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人间佛教 > 内容

宇宙:佛学与科学的认知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7 10:51:4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从康德的碑文谈起

    在西方哲人康德—天体演化“星云说”的提出者的墓碑上,锈刻着他发表过的一部著作中这样一段文字:“有两种东西我们愈经常愈反复思想时,它们就给人灌注了时时更新、有加无已的惊赞和敬畏之情:头上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

    说起来,无论东方人还是西方人,自古以来,人们都面对同一个宇宙,可能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别,在历史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宇宙图像。对中国人来说,儒释道文化如三足鼎立,形成了东方特有的一种传统文化。近年在对我国传统文化的回顾与反思中,不少学者对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一一佛学宇宙论发生了浓厚兴趣。

    中华书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团结出版社等新近出版了一系列佛经(文白对照),为学者们提供了方便。笔者近年来研读了一些佛教经论典籍,对于其中有关“世界”、“三千大千世界”、“缘起性空”等宇宙观有了初步了解。在管窥其自然哲学蕴涵时,将其与近(现)代科学宇宙论作了初步分析和研究,下面向读者作些简介。
               
    
“世界”和“宇宙”
   
     稍有佛学常识的人知道,佛教经卷非常浩繁。据有关统计,到唐代开元年间已集佛经1076部,总计达5048卷之多。目前,由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大藏经)已陆续出版了60余册,此书总数420(j余种,总计23000卷,分正、续两编,分装220册分期分批出齐,估计全部出齐要到2000年了。(中华大藏经)称得上世界上收罗最为丰富的佛典。
   
    最初使笔者惊奇的是,在诸多的佛经中却找不见“宇宙”这两个字。后来才知晓,原来佛经中的“世界”指的就是人们常说的“宇宙”。梵语中的“世界”写作kadhatu”,含有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意义。在古希腊那里,“宇宙”一词即意为“秩序”(含有和谐之意)。佛教著名经典之一(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四中是这样为“世界”下定义的:
   
   “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汝今当知,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为界;过去、未来、现在为世。”

    由此可知,这与中国古籍(尸子》一书所言“宇宙”(“四方上下日宇,往古来今曰宙”)意思相接近。东汉张衡说,宇之表无极,宙之端无穷”,也与佛家的“世界”定义相近。这是从字面上看,事实上,佛家所谓“世界”实际上指的是人生宇宙与自然宇宙圆融的“万有世界”,即“有情世界”。
   
    汉译佛经《长阿含经》、《世纪经》等经论中有较多的关于“世界”的描述。古印度人认为,地、水、火、风是构成一切物质的基本元素,故称为“四大”(梵文atuxman)。其秉性是地性坚硬,水性潮湿,火性温暖,风性流动。佛教认为,若世界上缺少四大就不会构成有形的“色”(意为物体)。也就是说,世界上一切有形的物质都是由四大和合而形成的,包括人的身体亦如是。例如(圆觉经》卷上中云:“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咤;发爪齿,皮肉筋骨,体脑垢色,皆归于地;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皆归于水;暖气归火;转动归风。”佛学对“世界”本体的描述,继承发展了古
印度传统的自然哲学思想,以地水火风“四大”构成“世界”物质的基本元素。后来,大乘佛学所讲的“四大”,不是指的根本元素物质,而是泛指物态的现象,即认为“四大”本性是空,无有自性可得,宇宙万物均是因缘(条件环境等)集合而有,人们所认知的宇宙万物只是四大的生灭变化而已,包括人类本身,能觉、所觉属同一“世界”本体。
   
   “佛”(Buddha),意为觉者、觉行圆满者,又称为“人天导师”。据有关学者考证,释迎牟尼佛(即佛组)在世时,印度流传的宇宙理论有数十种之多。关于佛经,看起来是佛对弟子的说教,而其实际意义还远不止于此。释迎佛出于慈悲度众生离苦得乐的本怀,在传布教法时为了方便说“法”(修行之道理),沿用妙演了
印度传统文化。后世佛弟子则从佛的基本教义出发,创造了一个以人生宇宙为主体并与自然宇宙结合的、意蕴奇特的宇宙图像—“三千大千世界”。
             
   
无限宇宙与“大千世界”
   
