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五俱意识】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情感倾诉 > 内容

母亲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3 08:39:5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今天早晨,显得特别冷,全宿舍的数十张单人竹床,只听得吱吱咯咯地乱响,却不见有一个人起床,虽然我早已睁大了眼睛,在数房子顶上的网砖,原因是冷,由于冷的启示,竟使我想起了母亲。
     当我还在很小的时候,便觉得母亲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因为每到冬天,大家怕冷,唯有母亲例外,她从来不喊一声冷,冷对于她,似乎不起作用。每天清晨,我被那些拾狗粪的孩子们的俚歌吵醒时,母亲早已不在我的身旁了,但是我的被子,以及被上所盖的棉衣,仍同昨晚刚睡时的一样。我虽每晚都跟母亲睡在一起,但却像她根本不曾到过我的床上似地。
     不多一会,父亲醒了,嘴里打着咻咻,拿起了水烟袋,噗、噗的一声,先将黄裱纸卷成的火媒吹燃,坐在被窝里,一边打着抖抖,咯咯咯地过瘾了。他吸烟很像我们吃棒冰,抽了一长口,然后嘓嘟一声,全部吞下,一丝烟波也不让它浪费。可是接着而来的咳嗽,又使他喀秃喀秃地受罪了。因此大哥醒了,二哥也醒了,而父亲的命令也跟着来了:「大元!二明!太阳要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帮着
     你们的娘上河边敲冰打水,看你们再睡下去,脑袋都要扁了。」父亲又将喉门张得更大些:「孩子的娘!你在外面搞什么名堂!小康已爬到被子外面来了,冻出毛病,看你怎么办?」

     我本来是伸出脖子去看看两位哥哥,究竟在干啥的,给父亲这一叫,知道母亲因了我而挨骂,我就马上溜进了被窝,将眼睛紧紧闭上,假装睡熟。同时也听着母亲的小脚,敲上了床前的踏板,然后掀开一只被角,轻轻地给我面颊上一吻:「小鬼,你的眼皮明明在动,还装睡呢。」
     于是我也忍不住地噗哧一声笑开了。
     其实那时我已七岁,很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穿衣了,但她不允许,她说怕我穿得慢,会冻坏的。
     母亲照例是先给父亲送来一盆洗脸水,以后才替我洗脸洗手。此刻的火?子,已经升起,汤婆子,也灌满了。母亲待父亲特别好,在父亲尚未起身之前,父亲的内衬外套,早已就熏得暖烘烘的了。当我走出房门,更觉得母亲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了,地下扫过了,桌椅板凳抹过了,全家昨晚换下的内衣,已在厨房后面像悬了万国旗,早饭,更不用说了。
     我起床后做些什么呢?依父亲的意思是要我扫地,可是母亲不赞成,她说:「扫地抹灶,是女孩子的事,现在大妹既然出嫁了,只有等大元的媳妇进了门,我再移交。」所以我在早饭以前唯一的工作,只是给父亲倒溺壶。

     至于父亲,他是没有什么可做的,他只有研究批评和发布命令。
     比如:「今天的火?出烟了。」「汤婆子的水一定没有烧滚。」「孩子的娘,替我泡一碗红糖薏仁茶。」「大元,你今天留在家里搓绳。」等等。不过父亲对于我倒很少厉害的,而我依旧不服气,记得有一次父亲到邻村去赌纸牌了,
     我便问母亲:「姆妈,阿爸为什么可以常常出去玩呢?」「男人到了冬天是应该玩的,将来你长大了也是一样。」母亲说。「为什么呢?」我不懂得母亲的意思。

     「我们都是吃你阿爸的饭,你懂吗?」
     这在我当然是不懂的,但我也不想懂它了。母亲的事,总是做不完的,早饭以后,指挥两个哥哥,将一部分的桌子、椅子、手摇纺纱车、棉花条等等,搬到了向着太阳那面的廊前,她就开始咿呀咿呀地在纺车上抽纱了。我就坐在她身旁,她不许哥哥带我出外去玩,她说外面风大天气又冷,再说两个哥哥都是傻头傻脑的不很懂事,恐怕他们只顾着自己玩儿,而丢下了我,加上我们乡下的小河多,狗子也不少。所以我只有坐在太阳下面,剥剥花生与嚼嚼蚕豆的份儿。因此我时常恨她,以为她是不喜欢我而欺侮我的小,因为我是情愿不吃饭也要出去玩的。

