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情感倾诉 > 内容

地狱之旅—我的恐艾全经历《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3 08:26:0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继续我的故事.
        
     我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被感染,请注意,我是个很理性,很富于逻辑判断的人,平时不疑神疑鬼.从一月中旬开始,我的怀疑逐渐膨胀.我的理由有以下几点:(一)她突然不与我联系,有被查处艾的可能,据说本市查出一千多感染者.全省查出一万多.我所在的是一个艾滋病高发省份,全省有八万感染者,(二)她曾经跟我说过,她的男人吸毒,两年前死了,死因不详.(三)我与她不戴套做过,虽然很短一会儿.(四)我得过尖锐湿疣,虽说当时已好了,但不是很清楚伤口是不是恢复的很好,同时我后来发现自己还有点泡疹,也不清楚当时是什么状态.(五)我戴套与她在经期做过,经血里病毒应更多.(六)我在网上查了大量的资料,有性病或有性病史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成数十倍的增加.
       
     恐惧从此开始.我整夜整夜地上网查资料,希望能找出没有感染的证据.可是所有的说法都是模棱两可的.比如急症期症状,我反复回忆自己好像没有.可资料说百分之九十都没有,那就是说还是有可能.有些是说比例,比如戴套做是十万分之一,好,可基本排除我戴套做的那些,可是不戴套就变成七百分之一了,有性病不戴套就变成百分之一(也有说法是七分之一),这个就有些可怕了.同时又想起与那些假处女不戴套做的那些,谁会记得两年前的一些感冒症状呢?再说激烈程度,我ML从来都是很激烈的,弄破损是经常的.
       
     恐艾这时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判断,只要你有过高危行为,那怕一次,就存在可能!!!任何一个说法,任何资料的权威都无法超过这个逻辑.这也是恐友们恐惧的最基本的落脚点!!!明白了这一点,你就越查越害怕,越想越害怕,挥之不去,愈演愈烈.尤其是这个没有任何症状的潜伏期,你身强力壮吗?不顶用.于是,有症状恐!(这个所谓急症期症状又偏偏与我们行影相伴的感冒极其类似)没有症状,照恐!!
       
     说恐友们有心理问题,我认为是不确切的.这个病的感染渠道,急症期特征,漫长的潜伏期,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加上它可怕的发病以及社会观念是造成恐惧的多种因素.
        换句话说,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恐"是必然的!
     
     春节前,我病了一场,从时间上看与艾没有关系,但恍惚之中,我感到人生只不易,健康无论对任何人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不管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一场小病尚且如此,要是艾呢?这时我的心理负担已经相当重了,睡不踏实.我不是太清楚其他恐友恐的过程,我自己是逐步积累起来的.

         
     春节与家人在一起,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家呀!我贪婪而又惴惴不安地享受着着美好的时光,我会经常想到艾,一想起心里就会一缩,半天缓不过神来.夜深人静,我上网查资料,偶然发现了这个恐友们的网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恐艾,同时又了解了大量的知识,看到恐友们屡屡报阴的消息,心里稍稍平静了些.我第一次认真考虑是否去做检查,到哪里去做.这之前我也想到过这个问题,但还不清晰,检查需要勇气,而这个勇气也是逐渐积累起来的,不恐到一定程度就积累不了这个勇气的.
        
     春节过后上班,我每天都到这个网站来.心情时好时坏,一种情绪弥漫在我的生活当中.这当中,想了太多太多.反思自己过去二十年来的生活,做人,做事,痛悔那些龌龊行为

     我开始了对自己的审判.
          三十七年了,这是第一次!我想这也是最后一次!
          一个人,把他内心当中所有肮脏的东西,或者说不道德的东西一件件,一个个,一桩桩地拿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呀!
          我们,你们,我们每一个人需要这样的审判!!!
         
               这是最后的审判!!!
         
     从小,我就是个好孩子,乖巧,懂事,长得也好看,学习一直到高考都是第一名.工作后,一帆风顺,好评如潮.我走在所有同龄人的前面,如此洒脱,如此自信!我的一点缺点,那算什么呢?男人风流不为过.我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优秀!


          审判的结果是血淋淋的!
         
