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过去七佛
·索达吉堪布:磕大头可通气脉,也是最好的健身法!
·观音菩萨头上带的帽子有一位佛系什么佛?(林秀艳)
·改变命运的实例
·地藏经: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
·看看自己有没有前世修行过的特征?
·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
·人生孝道歌诀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传统医学 > 内容

领略中医文化的奥秘《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2 08:51:3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王新陆:庄子说:“通天下,一气耳”全天下就是一个气,有了这个气就运动,就生生不息。这口气没有了,这个人还在这,什么都没有了;人这口气不走,这口气就在,他就是活着。中医讲阴阳平衡,西医讲什么?酸碱平衡。酸碱平衡:高钾的病人可以猝死,低钾的病人也可以猝死。所以在这一点上,你就说西医就是在讲阴阳 ?不是。它是讲一个内环境的稳定,如果真正是认识到中医是在讲究一个
人体内环境稳定的医学体系,西医就会接受。人在天和地的这种交应中间,你是一个要适应天和地的这个变化,你才能达到一种最完美。最平和的程度你就要认识到这个12辟卦对人体的影响,然后和我们的时间医学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
 
主持人:观众朋友你好,今天的《文化大观园》王新陆教授将继续和我们聊中医。在上一期节目当中王教授告诉我们,没有哪一种医学能像中医那样具有无可辨伪性,因为它揭示的规律涵盖了整个宇宙。中医作为我们的国粹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调查显示,在北京就有三分之一的人偏爱中医。非典期间中药的良好表现再次给了我们振兴中医的信心。中医因药而兴,站在中药铺的柜子前,看着一排排婉约优美的药名,闻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药香,我们心里会自然而然的涌起对祖先的无限崇敬。从手提四针法的扁鹊,到刮骨疗毒的华佗;从坐虎针龙的药王孙思邈,到集本草之大成的李时珍,小小的中药抽屉里渗透了多少代人的心血和汗水,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才使得中医中药光耀宇宙泽被后世 ,并且让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对我们刮目相看。
 
主持人:我有这样一个看法不知道对不对,我觉得西医它是这么来理解这个疾病的就是说这个外头有一种东西,这个东西叫做细菌或者叫做病毒。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敌人,他进到你人的身体组织结构里头去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治疗它。这个药呢就类似于像子弹,就到人体里头的话呢把这个敌人呢消灭掉,这就是西医。那么中医的话呢,它不这么认为。我们中医的其实所有的药都不直接杀死敌人。我是相信“人体自有大药”然后我这个药用进去以后是把你人体中间的本来有的大药把它调出来让你自己去把那个敌人驱逐出境
 
王新陆:完全正确
 
主持人:然后你的健康就恢复了
 
王新陆:你的这种理解非常到位。因为中医本身它就是在调整人的偏盛和偏衰,它是损有余而补其不足,对吧,所以它才有自己一套理论。中医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致中和”,它说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寒就要让热,热就要寒,结就要散,对吧?逸就要劳,劳就要逸,恰到好处就好了。以平为期,以和为重,这就是它的一种最高境界。“以平为期”,平人不病哪。中医讲,你平人是不长病的。
 
主持人:对对对
 
王新陆:所以中医是在调整,你的这种偏盛和偏衰。“平人不病”那么它怎么来调整,这个偏盛和偏衰呢?中药是讲四气五味的,它这四气五味是什么?“寒热温凉”它是讲寒热温凉的,所以你寒了我给你点热药,凉了就给你点温药。它用药的偏盛和偏衰,来平衡人的偏盛和偏衰。然后来决定你这个病。其实中医很神哪!我们建国时期,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老中医,这个老中医可以用针灸的办法来治疟疾,有效率能达到70%。
 
主持人:他没有奎宁啊?
 