     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母亲进去了,我便乐开了,我想趁母亲不知道的时候,我可以溜出去找哥哥玩儿了。但是并没有找到,相反地,因为地上开了冻,到处都是一片泥泞,被太阳照得湿漉漉亮晶晶地,又陷又滑,当我一跌一爬地回到家里时,脚上的新棉鞋,被泥浆包围了,棉裤、棉袄也化过妆了,脸上、手上已变成泥人了。母亲,她不认识我了,其实她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我闯了这么大的祸,当然是害怕的,但我没有哭,我一向都是不哭的,所以母亲每每要夸赞我说我有男子气,有出息。
     「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爸,叫他狠狠地打你一顿。」母亲替我换洗完毕,才哆嗦着嘴唇对我说。
     父亲的威严,全家上下谁都害怕,即使母亲也是一样,然而母亲要在他面前奏我一本,也是百验百灵的。怎么办呢?看样子,晚上的一顿屁股是挨定的了。可是我又不知从哪里来的鬼计策──绝食。母亲派大哥、二哥都来叫过了,我还是不去吃,最后母亲自己来了,她问:「你肚皮不饿吗?」
     「要给阿爸打死,我宁饿死。」我说。
     「不会打死的,先去吃饭罢,还有姆妈给你讲情的。」
     「要打我,我就不吃。」
     「唉!」母亲对我摇摇头:「跟老子一样的扁担脾气,就依了你罢,在长人头上饿坏了你,又得挨你老子的骂。」
     我从来也不曾见她对于两位哥哥,有这样大的容忍与宽恕的,也许「婆疼长孙,母惯么儿」,我是奶末头的缘故。但是米仓里生长的老鼠,不会知道自己的幸福,我所接受的母爱太多了,竟不晓得母爱的可贵,相反地却以为母亲苛待我,而不给我像邻家的小孩一样,去没天没地的玩儿。
     母亲最珍贵我两只小手,她说我不像两位哥哥,也不像父亲,那样粗里粗气地一副种田相,她说我的手很像二舅,二舅是教私塾的清末秀才,所以母亲猜我将来也会做先生的。其实我的手并非文雅,而是瘦弱细小,直到现在为止,仍然如此。可是母亲就将它宝贝得了不得,破天荒我这乡下孩子,也戴起绒线手套了,同时还不准随便除下。有一次我见二哥拿了一个冰盘回来,当作铁环推,我的手实在痒得受不住了。偏巧又给母亲撞见了,首先赏了二哥一个「头塔」,接着抓住我那冻得像红萝卜条似的小手,我以为也要挨掴了,然而没有,她只心痛地说:「快到屋里火?上去烘烘罢!」但她自己手上的冻疮,倒像没有注意过。最先,我认为母亲身上的肉是不会痛的,可是我看到她用溶化了的膏药油,滴进那冻疮裂口的时候,也会皱起眉头,不过不像两位哥哥,即使是拔一根小刺,也要叫得像杀牛。