   
北京雍和宫中存有佛教宇宙模型(铜制)—须弥山与四大洲的描绘。人们日常说的“大千世界”起源于佛教的“三千大千世界”理论。图1和图2引自佛典《大方广佛华严经)(共80卷)卷首“法界安立图”(上海佛学书局出版)。须弥山在大海之中,它为一小世界的 中央;山的四面有四大洲:东胜神洲、南赌部洲、西牛贺洲和北俱卢洲;四洲处于大咸水海中,其外有七重金山、七重香水海,层层围绕,最外是铁围山。在须弥山中间,四方有四大王众天的住处,太阳与月亮在山腰环绕照耀。在山顶,帝释天与四方各八辅臣共治,所以称为切利天(三十三天,以有三十三个天国而得名)。切利天以上为空居(天宫在虚空中),依次为夜摩、兜率、化乐、他化自在四天。这种宗教化的世界,显然与现代科学认知的世界不同。据台湾佛教印顺法师研究认为,须弥山中的“须弥”(梵语须弥庐),其与“喜马拉耶”的梵语相合,而喜马拉雅山确实是世界屋脊。
   
    从四洲到梵天(“梵”有清净之意),亦即图1中的初禅三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佛教名为“一小世界”;这样的一千个小世界,上有二禅天统摄,名为“小千世界”(图2);一千个小千世界,名为“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合起来名为“大千世界”,上有四禅天统摄。由于大千世界是积累小、中、大三种“千世界”构成的,所以这层层组合的一大千世界有“三千大千世界”的称谓,在佛经中称三千大千世界为“要婆世界”(梵语为lokadtu),意为“堪忍世界”,系指释迎牟尼佛所教化的世界。由佛经中的描述可知,类似的婆婆世界是无量无边的。例如(佛说阿弥陀经)中有“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这里说的“佛土”,即佛所住、所教化的世界—三千大世界。

    佛教所提出的宇宙空间婆赢的,即宇宙并非是三千大千世界,而是由无数的三千大千世界所构成的无限时空。佛经中有许多关于宇宙的艺术虚构,其说法堪称一绝。例如经中称三千大千世界如徽尘、如恒河沙数,所以也称其为“十方微尘世界”,或尘数世界。宇宙茫茫,无边无际,正如《法华经》中所言,世界“无量无边,算数所知,亦非心力所及”。
   
    远古时代的人类,受到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对宇宙空间的观测仅凭肉眼直观感知,因而极大地限制着人的观测视野,有限的宇宙模型应运而生。例如出现于我国周朝的盖天说以及古希腊人的“水晶球”宇宙理论,均属于宇宙有限论。亚里士多德就说过,“在有限世界之外,既没有空虚,也无时间。”虽说“三千大千世界”是佛教宜传的“宗教的想象和虚构”,但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它却鲜明地揭示了宇宙的无限性,其气势非同一般的宏观假设,因此它显得自然合理,深刻地启发人的思维,尽管佛教的须弥山和四大部洲等说法并不符合世界的真实情况。
           
   
宇宙的演化:成、住、坏、空
   
    读上几部佛经,人们可以发现佛教与其他宗教不同的是,它不仅仅是一种宗门教育,其教义还是一种独特的自然哲学,这种哲学否定了宇宙是神创造的或神主宰的观念。释迩牟尼当年游行教化人们的精华,即是认清宇宙人生的真实(本来)面目,实践以认清自我而参悟,实现涅架(解脱)的方法。基于此,佛教中关于宇宙的构造和演化理论大抵引用
印度当时的流行说法。以后,随着佛教文化的广泛传播发展,有关宇宙的构造逐渐形成完备的宗教模式。
   
    关于宇宙(世界)的起源、演化,佛学认为,世界开始凝成时,先于“空轮”中发生“风轮”,由“风轮”而发生“水轮”,末了结成“金轮”。空、风、水、金都称为“轮”,说明此世界的成立,示现为圆形而且在旋转运动。空轮(特定的空间)中充满构成世界的物质因素—“四大”,但尚未形成。从空轮起风轮,即空间物质相对分化,即在特定空间中有疾速流动的物质形态出现。因为
活动旋转于空间的物质呈气态,故称为风轮,并说风轮依空轮。风轮的久久旋转出现水轮,这即是气体凝成液体,气体与液体分化。运动中的液体在大气的包围中,所以说水轮依风轮。
   
    接下来的是,液体的不断运动,渐凝为固体一一佛经中说风吹水而结成沫,即金(岩石)轮。那时,水气发散于金轮的四周,所以说金轮依水轮。由于运动的不间断,地面出现凹凸而形成海洋,雨水淹没了大地的大部分。《起世经》卷九说,“阿那昆罗大风吹掘大地,渐次深人,乃于其中置大水聚,湛然经积,以此因缘于世间中复有大海。”以上主要依据印顺法师所著(佛法概论》一书。
   