王新陆:是啊!他什么都没有啊,他就是通过针灸来调整。你讲的人体的大药,那就是人体自有大药嘛!人就自有大药嘛,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解决了什么问题就决定了来提高自己的自身免疫机能来治疗这个疾病。
 
主持人:自诞生之日起,中医和西医对于人的认识就有着天壤之别。千百年来,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西医理念中的人已经从解剖学意义上的器官组合发展到了显微镜下的细胞联合体,而中医却始终相信:人是一只不能打开的黑盒子。天地大宇宙,人体小宇宙,在中医看来,人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人与外部环境也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健康的要旨就是人与环境的和谐与平衡。平衡一旦失去,人就疾病丛生。
 
 
王新陆:学生问:“为什么一个病人,你们几个老师开的方完全不一样都好了,我们开的药为什么就不好?”我就在那笑,我说这个疾病的过程和人体的生理健康状况,我可以这么来做个比喻。这个人的这个疾病形成以后,在他的身体里头,这个疾病树立了一圈多米诺骨牌。这个多米诺骨牌它是个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些有经验的医生,他一定会推倒一块骨牌,然后引起你肌体的一种连锁反应。连锁反应然后来治疗这个疾病。
 
主持人:因为中医它没有消炎的概念没有消炎。
 
王新陆:对,没有消炎的概念。它不是在消炎,对吧,它只是在调整你肌体内环境。我的这块骨牌可以起到调整肌体内环境的作用这一个起步,所以我就能治好这个病。然后我就给你举一个例子,这个我读研究生的时候,(19)79年 咱们有一个很有名的作家去找我。他和我忘年交,他那时候已经四五十岁了。我就找了四个我们学校的泰斗级的老先生给他看病。他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然后呢这四个老师开了四个方:有补的,有补泄兼施的;有泻的 就泻火的;还有一个就是抵痰,化痰的,健脾的。这四个方他拿着,他不知所措。他说这四个方怎么吃?
 
主持人:对,吃哪一个好?
 
王新陆:吃哪一个好?然后我就给他分了分类。我说你慢性的时候你就吃补的,你急性的时候你就吃这个泻的。这个不急不慢时候,你吃这个半补半泻的。你觉得上不来气的时候,你就吃这个抵挡痰液的。我都给他写上了,后来竟然就好了,他吃了两年左右他的病就好了。就是还是得四副方子,这么针对着不同的状态来服。可是他不论什么时候,这些药都会起到一个推倒,缓解症状的作用。就是推倒一块多米诺骨牌。正是因为把人看作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中医眼中的疾病也就不仅仅是某一器官的病变;正是因为相信“人体自有大药”,中医治病的过程也就变成了对于人体内环境的修复。在没有现代科学知识和精密检验仪器的年代里,中医发明了一套独特的诊疗法,这就是“辨证”。我们这个“方剂”它这个配伍就跟那个魔方一样,我就这么多药,我怎么把它配伍得这么好?《伤寒论》,这个《伤寒论》上面只有86种药加上甘蓝水,就是不停搅动打动的水,86味药,113个方子用到现在。这个我刚刚说到《本草纲目》上有11092个方子 一万个方子。到了我们在九十年代初南京中药大学编的一个《中药大辞典》上,有九万六千多个方子,包括建国以后的经验方。所以这个知识真是我们中国人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财富。这个现在这些人哪,他在搞新药开发的时候,我曾经提过很多次,希望中药就是一味药,或者一味药的某一个部分,这个就不是中药了。看看我们的大活络丸,典的大活络丸,北京同仁堂的大活络丸,有五十多味药的方子,有三十多味药的方子,妇女吃的乌鸡白凤丸。乌鸡白凤丸也有四十多味的乌鸡白凤丸,二十多味的乌鸡白凤丸。但是最少的也得在二十五味药以上。还有安宫牛黄丸也是四五十味药。这都是很正常的,它这四五十味药来治这个病它就能治好。
 
主持人:不是我们有一个节目主持人就被治好了吗?
 
