者自居。由此,
或能从另一角度了解他为何采限制而不禁绝的佛教政策。
(三)太祖对僧人的形象
    除上之因,若能再探究太祖对僧人之意象,那些是僧人所应为、
所不当为,则更能了解太祖清理佛教之政策。应当为的正面行为,如
〈拔儒僧文〉:“(能)苦空寂寞、忘嗜欲、绝尘事。”(注118) 〈谕
僧纯一敕〉:“当深入危山,结卢以静性,使神游三界,下察幽冥,
令生者慕而死者怀,景张佛教。”(注119) 而太祖认为僧人不应当为
的负面行为,如〈释道论〉:“欢妻抚子、暗地思欲、散居空世、污
甚于民。”(注120) 〈谕天界寺不律僧戒泐复〉:“集金帛、构是非
、要虚名。”(注121)〈谕天界寺僧〉:“不务靖而好喧。”(注122)
〈宦释论〉:“不务佛之本行,污市俗,居市廛。”(注123) 在文集
里,类似僧人这些当为、不当为的观点不胜枚举。

                        96页
    综合上述资料,显示太祖对出家人看法:应远离尘嚣,绝嗜欲,
栖于危山深林,结庐以静性,朝夕慕道以利济物人。而非好喧、居市
廛、污世俗、要虚名、构是非者。故在整顿佛教时,太祖一直令僧人
要居深山崇谷或守丛林,不可与民杂居或向民化缘。出家人之本务是
讲经不懈,博修佛道,了心性化世人,以使士民仰僧善道,故在敕文
里太祖频频表示要试经度僧,以提升僧徒之质地,如:“今天下僧道
数多,皆不务本教,宜令赴京考试,不通经典者,黜之。”(注124)
    可见太祖的佛教政策之背后是有其形象认知,此二者有互为表里
之因果关系。
柒、结论
    太祖出身贫农家庭,从幼年到建国与宗教有甚深渊源,熟知宗教
之正面功能可暗助王纲、阴翊王度。同时也深识宗教对政权的威胁,
加上其个人思想及对佛教的认知,使他对佛教有一套正反两面的政策

    综观本文所述,太祖曾借宗教之力,建立大统帝业。即位后,一
方面是正面的欲以护教者自居,而进行佛教之清理;一方面是反面的
畏惧宗教与民众结合之力量,故思对佛教隔离,庶免成为帝业不稳之
绊脚石,并想借宗教之用以收辅助政治之效。由上知之,太祖的佛教
政策约有三类:管制、隔离、怀柔礼遇,而以隔离政策为其特色。换
言之,其政策原则是僧俗隔离,方向是采限制而不禁绝。制定佛教政
策的基础有奠基于前代成果,有亲睹宗教带给元朝的危害,及受个人
思想、认知之影响而加以改革制定。
    基本上,管制及怀柔、礼遇政策多承袭前人,而隔离政策除继承
前人外,尚有太祖的创意,故笔者以此项是太祖整个佛教政策的核心
与特色。于隔离政策之下所强调的僧人形象是不居市区、不混时俗、
隐入深山崇谷、刀耕火种,或住丛林,侣影伴灯,甘苦空寂寞。这些
远离世俗“山林佛教”的形象,成为后人所认知的佛教,一直延续到
民国时代。此外,为实施僧俗隔离,太祖采三宗分流,在此制度下能
与民众接触的是教僧。而教僧之特长是仪式的执行者,在教理思想上
不作探究(这是讲僧的执责),也不以明心见性为本宗 (那是禅僧的任
务) 。可想而知,民众多透过“教僧”在经忏仪式,或葬仪等场所来
认识佛法,难免对佛教多有“死人佛教”“经忏佛教”的评价。
    本文只处理洪武时期佛教发展的外在背景因素──太祖的佛教政
策及其因由,尚未触摸此期佛教发展的内在趋势为何,及洪武政策究
竟施行多少,这些问题将在其他文章处理。
                        97页
(注1) 明清佛教是否为“衰微期”,学者有不同说法。一派主张“是”
      ,如黄忏华:《中国佛教史》(台北,新文丰出版社,1983),
      此书写于1937年,作者在凡例云:“历史通例,虽因愈到近代
