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驳《楞严》伪造说
·二十世纪的文明与禅学
·孝顺是成佛的前提
·“多闻之士”的增上慢
·念佛三根普被是佛教最重要的教义
·佛说不清净布施
·中国文化最宝贵处,在提倡孝道
·谈缘
·禅观正脉研究
·成佛以后也有三不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门措上师略传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情感倾诉 > 内容

一个HIV携带者的生活变迁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3 08:53:42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想看看孩子吧,交代交代,再看看,跟老婆说说话,再见最后一面吧。
     ——1999年当刘子亮在天津的工地上被检查出携带艾滋病病毒时,害怕之余连夜往家赶,在路上他这样想。
     太明显了,有些人就说,怎么不把刘子亮抓起来,要是刮一阵风,我们村不就完了吗?
     ——刘子亮的病情被村民得知后,当时有村民这样说。
     现在有好多人能和我在一块接触,打牌呀,我到北京去,回来他们也说,你拿回来的好烟呢?让我们尝尝,给我要烟吸。
     ——在谈及乡亲们态度的变化时刘子亮说。
    
     “我们并不需要大家给我什么东西,只是希望少一点歧视,让我们能正常地劳动、生活,我觉得这就够了。”
     ——刘子亮
     他是中国第一个直面电视镜头的艾滋病患者,自2001年公开身份至今,他经历了从被看成“怪物”、“瘟神”,到和工友在一块打工,同吃同住。今天,沈丘的艾滋病患者刘子亮完全恢复了一位正常人的平静生活。这种平静,是四年来普通民众对艾滋病从无知到认识,从恐惧到理性,从盲目排斥到坦然面对的一个历史性转变的映射。
     11月29日,天气出奇的好。
     11时左右,记者赶到了沈丘县范营乡和尚庄村——刘子亮的家。
     这不是一个富裕的村庄,散乱的街道,堆积着秸秆柴草的小巷。
     距离村口附近处,一个小院子特别特殊,透过低矮简陋的院墙,院子里的一切一目了然:四间低矮的砖墙瓦房,个子稍高些的人站在房下触手可及房顶,院内除了一些日常农具再无他物,四间狭小的房子,一间用作厨房。
     四年前记者来过这个家,现在看来,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变化还是有的,家门口有了闲聊的人们,其中,也有刘子亮的妻子。
     【一年内四次卖血,二百元钱换来终生遗憾。】
     最初认识刘子亮,缘于他是一个HIV携带者。
     1998年8月,刘子亮在天津的一个建筑公司打工。在进行义务献血身体检查时,医生告诉他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需要做第二次检查。
     第二次检查后,他听说有这种怪病的人都会被关在一个地方统一管理,因此没有等到结果出来,他便匆匆跑回了河南老家。临走前,他告诉队里的包工头,化验结果一定要保密。可是,确认携带艾滋病毒的消息最终还是传到了老家,消息传开,他一家人噩梦开始:孩子有病无人敢看;妻子出门购物、走亲戚、洗澡等一切活动被拒绝;他给别人烟无人敢接。
     感染病毒的唯一解释是卖血。12年前的一天,在路过一个血站时,他想起了女儿身上破旧的衣服,为了给孩子买身新衣服,他决定卖血换点钱。一年之内卖了四次,得到了200元钱,这200元钱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告诉所有的人:我要摘下眼镜;我不要镜头上的马赛克,我不需要在图片上遮挡双眼。】
     2001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央电视台《飘动的红丝带》晚会上,当戴着宽边墨镜、化名李子亮的刘子亮站在台上时,他成了中国在艾滋病的防治进程中必须记住的一个人——中国第一位直面镜头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此后不久他接受了北京电视台《记录》栏目的跟踪拍摄。在纪录片《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中,技术人员用马赛克遮挡了他的面部。2002年年底,央视主持人王志到他家乡面对面采访了他……
     而这以后,他宣布:我要摘下眼镜;我不要镜头上的马赛克,我不需要在图片上遮挡双眼;我要面对你们,告诉你们,我需要你们的理解,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从此,中国艾滋病病人的形象在阳光下变得清晰起来。2002年2月28日,他与他的资助人一起,骑自行车到上海,途经天津、南京等多个城市,行程1000多公里进行预防艾滋病知识宣传。

