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驳《楞严》伪造说
·二十世纪的文明与禅学
·孝顺是成佛的前提
·“多闻之士”的增上慢
·念佛三根普被是佛教最重要的教义
·佛说不清净布施
·中国文化最宝贵处,在提倡孝道
·谈缘
·禅观正脉研究
·成佛以后也有三不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门措上师略传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抒压安心 > 内容

学佛的目标何在?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15 10:57: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妙境长老
   
                                     
  我说一首诗,「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我先顺一顺文,「云淡风轻近午天」,在午前的时候、在接近中午的时候,这个人或许是位读书人,他从屋子里面出来,到前面有山有水的地方走一走,这时候,天空的云是淡淡的,不是乌云,有若无的样子,也有风,但是风很轻微,不是大风,「傍花随柳过前川」,房子的前面有山有水,这里面也有花有树,可能有松树,也有柳树,各式各样的树,各式各样的花,在这里经过,「时人不识余心乐」,当时的人不知道我心里面的快乐,「将谓偷闲学少年」,他们可能认为我不好好用功读书,却向小孩学习,跑出来游玩。这首诗的表面意思是这样。这首诗的作者是朱熹先生(应更正为:程颢),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思想。
  我现在读这首诗,我不管朱熹(应更正为程颢)先生的想法,我按自己的意思来诠释:我们出家人、我们佛教徒,就是常常坐禅修止观的人,修止观的时候,他到了「云淡风轻近午天」的程度,「云」譬喻什麽呢?譬喻身体,他现在坐禅的程度,感觉到身体有若无的样子,就像云似的,云低一点在地面上就是雾,你从这里走过去,它好像没有障碍,坐禅的人到了这程度时,他不是感觉身体有一大块五百磅,是好像没有身体,又好像有身体,是这样的感觉,如果常常打禅七,你自己常常静坐,的确是有这种事情。「风」譬喻什麽呢?譬喻内心的妄想。因为常常静坐,你得到欲界定的时候,欲界定就是九心住,瑜伽师地论说是九心住,最後的「等持」时,就是身体有若无的样子。「风轻」,表示妄想没有了,心里面明静而住,也不昏沈,也不散乱,偶然有一点妄想,但是,一下子就没有了,坐几个钟头,时间也不感觉到很长。如果我们腿子痛,就坐在那里时常的看脚,怎麽还不开静呢,不是的,这个人静坐几个钟头都不感觉到长,他偶然有一点妄念,很快的就消灭了,达到这麽程度。究竟是什麽程度呢?「近午天」,就是接近得无生法忍的时候。「天」,就是第一义谛天,就是第一义谛,就是明心见性,或者是见道位。接近见道位之前,就是暖顶忍世第一,就是内凡位,我认为应该是超过暖顶,到了忍位,有止有观,到了这个程度。「云淡风轻近午天」,当然还不是圣人。我现在这样讲,我不知道各位同学心里如何想,你们羡慕不羡慕这个境界?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这句话是什麽意思呢?这句话就是,他从禅定里面出来了,到色声香味触法的境界里面看一看,花草树木,这譬喻眼耳鼻舌身意开了。你若入禅定时,前五识不向外攀缘,只是第六识在止观上面活动。现在他从禅定里面出来了,眼耳鼻舌身意开了,接触色声香味触法,接触的时候,「傍花随柳过前川」就是接触,接触的时候,心里面很快乐,心里面快乐什麽?我以前没有修止观的时候,我的心浮动得很,我的眼耳鼻舌身意在色声香味触法上活动的时候,是什麽境界呢?贪的时候就贪,贪的因缘出现时,贪心就出现,瞠的因缘出现时,瞠心就出来了,贪瞠痴慢疑,我们在俱舍论里面看就是五钝使,但是,我现在的意思,是把爱烦恼与见烦恼都包括在内,随时的浮动,心是这样子。但是,今天「近午天」的时候是「傍花随柳过前川」,我在色声香味触法上活动的时候,贪的时候,我的心里不贪,愤怒的时候,心里不愤怒,疑惑的境界出现,我心里不疑惑,别人赞叹我是如何了不起,我心里面也不生高慢心,你轻视我,我心里面也不感觉到什麽,所有的烦恼都不动了,你会感觉「啊!我没有白辛苦,我这麽多年来的用功,减少睡眠,又要减少饮食,又要忍受腿痛,经过多少年的用功,到今天的时候,我心里面没有贼了!心里面很快乐!」。
