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索达吉堪布弘法利生简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临终关怀 > 内容

死亡权利大战:科学、宗教和法律 (植物人Terri Shiavo)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2 14:37:3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洛杉矶-三藩市〗3月24日星期四,一早起来就赶紧冲到楼下买报纸,拿到手上就发现,《今日美国》(USA Today)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都在头版显要位置登出了谢维讼案(Schiavo Case)的最新进展。纽约时报的标题是:“法院说不!”,今日美国的则是:“谢维无路可退!”再打开电视机,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正在实况直播聚集在佛罗里达州松林公园伍德塞德疗养院(Woodside Hospice in Pinellas Park, Fla.)外各路抗议声援队伍。9点53分,直播突然中断,画面切换到华盛顿联邦最高法院。主持人表情严肃的插播道:最高法院决定不予受理谢维父母辛德勒夫妇的上诉。嗣后出现对法律专家和神经病学专家的访谈,话题围绕受托于佛罗里达州州政府的一位专家提出的所谓“新证据”。节目最后出现的诉讼另一方谢维先生的律师,一脸无辜的说“是时候停止了,满足谢维夫人的愿望吧,那就是让她平平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这一切都要从15年前说起,1990年的一个晚上,一次突发的心脏停跳使特瑞?谢维(Terri Schiavo)的大脑严重受损,经过多方治疗,她的脑功能都未能改变。虽然她的眼睛能够睁开,有时也能转转头,但再也没有任何知觉和意识了。神经科医生在给她反复做过各种神经功能测试后断定,谢维的状况属于“永久性植物生存”。换句话说,她变成了通常所说的“植物人”,没有主动的运动,不能感知外界,也无法自主进食,要通过一根插到胃里的喂养管来摄入营养和维系生命。与脑死亡病人不同,谢维有自主呼吸,心跳也能够自主维持。然而她主管各种高级神经功能(例如喜怒哀乐、语言、对外界的感觉和反应、自主运动等等)的大脑皮质已经完全毁损。导致这种毁损的原因,是那一次心跳停止的时间太长。心跳停止,大脑也就没有了氧气和血液供应,最终,皮质中的神经细胞大批死去。在人体的所有细胞类型中,神经细胞是最脆弱和最缺乏再生能力的,它们不能像很多细胞那样,可以继续分裂、增殖。当我们出生时,神经细胞处在处于幼稚的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细胞会逐渐发育直到成熟,然而它们的数量不会增加。在人变老的过程中,神经细胞会慢慢的自然死去,为什么很多老年人的记忆力下降、反应变慢,神经细胞的自然死亡是重要原因。所以,当医生们发现,谢利的皮质细胞已经损失殆尽时,他们断定,她再也没有希望从植物人康复回来的希望。

  谢利生病后,她丈夫迈克?谢利先生带着她到处求治,总希望能有奇迹发生,然而收效甚微。与此同时,谢利先生还把谢利夫人原来的医生告上法庭,缘由是医生误诊。导致谢利心跳骤停的原因是血液中钾离子浓度(医学教科书中常常简称为血钾水准)过低,但在抢救过程中直到很迟才发现这一点。钾离子是存在于人体内最基本的几种元素之一。所以医学生在上第一节心脏生理课时都会被告知,正常的血钾水准是维持心跳正常的必要条件。血钾水准降低,心脏就要乱跳,时间一长,它还会根本不跳。反过来说,治疗低钾性心脏停跳的方法中必须及时、正确的补充钾离子,否则就会延误治疗。1993年,法院认定医院和医生有责任,判决他们支付给谢利夫人70余万美元用于治疗开始,另外并赔给迈克30余万美元。

  自从得到赔偿之后,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时,谢利的父亲(姓辛德勒)站出来,要求迈克把得到的赔偿金分给自己一部分。这种要求在法律上是相当无理的,迈克自然就没答应。由此,引发了有关谢利的第一部分官司,是辛德勒告谢利先生要求分钱。这些官司的最终结局是辛德勒先生败诉。

  时间又过了几年,转眼就到了1998年。这一年,迈克提出,特瑞在没得病以前曾经多次和他说过:自己不愿意接受用人工方法维持的无意义生命。所以,迈克说,应当拔除她的鼻胃管,让她自己走。此言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首先反对的,就是谢利夫人的父母——辛德勒夫妇。在他们看来,迈克的这番话一定不是真话,一定是他厌倦了照料他们的女儿想要撒手不管。此外,辛德勒夫妇一家都是天主教徒,而天主教一向认为,决定人生死的权利操之于上帝,人自己是无权选择生还是死的。所以,辛德勒夫妇以及他们的其他女儿们说,即使谢利说过那些话,在宗教上也极端错误,他们不能许可她“自杀”。

  从此以后,谢利先生和辛德勒夫妇就开始陷入一场接一场的官司中。谢利先生向法院申请拔除谢利的鼻胃管,而辛德勒夫妇不停的反对。任何一次法院的判决都会引起败诉一方新的法律行动。直到上周五(2005年3月18日,美国太平洋时间),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判决:应当拔除谢利夫人的鼻胃管,七年之内,打过的官司多达19场。在这场法律马拉松中,从佛罗里达州各级法院再到联邦各级法院,辛德勒夫妇基本上就没赢过。其间,2001年2月11日,2003年9月17日,法院曾经两次下达命令,确认谢利先生有权要求拔除他夫人的鼻胃管。在其后的2001年4月24日和2003年10月15日,鼻胃管也都曾经被拿走。