王新陆:安宫牛黄丸就解决问题了对不对,这就是说中医它确实有疗效。它的这种疗效是来了,调动你身体的积极性,来参与这个康复,最后完成我们致中和。
 
俗话说:用药如用兵,任医如任将。早在遥远的商汤时代,我们的祖先就发现了药物配伍的奥秘,于是,他们把不同性味的药物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中医所谓的“方剂”。从《黄帝内经》开始,中医的用药就告别了单枪匹马的时代,开始转向大规模的集团军作战。仔细玩味的话 小小的中药抽屉里其实大有学问。单说药名 就足以让人赏心悦目:黄连,红花,紫苏等以色彩名之;佛手,人参 ,(末蝴蝶)取其形状。泽泻,益母草,突出性能。半夏,夏谷草则以生长季节命名。凡此种种让人一目了然却又回味无穷。另外我们知道,中药里还有以动物器官命名的。鹿茸,全蝎,鸡肋精以大自然中间的矿物命名的;雄黄 石膏等等 不胜枚举。总之据我观察,举凡植物的根,茎,叶,花 ,果;动物的皮,毛,骨,肉,胆几乎都可以入药。古人说:药分上,中 ,下三品。上药养命,中药养性,下药治病。古人又说“用药如用兵,任医如任将”中药既然如此丰富,识别它的学问也就显得格外博大精深。
 
王新陆:我呀一直主张我的学生要到药房去。我过去在医院工作的时候,新来的大学生都要到药房去工作三个月。为什么?医生必须认药,必须认药,必须认药。而且要知道我们常用药的这种品行,它的这个好和坏:什么是优质,什么是劣质药,一定要对药有了解。是不是长虫了?是不是霉变了?是不是这个药不是地道药材?都能看出来,能看出来,能看出来。医生必须认药就是为了确保你的医疗质量。也就是说中医一定要熟读《本草》。要熟读《本草》。这是一个认药。还有一个药性你必须了解:同一种药它的药性不同,它走的地方不一样。你比如讲我们讲补气的药人参和西洋参。现在我们很多人就说:你这个人这个短气,活动累。吃点西洋参吧。错了!西洋参不会补气,西洋参是个纯补阴的药,它是养阴生津的药。而人参是补气的药。现代人参,古代的人参它是益气生津的药。药的细微变化你必须了解。药的,好药的鉴别你必须了解。你比如虫草,虫草的鉴别第一是泡,用水泡;第二是烧,火烧;第三是尝。第一个你这个虫草要放在开水里泡。好的虫草不肿胀,再一个它那个草和虫不分开。你不论怎么泡,它不会脱节。不脱,不脱,这是第一要泡。然后你闻这个水它是香味,没有腥味,一点腥味没有,它是一种香味。第二点我们有很多虫草。但是是不是冬虫,我们讲的冬虫夏草,那么你就要把它掰开。掰开以后里头有一个,里头有一个淡淡的,颜色稍微深一点的这么一个人字,或者是个工人的工字。这就是特级虫草,这是最好的虫草,现在卖得很贵。要是就是雪白的,什么都没有。这个虫草不入药。这是最简单的,再就是需要摸呀,重量呀,分量呀什么的。你比如讲虎骨,虎骨有一个特点:在所有的动物里头,骨腔最小的是虎骨。这么粗的骨头你那个铅笔塞不进去,它中间就一个小缝,就一个小管,它的骨腔特别细,所以老虎是兽中之王。它特别有力量,它特别有力量,特别抗折腾,它不容易。那么高跳下来它不骨折,它特别抗折腾,就和它的骨头有关系。红花,藏红花。我们藏红花和我们现在的红花,草红花它是两种药,这个藏红花它是,我们讲是鸢尾科的,草红花是菊科的,它俩不是一个科系。这个藏红花有一个特点。你弄一杯热水,用一个玻璃杯 你放一根藏红花,一根红线到底。是那个汁会这么往下,这个汁是一根红线,然后它一直到底。它比重不一样,而且它会迅速地下去,这就是真正的藏红花。现在我们有大量的,实际上是人种栽培的中草药了。你包括像人参
 