  「时人不识余心乐」,当时,别的人认为,你这个人装模作样的,装著静坐干什麽,现在静坐是坐不住了,出来跑一跑,终究有一天,你本来的面目现出来了,说了很多这些轻视他的话,不知道他内心里面经过多少年的用功,心里面很快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说这个人装模作样现在是装不住了,就是放逸了,这样子。
  这首诗可以如此解释,就是形容修行人,经过外凡,达到内凡,但是,还没有入见道位的时候,这个境界。朱熹这个人,我看朱熹的语录,他是读过佛经,但是他又反佛,他有时候说话,他对佛教有些不恭敬的话。
  我再讲一首诗:「一泓清可沁诗脾,冷暖年来只自知,流出西湖载歌舞,回头不似在山时」。这首诗,我感觉到,也可以形容我们出家人用功的境界,就这样解释。「一泓清可」,就是山里面有水集聚在那里,水从山上流下来,水向外流,这个水很清澈不污浊。「沁诗脾」,就是做诗的人用器或用手将水引下来,来滋润我的脾胃、滋润我的身体,我感觉到很喜悦很喜乐,感觉到这个水很美很欢喜。「冷暖年来只自知」,山里也是有春夏秋冬,天气有的时候冷有的时候暖,水也就随著冷暖,但是,水还是清净的,虽然有的时候冷、有的时候热,但是,水还是清净的,但是,水自己知道,别人是不知道的。
  「流出西湖载歌舞」,山里面清净的水流出来,流到什麽地方呢?流到杭州的西湖里面,西湖那个地方的确是很美,我是去过,我只在湖边走一走,没有到那里面去,因为风景特别好,很多人坐船在湖水里面游览,船上的人又歌又舞,有这麽境界出现,这个水就污浊了,水就不清净了。我是西湖边走过,那个水是不清净的,的确不是那麽清净,这个事,我感觉,可能我们中国人的知识有问题,不知道维护它的清洁,使城市里面那麽好的风景那麽好的水都污浊了,这是个问题,但是这是题外话。
  「回头不似在山时」,这个水,若回头看一看以前在山里面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在山里面的时候,这个水是清净的,从山里面流出来以後,到了西湖就污浊了。我们以前也看过一句,「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这首诗就是这个意思。做诗的人的意思,有可能是形容读书人的品德问题,譬如在学校读书的人,可能是大学生,看见社会各式各样的现象,贪官污吏,大家要到街头去示威,反对打倒贪官污吏,但是,这些学生离开学校到社会做事的时候,他也是贪官污吏,就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是爱国爱人民,很清高,但是,你到社会做事的时候,也是一样。水在山里面是清,到城市里面来就污浊了。
  这首诗,可以这样讲,但是,我不想这样讲,我想,我们还是会合到我们本份的事情,我们出家人修行的事情。出家修行的程度,如果在寺院里面,在佛学院里面,听老师上课,然後自己温习功课,或者在静坐,很清净,身清净、口清净、心清净,就是这样子,「一泓清可沁诗脾,冷暖年来只自知」,这表示我们在寺院里面,到佛殿里面看见有佛,在藏经楼里面有书,在课堂上有老师讲课,然後自己修止观,这样子,没有污染的因缘,所以我们心里很清净,我们也自己很努力在那里用功。但是,你的功夫如果不够,离开寺院的清净境界以後,到社会的色香味触的境界去,是如何呢?就变成「流出西湖载歌舞,回头不似在山时」了,心就不清净了。有的时候,有的地方打禅七,我们随著去打,去参加禅七,用止观的方法调心,调、调、调,也感觉到清净,虽然没有得定,但是心里面还是清净,但是离开禅七以後,我们不用止观调心,心是什麽情形呢?就不见得清净了,这表示什麽?这首诗若形容我们出家人的修行,就是外凡的时候,在外凡的时候就是这样。前面「云淡风轻」的那首诗,是形容内凡的时候。