      愈详。然佛教、佛学实以隋唐为最盛。至宋以后,愈趋愈下。”
      又镰田茂雄:《中国佛教通史》(台北,新文丰出版社 ,1987)
      页241云:“明清以后的近代佛教,可以说是佛教的衰微期。”
      另一主张“不是”,如Chun-Fang Yu, The Renewal of Buddhism
      in China: Chu-Hung and the Late Ming Synthesis (Columbia
      Uni. 1981),p3-4,提出不能以衰微期来看待明代佛教,因为明
      代佛教亦有其特色。
(注2) 横超慧曰:〈日本的中国佛教研究〉,收于蓝吉富编《中国佛
      教史论集》(台北,华宇出版社,1987),页230。
(注3) 陈荣捷著、廖世德译:《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台北,文殊
      出版社,1987),页291)
(注4) 太虚大师:〈怎样增高佛教在国民中的地位〉,收在印顺法师
      等编《太虚大师全书》第18册, (台北,善导寺佛经流通处,
      1980),页604-605。
(注5) 冉云华:〈太虚大师与中国佛教现代化〉《中国佛教文化研究
      论集》(台北,东初出版社,1990),页223。
(注6) 寺院隔离政策在北魏已有部分开始下令实施,如魏收:《魏书
      .释老志》(台北,鼎文书局),卷114,页3041-3045,提到北
      魏已有禁令,寺院需离群索居置于城郭外,但未严格执行。
(注7) 高雄义坚著、陈季菁译:《宋代佛教史研究》,收在蓝吉富编
      《世界佛教名著译丛》(台北,华宇明出版社,1987),页210。
(注8) 同上。
(注9) 同(注7),页12。
(注10)刘淑芬:〈五至六世纪华北乡村的佛教信仰〉《中央研究院历
      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63本,第3分,1993,页527-535。
(注11)孟森:《明代史》(台北,中华丛书委员会,1957),页9。
(注12)缪凤林:《中国通史纲要》Ⅲ册(台北,学生书局,1972),页1。
(注13)郭朋:《宋元佛教》(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5),页195-196。
(注14)中村元等著、余万居译:《中国佛教发展史》(台北,天华出版
      社,1984),页493。
(注15)太虚大师:〈听讲“现代中国佛教”之后〉,收在印顺法师等
      编《太虚大师全集》第28册(台北,善导寺佛经流通讯,1980)
      ,页515-519。
(注16)洪武分佛教为禅、讲、教三类,所谓“禅”指以修行为务希能
      明心见性之僧侣;“讲”指深究、或能说佛陀教法的僧侣;“
      教”指为满足世人需要,以赴应为务替人诵经、作法事等之僧
      人。
(注17)龙池清:〈明代?瑜伽教僧〉《东方学报》,1940,第11卷,
      第1号,页405,介绍教僧亦名“瑜伽教僧”,因施行瑜伽三密
      之行法;又名“赴应僧”,因赴应世俗需求而作佛事。
(注18) 同上。
(注19)明太祖:〈御制玄教斋教仪序文,收于《道藏》第15册 (台北
      ,新文丰出版社)H-Y467,页1。
(注20)晚明四大师作品,如圣严法师:《明末中国佛教?研究一特?
