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人间佛教 > 内容

向圣严师父许三个心愿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7 10:47:5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这是1999年我在美国象冈道场,与圣严师父在寮房互拍的私房照片。感觉很微妙。如同我与师父的互动。彼此对焦,才看清楚。昨天下午,从台湾同步捎来圣严师父圆寂的消息。好友辜琮瑜近日才离开原本教职,重新回到法鼓体系,协助法鼓大学筹办事宜;「感觉好像回来,专程送师父的」她在skype中说。虽说学佛的人,尤其法鼓人自当承师训「坦然面对生死」,但她还是哭到不行。
事实上包括她在内,法鼓山体系的主要干部,各方从昨天午後也已经开始衔悲准备了。

  我在天涯这端,也是从昨天午後开始心头昏塞难受,从郊区开完会一路回到市区的途中,呼吸安然却也感觉一种陷入深邃的心中沼泽。如同亲人过世,即使天涯海角,人也会同样随之感念或波动。那也是佛教所谓「中阴身」的往生当下,一种十方三世俱存状态的影响力。我这些年心中许多因为圣严师父所影响的「智慧基因」们,必然同样蠕动着不舍。但随後圣严师父在我心中,那一片泛开的波动涟漪,确实是平静而没有悲伤的。

   这也让我想起,因为法鼓文化的缘故,当年我在结识「资深学佛媒体人」的陈慧剑老居士之後,虽然我们不是太熟,却很奇妙的在他老人家突然舍报圆寂时成为最先得知、并且最先赶往荣总去他灵前念佛助念之人。死亡,在佛法中的真正意义是「寂静涅盘」。而真正修行人的往生,必然充满一种「平静的神圣感」。昨天的圣严师父,或者当年的陈慧剑老居士都是这般。他们连死亡,都可以展现生命中修行本质的平静,令我深深向往。靠近他们的死亡,都能让人触发非常深且重要的佛法领略。事实上,这些年来对我而言,他们两位在佛教中以「戒律」「禅修」为本质,而分别在佛教中体现以「思想」「批判」的两方特质,也逐渐影响成为我後来抉择为自己的修行基调。这是後话了。

   圣严师父当然更不一样,而尽管触动了整个社会层面,但也已经很清楚了!师父很早便交代并要求,在他圆寂之後办的「不是一场丧事,而是一场佛事」。所有面对师父离开人间的法鼓弟子们,毫无疑问也应当实践圣严师父所说的「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这简单的四句话,是我认为圣严师父从禅修心得体现到面对人生苦难的所有智慧应用之中,最饶益人们,同时也是最精彩动人的叙述。我们也应当以此态度,来实践面对师父圆寂的事实,这才是对圣严师父这一生,最最最好的回向!



   我与圣严师父的因缘,一如很多曾经接触法鼓山的信众,都是各自奇妙难喻的经过。作为佛教与媒体中广为学习、到处出入参学的「周游份子」,我接触了非常多的汉藏南传、甚至台湾日本的佛教上师、大师、长老、上人与各方宗派法门。法鼓山,却是我真正唯一曾经进入体系中去见识过、服务过,以及学习过的道场。

  我在1999年离开媒体时到「法鼓文化」服务一阵,协助丛书的规划,并且编写了一本以漫画手册型态的小书「学佛新手上路」。当时因为学佛的投入,对於媒体的纷扰已然厌烦。法鼓成为我暂时歇息的舟楫,让我有机会凝视自己信仰与生涯的抉择交集。我规划出了一些当时在法鼓被视为非常「另类」的书籍,包括陈慧剑老居士的文集、漫画学佛手册,以及咒语的入门导引。

  但真正令我出乎意料的,是我当时个人的第二本书「人生多起伏,眺望新出路」;我傻傻的或者说脸皮厚的向圣严师父邀序,师父竟然答应了,也为我写了一篇序。以我这种向来不是任何道场「忠贞份子」的状态,其实圣严师父是非常慷慨的,百忙中拨冗就笔,令我感念至今。还有一段很特别的旅程,是因为国际书展的缘故,与当时的张元隆总经理,一起到美国纽约「东初」「象冈」,见识了圣严师父在美国弘法的时空状态。当时在象冈的,还有王侠军一家人。也因为这趟旅程,才有机会见到另一位近代佛教史上的「大菩萨」沈家桢老居士。

  我後来参加了「菁英禅修」的活动,之後除了介绍许多电视新闻圈的朋友前往,早年在台湾时也经常回法鼓山「充电」。除了法鼓山体系内至今有许多好友往来密切之外,真正的关键还是圣严师父。我总是关注着师父的健康状况与弘法脚步,也从当中去思维学习,特别是师父在「佛法应用在现代生活中」提出的种种非常精链简单的概念,以及进一步如何具体实践的心得。

