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六因、四缘、五果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慈光静思 > 内容

佛经谈的是生命吗?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4 09:53:5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一次久违的晤面,一个汉传佛教学者的三代师生聚首,在十月十一日秋凉的法鼓山的午餐餐叙上,徐徐开启。原来是一次温馨的聚会,不过来访者有心,就在餐桌上追问「生命」的大题,两小时的餐叙下来,不仅佳肴入胃,心的体味也深刻。

「我们谈生命的时候,都把生命当成课题。比如一只虫、一只蝴蝶,我们所看到的生命都在外面,可是真正的生命是内在的。就像《楞严经》一开始,佛问阿难:心在哪里?是在内、在外,在哪里?阿难搞不清楚,我也搞不清楚了。」


拿出一份预拟的题纲,台北教育大学「生命教育与健康促进研究所」新科硕士林泰石菩萨,把握难得的机会向圣严师父请益。他的发问直率坦然,让陪同前来的玄奘大学讲座教授罗宗涛与夫人陈静雅女士,台北教育大学生命教育所所长陈锡琦与陈淑香伉俪、语创系涂艷秋教授,以及政治大学丁敏副教授及夫婿俞雨霖先生,一边觉得莞尔,却也几许期待──听听师父怎么说。

林泰石菩萨近期才发表一篇论文,题目为「圣严法师禅学着作中的生命教育」,这是他取得台北教育大学生命教育所硕士学位的毕业之作。师父相当赞赏这份论文,认为内容超出了一般硕士论文的层次。而该论文的指导教授,正是同席的陈锡琦所长和涂艷秋教授。

冉冉华发,暧暧含光,玄奘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罗宗涛教授,全身流露一股典型的文人风采。罗教授过去在政治大学长期任教,在教育界服务近半个世纪,也在佛学领域享有「敦煌学专家」的美称。他的后辈,政大中文系丁敏副教授,擅长佛教史和佛教文学经典,2002年曾书写「当代台湾旅游文学中的僧侣记游—─以圣严法师《寰游自传系列》为探讨」一文,意外开启了喜欢旅行文学的读者,探索圣严师父思想及行谊的新视角。


台北教育大学语创系的涂艷秋教授,则与师父的因缘缔结得更早,也令人玩索。她在1988年完成的政治大学中文所博士班论文《僧肇思想探究》,当时的指导教授,一位是罗宗涛教授,另一位即是圣严师父。巧妙的是,二十年后,她担任了林泰石菩萨的硕士论文指导教授,探索圣严师父禅学思想中的生命教育。这隔代的师生关系,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线,接合了这二十年的因缘──圣严师父的教导影响了涂艷秋教授,而涂教授的指导,帮助指正了林泰石的论文;如今林菩萨的论文发表,师父一以感谢林菩萨的青睐,也向居中贡献的涂教授致谢。

这场秋兴的午餐餐叙,以汉传佛学研究为主轴,定位则是「感谢与鼓励」。师父语道:「我很感谢在今天的台湾,仍有人孜孜努力于汉传佛学研究,同时我也鼓励未来能有更多学者,投入汉传佛学的深研。汉传佛教的内涵是非常深厚的。」中华佛学研究所所长果镜法师与圣严教育基金会董事杨蓓老师,也在餐叙中分别说明佛研所的「汉传佛教论丛计画」,和圣基会推广圣严师父思想及加强汉传佛教国际能见度的诸多作为。

智慧是有的,但不执着

「师父,我可以向您请问吗?」餐叙才开始,林泰石忽然拿出一纸题纲,显然有备而来。

林泰石:首先感谢师父,我在阅读师父的禅学着作中受到很多启发,去年也参加法鼓山的默照禅七,在禅修上有更深的体验。但是我自觉业障深重,虽然读佛经多年,打坐也十几年了,可是进步很慢。就好像一个人爬山,爬了好久只到山腰,何时才能登顶?什么时候才能开悟?

一般打坐,都是教人要放下妄念,可是我读师父的书,师父也讲如来藏,人人都有佛性,其实禅修也强调觉性的开悟。我的问题是,我们可不可能从觉性出发,一手放下妄念,一手提起觉性,即「真妄双修」呢?

