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 佛学交流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大藏经简体拼音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经书赠送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印光大师开示:怎样面对流行瘟疫
本周焦点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诵及回向仪轨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九卷
·菩提书院成立的意义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憍尸迦】
·释迦牟尼佛出现于世的十二事业
·永嘉大师证道歌浅释——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
·第十二讲 第八识颂
·药师咒回向,念药师咒怎么回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慈善环保 > 内容

“秘密”割肾救母,风中的长子撑起染血的旗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17:19:4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作者:姜雪峰 肖学风 (2004年第24期《知音》)

     2004年9月30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给一对母子做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手术:医生先从年仅38岁的儿子身上摘取一个鲜活的肾脏,然后移植到身患绝症、年过花甲的母亲体内!正是儿子如此壮烈的反哺之爱,才使他那生命垂危的老母重获新生!

     这个令人称颂的孝子叫田世国,是广州国政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在母亲因身患尿毒症而痛不欲生的关键时刻,他毅然决定捐肾救母。为了不给年迈的母亲增加心理压力,他说通亲属和医院,煞费苦心地导演了一个不让母亲知道真相的救母“骗局”,成功地实现了拯救母亲生命的愿望——

     律师儿子表态:“我来捐肾,一定要救我的妈妈!”

     田世国1965年出生在山东省枣庄市,父亲田家平在枣庄市矿务公安处工作,母亲刘玉环是市远大实业公司的一名职工,两位老人均已退休。

     田世国兄妹共3人,弟弟田世凯在一家小型酒厂工作,每月的收入仅仅能够维持生活;妹妹田晓致的工作单位经营不景气,每月只能拿几百元钱的生活费。作为家中长子,田世国从懂事时起就事事处处为父母分忧。1984年,他考入山东司法干部学院。毕业后分配在企业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几年后与人合伙开办枣庄市华鲁律师事务所。在枣庄工作期间,他先后安排父母到海南旅游,出钱给父母装修房子。看到父母看电视时喜好不同,他竟然买了两台大彩电,乐呵呵地对父母说:“你俩一人一台,免得经常为换台吵闹!”

     1999年,田世国带着妻子刘华到广州创业。经过几年的打拼,成为文稿国政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田世国工作起来没日没夜,一直没有时间回家去看望父母。虽然身在广州,但他心里时常牵挂着父母。平时他在外面碰到山东没有的好吃食,就习惯性地多买几份寄给父母。妻子也经常打电话问候老人,逢年过节总不忘捎一些钱物回家。

     2004年3月26日,田世国接完弟弟打来的电话后,顿时脸色大变。在妻子的追问下,他才声音颤抖地说:“妈妈被确诊为尿毒症,已经到了晚期!”

     当天晚上,田世国就往枣庄赶。下车后,他直奔医院,就在他推开血液透析室的那一瞬间,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母亲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手臂上插着粗大的导管……田世国踉跄着扑到母亲的病床前,哽咽着说:“妈,我回家看你来了!”

     听到大儿子的声音,刘玉环睁开了眼睛埋怨说:“你在广州那么忙,大老远的跑回来干什么?”

     田世国看到一旁的家人不停要向他使眼色,才明白母亲可能并不清楚自己的病情,他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说这次回来是去东北办公差,顺路回家看看,看到母亲病得这么重,他就到医院来了。他安慰母亲说:“妈,你放心,有我们兄妹在,你会好起来的。”

     田世国从透析室出来后,立即奔向医生办公室,与医生一起讨论治疗方案。医生说:尿毒症患者的治疗方法主要*血液透析或换肾来维持生命,虽然肾移植可以使病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但不仅费用昂贵,而且肾源不好找。特别是像刘玉环这样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肾移植手术的风险更大。

     田世国却没有灰心,他决定给母亲进行肾移植。他对父亲说:“我在广州有很多朋友,他们一定能帮得上忙。至于手术所需的费用,我也早作好了准备,回家前已经把所有的存折都收到了一起。反正钱是人挣的,只要我妈还能活着,就能激励着我再去挣钱。”

     田世国回到广州后,立即到务大医院联系肾源,把配型资料在各大医学网站上发布。然而时间过去了两个多月,田世国一直没有找到肾源,他每天茶饭不思,人也憔悴了许多。

     有一天深夜,妻子刘华看见田世国熬红了眼睛还在电脑前发邮件,就*在他身边心疼地说:“你这样熬下去,别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

     田世国示意妻子坐下来,沉默了了长一段时间才说:“肾源很难找了,但妈的病不能再拖了……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个事!”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腰部。

     刘华一听,焦急地反问:“不会是你想自己捐肾吧?”田世国坚定地点了点头,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我来捐肾,一定要救活我的妈妈!”