主持人:对
 
王新陆:人参现在的野山参,基本上是求不着了我们大量的这个人参,就是在长白山区我去过嘛,那半山坡上一片一片种的,出来以后跟白萝卜一样。我跟你讲,人参它栽培的和我们现在,现在的人参有很多。秧参,秧参是什么呢?我发出秧来了载到野外去了。园参直接在大棚里载的。还有叫做那个,叫做移参,移山参。不是小苗长这么大了,我把它移到山上去的,还有就是在山上的野种参,就是我在野地里种的参。发了芽以后种在那,这些都不是野山参。野山参就是原来在山上长的那种参要去寻找的。要去找的就是我们讲那种人身娃娃,要用红线拴着它那个。老山参的特点和现代人身的特点,尽管从化学上来看它是一样的。但是呢,老山参是可以治发高烧的。这个小孩发高烧,如果是老山参可以吃,如果是现在的参吃了就是叫这个孩子加重疾病。《神农本草经》上有365种药,它的成书年代大约是在公元一世纪左右,就是西汉。它的成书年代,那么到了李时珍的时候我们这个中药啊,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上记录了1982种药,到我们近代的药已有五千种药了,但是这后来出现的药、都没有像李时珍他们时期的那个药,四气五味,归经所属那么清楚所以在使用中间给医生带来很多麻烦。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亲身体会。我们中国在近代史上有一个很著名的医生,这个医生是个上海的医生姓陆,人家叫他叫陆黄芪,用黄芪用得最好。他黄芪用得最好,这人用黄芪治过谁的病呢?他治过胡适的病。胡适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得过糖尿病,而且胡适得的这个糖尿病,从我们现在看,他一定是个胰导素依赖型的,就是我们讲的一型糖尿病,二十多岁得的,多半是一型糖尿病嘛。但是胡适就奇迹般的叫他给治好了,而且活到了七八十岁。对不对?那么用中药能治好一型糖尿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就给他治好了,他给他用黄芪,最多时候能用到八两,一斤。人家叫他陆黄芪,他用的那个黄芪就是野生黄芪。我们现在有一种病叫重症肌无力,在我习惯给他用药的时候,我也是用黄芪,然后呢他就拿着这个方回老家去了。他就从一个农村里头那些地方买了一些药,自己很快就写信给我,说他吃那些药,照这个剂量吃了以后他头痛。为什么?我就一想他用的这个黄芪都是野生,刨出来的。他的都是野生的,他这是野生的。我开始给他开的是栽培的,所以量就大了,就给他递减,这样的话他吃了就舒服了。所以说这这就是说这个野生药物和我们栽培药物的力量是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这些黄芪中间的主要的成分是一样的,但是微量元素不一样,它中间含的微量元素不一样。微量元素是从哪来的?是从当地的土壤里头来的。那么药材有两个:一个是地道药材,我们又叫到底药材,就是这一块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药。这一方的水土,它长出来的药就是非常地好,它就含有这种微量元素含有这种水,就和我们的茶叶这样,一定有一个出的地方,对吧?这是其一,其二是什么?现在的栽培药,化肥用的太多,它的这个成分,对药物的成分影响太大了,它长得太大,而且呢速度很快,成长期很短,很短。所以这样的话都造成我们中药的药效的下降。
 
主持人:中药源于自然,服用中药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接受大自然对我们的抚慰和洗礼,从《黄帝内经》到《本草纲目》,从《千金翼方》 到《医林改错》,纵观悠悠数千年的中华传统医药史,祖先确实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弥足珍贵的方剂宝库。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尤其是进入工业时代以后人类对于环境的开发已经到了无以附加的程度,作为中药药源的气侯,水分和土壤,无一不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这就使中药的药效也随之变化。现代中药的性,味,归经已不再符合传统医学所阐述的药性。古人说良药苦口利于病,然而在今天,即使药仍然是苦的,我们的病也未必就能治好。
 