     小学时偷过同学的小刀.八岁时偷听到父母做爱,从此开始自慰,并成轻度窥淫癖,一度曾很严重.初中时依靠作弊考取了两次第一名.欺负过过班上学习很差但很老实的同学.大学无数次作弊.当官后多次收取人的红包,有时收钱不办事.工作中偷懒,混日子.性乱,与数不清的女人发生关系,曾有真正的处女,我至今忘不了那个女孩子苍白的脸色,无助的眼神和发抖的身体.为人中有太多的做秀,欺骗过朋友,无数次欺骗深爱我的妻子,甚至我的性病染给她她都不怀疑我的忠诚,......写到这里,我的眼泪止不住了,请让我抽一支烟,再写,好吗?
      .我的恐惧在一天天的加俱,伴随着对灵魂的审判.
         
     白天上班,人的灵魂像出了壳,公务还在按部就班地处理,但人有一种身处阴间的感觉,看着同事们出出进进,欢声笑语,我想:如果我得了艾,眼前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的家乡在农村,为了走出大山,父母含辛茹苦供我读书,如今我几乎得到了当初我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是眼前这个小小的病毒,不仅要毁掉我的全部,还要用最恐怖的方式把我带进地狱.我想起我小时的那些玩伴,至今他们还在大山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曾经多么同情他们,而今,对于他们,我只有羡慕,发自内心的羡慕.早知如此,留在大山里该多好!而今连这都是奢望了.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把他送进城市,这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一个人,就把他送进城市,这里是地狱.
         晚上,整夜无法入谁,反反复复回忆那些可能感染的细节,日期,一遍,又一遍,,,,,,
        
     看着睡在身边的妻子,是那么安然,那么满足,妻当年是万众瞩目的美女,所到之处,光彩照人,顾盼涟涟.在娘家也是娇生惯养.妻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成家后,妻以弱小的臂膀承担起了几乎全部的家务,十几年过去,为着这个家,她已风采不在.妻爱我胜过她的生命,妻以我的成就为骄傲,妻爱我的才华,爱我的智慧,但最爱的还是我的人,妻常说:最大愿望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而今,我要亲手毁掉一个女人最普通的,最容易实现的愿望........
        
     起来去看隔壁的儿子,房间里充满了儿子那特有的迷人体味,课本和作业胡乱地摆在桌上,地上是缺胳膊少腿的各种玩具,墙上是怪物史瑞克的挂历......儿子均匀地打着鼾,身上汗津津的.
         我该怎么办?恐惧已经充斥了我的生活,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我决定去做检查,虽然这个决定让我更加心惊肉跳!
     
     在幽灵般地渡过了两个月,并且决定去做检查后,我终于想起了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检查,如何承受检查的结果.在这个时候,我们是多么需要朋友啊!枫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600公里以外的小城工作生活,我们并不经常联系,但是我们各自遇到重要的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对方,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心是紧紧连在一起的.
           
     夜深人静,我拨通了枫的电话,在扯了一个别的话题后,我讲了我的事情,枫半天没说话,我听见他起身穿衣的声音,"我们一起去做个检查吧,查出没事,好好地生活,再不做那些事情了".枫平静地说.接着他也说起他的事情,他在去年与小姐有过两次无套高危,其中一个还是境外小姐.前年与一同事有过几次无套.他对此也有所担心,但远不象我这么严重.
           枫同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优秀的男人嫖娼,女性朋友们,你们想得通吗?不管你们想的通也好,想不通也好,这就是我们的社会现实!而现实比这还要严重,上到达官显贵,下到黎民百性,从官员,厂长,经理,到货车驾驶员,修单车的,打工仔,甚至拾破烂的,各有各的层次,各有各的玩法,大到几千甚至上万玩处女,玩大学生,小到拾元,二十元玩街边妹,吸毒女.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相信他的男人嫖过娼,但是,对不起,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性乱已经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我所认识的男人,几乎没有一个不嫖过娼的,在这里,我们绝不否认自身在道德水准和道德约束方面存在的问题,但是,仅仅从道德层面分析是不够的,是多重社会因素造成了性道德水准的急剧下降.
           
     恐艾开启了有良知的男人自我审判的大门!但是我坚信,即使没有艾滋病,也会有其它的病,或者其它的诱发因素,这样的一个对所有男人,对所有性乱者审判迟早会到来!!!
           原因只有一个:人类不需要性乱!