     刘华原是一名新闻记者,到广州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就成了全职家庭主妇,家时原经济来源全*田世国。如今听说丈夫要捐肾救母,刘华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你给妈捐肾我不反对,可是这么大的一个手术,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一家人以后怎么过?”

     岳父母听说女婿要捐肾救母,内心深受震动,因为父母给子女捐肾的事很多,而子女为父母捐肾的事却极为罕见。两位老人说:“亲家母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世国作为儿子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他是好样的,这样的孝子天下难找。我们支持他的壮举。”

     2004年8月初,田世国返回枣庄为捐肾的事做准备。临行前,刘华满腹心酸地对丈夫说:“你尽管放心去,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已经想好了,等你做完手术后,咱们把女儿送到托儿所,我出去找一份工作。如果你的肾不合适,我也愿意捐!”

     我是从妈妈身体里出来的,我就当是再回去了……

     田世国回到枣庄后就把弟妹召集到一起,他说:“妈妈操劳了一辈子,如今到了享福的时候,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如果让她*透析来活一天算一天,那还要我们这些儿女干什么用!”

     田世凯说:“只要能治好咱妈的病,就让我来捐肾吧。”田晓致已经有了9个多月的身孕,虽然眼下分娩在即,她也跟着说:“我和二哥想的一样,咱妈的命就是我的命,我也愿意捐!”

     田世国接过话茬说:“晓致就要生孩子了,在捐肾的位置上就个做个最后替补吧,我和世凯来当主力,如果我和世凯都适合捐肾,那就由我来捐。”田世凯打断他护短说:“大哥的事业刚有个头绪,无论如何不能分心,我少个把肾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捐肾的事就由我来担当!”

     田晓致也抢着说:“我是个女的,和咱妈配型更合适,就用我的吧!”

     田世国连连摆手:“还是我说了算,谁的合适由谁捐,如果都不合适就由我捐,就这么定了。”

     就在田家兄妹争相捐肾的同时,刘玉环的身体不断恶化,由于排尿困难,老人每天只能喝很少的水,有时渴极了,就撕开一瓣橘子擦擦干裂的嘴唇,或者嚼几颗石榴粒。眼看母亲被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田家兄妹焦急万分,反复向医生咨询换肾手术的事。

     然而,老太太并不糊涂,病入膏肓的她终于得知自己患的病是绝症,她把田世国召唤到病床前,吃力地说:“找不到肾源,妈不会怪你们,听说世凯和晓致想捐肾给我,这怎么能行啊?你们可千万不能做糊涂事,我一个将死之人,无论如何不能连累你们。如果你们要捐肾,那我活着经死了还要痛苦!”

     田世国说:“妈,我怎么能让弟妹捐肾呢?我已经同国内的许多医院联系过,一旦找到合适的肾源,就给你做手术。“田世国还说他们兄妹三人的肾都不能配型,即使想捐也捐不成。见儿子这样说,刘玉环这才放下心来。

     2004年8月底,田世国选定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给母亲做手术。联系好这些事情后,田世国让弟妹尽快去上海做配型检查,他则先去广州筹钱。临上车时,他叮嘱弟妹:“这次行动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妈知道,否则她是不会让我们这么做的。”

     不久,田世凯就带着母亲到上海体检,按照大哥的吩咐,他背着母亲做了体检和配型检查。没想到他被医生查出患有心脏病,不适合捐肾。

     母亲和二哥从上海回来后,生了孩子才坐完月子的田晓致不顾家人的阻拦,紧接着到上海偷偷配型。检查的结果是:她和母亲的肾比较相配,可以捐肾。

     9月20日,田世国从广州到上海,配型检查的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的肾脏和母亲配型成功。

     泌尿外科主任朱同玉教授从医15年,实施肾移植手术也不计其数,还是第一次碰到晚辈给长辈捐肾的病例,他深有感触地对田世国说:“我从事肾移植手术多年,常见的活体肾移植主要是父母捐给孩子,而小辈捐肾给长辈的,不仅我从没见过,就是在国内也绝无仅有。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朱教授特别告诉田世国,说捐一个肾脏虽然对今后的日常生活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只要剩下的这个肾脏不生病,就足够维持身体的需要,但今后任务的生活将比正常人多增加一些风险,一旦唯一的肾脏受到损害就危及生命,所以,他让田世国慎重抉择。

