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人间佛教 > 内容

寻访终南隐士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7 10:43:2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在黄河和长江之间的群山里,在白云升起的地方住着一群人,他们芒鞋、纳衣、饮露、食草,他们洞彻天地智慧;他们保留着这个世界最初的秘密,过着一种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生活;他们“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们对待生和死像呼吸一样平常……

终南山名片

  终南者从长安南连接葱岭万余里。俗云:万里终南八百里秦岭。《西域记》云:终南山相属数千里未尝间断。其山为天下之祖。出异类之物,不可胜数。
  道家有人认为广义的终南山包括昆仑,崆峒,太白、华山,武当,嵩山等山。
  终南上逼诸天,觉红日之近。下睹渭水,绕长安之城。
  终南山也称太一、太乙、南山、橘山、楚山、秦山、周南山、地肺山,在道教典籍中秦为大地的肺部。终南山诸峰中的华山,山中有洞可以通地心。
  《诗经》中有句子描述终南山: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自古中国流行的一句祝福长寿的话:“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不老松。”
南山就是终南山,南山本来长寿又生长一种不老松,也叫龙血树,它还有个绰号叫不才树。它们才质疏松,树身中空,枝杆上都是窟窿,既不能做栋梁,又不能做烧柴,点着后只冒烟不起火,樵夫们砍柴都不会青睐它们。它们几百年才长成小树,几十年才开一次花。它们是目前这个世界上被发现的最长寿的树。或许最初深山里的修道人曾经从它们这里得到过启示。

止语十年参大道

  全真茅蓬在白云覆盖下的山谷深处,白云从那里升起来像一朵莲花,而那个山谷就像莲花的根。
  茅蓬由三个水池、一棵树、一块石头、一圈篱笆和一间茅屋组成。
  这里没有人类的声音,只能听到泉水、鸟语和山风。
  空气里有流动的花香,我将手杖插在篱笆墙边,在茅屋前放下背包。茅屋上面盖着草,三面是土墙,房檐下的木牌上用毛笔写着:“终南子午全真庵”。门口的墙是用茅草做成的,墙上挂着斗笠。
  一位道士掀起门帘飘然而出,也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他很瘦,目如黑漆,头顶华阳巾,身穿道袍,他的身材像竹子一样清瘦。
  他拱手施礼请我进茅屋,屋子太小了,一进去是很狭小的厨房。他从瓦缸里盛了满满一碗面粉出来开始和面做饭,茅屋中有个更小的屋子,门口放着大石头作为台阶,我脱下鞋子,踩着石头坐到了炕上。这个炕实际上是整个一间小屋子:屋子里有一架小蚊帐,里面是道士的卧榻;屋子后墙上开了个小窗户,从窗户望出去是我走过的山谷和河流;后墙上挂的木板上有诗句:“松枝带茅烧,野菜连根下。”这应该是这间茅庵修行生活的最好注脚。
  在炕上我发现一个笔记本,其中有一些句子,我将它们摘抄下来:

《居庵》
  闲人相访有何妨,唯恐闲人话短长。真乐真闲无议论,至微至妙绝商量。是非欲说气神散,名利谗言道德忘。不若澄心常默默,自然彼此得清净。

——崇丹阳祖师迹

《归山操》
  能无为兮无不为,能无知兮无不知。知此道兮谁不为,为此道兮谁复知?风萧萧兮木叶飞,声嗷嗷兮雁南归。
  嗟人世兮日月催,老欲死兮犹贪痴。伤人世兮魂欲飞,嗟人世兮心欲摧。难可了兮人间非,指青山兮当早归。青山夜兮明月飞,青山晓兮明月归。
饥餐霞兮渴饮溪,与世隔兮人不知。无乎知兮无乎为,此心灭兮那复为。天庭忽有双华飞,登三宫兮游紫微。


——丹阳祖师

  马丹阳(1123一1183)金道士。道教全真道北七真之一。原名从义,字宜甫,更名钰,字宫宝,号丹阳子。
  据说他很小的时候即能做诗《乘云驾鹤诗》大人很奇怪,一个小孩子为何有这样的想法。弱冠即中进士,充本军吏,摄六曹,皆孚群望。虽登第,却不乐仕进,以浮沉浊世为耻,雅志抱元守一,冀有所遇。每浪饮之时,常说“醉中却有那人扶”。
  金世宗大定七年(1167年),他遇到了全真道祖师王重阳,王重阳对他说:“不远千里,来扶醉人。”马丹阳恍然大悟,与妻子孙不二同拜王重阳为师,抛下巨大家业修道于昆仑山中。

