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往生记实类
·念佛感应类
·自力警策类
·三宝加持类
·虔诚修持类
·尊师重道类
·戒杀护生类
·因果报应类
·人天雨泪送导师 舍利缤纷留征信
·促妙真继任住持,示微疾回归极乐
本周焦点
·漫谈两性关系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寒山拾得诗词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慧律法师语录精华全集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消气歌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传统医学 > 内容

开启中医之门——运气学导论节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2 08:40:5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前几讲我们讨论了运气学说的一些基本概念,也探讨了传统文化的一些基本思想,但是,如果我们进一步的深入运气,我们就会发现,运气七篇虽然讲了许多病证,可是并没有谈到具体的方药,这也是《内经》·著述的一大特点。由于《内经》的这一特点,由于《内经》只有十三方,因此,现在摘中医的人普遍都认为《内经》时期是理论时期,这一时期的临床研究还不成熟,对于方剂的应用还没有总结出很好的经验。而到了后世,特别是金元以后,临床研究日臻完善,其中一个突出的标志,就是方剂的日益丰富,方剂已从《内经》的十三方,张仲景的112方,发展到明清的多少千方、多少万方。方剂越来越多了,这究竟是中医发展的标志呢?还是中医没落的标志?我在这里作一个大胆的结论,这是中医没落的标志!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只要看一看《皇汉医学丛书》中的医诫就能明白这个问题,这里的医诫有数则,其中一则是关于上工与下工的评定,其曰,“医有上工下工,对病欲愈,执方欲加者,为之下工。临诊察机,使药要和者,为之上工。夫察机要和者,似迂而反捷,此贤者之所得、愚者之所失也。”对照这则医诫,我们可以看一看,后世的方剂越来越多了,简直到了目不暇接的地步,而学医的人也只是越来越关心用什么方治什么病,对于临诊察机,怎么察机,甚至什么是“机”,都不甚了了,这样的“发展”不是导人入下工之途,又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啊,应该引起我们作深入的思考。更不能认为《内经》不谈方剂,就是临床研究的不成熟,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不纠正这个误会,我们就难以真正从经典中获取无尽的宝藏。

     《内经》重谈理论,强调规矩之道,而张仲景首次将理论、规矩如何具体运用到临床上,作了一个示范。注意这只是一个不范,而目的是要我们能够“见病知源”,是要我们能够根据这个示范把握规矩的运用,是要我们因指而见月。如果我们反过来将这个示范执持为一个不变的东西,那就有违仲景作书的初衷了。读示范是为了运用理论、运用规矩,如果读示范,到头来反而忘了理论、忘了规矩,那又岂是仲景之所望。后世医家走的路子,后世的方剂发展得如此之快,多少说明了这个问题。