       枫与我又说了很多,我的心稍稍宽了些,我们约好下次他到省城来我们一起去做检查,具体时间也没说好,反正他经常来,应该不会太久.电话打完已是午夜两点了,我睡不着,就找了一盘A片来看,我有许多的A片,不夸张地讲,市场上的A片我全部都看过,普通的看多了,就看各种变态的,希奇古怪的.
         直到这时,象许多网友和恐友一样,我对A片仍不以为然.(但是几天以后,我对着个东西有了全新的认识.)
         以后两天,我的恐症稍微减轻了些,我以为它会慢慢过去.中间我出了一趟差,出差时仍时不时想起这个事,人还是有些恍恍惚惚的.
         但是,我哪里知道,恐惧就象海浪,就象印度洋的地震海啸,短时的平静意味更大,更猛烈的风暴的到来!
        
     出差回来,推门进家,儿子大叫着冲过来,扑到我的怀里,这不过是我那有表演天赋的儿子的一个普通的举动,但此时此刻对于我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刺激,我突然悲从中来,泪水冲破胸膛,冲破我所有的`堤坝,喷涌而出.巨大的恐惧和巨大的悲哀在一瞬间铺天盖地将几乎我击跨,我心里回荡的只有一个声音:我要去检查!我要去检查!
       
     我一刻都不能等了我给妻打了个电话,称我有急事又要出差去.妻也在加班,没有怀疑什么.要检查,也不宜在省城,虽然遇到熟人的概率极小,但我谨慎的性格告诉我不能冒这个险.我决定到D市去.
           D市离省城200公里,是全省第二大城市,检测技术应没有问题.
     我耐心地安慰了茫然的儿子,给他做了晚饭,坐在一边,看着他吃完,我从来没有这样深刻地感受到这个家是那么的需要我,活着原来真的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为了妻儿,我要担负起我应该担负的责任,如果上天要我为自己的行为负出代价,那么来吧!
          我依然被浓雾般的恐惧压的喘不过气来,但是此时竟有了一点真的勇气.
          
     暮色苍茫的时候,我出了门,打的到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去市的大巴车票,平时我有自己的专车和驾驶员,近十年几乎没坐过客车,想到自己次行竟是为这样的一件事,可悲而又可叹!
         
     大巴车平稳地行驶在高速路上,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把天地映衬得安宁而又肃穆,远山的轮廓渐渐地暗淡下来,顺着车窗,吹进来南方三月清凉的晚风,我的头无力地靠在玻璃上,心情就象即将燃尽的蜡烛,思绪无言地随处飘荡,这些天的恐惧已把我折磨得筋疲力尽,我已经有些麻木了.我看着窗外隐隐约约的灯火,想着这是多少家庭的晚饭时分,丈夫,妻子,孩子,这是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吃的照例是家常小菜,说的照例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活,就是这么的真实,幸福,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在等下去,我会疯掉!
     我突然对自己过去二十年的所谓"精英生活"有了一种莫名的悲哀,我很清楚,追求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在追求的过程中.我们失去了太多的东西,而我们苦苦追求的幸福,竟然就在这些东西中!
       
     命运真的很会搞笑,它把目标挂在遥远的天边,告诉我们:来拿吧!为了得到它,我们用无数的苦难锤炼自己,用无数的知识武装自己,用无数的名言警示自己,相信苦尽甘来,相信天道酬勤,等到我们唐僧取经般地得到它时,却发现:它原来不是我们想要的那个东西,我们想要的东西,在来的路上,唾手可得,我们却在天降大任于斯人的豪迈中错过了.
       
     恍惚之中,天黑下来了,车里的电视播放着莫少聪的喜剧电影,车里人很少,我坐在后排的黑暗当中,一对农村的小情侣隔着一排,坐在我的前面,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审判,也要有个结果.感染不感染,都已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没有感染,叩谢苍天!感染了,坚强面对,好好治病,不告诉妻子,自己承担.再想的多,也没用.
        
     然而,还是在想,要是已经传染给妻子怎么办?看着她走向死亡吗?是不是带她去检查,上帝,这个口该怎么开?我亲手把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带向了死亡.我___________,天哪!原来求死都这么难!
        恐惧,不是一般的恐惧,那是一种起伏迭荡,大起大落的恐惧,是一种与死神面对面,零距离的恐惧,是带着无尽的忏悔的求死不能的恐惧.
         朋友们,你们,永远也不要经历这样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