  在我此生亲身经历、并且见识过的当代佛教所有的老中少的各种上师、大师、长老、上人、法师非常非常多。在这当中,若从宗教批判的角度,圣严师父是我最为推崇,能在当事人自身所处的「宗教名望与支配资源」的考验状态中,戒律最为严谨也最为清净的一位。未来这几天,我要抽空来思考回顾,并找一些资料照片整理一下,也分享一些对今後佛教界的思判角度。



   昨天晚上回到住处,我在客厅一整晚,念佛持咒到今天清晨,共同祝祷。圣严师父当然是位「大菩萨」,也毫无疑问是观音菩萨的分身事业。所有在菩萨们离开人世间的转念回首之际,大家应该像我一样,完全没空去哀伤,聪明人要赶快向大菩萨许愿呢!首先,请圣严师父慈悲,帮助我这些年由圣严师父那儿所触发学习独到的某些「智慧法眼」,能继续伴随我在今後所有的人生中,依旧清明观照;必要时,随时在我的心头,向我微笑一下。

  其次,请圣严师父慈悲,所有因为圣严师父所触发最重要的「禅修心得」「戒律思维」,能继续伴随我在今後所有的人生中,常能适时提醒;必要时,随时在我的心头,向我皱眉一下。最後,请圣严师父一定要答应,在我此生因缘结束的生命最终,师父一定一定一定要与观音菩萨一同伸手,到时候帮助我排除万难,接我去极乐净土!(陈慧剑老居士,以及所有所此生有缘认识也许愿过的菩萨们也是!)我在人生最终,一定一定还有许多印证於人生所历的思索与疑惑,要请你们以佛法的最胜来开示指引!这是最最最最重要的!菩萨当满愿於一切众生净愿,所以师父一定要答应,到时候也一定要来接我啦,不管啦!




   而在非常准确的对大菩萨「撒野」完之後,最後,我想合掌对圣严师父说的是:此生与您匆匆相望,净缘相续,虽远近而无碍,举念皆是教导,尚智无比感念。如此希罕不易啊!在禅修与戒律之间,佛法与生活之间、佛学与应用之间、严谨与幽默之间、靠近与出离之间、愿力与执意之间、神秘与透明之间,您都为我做了示范与说明。

  而我最深的感念的,是您已经即使这麽深获国际的名望与信众的支持,犹然能够在法会中,「谦卑的归功一切皆为观音菩萨的因缘,而不是您自己」,您并多次「向大众深深鞠躬,感谢每一位信众的护持,才能成就您饶益心愿」。在我见识过无数骄傲、自我放大、理所当然、错谬初衷、贪图崇拜眼光的绝大部分弘法者之後,您可知您的这份谦卑,令我在当时的每一次,以及此刻,同样感动泪下。

  从不去贴附任何大师、上人、长老、佛教界的世间名号,最终仍以最单纯的「圣严『法师』」之名受人们惦记,这是真正最难得的有「法」之师!也是真正的菩萨风范与修行人的行止。而您十方三世的愿力无穷,尚智今後有缘,亦当同愿前往,继续见识与学习,发问与印证。最後愿以所有诸佛菩萨们,对您的努力与成就,共同微笑祝祷您,重回菩提自性海: 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着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当知如是等心,即是陀罗尼相貌。」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这个出生於花莲的年轻人,从事的行业是大众传播,兴趣及专长则是文艺写作。王尚智是畅销书《转个念头,人生会更好》的作者,他在《联合报》家庭妇女版,及我们法鼓文化《人生》杂志,均辟有专栏。现在他又要出版另一本书了。我很忙碌,无暇尽读天下好书,王尚智的作品,虽知其好,也未必每篇都读。现在他为新书向我讨序,我就被逼,忙中抽空读完这书原稿,使我获益不
少。
  王尚智的文章,差不多每篇都会描述一个故事的场景和人物的个性,所以可作短篇小说来读。他是以写诗的洗链和优美来写散文,读来令人有清新舒畅之感。自古以来的文学作品,即有载道及写实的功能,而且往往是不能兼顾的。王尚智的文章,所取的题材,都是当今社会大众在生活中非常熟悉的事物,透过他新闻媒体从业人员特有敏感度及观察力,用文字呈现出来,便是一篇篇有血有肉可歌可泣的作品。他有哲学家的深思,也有佛教徒的悲智。所以,虽然同样写人性中的灰暗面,却能给予光明景象的疏导;他也写人群中的颓唐与无奈,却会指出健康的人生,是人人都可以营造的;他也写出现实生活中的困顿与煎熬,却会告诉读者:那正是陶冶庄严人性的经验和过程。因此,他这本书的名字,就叫作《人生多起伏──眺望新出路》。我与王尚智认识不久,去(一九九八)年十月他参加了我们的社会菁英禅修营,之後就比较常有机会见面,我蛮欣赏他在朴质中带有一股坚韧的活力,在繁重的工作中,尚能勤读书、勤写作,有时候还有空来做义工。所以我也乐为此书写序。
                                  一九九九年元月二十五日晨圣严序於台北农禅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