     田世国说:“我妈操劳一生,该享福的时候却患了生病,所以我一定要救她。反正我是从妈身体里出来的,给妈捐一个肾,就当是再回去了……”

     朱教授见田世国决心已定,就说:“你的肾和老太太的很吻合,手术没什么问题,你回去准备吧。”

     9月23日早上,田世国风尘仆仆赶回家,见到母亲后,他压根儿未提自己到上海的事,只是偷偷地把上海的检查结果告诉了弟妹。

     挛纾锸拦阕拍盖琢奶焓保氖只蝗幌炝似鹄矗患锸拦闷鹗只担骸笆裁矗空业缴鲈戳耍磕翘昧恕L恍荒忝橇耍 碧苏夥埃患胰硕偈毖蝗肝奚跤窕犯浅跃乜醋哦哟虻缁埃豢醇悠灯档阃罚担骸靶恍弧?

     挂断电话后,田世国“兴奋”地对母亲说:“妈,好消息来了,刚才上海的朱教授打来电话,说帮我们找到了肾源,让你马上去上海做手术呢!”

     刘玉环一直灰暗的眼神里,立即闪烁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光芒。田世国永远忘不了母亲的这个眼神,那是一个绝症患者对生命的极度渴望。但是,刘玉环还是半信半疑地问:“真有这事?我和世凯到上海找朱教授看病时,他说肾源很难找,怎么这样快就找到了?”

     田世国拍着胸脯说:“世凯能有多大面子?他上次领着你去看病,还不是我早同朱教授联系好了的。我不得和朱教授拾上了桥,连院长都认识。”

     刘玉环听得笑眯了眼,连声说:“是啊,世凯的路子窄,我们家办大事还得*你啊!”

     田世国从母亲屋子一出来,立马把手机里显示的已接电话删除掉了。因为刚才所谓的朱教授来电话,其实是田世凯按照事先吩咐打的。为了消除母亲心头的疑虑,也为了让母亲配合换肾手术,兄弟俩才精心编演了这出“双簧戏”,使母亲信以为真。

     母亲曾将生命赋予儿子,儿子如今以另一种方式回赠母亲

     2004年9月27日清晨,从济南开往杭州市的177次列车徐徐驶入了上海站台,田世国搀扶着母亲走下列车,住进了中山医院,为母亲寻求生的希望。

     田世国捐肾救母的壮举不仅令朱教授钦佩,医院领导闻讯后也深受感动。听说田世国捐肾必须要瞒着母亲,院方及时调整床位,将田世国安排在6楼25床,将刘玉环安排在7楼32床。

     手术前,田世凯和田晓致也赶到上海。看到医生对田世国进行各项例行体验,同一个房的病友看出了端倪。于是田世国把实情告诉了那些病友,并让他们一起保密。当那些病友得知老太太的肾是儿子捐的,一个个唏嘘不已。

     一些好心的病友买了些东西想去探望田世国母子,却被田世凯一一挡了回去,他说:“大家的好意我们全家都心领了,要是我妈知道是大哥在捐肾,她非得从7楼上跳下去不可!”

     田世国编造的“亲情谎言”在医院里慢慢传开,大家不约而同进守护着这个秘密,只在私下野在传颂着田世国捐肾救母的事,只有刘玉环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浑然不知。

     28日下午,刘玉环在检查到胃部和肺部时,发现有部分阴影存在,医生悄悄告诉田世国,说这片阴影如果是癌变的话,肾移植手术将被取消。

     田世国一听,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他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仅自己的心血折白费了,而且母亲的病也将彻底失去希望。他恳求医生多想办法,一定要把这些阴影查个水落石出。医生说:“刚才老太太喝的水是正常剂量,这次咱们干脆冒点险,让老太太多喝点水,再重做一次CT,不过你可要有些心理准备。”

     已经半年没有怎么喝水的刘玉环一接过水杯,就如饥似渴地喝了下去,并说:“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喝水了!”田世国转过头去,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晚上,田世国毫无食欲,彻夜难眠,母亲的命运让他心如刀割。次日一大早,他就去找医生问母亲的CT检查结果。听医生说阴影只是淤血造成的,田世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终于可以实现拯救母亲生命的夙愿了!