      智旭?中心???)(东京,山喜房书林,1975);Chun-Fang Yu,
      The Renewal of Buddhism in China: Chu-Hung and the Late
      Ming Synthesis(Columbia Uni,1981)。
(注21)龙池清:〈明代?僧官〉《支那佛教史学》,1940,第4卷第3
      期;野上俊静:〈明初?僧道衙门〉《大谷学报》1950,第27
      卷,第 1期;滋贺高义:〈明初?法会?佛教政策〉《大谷大
      学年报》1969,第20期;朱鸿:〈明太祖与僧道〉《师大历史
      学报》1990,第18期;陈连营:〈试论明初洪武年间对佛道二
      教的整顿和管理〉《史学月刊》,1991,第3期。
(注22)酒井忠夫:〈明?太祖?三教思想???影响〉《福井博土颂
      寿、记念》(东京,福井博士颂寿纪念论文集刊行会,1960)。
(注23)牟复礼等编,张书生等译:《剑桥中国明代史.目录》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页2。
(注24)《明太祖实录》,元天历元年9月子丑条,卷1,页1。
(注25)吴□:《朱元璋大传》(台北,远流出版社,1991),页21。
(注26)吴□:〈明教与大明帝国〉《吴□史学论著选集第2卷》(北京
      ,人民出版社,1986),页415。
(注27)柯毓贤:〈“明王”与“罗平王”──以《转天图经》为中心
      之考察〉《东方宗教研究》,1993,新3期,页100。
(注28)何乔远:《名山藏》(台北,成文出版社),页5951。
(注29)除上引文外,亦可见陆粲:《庚已编》卷7,《铁冠道人》(百
      部丛书集成,艺文印书馆),页10a;宋濂:《宋学士文集》,
      卷10,〈张中传〉 (百部丛书集成,艺文印书馆),页48-50;
      《明史.方伎传》,卷187,〈周颠、张中传〉,页7639-7640
      等,皆有记载张中、周颠以预言助朱元璋取得天下之事。
(注30)孙故宽:《宋元道教之发展.北宋初年之道教》〈太祖受命的
      传说〉 (台中.东海大学,1968),页53-57;又吴彰裕:《历
      代兴业帝王政治谜思之研究》 (中山大学中山学术研究硕士论
      文,1985),页79-82,谈到三代以下,二千多年来的帝王,都
      具有政教结合的“真命天子”之身分。
(注31)滋贺高义:〈明初?法会?佛教政策〉《大谷大学年报》,1969
      ,第20期,页200-207。
(注32)同(注6),页3038。
(注33)慈怡法师:《佛光大辞典》(高雄,佛光出版社,1988),页3779。
(注34)龙池清:〈明太祖的佛教政策〉《海潮音》1991,第72卷,第
      2期,页25;及印顺法师:《净土与禅》(台北,正闻出版社,
      1972),页20,对此皆有相同之看法。
(注35)荒木见悟讲、慧严法师译:〈明代楞严经的流行〉中,《人生
      杂志》,1993,第124期,页41。
(注36)明幻轮(生卒不详):《释氏稽古略续集》收于《卍续藏经》,
      第133册(台北,新文丰出版社),卷2,页232。
(注37)同(上),页240。
(注38)《明太祖实录》卷209,页3110。
(注39)圣严法师:《明末中国佛教之研究》(台北,学生书局,1988)
      ,页58,统计《卍续藏》所收录《心经》的注释书,共46种,
      其中在明代完成的即占26种;《金刚经》注书有42种,其中明
      代完成14种;此外《楞伽经》11种注释之中,明代完成8种。
(注40)印顺法师:《中国禅宗史》(台北,正闻出版社,1978),页14。
(注41)同(注40),页158。
(注42)同(注40),页160。
(注43)王新:〈课诵〉,收于蓝吉富编《中国佛教人物与制度》 (台
      北,弥勒出版社,1984)页413-418。
(注44)同(注36),页256。
(注45)同(注36),页361。
(注46)释见晔:《洪武时期佛教发展之研究》 (中正大学历史研究所
      83年硕士论文,未刊本),页52-53。
(注47)同(注17),页406。
(注48)同前言,如庙产兴学、反宗教运动等。
(注49)同(注5),页221-235。
(注50)谢重光、白文固:《中国僧官制度史》(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
      ,1990),页2。
(注51)同(注21),野上俊静著,页11-12。
(注52)同(注36),页244-246。
(注53)同(注21),龙池清著,页37-40。
(注54)清水泰次:〈明代佛道统制考〉《东洋史会纪要》,1937,第
      2 期,页6-9。
(注55)同(注50)。页10。
(注56)间野潜龙〈中国明代?僧官???〉《大谷学报》,1956,第
      36卷,第3期,页55。
(注57)同(注21),龙池清著,页40-43。
(注58)同(注21),野上俊静著,页11-12。