王新陆:我给学生讲课时候我说过,我们中医呀它是因药而兴。人是先知道了药,我头痛我看见这里有个草,我把那个叶子搓了搓,啪,往脑门一贴。我觉得很舒服,这是薄荷。先有了药才有了医,对不对?最后这个医呢又会因药而亡。为什么?如果我们不注重药材栽培的规范化和它的这种绿色性质一定会他中医给带坏,那么吃了这么多药怎么没有效,剂量越来越大 药效越来越差。对呀,所以说这个就出了一个问题。有的说这个医生看别看得不好,可是拿这个方到别的地方抓,我刚才讲到那抓就很好,很好。
 
主持人:对这就是药的问题。
 
王新陆:对。你看《红楼梦》上这个妙玉,妙玉泡茶,她给贾母喝的茶是雪水。她把这个宝戴请进去了以后,她是用梅花上的那个雪,然后弄出来就这么一小坛雪的水。这两个水的味道就完全不一样。她就说那个雨水,那个雪水是粗俗嘛。但是梅花上的这一点点就非常的好了。其实这个水呀《本草纲目》上有36种水,现在惟一只有一种水能喝,就是自来水。因为剩下的水我们不敢喝。雨水酸化了,酸化了对吧,泉水污染了。我们现在哪里来有水?没有水了。我们这个空气的污染,和这个水的污染已经到了人类不能自救的地步了。一个电池两立方米的水污染。你丢一节电池,一下雨两立方米的水,这个地方就被污染了,含铅含锌的量就高了。小孩吃了小孩就痴呆就不聪明了。好了,这是一个。酸雨,我们城市周围,有的城市周围六十公里还在下酸雨,那就是说我们的净土已经不多了。我说这个旅游说这个地方有一片仙境,人一去就不仙境了。这个自然保护又成了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人保护自然就是保护自己。
 
王新陆:对 特别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保护你的药了。我就要保护这个药。保护这个药,你看雪莲,雪莲的功效完全是在炒作。其实雪莲在治病的作用,我认为它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它们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可以治病。你去采它干什么?你破坏这个高原植被以后,然后我们的冻土没有了,我们的高原生态环境破坏了,地球温化了
出现多大的危险!可是就是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啊!这个就涉及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我们中药中间许多许多的特效药,行之有效的特效药现在都是来自于保护动物的身上。对!那这个问题现在怎么办?比如说虎骨啊,犀牛角啊,这都不能用了禁用了。我们犀牛角可以用水牛角替代,那药效当然就差得很远了。一般就是十倍的作用,十倍吧,虎骨过去用豹骨,后来豹骨没有,我们可以用狗骨。因为我们医疗手段比过去多了。我们不一定非要去杀取这些动物来保证我们的健康
我觉得中医也要做一些割舍,也要做一些割舍,你不要搞得一毛不拔,我非要坚持这个,非要坚持这个,因为我们现在有很多办法可以治病。对不对?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和自然的和谐,对我们中医来讲不要简单的说这个影响了我中医的疗效
或者什么什么,还要看到人和自然,应该更好的和谐起来。我觉得这一点对中医来讲更为重要
 
主持人:对中医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能体会到中医的神奇。人们常用 四两拨千斤(简药欲成科)来形容中药的奇效,却很少有人能从药物的排列组合中体会到医家的辛苦,体会到他们殚精竭虑和苦心孤诣的制方境界。其实从古到今,神医一直都是我们老百姓生活中的传奇。我们知道中药是靠温火慢慢地熬慢慢地煎,然后才能熬炼出丝丝缕缕的药力。中药如此,那么中医呢?要经过怎样的历练才能成为
悬壶济世的一方神医呢?和古代的医家相比今天的神医又需要掌握什么样的新武器呢?
 