   “缘起”论是佛教宇宙观最核心的理论之一。这种理论认为,万物均处在因果相续的状态之中,宇宙依据一定的环境条件相互作用而产生、发展和消亡。世界没有固定不变、独立存在的性质。佛家通常所说的“缘起”、“性空”指的是一切事物都没有独立不变的实体,乃因缘和合之“假体”,“性空”含有无自性、无常变化之意,并不否定“相有”(相即现象)。佛教以“缘起”为出发点来解释宇宙人生的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必然得出由四大构成的世界具有“成”(凝成)、“住”(安住)、“坏”(破坏)“空”(破坏无余)的现象过程。世界的变化遵循着万有因果律,即因前复有因,果后复有果,因果无始终,时间也无始终,空间上同样是“虚空无尽,世界无尽”,世界成住坏空的循环也连续不断。
   
    在空间长度度量方面,佛学沿用了古印度长度单位“由旬”(Yana)。据有人考证,一由旬相当于古代帝王率部一天行军的路程,而印度天文学家估测为4.92英里即7.92千米。古
印度关于时间的最小单位是“刹那”,汉译“一念”,指极短暂的时间。佛经上说,一弹指间即已含60个刹那了。另据有关资料认为,一刹那相当于1/75秒;此外,还有更长的时间单位,如但刹那(刹那的120倍),腊缚(恒刹那的60倍)、须臾(腊缚的30倍)、昼夜(须臾的30倍)、月(30个昼夜)和年(12个月)。
   
    佛典中常见到“劫”(kalPa)这个字,它是梵文“劫簸”的音译,汉译其意为“长时”。它并非佛教创造的名词,在
印度它指的是通常年月日所不能计算的极长时间。例如“成劫”是世界组成的时期,“住劫”是有情众生安住的时期,“坏劫”是渐趋破坏的时期,“空劫”是世界燃烧破坏后彻底崩溃的时期(世界空虚无昼夜日月之分,唯有大冥)。佛经中所说的劫分为小劫、中劫和大劫三等。小劫的时间是人寿由最高数一八万四千岁减至最低数—十岁,然后由最低数增至最高数,增减之量是每百年一岁,如此一增一减所需的时间称为一小劫。经过三十个小劫称为一个中劫;经过成、住、坏、空的四个中劫,即为一个大劫。据此有人粗略的算,大约16(洲)万年为一小劫,3.2亿年为一中劫,12.8亿年为一大劫。
                   
   
几点评论
   
    佛教关于世界(宇宙)结构、演变的理论,是释迎牟尼佛及其继承者吸取
印度当时的自然哲学和神话传说,按照佛教因缘果报理论和宗教体验的根本要求而精心创作的产物。我们在研究佛教宇宙论时,应当采取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即去掉罩在其上神秘的光环,析出其中宝贵的思想(文化)遗产。
   
    笔者认为,佛家关于“三千大千世界”之说,肯定了宇宙在时间、空间上的无始无终、无量无边,否定了存在宇宙中心的说法。体现了卓越的辩证思维,含有朴素的唯物主义成分,在人类科学思想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在《中阿含经》卷四十七中,释迎牟尼佛对宇宙产生的起因作了如下定义:
   
   “此有则彼有,此无则彼无,此生则彼生,此灭则彼灭。”

    释迩牟尼佛的学生马胜比丘说过这样一个有名的渴子:“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中外许多古佛塔上都刻着这几句话。笔者认为,佛家缘起性空的朴素自然观与现代宇宙学中的“哥白尼原理”很相近,该原理是“宇宙中没有任何一点具有优越性,所有的位置都是平权的。”这个原理之所以用哥白尼命名,是纪念他率先否定地心宇宙体系。而现代宇宙科学研究业已表明,宇宙是没有中心的。
   
    爱因斯坦曾提出假定:任一时刻宇宙物质空间分布在大尺度上是均匀的、各向同性的。这一假设被称为“宇宙学原理”。按此原理,宇宙是演化的。佛学宇宙论认为,世界一切事物都是“四大”和合而成,都有成、住、坏、空的变化过程,无常、变易是宇宙的真相,佛学称为“实相”。例如佛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有“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的说法。佛家认为,互相联系的大千世界又是无限的、无始无终的,“缘起性空”作为一体两方面,符合自然科学认识的宇宙演化历史,反映了古代哲人的睿智,使今人深思、回味无穷。

    据王海林教授研究认为,佛教宇宙无限论非常高明,其中有四点特别发人深省:

