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六因、四缘、五果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励志人生 > 内容

对自己有交代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7 08:34:12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在面临生命的转折时,

不妨转一转自己的念头,

那么就会发现只要有一口呼吸,

人生的路是无限宽广的。 

 

《台湾加油》 

                                    

                                                              对自己有交代 

                                                              ■ 圣严法师 

 

      许多上班族因每日上班下班,不断重复,一生好像就这样过去,而藉着唱卡拉OK或去PUB喝酒来排遣无力感。该如何面对这种消沉人生观呢? 

 

     唱卡拉OK或去PUB,让工作上的压力舒畅一下,这是一种娱乐的方式,偶一为之,也无不妥;夜夜笙歌,就真的是浪费生命。 积极进取的人,对自己期许很高,不会把时间消耗在没有意义的生活上;他们对未来有许多期许与要求,每天都努力地工作着,时时刻刻都在追求各种自我充实的生活方式。 以我个人来说,我一辈子都很忙。记得在军中服役时,同袍空闲时往往在茶馆、赌场、色情场所消磨时间,我白天工作完成了,晚上就看书、写文章。累了,就走出房门,看看星星、月亮,欣赏大自然,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景色,感受平常感受不到的心境,这是「大享受」。 

 

    虽然我没有读过初中、高中,但在军中,我看了很多书,等于上了大学一样。有人问我:「读那么多书,能做什么?」我说:「不为什么,将来或许有用吧!」到现在,的确很有用,包括自然、社会科学,都能与别人分享。但是,谁知道以前我的同袍都认为我是「怪人」,说我的人生没有意义呢!  在那段军中经历里,我也看到有些同袍常常喝得醉醺醺、摇摇晃晃的回营房来。看起来时间很容易打发、谈笑很快乐,内心却很空虚!  除了白天的工作任务外,他们不知道要把生命的着力点放到哪里去,或是时间该放哪里、心思该放哪里?没有安心处,心无处可安,所以习惯性找那些娱乐场所。但对我来说,那些都不是我要的。虽然我常一个人度过晚上光阴,但我却过得非常充实,时间流逝,知识却留下来了。 

 

      最近有位军中老友来看我,他说:「当初大家都认为你不懂得享受,生活过得无趣;现在看你对社会很有贡献,你走的路和我们的确不一样。」  我和我的朋友都老了,他直到人生快走到终点,才觉得虚掷了过去的人生,但我觉得对自己有交代,对社会也有贡献,并不枉费。我想,过去那些独自用功的日子,不错失光阴,不在酒色享乐中逃避人生应有的责任,确实是有价值多了。 

 

    积极进取的人,对自己期许很高,不会把时间消耗在没有意义的生活上。

 

 

 

                                                                                                 本文摘录自《方外看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