【山中问答】
  一会道士也坐上炕,我们的对话从纸上开始,他写到:
  全真庵中无事人,尊贫重道闲居处。客至夜宿心无碍,随闲随处得逍遥。
我连忙道谢,打算在这里住一宿,第二天再下山。

问:师父为什么要止语?说与不说又有何区别?
答:止语闲人不相干,一心静悟太上经。多言数穷不若无,会得个中妙自知。

问:如何修炼?
答:每天吃饭,睡觉,鸟鸣而起,鸟息而睡,闲来坐坐,有空闲走,无事自安。

问:以什么为经典?
答:以《道德经》为专修,依丹阳祖师诗言论为行持。全真道初祖创立时,祖师所行是最直截了当行持《道德经》的方法。
重阳祖师《立教十五论》已经完全说明,大道要说仅此而已,关键在行持。
禅宗为佛门宗派,实际上若依佛观之无顿渐,一切皆顿法,这是《坛经》所言,道门亦如是。
龙门派丘祖所立(后人说的)当时无此分别,都依重阳祖师所教而行,重阳祖师羽化后将其正法眼留至丹阳祖师,并言“丹阳已得道”为授记,因此要真正了解全真正脉,当依丹阳祖师诗词最明了。
直截了当最上一乘丹法当追随全真道当初“全真七子”所承载,再往后则有许多参杂,各抒己见,我等后学当依照最初祖师心法方见正脉,若随后来,难识真伪,着力大而无功。
“终南子午全真庵”即依重阳祖师《立教十五论》教化而来,亦是慢慢踪迹祖师行过之路,即太上云:“人之所教,我亦教之。”贵在行,不在说。

问:得道的标准是什么?
答:愚未得道,也不知道,只知道日日如是而已。

问:我看到一些大的道观里很多师父们活跃于社会中,为人安家、看风水,这些也是修行之一吗?
答:古仙师有言:“历劫度人”,道有体、用,体即全真初祖们所行持之道,用即你所说等等,是为世间众生而显用。

问:听说终南山中有道士炼气,过着“顶戴松花吃松子,松溪和月饮松风”的生活,已达到日食一松子或一松针的境界,你知道他在哪吗?
答:“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终南自古是仙乡,现在亦复如是,至于在哪里,有缘自会。

问:佛教修到能够入定时讲究“闭关”,与道教的“闭关”有何不同?
答:“闭关”亦是常事,平常日用即是“闭关”。没有区别,是你自己分别的,“闭关”全真教叫“坐钵”或“坐环”,或“居环墙”,自有道理。
问:为何古代有很多神仙,到了近代却鲜闻某人得道成仙?
答:祖师悲心关怀众生,只因我人妄心求取,难得闻受教化。“历劫度人”是仙道自然之理,现世劫难正切,因此至诚者自可得遇得闻。

问:听说终南山五百多位住山修行人,每人每月八十元供养,都由香港一位大居士造册发放是这样吗?
答:那是佛教,道教未听说。

问:你生活来源从哪里来?
答:损有余而补不足,常携竹杖逍遥游。无则街道长展乎,余则有施随难处。清苦是大乐,末法时期,各有所好,各有缘生。

问:你住山不觉孤独吗?比如每逢佳节,山下花花世界,热闹非凡,一人住山独坐对清影,情何以堪?(我提问时道士神思悠远,望向门外的青山,很久落笔回答)
答:“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大道无形】
  全真庵道士长于岭南,曾经学习气功,十多年前他出家于华山玉泉院。在那里,他跟着师父修道十多年。后来到了这里,他带我去看他开始来到这里住过的茅屋,那是个四面走风的屋子,不同于旷野它只是有个顶而已。那是山民以前遗弃的,后来他自己动手建造了这个茅屋,茅屋顶上是茅草和木头,木头被用树藤绑在了房子的檩条上。炊烟从厨房芦苇杆编织的天窗里出去,鸟鸣从天窗里进来。
  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决定止语十年体悟大道。
  他说在华山东峰对面的王刁岭,有道士在住山洞,可以去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得遇。我想问他的师父是谁,他只是告诉我道都是有师承的,道门中独特的传承,非世人所能知。当你真心求道时师父会来找你,至诚感通,关键在自己平时用什么心。

