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皎然诗词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六因、四缘、五果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慈善环保 > 内容

慈善敢死队和尚释宏永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09:51:1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祷告的牧师,医护的修女,施粥的僧人……此次汶川大地震中,中国五大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教职人员、信众、志愿者在灾区的直接参与,突破常规的捐款捐物模式,呈现前所未有之景象。

  为数不多的宗教慈善组织,开始发挥它们的功用;境外宗教组织入川救灾,也首开先河。

  国家宗教局副局长齐晓飞第一时间亲赴灾区指导宗教界救灾工作。他对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称,不同的宗教在抗震救灾中展现了“和而不同”之爱,理解和尊重宗教界的赈灾义举,体现了中国社会的进步。

  宏永和一位以前熟识的老和尚聊天,问老和尚是不是也为灾区做点儿贡献?老和尚回答说,用你管么?国家会管。宏永火冒三丈:老和尚啊,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但我现在要骂你“老混蛋”。

  □本报记者杨瑞春实习生蔡木子

  宏永和尚的心理测试

  1981年,刘永全高中毕业,全国都在放《少林寺》,四川阿坝州若尔盖县城的电影院第一天连续放了7场,他一场不拉地从早晨看到晚上。第二天第三天他又去了,前前后后看了不下20遍。县武术队队员刘永全沉迷于和尚们的英勇故事,最后自信地得出结论:“李连杰真要打架可能打不过我。”

  像很多青少年一样,那阵子他想去少林寺出家习武,但之后却让世俗生活一路推着向前走———上了大专,毕业后回到家乡阿坝做了乡政府文书,递过入党申请书,曾为中共预备党员,后来还承包了县上的一家企业。他有经营管理方面的才能,年纪轻轻便成了当时那个地方的“首富”,大家都开始叫他刘总。

  但有一天刘总突然决定不干了,30岁,他还没成家,自称也无情感波折,有一天他连父母都没有告诉,便坐车从阿坝来到成都,走进了著名的寺庙文殊院,剃度出家了。他说他热爱佛教。因此,1993年,刘总变成了释宏永。2008年,宏永和尚45岁,是四川三圣寺、龙门寺两座寺庙的住持,并号称是临济宗21世传人。寺庙都在四川彭州龙门山附近,三圣寺靠市区,龙门寺在回龙沟景区里面,属于龙门山镇。龙门山镇所在之地,在龙门山地质断裂带上,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只隔一座山,直线距离20公里。“我们和映秀背靠背哦”。龙门山镇的村民都这么说。5月12日之后,这种亲密关系听起来就颇为不祥了。

  5月12日上午,龙门山镇宝山村村委会副主任任斌,给龙门寺的宏永和尚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送他去彭州办事。宝山村水电、旅游等产业发达,是个全国著名的亿元村,号称西南第一“华西村”,村办企业宝山集团全国闻名。这些年寺院建设任斌帮了宏永很多忙,和宏永因此成为好友。两人喜欢打嘴仗,任斌称之为“攻防演练”。当天公司车不够用,所以任斌索性把宏永和尚连车带人一起“征用”了。

  下午一点多车往彭州赶,三菱越野车里坐了任斌和他的爱人,另有一位宝山集团公司的戴总。宏永爱开玩笑,在路上,他给大家出了一个心理测试题,测试的题目是:“如果发生了大灾难,比如世界末日或者大地震这样的灾难,会怎样?”任斌说根本不可能,他爱人说飞碟会来救我们的。宏永和尚打趣他们夫妻:“飞碟?你们夫妻两个打架,一个碟子飞过来,一个碟子飞过去,那才是飞碟。”

  地震后大家匆匆往回赶。“师父,你是不是知道要地震啊?当时为什么要做那个心理测试?”“天机不可泄露啊!我叫你们去悟,你们没有悟透,我有什么办法?”大师录好了“遗像”