(注59)朱鸿:〈明太祖与僧道〉《师大历史学报》,1990,第18期,
      页71,朱鸿亦有此看法。
(注60)同(注36),页246。
(注61)《明太祖实录》卷150,页2368。
(注62)同(注17),页407-409。
(注63)同(注36),页256。
(注64)同(注21),陈连营著,页41。
(注65)龙池清:〈明?寺院〉《支那佛教史学》,1938,第2卷,第4
      号,页19。
(注66)同(注34),龙池清著,页29。
(注67)同(注36),页232。
(注68)同(注36),页260。
(注69)同(注31),页206-236。
(注70)同(注31)。
(注71)同(注59),页69。
                        100页

(注72)同(注59),页72,无西宁而朱鸿将其纳人。
(注73)清,张廷玉等:《明史.外国三》,卷322,页8342。
(注74)同(注36),页249。
(注75)同(注36),页250。
(注76)同(注36),页261。
(注77)同(注36),页252。
(注78)杨庆□:〈儒家思想与中国宗教之间的功能关系〉,收于段昌
      国等译《中国思想与制度论集》(台北,关经出版社,1979),
      页319。
(注79)Arthur Wright 著,段昌国译:〈隋代思想意识的形成〉,收
      于《中国思想与制度论集》(台北,联经出版社1979),页77-122。
(注80)Daniel Overmyer,"Attitudes Towards Popular Religion in
      Ritual Texts of the Chinese State," Cahiers d'Extreme
      Asie, 5(1989-1990),p191-221。
(注81)《高僧传.释道安》卷5,收于《大正藏》第50册(台北,新文
      丰出版社,1983),页352a。
(注82)镰田茂雄著、关世谦译:《中国佛教通史》第 1卷 (高雄,佛
      光出版版社,1985),页3。
(注83)历年来讨论政府对佛教管理的著作颇多,专书如前引书《中国
      僧官制度史》;陈琼玉:《唐代佛教与政治经济的关系》 (师
      大历史研究所71年硕士论文,未刊本。) ;单篇文章如程民生
      :〈略论宋代的僧侣与佛教政策〉《世界宗教研究》,1986,
      第4期,页49-59;谢重光:〈唐代佛教政策简论〉《世界佛教
      研究》,1988,第3期等不胜枚举。
(注84)同(注50),页231。
(注85)《元史.释老传》(中华书局)中,页4517。
(注86)赵翼:《□余丛考》(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卷18
      ,页291。
(注87)《元史.武宗本纪》元至元 2年(1309)6月癸亥条,(中华书局)
      卷22,页512。
(注88)《元史.文宗本纪》,天历 2年(1329) 4月癸卯至 5月乙丑,
      (中华书局),卷33,页733-734。
(注89)大薮正哉:〈元朝?佛教政策〉《元代?法制?宗教》 (东京
      ,秀英出版社,1983),页279;郑素春:《全真教与大蒙古国
      帝室》(台北,学生书局,1987),页54。
(注90)同(注14),页451。
(注91)同(注13),页177-183有介绍元朝各帝因崇佛事迹所耗的金钱;
      又赵翼《□余丛考》,卷18,〈元时崇奉释教之滥〉,页288-
      291,亦有详介之。
(注92)学者对“白莲教”此专有名词认识不一,如Susan Nakuin,"The
      Transmisson of White Lotus Sectarianism in Late Imperial
      China", in David Johnson, Andrew Nathan & Evelyn Rawski,
      eds., Popular Culture in Late Imperial China  (Berkeley,
      1985),将一些民间教派如八卦教等,亦列为白莲教,而有误
      用之嫌。
(注93)李守孔:〈明代白莲教考略〉中收于包遵彭编:《明代宗教》
       (台北,学生书局,1969),页17。
(注94)重松俊章等、陶希圣译:〈初期的白莲教会──附元律中的白
      莲教会〉,收于蓝吉富编:《中国佛教史论集》 (台北,华宇
      出版社,1987),页278。
                        101页

(注95)马西沙:《中国民间宗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
      页6,〈序言〉。
(注96)Ter Harr, The Wite Lotus Teachings in Chinese Religious
      History (New York. Koln.1992),p.2。
(注97)同(注95),p.5.