      张仲景的《伤寒论》主要谈方剂的应用,而它的示范作用就在于每个方剂的使用都体现了阴阳术数构系的理论。以桂枝汤为例,桂枝汤治疗的症状有发热、汗出、恶风、恶寒等。我们曾经讲过,人体有两套密码,一套是气立,一套是神机。气立专门对外,负责与宇宙的气候变化,与宇宙的运动形式发生联系,这种运动形式有六种,就是三阴三阳。一旦某一个气立出现了故障,这个故障可能是气立的阀门开得过大,或者气立的阀门开得过小,也就是太过或不及都会导致不正常状态的发生,这种状态我们就叫它作病态。现在让我们来考虑一下桂枝汤中所出现的这几个病态,看它是由哪些因素致成的。首先我们看发热,桂枝汤所治的发热,显然不是由南方的火热所致,因为我们一看条文就知道了,它是“中风”,是由风邪引起的,而风生于东方,因此,这个发热我们可以看作是风邪打开了东方这个区域内的某个气立,当然,这个气立是受热的气立,是我们曾在图7中描述的东方圆圈内上方的那个气立被打开,所以病人就出现了发热的状态。现在我们再来看恶风、恶寒,恶风寒是表恶风寒,是皮毛恶风寒,而肺主皮毛,因此,我们可以把恶风寒看作是肺的某个气立受到影响,或者说是西方圈内的某个气立受到影响的结果。当然,这个受影响的气立一定是肺这个系统内管寒的这个气立,而管寒的这个气立应该在西方这个圈的下方。另外,再看汗出一证,汗出的机理,《内经》里面讲得很清楚,就是“阳加于阴谓之汗”,  因此,我们看到夏天的时候出汗最多。前面我们谈到桂枝汤是治疗中风的,而这个发热也是由风引起,所以我们在考虑发热这个症状的图象表示时,建议将它放在东方区域内的南方,那么,现在这个汗出的症状也应该放在这里。除此之外,桂枝汤所治的中风里面,还有鼻鸣、干呕的症状。肺开窍于鼻,而鼻鸣又是由风寒引起,因此,鼻鸣这个症状就应该归到西方这个区域内的北方,与恶风寒放在一起。干呕属胃气上逆,胃居中央,而干呕也是由风寒所致,因此,干呕这个症状应该放在中央这个区域内的北方。这样一来,我们便构置了一幅桂枝汤所治症状的阴阳术数图象,但是,这只是第一步,而更重要的一步是桂枝汤是怎么对治这些症状的,是怎样从上述这个理想的图案中将这些症状一一拿掉。对于这样一个表述病证的阴阳术数图案,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病图”,而一个用方药来对治它的相应图案,就可以叫做“药图”。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桂枝汤的这个药图。

     桂枝汤由五味药组成,五味药若从君臣佐使分可以分三组,桂枝为君,芍药为臣,姜、草、枣为佐使。若从气味来分也可以分做三组,一个是辛温的,有桂枝、生姜,一个是酸苦寒的,有芍药,另一个是甘平的,就是甘草、大枣。当然用气味来划分还存在一个兼味与兼性的问题,如桂枝从气上讲,是温热药,但从味上讲,则兼具辛甘两味。我们首先来看对治恶风寒的是什么药物,前几讲中曾谈到药物的数码表示与图象表示,而图象表示主要是根据气味的方位属性,其中味为阴,气为阳,因此,气味的图象表示上,是首先以味定位,就是以五味属性定出大的方位,在这个大方位确定的基础上,再来看气的布置。根据这个原则,我们就可以看到,桂枝汤中,桂枝、生姜味皆辛,应该放到西方位,但由于桂枝、生姜的药性都是温热性质,因此,西方位中又应置于南方,这是桂枝、生姜的药图结构,而这样一个药图结构正好与上面所描述的病图中的恶风寒、鼻鸣症状相对,从而可以对治恶风寒、鼻鸣这些症状,可以消除这些症状。再看芍药,芍药味酸,可以置于东方,而芍药之性寒凉,应该置于东方位之北方,这个药图结构又正好与上述病图中的发热、汗出相对,从而能够对治发热、汗出这些症状,使之得到消除。至此,桂枝汤中的主要症状已经得到了对治,但是,由于寒热以及汗出这些反应,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营卫之气,应该予以补充,而中央土又是营卫化生之地,所以,方药中用了炙甘草、大枣,这两味药都是甘平,正好是正中央的药,正好起到了上述的补充作用。另外还有一个干呕症状,干呕是由胃受寒气所致,而桂枝之味除辛的一面外,还有甘的一面,因此也可以填在中央土的南方,以对治由寒引起的干呕。此外,生姜味虽辛,但它善于散寒温胃止呕,因此,可以从功用的特殊角度出发,将生姜也填在中央土的南方。综上所述,发热、汗出可以被看作是东方,或者肝的热开关开得太大,而用芍药的目的,就是将肝的冷气阀门打开,冷热有互相克制的作用,这个打开了,那边的开关就自然会关小。其实这就是对称性原理的应用,桂枝汤中其他药物的应用,都是根据这个原理,寒与热的对称、升与降的对称,太寒了要用热来治,太热了要用寒来治,升太过要用降来治,降太过要用升来治。因此,中医治病的原理,就是药病对称的原理。我们把上述桂枝汤所治的病图与桂枝汤的药图结合起来,就构成了下面的“桂枝汤药病统一图”,如图8所示:

