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皎然诗词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六因、四缘、五果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慈善环保 > 内容

医疗服务甘苦谈(上)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09:53:3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安心服务站刚成立之初,因为我从未接触过法鼓山体系,加上本身对慈善基金会的精神并未十分清楚,也不了解组织想要服务的层面有多广,所以在斯里兰卡的工作,都谨守着上级的「书面指示」,也就是出发前,按签呈上所写得服务对象、服务项目及安心站应具备功能等教条式的东西,来规划我们在当地的工作职责。

 

     从事安心教育活动当然是首要,包含艺术课程、潜能启发课程、团康活动及语文等,都在师兄、师姊们使出浑身解数的努力下,得到热烈回响,也确实丰富了灾童的精神生活。但其他如医疗服务,我却迟疑着不敢让这个工作「浮上台面」,第一是因为经费考量,医疗用品都是耗材,消耗的快、花费也大,使用完就必须再补充。如果不能确定整体效益及妥善规划长期性服务,我不想贸然提出企划预算;第二也是怕人讲闲话,说我身为领导者不听从指示,好好办教育就好了,却老想要搞老本行弄医疗,满足个人成绩的光环。但是在发放物资的过程,发现灾民还是需要医疗服务,基本护理处置对孤儿院童来说也有很大的效益,所以还是决定着手去做,才会有后来的灾民收容所每周三次医疗服务及院童每日护理服务。原本准备了一皮箱的药品,正好派上用场,除了外伤处理最热门,常常还得兼兼大夫发一点感冒、便秘药和拔乳牙。

 

    向台湾老同事求援一个月、两个月……过去,台湾带来的药品都快用完了,我先到小镇药局评估当地药品供应情形,发现麻雀虽小,五脏倒也具备了三脏,基本药品都有,就是耗材不足,例如敷料、胶带等等。有一次3M医疗透气胶带快用完了,我跑遍各大小药局,好不容易找到在首都附近的一家药局有贩售,只见老板小心翼翼地从高层柜拿出一小只塑胶袋,里面是一卷1/2吋的3M医疗透气胶带。我问老板有没有1吋或2吋的,比较好固定,他摇摇头;我想想,说那给我一盒吧!差点把老板吓晕,他说店里只有两个,然后从柜子里拿下另外一只小塑料袋,一样是一卷小胶带。我也摇摇头,拿着这两卷胶带结帐,共四百卢比,平均一卷约七十元台币,超贵!

 

   经费,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钱虽不是万能,没钱却万万不能啊!在没有跟上级报备之前,我不可能动用公款(只有一千美元),这可是安心服务站好几个月饮食与交通的费用呢!个人力量有限,我开始认真思考资源要从哪里来。

 

     首先想到打电话回台湾给医院的老同事。还记得以前在台北长庚医院服务时,下班后,虽然是累个半死,几位志同道合的同事会相约一同发展,当时邻近社区还没有开始发展,方圆百里最豪华也不过是医院地下街自助。大伙虽然来自不同的大学医学院,都是因为希望得到最完整的训练,所以选择「长庚」这个优秀的医院服务,当然也决定了沉重的工作量与责任。大家总是吃饭配话,口沫横飞的说着值班的辛劳,或今天发生的趣事,以发泄一天的情绪压力。

 

    在那段如果值大夜班就只能靠7-11统一超商果腹的岁月里,同事间的情谊是最强大的支持力量来源。有时看着地下街公布栏上「无国界组织招募医护人员…义工服务一年……」的海报,大家总是默默站在海报前读着,然后相视一笑,各自回单位继续奋斗,无言以对。谁不想去呢?但是住院医师训练再一年就结束了…;但是可能可以晋升副护理长…;但是才刚结婚,家计沉重,贷款还在付,家人不同意……;有太多的但是和牵绊,我们岂能说走就走。

 

                                     医疗资源严重匮乏

 

   在电话中,我说明了斯里兰卡的情况,不出意料得到他们热烈的回应,表明人虽不能来,精神绝对与我同在。所以接下来我必须列出需求清单,由他们采买后再邮寄过来。我们讨论了当地常见药物种类,一致同意不要破坏他们现有的抗生素使用生态,以当地药物为优先选择;接着到小镇及首都可伦坡「逛药局」以搜集资料,记下当地买得到的药品及耗材,避免资源重复。

 

    我发现当地外用药都是乳膏(cream),没有亲水性的软膏(oint),所以我请台湾友人准备了第一线抗生素亲水性药膏(oint)、烫伤药膏以及各式敷料和处理伤口的器械。尤其是OK绷,因为当地OK绷都是布胶材质,撕掉的时候会连毛拔起,还留下痕迹,或是根本黏不牢,一流汗就掉。采购了各式尺寸共数十盒,针对小小孩还选择了卡通图案的贴布,以减少换药时的不安并增加就诊意愿。通常孩子们看到我拿出尖剪或夹子等挤脓「刑具」,就会开始大哭并且试图逃走。

 

    另外是综合感冒药及薄荷油,感冒药可以缓解各种呼吸道症状,当地人若到医院就医,不论年龄及体重,只要是咳嗽有痰等感冒症状,一律是普拿疼一颗(Acetaminophen 500mg)照三次吃,再加胃药,其他症状就很抱歉,因为免费的药就只有这样,要开其他的药物必须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