  当晚宏永和尚在沟口向里张望,沟里两山飞石,密集如雨。宏永不能死心,他离开龙门寺的时候里面还有十多人,生死未卜。两天之后,他组织了一次危险的救援行动,营救了45人穿越飞石阵出山,从此被称为“敢死队和尚”。

  这段路有多危险,后来想穿越这里去沟里搜救幸存者的解放军体会到了,3名官兵被飞石击中,造成1人重伤2人轻伤。所以宏永能安全进入,还能把沟里45人顺利地带出来,可以说是个奇迹。

  5月14日早上不下雨了,8点多十二名敢死队员出发。穿越飞石区要靠观察,靠躲闪,当然,还要靠运气。大家建议宏永不要去了,说大师你就在外面念经祈祷,保佑我们就行。“但我说我是一个和尚,出家人修菩萨行,菩萨是无畏的,有什么害怕的呢?所以我第一个就冲进去了。”

  从沟口到龙门寺2.6公里的山路,整整走了4个小时。

  龙门寺居然没有被强大的地震波摧毁,100米外的所有建筑在顷刻间被夷为平地,寺庙却没有大的损坏,如有神佑。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山上砸下来,滚到了靠近墙壁的位置,便停下了。

  龙门寺号称是东晋时代建寺,重修募集了两千多万资金,在2007年建成开光。这寺是宏永和尚的骄傲,“修得很漂亮很庄严”,他甚至坚信在四川的重修寺庙中算得上第一。寺庙由他本人一手设计,而他自认虽没学过建筑,却懂得吸收其他古建之长———所以有人说寺庙风格像故宫,那里还有个圆殿,看起来和天坛一模一样。

  除了和尚,还有一些水电站的员工、山里施工的木匠等都躲在寺庙。敢死队员们决定带大家赶快出去,当时一怕有大的余震,二怕发洪水。从几公里外的水电站逃出来的工作人员4女1男,也加入了队伍,加起来有45人左右。陈晓琴就是这5个人之一,她在逃生道路上脚踝脱臼,后来居然自己偷偷忍痛将关节摸索着复位,继续跟着大家走。行走8个小时,几近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身着黄色僧衣、笑着鼓励大家的宏永和尚。他不断给大家打气,带着大家喊一定能胜利回去的口号。

  一段稍有点晃动的录像里,宏永席地坐在山路中间,所有的人都围着他,面对镜头,宏永高声念诵观音菩萨心咒祈祷平安。“我当时建议要录像,如果要是不小心真被石头砸死了,这也算是最后的遗像。”宏永说。

  最凶险的是最后一道关口桂花树电站,这里如同地狱出口,飞石也最为密集,先跑出去的人帮里面的人观察上面垮塌的情况,招手就是示意可以过,摆手就是不行。宏永领导最后一批,大约15人。

  宏永差点没能闯过这一关,他回忆说:“后来正要叫我们走的时候,突然塌方了,我们赶快攀着岩石躲过了,外面的人让赶快从河这边跑到河对岸,从那边过可能情况要好一点儿,我们就全部往河对岸冲,正冲的时候,就垮了一个大方。当时对面的人已经哑了,他们喊不出来了,只跟我们向上指一下,太可怕了,石头铺天盖地就滚下来了。那时候我急中生智,一下子就跳在了河里,那有一块大石头,我就攀在石头上保护自己。有块飞石把我的腿擦破了一条皮,要是再歪一点儿,我这条腿也没有了。当时我就赶快把头都埋在水里,那衣服在水里漂啊漂的,对面看我的情景都以为我被砸死了,‘哎呀!大师死了!把大师打着了!’中间飞石差不多停了,我抬起头一看,哎哟,又垮一方,我又埋下去。在水里我前后大概呆了有五六分钟,后来我就听他们喊‘没事了,没事了’,我把头抬起看,这次真的没事了。这次大家都彻底安全了,我是最后跑过来的一个。”