  然而,每一次拔除胃管的举动都被辛德勒先生及其律师用各种手段给中断了。01年那次,辛德勒向佛罗里达州上诉法院提出所谓“拿走鼻饲管损害了她女儿的宪法权利”之诉,结果法官判令在上诉期间应把管子重新插回。诉讼中,辛德勒提出的新证据的中心是“医疗技术的进步可能给特瑞带来康复的新希望”。于是法院任命了一个由5位神经科和康复治疗科医生组成的专家团,由他们来对谢利夫人的状况重新评估,并根据医学技术的发展做出辛德勒所说的“新证据”是否可信的结论。可以想像,专家团做出了否定结论。有了结论,上诉法院把案子打回原审法院,原审法院法官乔治.格尔(Geoge.Greer)做出判决说“可以拿走鼻饲管”。辛德勒等人又不服,提出上诉……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败诉-上诉的延续下去,每一次辛德勒等人都有些不同的说辞,不是她女儿的“生命权受到侵害”,就是她女儿“信奉宗教的权利受了损害”,或者“又有了新的医学证据说她可以康复”。拖到2003年10月,辛德勒一家几乎已经穷尽了所有的司法程式,官司在州法院系统里面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审法院。格尔法官最终下令:管子“必须拿走”。这个决定直接导致2003年10月15日的拔管。

  不过拔管只持续了6天,保守势力控制的佛罗里达州议会在10月21日通过旨在阻止拔管的“特瑞法案“(Terri's Law)。州长布希(布希总统的堂兄)当天就下令把管子重新插回去了。这次轮到谢维先生提出诉讼,也是在10月21日当天,他到佛州地方法院称州议会通过的这项法案违反了州宪法。第二年5月6日,地方法院裁决谢维先生胜诉。这种结果,败诉的一方当然不干,官司再一次打到佛州最高法院。4个月之后,州最高法院宣布维持原判。保守的州长宣布要请联邦最高法院来管这事。2005年,如同4年前一样,联邦最高法院做出拒绝受理此案的决定,称“这桩事情与联邦法院系统根本不相干”。此后的局面似乎不应该再有反复,州法院再一次确认“管子必须拿走”,且定下3月18日拔管。

  不过,就像有位朋友说的那样“在这个国家最好不要说什么是不可能的。”令人惊讶的,联邦国会在这个时候参与进来,一反常态的试图干预司法权力。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于3月21日召开紧急会议,长达十几个钟头的激烈辩论之后,在当天午夜通过一项法案要求联邦法院“管管这事”。保守派的总统当然不肯放过这种做秀的好机会,他在国会开会之时就从德克萨斯州度假地返回华盛顿,并且于淩晨1点钟签署法案使之生效。

  依据该法案,辛德勒开始向联邦法庭进军。结局如下:
  3月22日:联邦初审法院,败诉。
  3月23日:联邦上诉法院,败诉。
  3月24日:联邦最高法院,不予受理。

  可以看得出来,联邦法院系统以少有的高效率和高度一致给了辛德勒一连串红灯。原因何在呢?答案不仅仅是辛德勒等人显而易见的理屈词穷和用心险恶,更重要的,是此次行政和立法机关做得太过分,一而再再而三的侵入独立的司法领域。倘若不给以警告,恶例一开,后患无穷。

  这件案子的事实部分到此也就算基本有了个结局。可是,何以这件事情闹到如此激烈和浩大呢?问题的答案是:宗教保守势力的甚嚣尘上。基督教保守派在美国有着广泛的支持基础,这次案件当中,他们组织数百人包围谢维夫人所在的疗养院,出钱出力帮辛德勒一家打官司,建立网站蛊惑人心……当然,更不用说在国会和政府里那些吃宗教饭的教棍政客了。此外,这些人十分善于做秀和迷惑一般大众。例如,在辛德勒向联邦高院上诉的过程中,佛州政府请了一个“神经病专家”出来说“以前的医生们的诊断都是错的,谢维不是植物人,她完全能好起来。”此言一出,使很多人都对法院的判决和谢维先生表示不满。然而很快就有真正的医学专家指出,这个“神经病学家”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诊治严重大脑损伤的经历,他之所以说这番话,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乃是狂热的教徒。纽约时报的评论就直说这人“卖的根本是一剂宗教的药”。此外,很多人根本听不进科学家和医生们的话,而更乐于盲目相信宗教徒告诉他们的东西。例如,辛德勒一家在2001和2002年曾经摄录了谢维住院时的一些情况。画面上的谢维眼睛能睁开,有时头还微微动一动,看起来好像有意识一样。讼案期间,各大电视网反复播放这些片断,老实讲,如果不是学过神经病学,知道这种状态根本上和闭着眼睛的昏迷没有什么太大差别,连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迷惑。

  想说的是,美国已经算是很重视科学教育的国家,有各种推动科学普及的组织和机构,有大量完善而高水准的科学博物馆,大多数科学家自己也投入精力和时间到科普写作中……但即使这样,仍然有那么多的人被宗教所惑,中国又当如何?固然我们没有一个一神论的宗教传统,类似美国社会中那样的狂信徒也没有多少。然而我们的科学教育之糟糕,却是勿庸置疑的。各种胡说八道在中国之大行其道,已是经年常有之事。基督教之把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市场,也正类如当年英国人的鸦片行销。再加上一堆酸醋文人,不遗余力的在国内为种种基督教或者伪基督教做宣传……将来如何,实在是有些不敢蠡测。

  无论如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今天开始努力,或者还不算晚,毕竟基督教还从来没有在这片国土上氾滥开来。但愿类似谢维的案子永远也不要在中国发生。

  感谢上帝,你老人家还是歇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