     【他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受人施舍的感觉并不好。】
     在刘子亮的家中,没有见到一别4年的刘子亮。刘妻告诉记者,几个月前,为了生计,刘子亮再次离开家乡,重新踏上打工之路:跟着一个建筑队到贵州搞建筑。
     通过刘妻,记者找到了刘子亮的联系方式,拨通电话,刘的声音听起来依然很熟悉,比四年前更浑厚,明显感觉到他的激动和开心。他说,三个月前,他和同村几个人一块儿到了贵阳,现在当地一处建筑工地上,由于所在的建筑队没有接到工程,他们现在一直在等着开工。
     “想有一个固定的活儿干,我不想靠资助去生活。”刘子亮在电话中透露着一丝渴望。据刘子亮介绍,他希望有一天组建一个以艾滋病病人为主体的公益机构,让他们自己来宣传自己。他说他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受人施舍的感觉并不好。
     【只要能让我们这个家平平静静的,像其他人那样过上正常的日子,就是再穷点也不怕。】
     没到刘子亮家时,就听说过他家的客人,从来没有享受过主人的款待,家里的人甚至不敢为来访者倒上一杯白开水,怕彼此尴尬。但前日中午时分,热情的刘妻还是为记者下了一锅面条,并破天荒地放了点肉。刘子亮刚满5岁的小女儿说,当天的面条,比往日的面条都香都好吃。孩子的话让刘妻很难为情:由于经济拮据,他们一年下来,很少吃到有肉的面。
     刘子亮的妻子,是刘子亮在前妻因病去世之后才认识的。她告诉记者,她和子亮属于自由恋爱,婚前同在天津的一个工地上打工,两人的村子相隔也不远。
     在刘子亮被确诊为HIV携带者时,他们已经结婚并且生下了两个女儿。在刚得知刘子亮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时,她并没有害怕,但之后的一年里,村里人的冷眼和歧视,让她感到万分恐惧,实在难以忍受的她曾出逃到郑州,准备和刘子亮离婚,但一段日子后,她实在无法割舍对子亮和孩子的思念,又回到了这个家。
     “真不敢想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两年好多了。”刘妻说话时,眼里已经有了泪水。她说街坊邻居们已经不像原来那样躲着他们了,现在能四处串门,偶尔还有一些近邻和亲人主动上门聊天,她感觉能过上正常人家的日子真的很好。
     “我们没有别的想法,只要子亮的病情能减轻,或者说哪怕能好好多活上几年,能让我们这个家平平静静的,像其他人那样过上正常的日子,就是再穷点也不怕”,刘妻说虽然现在家里很拮据,拮据到不到17岁的儿子吵着要辍学打工帮父亲挣钱养家,但她还是很满足。
     【四年前,村民们宁肯绕路走,也不愿从他门口路过;如今,家里有了串门的街坊。】
     的确,在刘子亮刚被确诊那些日子,甚至就在四年前,记者第一次到这个村子采访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这个家庭在这个村子里的“特殊”。当时正像刘子亮所说,村里人趴在他家的窗户上悄悄看他,就像看怪物。
     为此,刘子亮在他家的门外砌了一堵矮墙,这堵矮墙隔开了村里人,也隔开了他和外面的世界。
     不仅仅是街坊排斥,亲人的忌讳更让他寒心:刘子亮70多岁的老父亲,和他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他父亲到哥嫂家里吃饭,哥嫂不让父亲进门,就让父亲在院子里坐着,嫂子用一个长把的勺子从厨房里给父亲盛饭,怕父亲把他的病传染给他们。
     时隔四年,记者在这里已经感受不到四年前的沉重。碰到闲聊的村民,向他们提到刘子亮的名字,他们也没有了四年前的冷淡和不耐烦。在四年前,由于刘家住在村东头,是进村的必经之地,可是村西的村民宁愿绕路走,也不肯从他的家门口过,如果从那里经过,回到家里都会被家人责怪一番。
     提起这事,一名30岁左右的女邻居笑着解释:那时候不知情,都是个怕劲儿,现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得多了,加上政府经常宣传,知道了是咋回事儿,加上平时进出他家的人,也没见出什么“事儿”,大伙也就不那么紧张了,现在在一块儿说起刘子亮,都是担心他的身体,毕竟是街坊,平时人缘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