     在冬天的下午,多半的时间,母亲总是在织布机上消磨掉的,她是相当能干的,她时常对我说,要我乖乖地学好,将来替我娶一个好媳妇,能够跟她一样地可以将一朵棉花穿戴上身。她的意思是:一个女人,要做到弹、纺、织、裁、缝,方算全才,而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她说我的两个哥哥是不中用的,除了啃泥巴团,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他们一定讨不着好的媳妇。
     一到傍晚,母亲更忙了,她要张罗着一家人的晚餐,要将外面曝晒的东西,收回藏起,如果天气不好,还得将部分的稻草与荳?,捆扎起来,抱进厨房背后的庇屋里。我时常跟母亲比脚板,她总是要输的,因为她的金莲,最多也超不过四寸呀!但她走起路来却特别有劲,虽然她的姿势,有点像出庙会时所踩的高跷。父亲每每见到母亲忙得不亦乐乎,而两位哥哥倒是悠哉游哉的时候,便板起面孔说:
     「你们两只畜牲,眼睛瞎了?看你们的娘在做什么?」
     「不要喊他们。」母亲便会接着说:「他们呆头木脑不能做什么的!喊来了,反会碍了我的手脚。」
     两位哥哥一听到这里,就像得了赦令一般,吃吃地笑着溜走了。父亲,除了重活计,他是不轻易动手的。
     晚饭以后,母亲的事又来了。
     「姆妈,我的鞋后跟掉了。」大哥抢先开口。
     「姆妈,我的袜底破了。」二哥的伴奏。
     「明天我要跟哥哥去玩儿,姆妈!」有时候我明明知道办不到,也要和着凑热闹。
     最后是父亲开腔了:「吵死人了,恨不得给你们大大小小一人一巴掌!」他又会同样的向母亲提出要求:「孩子的娘,还有钱吗?我今天牌运不好,明天一定要扳它回来。」
     父亲的老习惯,当他说完这样的话以后,必然会表示一番忿怒,用拳头在桌子上重重的一击,打得桌子上的东西乱跳,不过他马上又会堆起笑脸,向母亲做出「请原谅」的表情。
     「你又输了?」母亲总是先跟父亲答话的:「钱是有的,不过是准备着明春小康上学做衣服穿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明春,明春还早,到明春再说罢。」父亲说完这句话,便向我笑笑,似乎说:「对不起你了,小康。」其实只要他不打我,我什么都会答应的。
     再过一会,如果父亲不出去,东邻西舍的父辈朋友,便会来我们家里群英会了。
     「选才公,你一个人躲在家里,我们来找你的三缺一,成吗?」他们的开场白,总只是这么几句。
     「抱歉抱歉,今天的牌运不在家,还是我请诸位喝茶剥花生罢!」父亲很少在家里赌牌,但他喜欢跟那些人聊天。他会立刻喊着母亲说:「孩子的娘,你的针线搁一搁罢,我们要喝茶吃花生了。」
     母亲是从来不会不服从的。于是茶泡来了,花生也炒熟了,她又坐在她原来的位置,做她未完的针线,当然她是永远也做不完的。
     龙门阵,哗啦哗啦地摆开了,天南地北,瞎拉瞎扯,从田禾庄稼,谈到风水地理,又谈到张长李短,但其最后的主题,总不超出鬼怪神仙的范围,只是不曾听他们谈过女人,也许是因为有母亲在旁的缘故。实际上,母亲是根本不去偷听的,她坐在一盏油灯边上,如果不是手动,真像是一尊女神的塑像哩!彷佛她与这个谈笑风生的集团间的距离,少说些,也有十公里,她不闻也不问,其实她是不想问也不敢问的,因为我曾听到父亲对她这样说过:「你们女人家问这些做什么?」所以她觉得还是不作声的好,直等到父亲发觉我在桌子角上,没精打彩地打哈欠了,才喊母亲:「孩子的娘,让小康去睡罢!」母亲才像老和尚出定似地伸伸腰,仍然不声不响地牵着我向房里去。不过我是不愿去睡的,因为他们越是将鬼怪说得狰狞可怕,我越想听。

     当我睡下以后,母亲拍拍我,将被角塞好,又出去了。渐渐地客堂里的人声稀疏了,接着大哥来睡了,二哥来睡了,最后父亲也钻进了被窝,听他又在埋怨母亲:「这个死婆娘,只顾做针线,汤婆子在被里热得快要冒火了,她都不管。」本来这是很舒服的一个热被窝,但父亲总得找几句话来说说才能显出他父亲的威严似地。
     我每次都在想:「我今晚一定要等姆妈来了才睡着,我要看着姆妈脱衣服,看着姆妈上床,我要告诉姆妈:『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待姆妈很好,因为姆妈对我太好了』,啊!姆妈大概快要来了,眼睛睁开来,我不能睡着的……。」事实上,这时已是我的梦境了。

下一篇:男人五大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