    (1)其描绘出了层次结构多样的无限性,而不是简单地堆垒迭加或者简单地推论其广延无限性;
    (2)它具有将有限与无限统一起来的观念,如无限的微尘数世界座立于总海总莲华之上;
    (3)宇观无限与微观无限是相对的、统一的;
    (4)把空间的无限与时间的无限结合起来,故有成、住、坏、空的无限循环。这些思想与现代宇宙学的思想有着犀通之处,特别是芥子与须弥相对、“芥子纳须弥”、芥子化须弥的思想对宇宙学者的启迪颇大。(见王海林著(三千大千世界》一书。)

    笔者认为,我们在研究佛教宇宙理论与科学宇宙论的时候,不能够把二者机械地加以牵强附会的比较,因为宗教毕竟是以诚信为根本的一种道德教育与实践,而科学宇宙论则是以天文学观测实验为基础的科学假说,二者不能混为一谈。例如佛家宇宙论虽然明显地排斥了神创宇宙的观念,但是,佛家认为世界的成坏循环皆是众生业力(支配行为或造作的众生的意志力)所感,这种思想观念似乎已不属于宇宙科学家讨论的范畴了。总而言之,在我们评论传统文化时,一方面要认清其历史的局限性,另一方面应注意弘扬其思想文化的宝贵价值,以推动人类的文明向前发展。

                          生命是从哪里起源的

 

生命的起源有许多种说法,其中的主流有两种:一种是创造说,另一种则是条件构成说(缘起说)。

  创造说都是主张有某一位原初的神,或有形或无形地存在于时间的始点。

  有一天,他忽然起心动念,于是创造了宇宙中的一切。世界的一切万象都从他那里而来,当瓦解时,也会自然回到他那里,他是掌握世界的主宰。

  这种神创造说,在我们漫长的非理性时代、在对于大自然种种灾害无知和恐惧的时代,人类因为对创造者的信仰而感到被关心,有了归宿,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这种基于无法探知和求证的依赖性信仰,对于求过个平安日子的一般人来说或许已经够了,但是对于那些探索生命真相和真理的先驱者,这种一般性的信仰,是他们无法就此满足的。

  于是我们有了哥白尼、伽利略和布鲁诺,有了文艺复兴。

  这些人,基于脱离不必依赖的独立自主性,有着极高的对自由的向往——毕竟依赖他人总是不自在的。如果永远的依赖,将会永世不得自主。

  这些极力想摆脱依赖的人,使我们的社会出现了不少了不起的科学家,他们都秉持着科学的精神,探讨生命的真相和真理为何。这些科学家都有反对任何不合情理神权的倾向。

  他们多半很怀疑:难道我们人类的生命主要是在那些若有若无的、不能证明给所有人、只属于宗教专利的、创造性的神们的手心里?

  基于这种求真、求独立自主的精神,科学家们步入种种惊涛骇浪的生命探险旅程。被中世纪黑暗吞噬了许多先驱者以后,经过他们的付出与努力,人类才从无知的地平说进步到地球说,从创造说进步到进化论。

  让我们从凡事畏惧于“神”加的自然灾害的无知恐惧中站立起来。

  这就是目前我们对生命主要的认识水平。

  在佛教那里,则是十足的条件构成说。生命的起源,需要生命起源的本因和助缘,二者缺一不可。而且,佛教认为一切万有都是基于本因和助缘的合和才会有其结果。

  既然如此,那么生命起源前还有本因,本因的源头又是什么?

  佛教在事实上认为:生命的本因就是那些没有被毁灭的色界天和无色界天的神们的生命里,助缘则是娑婆宇宙的正式形成。

  那么色界天和无色界天的神们的生命又是如何起源的?

  他们要么是来自上一次宇宙毁灭的生命轮回,要么是他方宇宙的生命。

  那么“上一次的生命”来自那里?

  佛教认为生命的起始点是无限久远以前。也就是说,以我们人类的观点来看,生命的起始点根本不存在。我们只能说到此次宇宙生成时“生命的起源”,如此而已。

  此次娑婆宇宙生成后,大梵天的天主“千”,它有一天觉得好无聊好寂寞,于是希望有其他生灵出生作伴。由于它自己的福德业力和众生(众位生灵)的共业之力推动下,结果真的如愿出现了种种生灵。

  在未碰到佛陀之前,“千”就产生了一种所谓“无明”的错觉,它认为这个世界是它独力创造的,产生了“我创造了世界生命”的想法,“我是众生的第一创造祖先”。

  生命在上一次宇宙毁灭前的善恶业力的交错推动下,从太空到水中,再由水中到陆地,生命于是满布了整个娑婆宇宙。
下一篇:哲学与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