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情感倾诉 > 内容

我的爱情被金钱轻易颠覆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3 08:45:4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倾诉者】 亮 男 24岁 医生
     【时间】 5月29日
     【地点】 托斯卡纳意大利乡村主题餐厅
    
     亮是一名红丝带志愿者,看得出来他很喜爱这份工作,也颇为此而自豪,可是说到爱情时他却显得有些落寞,没有了刚才的神采。
     ◎一次偶然,我成为一名志愿者
    
     做一名光荣的红丝带志愿者一直是我的理想,我也一直在为此而努力着。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理想竟然和爱情产生了冲突,尽管最终我毅然选择了理想,但失去爱情的痛苦多少还是让我有些遗憾,为什么爱情在金钱面前就如此不堪一击呢?
    
     走入志愿者队伍其实是一个偶然。我上大学学的专业是心理学,毕业后在一家医院做心理医生。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一条有关艾滋孤儿的消息,同时也知道一些和我同龄的志愿者正不辞辛劳地为孩子们奔走着,我被感动了。之后我就加入了这样一支队伍,每个周末我都会抽时间到孤儿学校,看望那些因艾滋病而改变命运的孩子,也了解到年幼的孩子亲历过父母的死亡、承受过缺衣少食和失学的困境,还有周围人甚至亲人的歧视,他们的心理或多或少都留下了阴影,个别孩子还在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第一次见面时,我给孩子们讲了南非艾滋患儿小科恩勇斗病魔的故事,孩子们听后都流下了眼泪。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这种帮助别人、奉献爱心的过程中得到了体现。
     ◎一次相遇,爱情悄悄飞入我心中
     除了做志愿者外,文学创作是我的另一个人生追求,闲暇时我经常动笔写些心灵感悟之类的小文章。我和静就是在一次投稿过程中相识的。
    
     2003年7月的一个下午,我到郑州一家杂志社送稿子,就在杂志社的走廊里,碰见了同样来投稿的静。静是那种大方、热情的女孩,和我一样喜爱文学。共同的爱好让我们这两个几分钟前还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很快就熟识起来,我知道了她还在北京上大学,她了解了我做红丝带志愿者的追求;我钦佩于她对文学的执著,她欣赏我对艾滋孤儿的那份爱心。临别时,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在把那一串数字输进手机时,我就跟捡到宝贝一样高兴。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一周后的一天晚上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对方。那晚我看完电影《梁祝》后,怎么也睡不着觉,思绪如同银幕上双双飞舞的蝴蝶,随着动人的旋律渐渐飘向了远方……我又想到了静,抑制不住地想在那一刻听到她的声音。我有晚上关手机的习惯,可在想到静后我又把手机打开了。刚一开机,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我的心猛地一紧,那个号码如此熟悉,一周里我不知多少次按下却始终没有勇气拨通,手机号的主人就是静。她说她很烦,想找一个朋友聊聊天,于是就想到了我。那晚,我想尽办法开导她、劝慰她,一个多小时后,电话里又传来了她爽朗的笑声。最后,静给我发来短信:“认识你真的很高兴。”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爱情与金钱,她选择了后者
    
     由朋友到恋人,我和静的感情自然而然地发展着。由于距离的关系,我们只有宝贵的假期才能相聚,平时只能发手机短信、打电话,或者是在QQ上倾诉相思之苦。
     曾几何时,我以为我和静之间单纯的爱会像童话般完美,但我错了,爱情终究逃不出现实的樊篱。
    
     恋爱一年后,我发现静和我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少,她不再和我谈文学、谈理想、谈人生,反而说人总是需要面对现实的。她开始在我耳边抱怨,说她的朋友、同学在北京发展得如何如何好,我知道她是在借别人的话旁敲侧击地说我的工作没“钱”途,拐弯抹角地要我放弃目前的工作到北京发展,甚至曾经在她眼里充满爱心的志愿者工作也成了阻碍我们发展的绊脚石。后来她干脆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不去北京就分手。
    
     我沉默了,我不愿放弃这段爱情,但也丢不下我喜爱的工作,离不开那些艾滋孤儿。后来我们又见了一次面,但谁也没有妥协,一句“相爱不如相知”出口后,我们平静地分手了。那一刻,我的心很酸很痛,我多想说“不要走,留下来”,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清楚,我们之间的故事结束了,她有她心中的路要走,而我也有自己的理想要实现,南辕北辙注定是要分开的。
    
     不久前我从朋友处得到了静的最新消息,她谈了两个男朋友,一个是北京的帅哥,一个是郑州的老板,她还说要是两者结合就完美了。真的不知道静何以变成这样?
    
     现在我和静还会在网上聊天,她还会在伤心的时候想到我,可真的就像陈奕迅唱的那首歌一样:“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我和静的爱情没有经历十年,仅仅一年就让我看到了爱情在金钱面前的脆弱。
     ■记者手记
    
     爱情与金钱,从古到今都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古语,也有“能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的现实,不同的追求、不同的价值观,会有不同的选择。我不想过多地评价一个人的价值观以及对人生道路的选择,但是我想完全被金钱所驾驭的爱情,生活也许会很安逸,精神却一定很匮乏。
        
     注: 亮(方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