圣严师父:这个问题是不成立的,你是被理论给纠缠,自己也迷糊了。如果两边一起提,怎么提得起来?究竟要先提哪个,又先放哪个?若是两边一起提,那还要追求什么吗?如果两边一起放,什么都没有了,又追求什么呢?

禅宗教我们放就全放,提则全提。「提」是世俗谛,「放」是真义谛。真义谛是根本没有这样东西,所以要你放下;世俗谛则有东西在,有理论、有观念,有种种的现象,样样都有,所以要藉方法练习,练习着如何放。通常的人是放不下的,观念放不下,理论放不下,许许多多都放不下。所有讲的道理,讲「空」、「有」,其实都还是世俗谛,但是却被人当成是真理,舍不得放。舍不得放,你就永远不开悟。

而开悟,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其实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大家在禅堂打坐几十年追求开悟,到最后,什么也追求不到,因为根本没有开悟这样东西。但是没有开悟这样东西,打坐岂不是白坐了吗?没有白坐,因为你没有追求以前,是不知道没有的。

林泰石:我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生命到底是什么;我也读了两年的生命教育所,但是里面谈的都是人生的种种,我觉得生命和人生还是有所不同。现在很多人都在追求成功、幸福,但是成功的人、幸福的人,他们的生命真的比较好吗?前阵子我在媒体上看到一个老太太,她的身体是残障的,必须在地上爬行,看起来她的人生很悲苦,但是我感觉到她的生命是活的。

我觉得很困难的是说,我们谈生命的时候,都把生命当成课题。比如一只虫、一只蝴蝶,我们所看到的生命都在外面,可是真正的生命是内在的。就像《楞严经》一开始,佛问阿难:心在哪里?是在内、在外,在哪里?阿难搞不清楚,我也搞不清楚了。

我一直觉得生命很难。可是我读佛经,觉得佛经讲的就是生命。佛经讲「本性」、「真如」、「如来藏」、「本来面目」、「常乐我净」等等,都是在描述生命或者生命的本质,只是佛经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这就是生命。请教师父,佛经谈的是不是生命?

圣严师父:「生命学」这个题目,最初是由傅伟勋教授从国外带回的,中文当然也有「生命」一词,但不是解释很清楚。可惜傅教授倡导中国生命哲学的这本书并没有完成。傅伟勋是个大同家,他集合儒家、道家、佛家与禅学的大同,可惜来不及写成。日后国内各大学一窝蜂抢开生命教育的课,有的是为了开设宗教课,因为宗教所无法单独成立,所以开了生命所。至于生命学如何诠释,则各有各的作法。

生命,是不能用量体来衡量的,只有从功能去表示生命的存在、生命的消失,或者生命的价值。并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说这就是生命。事实上,如来藏也是空的,就是《起信论》也好,《楞严经》也好,或者是《金刚经》、《坛经》都讲「自性」,这是「自性」是什么?共同的结论就是没有这样东西。假如说一定是有生命这样东西,那是虚幻;既然是虚幻,又何必去讨论?可是,虚幻还是要讨论的,因为我们要用它、讲它、说它,追求是它,追求到的也是它,因此还是要讨论,但是讨论的时候要知道,它是不存在的。

就如《金刚经》所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心可用,但是没有心这样东西。如果有,会很痛苦,得到了高兴,失去了痛苦。知道它是有的,但晓得它是不存在的东西。基督教和佛教讲「我」、讲「心」,都是讲的生命,「我」也是生命,本来没有这样东西,但是大家都在追求,所以假定有这样东西,叫做「心」。但是,没有生命这样东西,如果有生命这样东西,它不是禅法。禅法不会执着有个生命这样东西,但是它有用,它是一个功能。

智慧是有的,但是不执着。其他的哲学、宗教讲生命,认为生命有一定具体存在的东西。佛教也讲生命,但是讲了以后,马上否定它。所以《金刚经》不断有肯定之后否定,肯定之后再否定这样的句子。

最好能够办个学术会议来讨论生命,帮助大家把迷糊的东西弄清楚,把清楚的东西变成迷糊!(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