  出来之后所有的人都在抱头痛哭,女职工们跪下来感谢敢死队员。宏永在旁边,看着看着慢慢也有些伤感起来。

  四位女职工出来之后决定,把逃出来的这一天定为她们以后共同的生日。“我要骂你老混蛋”“这里的行政村叫宝山村,据说宝山村震出了一个‘宝山精神’,这个精神不知道各级领导有没有这样来归纳和提炼,反正一个和尚是这么说的,这和尚说得很激动,反复说绝对有个‘宝山精神’,他这几天一直在为此感动。这位穿着黄色袈裟的和尚是个住持,当地龙门寺的,法名宏永,递过名片才知道他还是彭州市的政协委员。他说地震那会儿救人辛苦啊,山摇地动漫天尘沙的时候都是村干部组织‘敢死队’冲锋救人啊,那不叫‘宝山精神’叫什么?”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黄亚洲来灾区采风,在他的文章《灾区的空气》里记录了宏永和尚,他留给黄亚洲的最鲜明印象是“善于说话,也善于总结”。宏永谈震后三大感受,第一赞美党中央英明,第二赞美当地政府领导得好,第三赞美济南军区部队伟大。

  显然他不只让一个人感到意外,济南军区机步旅的唐岩峰旅长15日带领部队来到龙门山镇宝山村的时候,村委会主任贾卿把他介绍给一位和尚,说如果他不在就是和尚负责。唐岩峰开始也有些惊愕,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叫宏永的和尚很有能力,能吃苦。

  宏永口才极好,政治觉悟也高,对国家方针政策侃侃而谈,用词精确,句句都可以上《新闻联播》。宏永也重视宣传,地震前龙门寺就有印刷极其精美的画册,6月中旬,南方周末记者第一次在龙门山镇见到他的时候,他参与救灾事迹的一套照片就已经印出来了:外面是龙门寺介绍,里面是宏永被中国作协领导、济南军区等领导接见的合影,还有凤凰卫视杨锦麟采访他的照片。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之后,宏永每隔几天都会打个电话,询问何时发稿。

  宏永是个容易慷慨激昂的和尚,任斌说,之前两人聊天,只要一讨论“藏独”、国家统一问题宏永就会热血沸腾。他脾气火爆,庙里的和尚很少有没挨过他骂,连宝山村委会主任贾卿也曾委婉地提醒他要注意“管理方法问题”,但宏永的能力和实干精神却被所有与他相识的人都承认。“他如果不是和尚,也会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任斌说。

  宏永和尚的抗震救灾工作已经进行到“第三阶段”,第一阶段是救人,第二阶段是清理遗体,第三阶段是组织社会力量来救助灾民。之前他已经找居士化缘,买了一万四千多斤大米分发给灾民,后来他去了趟深圳,带了一群来自深圳的企业家和慈善人士考察灾情。宏永有一个长远打算,希望在三圣寺附近修一个养老院,收养一些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无人照顾的老人。地震以前,宏永就成立了一个龙门寺慈善功德会,经常帮助失学儿童。“我想下半生主要来搞慈善。这并不误修行。坐也是禅,行也是禅,睡也是禅,度众生也是一种禅。”宏永尊敬台湾的证严法师。“为什么全世界很多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人都很信仰她?她就是用大的慈善去度化众生。”

  去成都买米的时候宏永拜访一座寺院,和一位以前熟识的老和尚聊天,问老和尚是不是也为灾区做点儿贡献?老和尚回答说,用你管么?国家会管。

  宏永火冒三丈。“我说,老和尚啊,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但我现在要骂你‘老混蛋’,你坐着不知道站着的人腰疼。你吃饱了,你知道灾区人民在饿肚皮吗?你是什么态度?”宏永结结实实教训了他一顿,顺带还骂了其他一些“作秀的混蛋”。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黄亚洲后来写了一首诗,名为“一个参加敢死队的和尚”。在宝山村村委会没有被摧毁的办公大楼里,宏永和尚饱含激情、抑扬顿挫地为南方周末记者朗诵这首诗,宏永最喜欢的是这段:一个和尚,在瓦砾和粉尘的中间抱出了老人和孩子和尚,与村干部,与共产党员刹那间,成为耐人寻味的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