主持人:我们整个中医史是由很多很多历代的一些名医。他们的行医,他们的医德医术
组成起来然后成了一个源远流长的一个中医史。但是您也特别强调这个出名的这个名,名医和这个明明白白的这个明这两个要有所区别,是吧?
 
王新陆:那当然,我觉得这一点应该是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有名的医生不一定是个明白的医生。还有呢明白的医生不一定有名,它这个是两个概念的东西。这个名医他有很多机缘,可能就出名了。你比如说如果您是个名人,我又给你看好病了,我可能就成为名医了。可是这个明白医生多半是行内的,业内的人说,业内认可的。业内认可,他真明白,什么都明白。可是我不是最有名的,人家不请我看病呀,可能我还没有赶到一种机缘,我就没有出名是吧。所以我觉得当医生首先要当个明白医生再考虑出不出名,我们现在这个一浮躁啊就先打广告,先出名。出了名了到了关键时刻,他不明白。
 
主持人:他不明白,那不就害人了?
 
 
王新陆:害人了,对。第一这就叫虚假广告了,这就开始骗人了。所以我觉得名医和明医之间这种关系,还是踏踏实实当个明白医生。
 
主持人:所以您在教您的学生的时候一再强调就是先做人
 
王新陆:对 
 
主持人:做学问
 
王新陆:对
 
主持人:最后再做医生
 
王新陆:对
 
主持人:那么您觉得在这点上的话就是这些中国的这个名医,成名的规律都有哪些什么基本的特点?就是中国的名医必须具备什么样的基本前提?
 
王新陆:我觉得第一这些名医都是一些积极入世,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这么一些非常好的人。我们说,他是好人,这是第一。他老是把病人的事 当成自己的事。就像我们孙思邈讲的“大医精诚论”一样,对吧?你要为所有的病人服务,视同己出。把别人都当成是自己,就和我有病了一样,对不对?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些名医都有非常深厚的国学基础。
 
主持人:对
 
王新陆:他们对中国的四书五经,中国古代哲学呀,包括我们医学上这些东西都了如指掌,而且()很深。这是第二点。第三都有非常艰辛和曲折的行医过程。其实民间在基层行医就是他有大量的实践经验。第三第四都是一些非常善于总结,很聪慧之人他非常会比较啊,对比呀,归纳呀,分析呀,综合呀这一套哲学思维方式他非常具备,具备我们中医的这种思维方式。最后一条就是这些医生都很谦虚。因为这个医生哪,他不可能满。有一个职业是活到老必须学到老的职业,就是医生。你没有见过的病太多太多了。我有一个老师,87岁,他就跟我说,他说:新陆,我活这么大岁数没有看过的书,没有见过的病还太多太多。我是感受很深哪!87岁的名医,他没有见过病,没有看过书太多太多。那么我们呢?皮毛而已,就是皮毛而已。
 
主持人:王教授讲过一个故事,他的学生曾经把配伍好的中药喂给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几天后这个学生提着小白鼠的尾巴跑来告诉他:老师小白鼠没有死。王教授哭笑不得。多年以来西医对中医一直持排斥的态度,至于我们自己对于这门曾经拯救了
无数中国人性命的学科,也许我们不怀疑它的有效性但却怀疑它的科学性,所以我们一直都在用西医的理论和手段来解剖这个异类。那么中医的未来是什么?在谈到中西医结合的现状时,有人说现在的中西医结合不是结合而是凑合。正是在这种凑合的状态中,中医不仅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反而伤害到了我们的自信。
 