【全真庵邻居】
  我们在纸上对话,抬头时已经到吃饭时间了,他说该去烧饭了,复又让我去看茅屋旁的鸟巢。那个鸟巢建在树枝的最中央,这棵树不是很粗,山上的风很大,鸟巢在风中像一只风筝,看着让人担忧。
  一会儿饭就好了,放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板凳是砍柴用的树墩。午饭是面条,道士的面条擀得异常劲道,调料里没有盐,盐罐里也见了底,我们以吃米饭的方式开始吃面条。炒菜是道士自己种的莴笋,味道极好。道士看我饭量大,又给我单独加煮一把挂面,结果我很惭愧地吃剩了,我想我是太贪婪了。
吃完饭,道士带我看鸟巢,讲了他的这个邻居的故事:

  “这只喜鹊为了筑巢,花了半年时间还未搭上一根枝,所有枝都试过,就是搭不上。可能因为这个椿树旁枝太少了,树枝又非常光滑,若在别处是很容易的事。(它为何不选择别的树去搭,我想这是这只喜鹊与道士之间的秘密)。
到去年过年后终于搭上了,不到十五天已经大体完工了,第一步就这样难,我们搭庵修道也一样。”

  巢搭好了,也有小鸟了,在地震的前一周,鸟突然又开始搭巢加固。他带我去看这只喜鹊搬的树枝,顺着他的手我看去,在那个巢下面又搭了几根拇指粗的树枝,这些树枝比喜鹊身体重两倍不止,想象不出喜鹊是如何做到的。道士说,人不如鸟,人若能有此专一之心,何事不办?

【“无心石”】
  下午,道士在茅庵中打坐,见院子里有砍刀,柴已经烧完,我便从门外拉来几根树枝,开始劈柴。我的身边是那块挡在门口的大石头,道士说这块石头叫“无心石”。这是地震前一周移下来的,很平坦的地面但三个人移到门口怎么也移不动了。地震后,见本来要将石头移到的位置被震开了个大缝。如果当初把石头移到那个位置,石头岂不滚下河谷里去了,石头有心无心?

【三个水池】
  随道士去菜地拔草,草长得与菜一样高,菜地边是三个水池,饮水就从这里取来。这三个水池品字形分布,上下错落。最上面的水池,有溪水从草丛中渗过来,水质清澈,能透视池底,水池周围没有杂草,水中没有任何虫子。第二个水池低一些,第一个水池的水流满自溢,流入其中。第三个亦如是,不同的是水质依次不同,第二个水池中有几只蝌蚪,第三个则更多,我问道士这水池有何玄机,他拿来一把锄头放在第一个水池里开始搅动,水旋转起来,过了一刻浑浊的水逐渐变清澈,恢复如初。
  道士告诉我,这三眼泉犹如人身中上(神)、中(气)、下(精)三丹田。

【归 去】
  太阳收起翅膀,夜色开始进入山谷,道士开始在院子里走动,他挥舞着手,抬脚,舒展手臂,像要飞翔,又像在散步、在舞蹈,他的动作很优雅,如是往复。我想他在行太极拳。
  夜色彻底落下来,人似乎掉进墨汁里了,茅屋里没有点灯,我们各自晏坐。第二天早晨,我在满山的鸟鸣声中起床,我想道士平时不用依表看时间,就在  这鸟声和花香中与草木一起醒过来。
  他的蚊帐非常狭小,或许每天夜里他都是这样打坐的。
早饭是在瓦罐中煮出来的玉米红薯粥,瓦罐下的炉子通向火炕,柴火的烟都进入炕里变成热量。
  虽然我向来排斥喝粥,但这粥被我喝得干干净净,就差去舔碗底了。
  吃完饭,披上了挂在门背后的蓑衣和超大的斗笠,于是我变成了一个“盗版”的隐士。
  他说这附近还有一位道士也在止语,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满目青山,除了清风过处,林海如潮,什么也看不到。他建议不要去打扰为好。我会意道别。
  临走,道士送我一双芒鞋,祝愿我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如此脚下会生起光明。又送我一句话:如婴儿,看见什么不加意识分别,即是真。是日所见所闻皆非道,不必在意。