      当然,上述的这个统一图只是我们研究过程中所提出的一个思路,一种思考方法,也许它还不够严谨,有待进一步完善,但它也揭示了张仲景辨证施治的一个模式。透过这个模式,我们看到了仲景处方用药对治疾病的一个基本方法,透过这个模式,我们也看到了仲景方所体现的阴阳术数构系思想。利用这个思路,利用这个基本方法,我将《伤寒论》的一百多条方都一一进行了药与病的图象表达,这个方法虽然不是研究《伤寒论》的唯一方法,但是,它是一个很有趣的方法。通过这个方法的训练,我们不但能够加深对《伤寒论》的理解,而更重要的是熟习了阴阳术数这样一个基本的思想方法,这样一个思想方法,对于中医的学习是必不可少的。

     为什么学习《伤寒论》要用上面这样的方法呢?这是因为在我学习《伤寒论》的过程中确实碰到过许多的问题,比如象五苓散,这个方中只有茯苓、猪苓,加起来是二苓,为什么它要叫五苓散呢?我查遍了我所能找到的书,没有发现其它的三味药还有 “苓”的称谓,泽泻、白术、桂枝明明都不叫做苓,为什么还叫五苓散呢?我们知道《内经》的整个思想是建筑在天人合一的基础上,是在宇宙生物观的基础上产生的,而在这个观念的指导下,又充分运用了阴阳术数的方法,我们能不能用这个观念,这个方法来探讨五苓散呢?根据这样的思路,我首先运用了声韵训诂的方法,将苓训为令。苓训为令,也并非是我的发明,清代的陈灵石在解释五苓散的时候,同样也作了这样的训诂,陈氏说: “苓者,令也,化气而通行津液,号令之主也。”陈氏将苓释为令,这是可取的,只可惜他没有用阴阳术数的方法作进一步的探讨说明。我们说苓与令在声训上互通,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意义上也是互相联系的。令是节令,加一个草头,是说明植物的生长与节令密切相关,因此,苓不离令。明白了这层意思后,我们猛地想过来,一年之中,春夏秋冬长夏,也刚好是五令,这个五令又跟东南西北中,寒热温凉湿相关,因此,五苓散应该是与此相关的一个方剂。我们先看白术、桂枝、茯苓这三味药,白术性温、桂枝性热、茯苓性平,温者东方春令之气,热者南方夏令之气,平者中央长夏之气,这里已经解决了三令,或曰三苓,还有猪苓、泽泻怎么解决呢?按照五令五方五行的配属,北方冬令水属,水属若与动物相配,则正好与猪属相配,因此,猪苓在这里显然应该配属北方冬令之气。剩下一个泽泻当然是配西方,泽泻配西方秋令,有没有根据呢?当然有。我们看一看后天八卦的配属,就可以从中找到根据。后天八卦,坎离巽震艮兑乾坤而配水火风雷山泽天地,其中坎水位北,离火位南,巽风位东南,震雷位东,艮山位东北,兑泽位西,乾天位西北,坤地位西南。这里兑泽位西,刚好与泽泻相对应。泽是什么意思呢?泽有两种解释,一是山上之水称为泽,二是湖泽,即与江河不流通之平地湖泽,总之,泽是与水相关的名词,而泽泻这味药的功用又正好在泻水的方面,因此,将它置于西方兑泽的位置,是当之不愧的。