王新陆:这个其实我们国家的第一代领导人他们对中医是非常推崇的,你看这个毛泽东主席他曾经这个提过不少关于中医的题词。你比方这个中国医学是个伟大的宝库啊 ,对不对?这个邓小平先生也提出要把中医西医放到同等条件上来发展哪。那么中医为什么大家推崇它?就是它简便灵验,符合中国的国情,又符合人体的生理状况。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讲,中医是应该推广应该发展。那么提出中西医结合是在五十年代中期提出来的,提出来了以后我们大多数的人只是在用现代科学的知识力图来解释中医,解释中医现象。老是想通过中医这个理论把这个黑盒子拔开。可是中医的理论它不是建立在这个黑盒子拔开以后的东西上,它是建立在这个黑箱理论的整体上,你把它拔开就不是它了。很简单的一个故事,《山海经》上就有一个,混沌的故事,对庄子也说过这个故事,七窍凿而混沌死。问题就是在这个地方,我们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阐明中医,而不要机械地用西医的办法来阐明中医,这个就相当于七窍早而混沌死。我认为中医的发展是现代科学现在还不能认识,人体对自我的认识是最有缺陷的。为什么得了精神病了?脑子很好,脑细胞一点问题都没有,什么地方都没有毛病,他怎么精神异常呢?他什么地方短路了?我们讲的短路了你找不出来。那就是说现代科学对中医的一些我们认识的现象,你无法解释。应该承认现代科学手段的局限性,这个把问题说清楚了,中医的基础理论它和西医的基础理论有个很大的差异它是一种说理的,是一种哲学,但是它接受了很多现代科学知识。你比如我现在认为我给人施脉。我要是发现这个人有明显的肾虚状况,这个人肯定有颈腰椎病,这就叫肾主骨。肾是主骨头的,你的肾虚你肯定骨头有毛病。然后我拿着这个X光片子一看,我就说他肾虚,我给他用补肾的药绝对不会错。因为他骨头有毛病,这两个是对应的,它的相关性,它的相关性我可以找出来。而我们恰恰现在没有把功夫放在这个现代检验和我们中医理论相关性的上面,放在这个上面来研究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事半功倍了。这个在最近这些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对中医的发展,这个信心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可以预测在最近的二十年中医的基础理论会有一个巨大的突破。为什么呢?因为它有过一段繁荣,这个中医它的自己发展的,这个发展曲线中间,我们可以看出来它的第一个繁荣是《黄帝内经》
 
主持人:对
 
王新陆:在公元前四世纪左右,第二个繁荣。张仲景的《伤寒论》在公元二世纪左右。第三个繁荣就是经过了。金元四大家以后,到了明清的瘟病学说这是第三个繁荣。为什么这三个繁荣?恰恰是疾病谱系改变的。三个大的阶段最前面得的多半是一些因为生活条件不好的,风湿啊这一类病。《伤寒论》的时候多半是民不聊生。得的我们讲那种伤寒病,一种慢性的消耗性疾病,这种病我们现在看不见了。到了瘟病时期我们得的是烈性传染病,就是像SARS这一类病。这三个时期过去以后现在中华民族复兴了,我们现在要复兴,中华民族又站起来了。建国以后中医有这么将近六十年的这种繁荣阶段,它在基础理论上必然要出现一个新的突破
这个突破就是指导了我们对现代病的治疗和预防。现代病是什么?肿瘤,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现代病的预防和治疗将是中医的强项。所以说在基础理论上的突破和中医本身的突破应该是二十年左右的事,中医没有一天不在与时俱进,没有一天不在调整自己的思路想进取想发展。所以我觉得这个都应该是没有问题。可以说中医复兴的那一天也是中华民族复兴那一天
 
主持人:这个说法我觉得我非常地赞同,因为你一个民族要复兴。其实就是一种文化和你的科技的复兴,而这个中医恰恰是,文化和科技含量都很高的一个一个科学
 
王新陆:对
 
主持人:好,咱们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王新陆:谢谢谢谢
主持人:也谢谢您
 
科学家语言,二十一世纪是宏观和微观结合的时代,我们相信当现代科学,发展到可以解释中医的博大精深的时候,中医一定会有一个辉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