鸟翅之上的大台兴庆寺

  十多年以前,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曾经来到这里寻访隐士,那时继诚老和尚还住在这里。当时的路从寺院里穿过,从大殿后面的大石头下面出去了,那里有一个土木结构的小骑楼,从那里出了兴庆寺,前面是神仙场和龙脊。
后来,来到这里的慧坚师父将后山的门用柴垛堵上了,在山崖的东面用水泥板重新修了一条栈道。
  现在兴庆寺的山门孤独地立着,院子左右都是悬崖,省去了围墙。
在正午时分,我和大道师父来到了兴庆寺,慕贤师父为我们开了门,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位常住师父。大殿的佛像后是一个侧门,从那里进入到兴庆寺的后院。寺院的木质的阁楼能住不少僧人,后殿的门锁着,正是慕贤师父的午斋时间,我和大道师父都没有饿意,我们坐在一边,喝着他的用雨水煮的铁观音,欣赏他吃饭。他坐在棕皮蒲团上吃得太香甜了,他吃面条就着碧绿的蔬菜,清脆的咀嚼声像是优美的伴奏,这样一个简单的午餐被他吃得生起了风声。
  他说:“你看我在这里吃得很简单,但是很甜美,营养并不会缺乏,我的菜都是我自己种的。我在这里很自在,我需要的很少,每个月只需要一点点粮食,不用多余的东西,我的心上也没有事情。我住在这里就是吃饭、打坐、念经、睡觉。这些就是我生活的全部。现在种了吃不完的菜,每天快要全部围绕吃饭过活了。住山围绕吃饭要用去很多时间,粮食要背上山,做饭要用去大量的时间。”
  住山要有对治人的方法和对治“非人”的办法。一天深夜,有一伙人敲门进来,在寺院里行为不端,他上前干涉,他们叫嚣着要烧寺院。寺里只有他一人,他说你们随便,出家人无所畏惧。
  对于非人,他倒没有碰见过。他认为一切魔障都是自己起心动念招来的,先做到自清其意,对于无始轮回以前的宿亲怨主,如果来找麻烦那也任其自然,怕也没有用。人总是怕失去这个皮囊,如果你的道德好,护法天龙会保护你,如果连他们都不护持你,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自己容易放逸。在寺院有人约束,但在山上自己管自己,容易放逸。因为早上老起不来,睡得太舒服了,他脸上光鲜,大约三十多岁。
  十多年前,他离家后到了扬州高冥寺。几年以后,又从那里去了藏地的五明佛学院,在五明佛学院他学习了因明,因明帮你深刻认识一切,任何一种事物都应该以正量来衡量,在此过程当中,驳斥非理、谬论、邪见,也即以正理来判断所知,用现代的语言也可说是逻辑推理学。
  色法在心法在,有境有心,有心有境,诸法自性诸自性都是表月指,最终指向根本自性。悟道由此开始。
  他说一切都有因缘,出家人今天住这里,明天可能就在别的地方。虽然目前这个地方很破败,但是他不会刻意地去修建。对于修行来说,住在何处都一样,修建道场是祖师慈悲,寺院的修建是表法。对于自己来说,他只想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修行上,修庙如果因缘成熟了自然会有人来修,这个不能求得。
  这些年来,他不断地在不同地方出现,平时不会与家人联系。其实做父母的对子女要求很少,他们只希望子女好。
  现在他觉得也不错,如果自己不出家,父母年龄大了还得为自己花钱结婚,买房子,然后带孩子。现在他就过得很好,至少不再拖累他们了。当他们或许忘记自己还有这个儿子的时候,他出忽意料地问候他们。父母亲人,他们迟早都会离开这个世界。而他只是早一点离开他们。他对我说:“如果你要出离世俗,要尽早,当然你现在已经成家了这个不说。假如你出家,不出一年半,你的爱人会重新找到合适的人过下去,他们不会因为你而使生活停下来。当然如果你要离开,最好找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要被他们知道,在那里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听过一句话吗:
  “人生一场梦,人死梦一场,梦中身富贵,梦醒在穷乡,日日在做梦,不觉梦黄粱,梦中若不觉,枉做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