      上面我们对五苓散作了五令的解释,又将五苓散中的五味药分别排了座次,但从功用的角度来说,五苓散的主要作用还是通利水湿,而且它是分利东南西北中之湿。我们还是考虑用前面所提到的对称性原理,我们知道北方是寒的,当北方肾的气立出了问题而出现湿时,就应该用南方的桂枝去对治;当南方心的气立出了问题而出现湿时,就应该用北方的猪苓去对治。同理,西方出现的凉湿,应该用东方的白术去对治,而东方出现的温湿,则应该用西方的泽泻去对治,中央则自用茯苓。这似乎是一个很明确的道理,如果我的这个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去思考,为什么张仲景的东西这么严谨,它已经就象我们在演算数学题目、物理题目一样。既然张仲景的东西那么严谨,这就使我找到了一个更有效的研究方法,我把《伤寒论》的药、方、证全部放到阴阳术数构系的理论上,把它用图象来进行表示,当我把这项工作进行完以后,我没有找出它们之间有相互矛盾的地方,至少目前还没有找到。经过这项工作,更使我加深了对《伤寒论》的认识,这是一个严密的体系,有了这个严密的体系,就能够进行严密的运算。当然,这个运算要应用我们的特有方法,要应用阴阳术数构系的方法,要应用阴阳不以数推以象的方法。

    谈到运算,就有这么一个问题,大家都经过高考,高考时发了许多卷,有许多的问题要大家计算,其中有工程问题,甚至还有火箭的问题,其实大家都没搞过工程,也没有见过火箭,就是给大家出题目的老师也不见得就搞过工程,更没有坐过火箭了,可是通过一些基本的法则,通过严密的运算,运算的结果确实能够反映工程的问题、火箭的问题。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东西,这个价值在于促使我们去弄清中医究竟有没有一个严密的体系,如果有,这个严密体系的结构是什么?

    其实,我们这次讲座的整个内容都是围绕上述这个问题,我们也找到了这个严密体系的结构就是阴阳术数。也许我们的这个体系、这个结构已经将现代科学体系包融进去了,现代科学属于圈内的东西,既然是圈内的东西,当然也就无法去解释圈外的东西了。这个问题大家可以认真地思考,现在中医界都在考虑中医现代化的问题,我们也在经常地讨论这个问题,作为个人,我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就是上面的这个表述。

    通过上面的计算问题,也使我们解开了那么一个谜,为什么从古到今的那么多医家,都强调要学《伤寒论》,为什么呢?还是回到刚刚的问题,如果你去高考,小学老师没教过你算术,初中老师没教过你代数,高中老师没教过你立体几何,解析几何,什么都不教,你能去参加高考吗?碰到这个数学题目你就做不出来。可是,如果老师教了你一套逻辑体系以后,你懂得了运算的法则以后,只要老师出的题目没有超出这个逻辑体系的范围,那你就能够回答。这等于说张仲景的《伤寒论》就是一个严密的 “逻辑”体系,而它的运算法则是通过象来显示的,症状是一个象,药物也是一个象,还有时间、方位等等。如果你认真地学习了《伤寒论》,就等于你掌握了高考所需要的那套数理逻辑体系。这就是前人为什么那么强调学好《伤寒论》的根本原因。

      在我们中医,谁掌握了阴阳术数的构造体系,谁懂得这些体系更多的演化,更多的变化,他就可以成为中医的佼佼者。对于张仲景这么一位神秘人物,由于正史中没有记载,因而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其中一种说法很特别,就是认为张仲景没有看过病,或者只看过很少的病,对于这个说法,我认为还是有意义的。张仲景不看病,不等于他不伟大。要是伟大事业的理论提出者,又要参加这个伟大事业的实践,那是很可悲的。理论的建设者永远是与实际的操作队伍分开的,我们不能叫一个工人来搞高等数学,来搞陈景润的工作,我们也不能叫陈景润去开机器,这是我的一个强烈观点。我认为,由这个观点走下去的话,中医有可能走出一条好的路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