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人生八苦,是哪八苦?
·陶潜
·美国天才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人类的希望在东方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不生气口诀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是什么意思?
·十法界
·猪的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励志人生 > 内容

人生规画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7 08:33:2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指责、批评、检讨不一定就是负面的,

而是一种成长的激素,

不要怕,不要恨,

也不要痛苦。

有人愿意指责我们、批评我们,

那是他的善意,

因为他不忍看到我们出差错的缘故。 

 

《法鼓晨音》 

  

                                

 

                                                           人生规画 

                                                         圣严法师 

    法师曾说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人生规画,为什么呢?学校不都是教人要尽早订下人生规画吗? 

 

    及早规画人生方向的观念,是社会主流,因为学校老师如此说,老师的老师也是如此说,整个社会都习惯这个想法。但是,这种说法也不尽然全对。 

 

    就以我的母亲来说,她从小就告诫我:「不用做大人物、大事业,能够平平安安过日子,那就是福气了。」我也认为,即使很早就规画人生,但人生并不一定能照着计画走。我有一位信众,最近说不想做官了,另有人生规画。我觉得奇怪,刚开始做官时,应该也想长久为政府奉献;但才短短数年,个人及环境因素让计画改变了。 

 

     再如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年纪还很轻就交棒、退休了,想去从事慈善事业,相信比尔盖兹年轻时并没有想到微软会赚大钱,而且年纪轻轻就可以退休,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人的遭遇并不是可以事先预料的。不同的时空背景,往往会产生不同的人生价值,因此「生涯规画」常常不可靠。比如我年初就会排好全年的行事历,但往往会因一些变数,必须更改行程及计画,这些并不是僵硬不变的。佛家所说「随顺因缘、掌握因缘、创造因缘」,就是这个道理。 「随顺因缘」是说若因缘出现,可以让你成长、发展,那就应该随着因缘去努力完成;这些事如果有五、六成情况是你可以接受,且有利社会,就应把握机会,放手去做,这就是「掌握因缘」了。 

 

    至于「创造因缘」,因缘初始可能是不起眼的小事,但可以用种种资源来培养因缘。比如本来是个小公司,可以藉着因缘而成了大公司,很多的企业家都是如此成长的。 

 

     我们无法清楚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又如何能清楚规画人生呢?如果只规画活到六十岁,是不是六十岁以后的人生就不管了?年轻时候有人替我算命,说我大概只能活到六十三岁,但我今年已经七十七岁了。如果我认命地以六十三岁为终点,以后就不再积极做事,那法鼓山这个团体就无法出现了。回头看,我有几册重要着作是在六十三岁以后才完成的。因为我掌握因缘,不会放弃,所以才能完成许多理想,这是我的经验,提供给大家参考。 

 

 

                                                                                                     本文摘录自《方外看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