(注98)同(注95),页137。
(注99)此三条资料转引重松俊章,同(注94),页288-293。
(注100) 同(注93)。
(注101) 同(注99),页21-29,即介绍白莲教与建立明帝国之关系。
(注102) 元念常(生卒不详):《佛祖历代通载》,收于《大正藏》第
        49 册(台北,新文丰出版社,1983),卷21,页703。
(注103) 清毕沅(1730-17970):《续资治通鉴》(中华书局),卷197,
        〈元纪〉15,武宗至大3年(1310)9月壬辰,页5367。
(注104) 同(注59),页75-76。
(注105) 明太祖:〈三教论〉《明太祖集》(合肥,黄山书社,1991)
        ,页214-216。
(注106) 同(注22)页248。
(注107) 明太祖:〈宦释论〉《明太祖集〉(合肥,黄山书社,1991)
        ,页221-228。
(注108) 同 (注79),Arthur Wright〈隋代思想意识的形成〉即在说
        明此论点。
(注109) 明太祖:〈鬼神有无论〉《明太祖集》 (合肥,黄山书社,
        1991),页224。
(注110) 同(注107),页228。
(注111) 明太祖:〈谕僧纯一教〉《明太祖集》 (合肥,黄山书社,
        1991),页156。
(注112)《明太祖实录》,洪武 3年12月戊辰,卷59页1155。
(注113) 同(注19),页1。
(注114) 此段文字在《明太祖集》与明葛寅亮:《金陵梵刹集.钦录
        集》(台北,广文书局),页48,有差异。依文意推敲以〈钦
        录集〉较合理,故依之。
(注115) 明太祖:〈御制授清浚左觉义诰〉,收于《卍续藏集.释氏
        稽古略续集》(同(注17)),页242-243。
(注116) 同(注115),页243。
(注117) 明太祖:〈敕授□太朴左讲经制诰文〉,收于《卍续藏集.
        释氏稽古略续集〉(同(注17)),页242。
(注118) 明太祖:〈拔儒僧文〉《明太祖集》(合肥,黄山书社,1991)
        ,页265。
(注119) 同(注111),页156-157。
(注120) 明太祖:〈释道论〉《明太祖集》(合肥,黄山书社,1991)
        ,页213。
(注121) 明太祖:〈谕天界寺不律僧戒□复〉《明太祖集》(合肥,
        黄山书社,1991)页172。
(注122) 明太祖:〈谕天界寺僧〉《明太祖集》(合肥,黄山书社,
        1991) ,页170。
(注123) 同(注107),页228。
(注124) 《明太祖实录》,洪武28年9月己未,卷241,页3524。

                        102页
The Buddhist Policies of the Ming Emperor, Hung-wu
by Shi Jian-hua
    The development of Buddhism during the Hung-wu era had
a crucial impact on Ming, Ch'ing and even contemporary
Buddhism. The present article will attempt to describe the
influences of the Buddhist policies of Hung-wu on the
development of Buddhism.
    There were three types of Buddhist policies of Hung-wu:
control, segregation, and solicitude, best characterized by
the policy of segregation. In other words, the principle
policy was to limit without prohibiting. Policies towards
Buddhism were founded on effects of the previous era where
religion had endangered the Yuan Dynasty, as well as
influenced by Hung-wu's personal thoughts and interpretations.
    Under the policy of segregation, monks were prohibited
from living with in the cities and did not mingle with the
populous, but formed monasteries in the mountains or lived
in the forests.  This type of "Shanlin Buddhism" became the
Buddhism of the Ming and Ch'ing. Hung-wu through Sanzong
fenliu, and the populous came to understand Buddhism through
contact with monks during the reading of scriptures and
during burial rituals.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