     走出病房,田世国给远在广州的妻子打电话,他说:“明天就要做手术了,我对得起母亲却对不起你,这会儿我特别想见到你……”电话那头,他听到妻子的啜泣声,自己也不禁热泪横流。

     田世国考虑到自己捐完肾后,就不能出现在母亲身边了,为了让母亲配合手术,他必须佯称要回文稿这时,一位来自山东的女老乡刚好想看望老人,田世国就让她充当航空售票处的送票员,继续对母亲编造谎言。女老乡见到老太太后,按照田世国事先的吩咐,说飞机票是田世国飞往广州的。

     29日晚上9点,田世国来到母亲的病房,依依不舍地“道别”。随后,田世国又回到6楼的病房,等待新一天的来临。

     9月30日早上7点,田世国首先被推进手术室,当手术单披往他身上时,他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他对身边的护士说:“我终于可以救我妈了,再过一会儿,我的肾就要在她的体内工作了。”

     半个小时以后,护士把刘玉环推进手术室。此时,老太太仍旧蒙在鼓里,眼里词汇了对生命热切希望,浑然不知此时此刻医生正在割取儿子的肾脏……

     就在母亲被推出病房的一刹那,田晓致哭得抬不起头来,因为担心母亲瞧出破绽而在最后时刻拒绝手术,他和田世凯根本没敢到手术室门口等候。

     母子俩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儿子的心牵挂着母亲的身体,母亲却不知道捐肾的人是儿子。

     上午8点整,手术正式开始,朱同玉教授亲自操刀,十几名医护人员轮流上阵,他们一起展开了一场充满骨血真情的生命保卫战。这如母子换肾手术一直持续到下午1点50分结束,手术做的十分成功,刘玉环刚被推出手术室,儿子的肾便开始在她体内正常工作了。

     手术后,田世国询问母亲的病情,一位护士告诉他,老太太恢复的非常好,太前的许多并发症状都已消除,现在每顿能吃一碗糯米粥,中午还可以吃肉饼炖蛋。听到这一切,田世国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10月8日,田世国先母亲一步出院,回到枣庄老家休养。10月14日,换肾成功的刘玉环也回到枣庄老家,她的气色十分好,脸上的皮肤也不再干巴巴的,显得很有水分和滋润。才能术术一进家门,就底气十足地说:“想不到我又活着回来了。”

     看到大儿子在家中,老太太有点惊讶。田世国忙说他在山东接了几外案子,老太太才开心地说:“以后多接山东的案子,常回家看看。”

     田世国嘿嘿直乐,故意问道:“妈,你用着这肾感觉怎么样?”母亲回答说:“好得不得了,医生说这个肾简直跟我的一模一样!听说给我捐肾的人是个死刑犯,他活着的时候没做过什么好事,死了总算做了一件好事,把肾捐给了我,我还得感谢他啊。”老太太哪里想得到,救她一命的人正是她所疼爱的儿子啊!

     听完母亲的话,田世国呵呵地笑了。从上海回来后,他的腹部一直缠着厚厚的绷带。母亲虽然注意到这一点,但考虑到儿子几年前做过椎间盘摘除手术,就没有过多地往心里想,只是让儿子赶紧到医院看看。

     据权威医学专家介绍和上网查找,田世国得知儿子为母亲活体捐肾,他是全国第一人。当别人对他的大义行为表示钦佩时,他却说:“我是长子,终究要多负一点责任,儿子救生身母亲,是天经地义的呀!”

     田世国70岁的老父亲在手术后才知道儿子捐肾的事,他埋怨儿子说:“你有这份孝心我明白,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得同我商量商量啊!”

     田家兄妹告诉笔者:如果母亲没有什么排斥反应,那就把这件事一直隐瞒下去。如果以后排斥强烈,那就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当母亲知道体内有儿子的肾脏时,一定会选择坚强地活下去。

     田世国捐肾救母的事情在社会上引起广泛的关注,乡亲们纷纷为他们送去鸡蛋、米面等慰问品。当然,也有一些人对田世国的行为表示不理解,认为生老病死谁都挡不住,他没必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救65岁的老母。田世国却说:“儿子的命是母亲给予的,孩子不管用任何方式回赠母亲,都是值得的。"

     目前,田世国一边在家里休养,一边整理案卷。田晓致干脆带着孩子住回娘家,专心致志照顾母亲和哥哥。田世凯则把工资存折放在妹妹手里,用于给母亲买抗排斥药的费用。田家兄妹占用了突如其来的家庭灾难,他们的心贴得更紧了

下一篇:死亡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