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五俱意识】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情感倾诉 > 内容

禅悟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3 08:24:1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一)
     伫立在佛前,我没有膜拜。在我眼中,只有那入定的老僧,而非坐于莲花之上的泥塑。
     “陛下既好禅理,何不入我佛门,参禅拜佛,修金刚不坏之身,岂不强过人世间的荣华。”冥坐的准提禅师突然说道。
    
     “世尊谈禅,只言修心,何时讲过金刚不坏之身?佛寺清规,是为世人辟清修之处,怎是锁心樊笼?大师以金身惑我,岂不落了俗套!”我轻笑道,“何况,江山我可舍,但娇妻我怎可舍,既不能舍,又何必舍?人生纵如梦如幻,总好过虚无。”
    
     准提禅师笑而不答,“佛讲缘法,时机未至,岂可强求,老衲确落了俗套。老衲有慧剑一把,为镇寺之物,赠与陛下,陛下珍重。”
     (二)
    
     树木在我身旁飞退,远远抛在身后的是那些奔跑的混乱不堪的仪仗队,当我的身形立在你的寝宫门前时,迎接我的是宫女宛儿慌乱的神情,还有寝宫里你与一名男子吃吃的笑声。时间在那一刻凝固,世间所有的一切,曾经执着的,不舍的,依恋的。。。。。。就在那一刻如泡沫般消亡。那一天,我用慧剑斩断你纠缠的水袖,黯然地走向宫门,就在走出宫门的那一刻,我清晰感受到背后的你那忧怨的眼神。
     天佑十二年,天佑帝驾崩,享年二十五岁,太子禅继位,改元宏德。
      (三)
     大师,禅分几重?
     禅之道共五重,一重为空,二重为灵,三重为寂,四重为灭。
     五重为何物?
     既已灭,何为禅,或为虚无,或是彼岸,非尘世中人所能知晓。
    
     静静地坐于菩提树下,风霜染白须发,尘埃落满了僧袍,在元神的引导下,强劲的精气在奇经八脉中不停地奔流,然后汇聚在百汇处撞击轰鸣,多少个春秋,我的元神,始终无法冲破身躯的樊笼,难道多年的修行,依然未能让我心空?
    
     直到那个清凉的夜,我的元神静静地溢出身躯。我惊喜地发现自己与天地融为一体,草在轻语,花在呢喃。一束凄清的哀乐,将我引向那忘却的禁宫。你静静地卧在花丛中,雪白的长发,未曾掩住你绝世的容颜。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无尽困惑。。。。。。
     我敲起古色的木鱼,吟出那悠悠的梵音。梵音中,你的灵魂从身躯中冉冉飞向天空,化成一颗洁白的星。
      (四)
     残破的庭院,沾满锈迹的铜锁,这样的庭院也能锁住妖吗?我的心头泛起一丝哂笑。
    
     “她也许不是妖,只是她出生不久,她的父母就死掉了,后来凡是与她接触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掉,于是村里的人把她锁在家里。七年了,大家都以为她已经死了,但前些天这里又传来哭声,村里又有人莫名地死掉。”村人这样解释。
    
     好浓的怨气啊!我心中暗叹。拂落那破旧的铜锁,走进那阴秽的院落。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你幽幽的哭泣。我爱怜地抚摸着你凌乱的头发,“孩子,怨恨不是生命,不要让怨恨埋没你的心灵。”
     你悠然的转过身躯,我看见你那忧怨的眼神。震憾,凄苦。无奈,痛心,诸多被遗忘的感觉涌向心头。
     当我抱着你缓缓走出大门时,你害羞地把头埋在我肩上,远处村民惊恐的眼神逐渐迷惑,这样柔弱的女孩怎么会是妖?
     “大师,她就是妖吗?”村人胆怯地问。
     “不,她不是妖,”我无奈地苦笑,“她是劫!”
     “洁。。。。。很好听的名字,大师怎么知道。。。。。”村民们嘈杂地议论着。
      (五)
     当我抱着洁出现在大殿上,所有的僧侣都站在两侧,神情异常的庄重。师父坐在蒲团之上,面色异常的红润。
     “天禅,你入寺四十载,降妖魔几何。”“禀师尊,共计三百余位。”
     “天玄,你又如何?”“妖三百余,鬼三百余,魔四十一位。”
     “天佑,你呢?”师尊目光望向刚踏入殿门的我。
     “世间本无妖魔,何处去降?”殿内一片喧哗。
     “又为何把劫带回来?”
     “即本为天意,岂容逃避。”
     “你又为何回寺?”
     “引渡师尊。”
     我默默将手放在师尊的头顶,交汇处流溢着圣洁的光辉。
      “渡人易,渡己难,”师尊摇首叹息,“痴徒啊!痴徒。。。。。。”
     蒲团下,泛起青色的火焰,火焰中,师尊化做七色的霞光,飘向遥远的星空。
     洪德四十七年,迦叶寺圣僧;圆寂,其身化作七色霞光,殿内檀香数月不散。。。。。。
     (六)
    
     师父。。。。。。我不要削发,久闭的门扉,被洁撞开,带着少女的香气,扑在我怀里,眼泪打湿了我洁白的胡须。门外是满面尴尬的天禅。
     我轻抚着你的秀发,笑着对天禅说:“佛讲缘法,而非戒持,由她去吧。”
    
     无羁的雪花,从窗棂与门扉的缝隙中飘入。推开窗棂,寂寞与寒冷随风雪一起拥入怀中。洁又在做什么呢?踏雪而行,缓缓走向你的宿处,此刻天地一片迷蒙。忘却了功名利禄,忘了恩怨情仇,于是不再有世人的痛苦,却要妨受那无尽的虚空。
     僧舍中,传出你与一名男子吃吃的笑声。世界似乎乱了,六十年前的往事与现在交汇在一起,发出阵阵轰鸣。
      (七)
    
     当我醒来时,身上的积雪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尘埃。天地依然混沌,我分不清脚下是红尘还是浮云,看不见尘世,也忘却了虚空,忘却了自已,尘世再也无半点羁留。
    
     缓缓走进佛殿,寺院里响起悠扬的钟声。所有的僧侣默立于大殿的两侧,为我送行。静坐于莲花之上,永别了红尘,我就要踏出虚空!空中响起悦耳的梵音。是师父来引渡我吗?
    
     你穿着粉色的霓裳,手捧着慧剑,悠然飘入我的怀中,将慧剑插入我的胸膛。抚着你的秀发,望着你忧怨的眼神,“痴儿啊,十几年的修行,六十载的岁月,难道还忘不掉尘封的恩怨吗?”你紧偎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你在意我,可为什么却不相信我?不陪伴我?我不放你走,不放你走。。。。。。”你骤然拔出我胸前慧剑,划向自己雪白的颈。你缓缓倒在我怀里,飞溅的血如朵朵莲花。
    
     紧紧拥着你,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往事,如泛滥的洪水,疯狂的注入我的身躯,胸口传来撕裂的痛,元神在刹那间随着身躯破裂。。。。。
     洪德六十年,迦叶寺女弟子洁弑师,圣僧天佑方丈圆寂,二人同化血雾,其臭如兰,终年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