  这就表示,我们出家人用功修行,由外凡而内凡,中间的差别。内凡的时候,其实我不用说,你们各位早已经明白,内凡的时候能调伏烦恼,不管你对不对,我自己的心要清净,我的心不要贪瞠痴慢疑,所有的烦恼都要停下来,使令心清净,他有止观的力量就能把烦恼调伏。但是,在外凡的时候,没有这个力量,外凡的时候,是在积集资粮,我要学习佛法,什麽叫做止,什麽叫做观,学习这些方法,学习的时候,训练自己的时间不多,虽然有一点,但是不行,力量不够,也就是不能调伏烦恼,烦恼来了,明知不对,但是,烦恼还是要动,贪瞠痴慢疑各式各样烦恼还是要动。但是,到了内凡的时候,不是这样,知道不对,他的内心能与法相应,身心入法中,他就能把烦恼排解出去,身心清净。若入圣位,就能除掉一部分的烦恼,是圣人了。这二首诗,可以按我们出家人的修学次第去理解。这两首诗讲完了。
  现在,我要提出问题问你们,你们为什麽要到佛学院来读书学习佛法?这是一个问题,现在不用回答,你们可以默然,你们心里面应该回答这个问题,我为何要到佛学院来读书?应该自己要知道。
  我姑且分析这件事情,为何要到佛学院来读书?当然,这个事,大家都知道,很容易明白,我将来要弘扬佛法,这是一个回答,这个回答也很好。但是,若我的心情来观察分析这个回答,应该再详细的想一想,我来这里学习佛法的目的是弘扬佛法,这句话是说得对,但是要再分析一下。分析什麽呢?就是我来学习佛法,我为了弘扬佛法,但是,这里面还有问题要注意,例如,我现在学习俱舍论,说到分别界品、分别事品、乃至定慧,这些事情,明白了生死的缘起,明白了涅盘的缘起,小乘佛法是这样分别,也是很好,也应该要知道。如果我们再去学习中观论、唯识三十颂、成唯识论、瑜伽师地论,这就是大乘佛法解释生死的缘起、涅盘的缘起。才华高的人,是很容易,没有什麽特别难,如果是我很笨的人,要学习很久,可能还弄不清楚,才华高的人,很快的就明白。你看丁福保编的大词典里面,有位显荫法师,你们有没有注意,有他的一篇序文,这个人年龄不大,只有二十余岁,他到过日本学密,但是他谛闲老法师的剃度徒弟,谛闲法师叫他闭关,他不久就死掉了,你看他写的序文,啊呀,这个人的才华非常高,不得了。
  才华高的人学习佛法是很容易,很容易就可以讲也可以写,不是难事,我们才华不高的人,就要花很多的时间去学,我们才能明白什麽是生死的缘起,什麽是涅盘的缘起,学习佛法的人究竟应该怎麽走这条路,也能讲也能写,这样就满足了吗?你就感觉满足了吗?只要佛教里面的这些事情,我都能应付,讲,我随时都可以讲,你要我写文章发表意见,我都能,随便的发表论文,不是难事,很容易就做到,你就感觉到满足了吗?这是第二个问题,你感觉到满足了吗?我认为不应该满足,不应该到此就停下来。我们回头想一想,楞严经说「由闻思修,得三摩地」,应该说「由闻思修,得无生法忍」,当然,三摩地可以说是无生法忍。这就是学习佛法的次第,由闻所成慧,进一步是思所成慧,再进一步是修所成慧。修所成慧,通於有漏、无漏,就是到了无生法忍,到了无生法忍就是圣人,没有到无生法忍以前,还是凡夫。刚才说「云淡风清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这是内凡的境界,若是「流出西湖载歌舞,回头不似在山时」,就是外凡,外凡是烦恼随时活动的境界。
  若我们学习佛法,只是闻慧,思慧都不太俱足,就能讲也能写,所有的事情你能应付,其实,能应付的是很少,只是闻慧,闻慧就是外凡的程度。外凡的程度是什麽程度?就是心里面贪的时候就贪,瞠的时候就瞠,贪瞠痴慢疑的烦恼,你不能调伏的,是这样的境界,你感觉满意吗?我们学习佛法的人,像这样有才华的人,虽然很笨,但是你若学习到那样程度的时候,你也决定是很灵敏的,一看就知道这个人的贪瞠痴在活动,掩饰不住的,聪明的人能掩饰自己,但是,遇见那种人,你是不能掩饰的,我也不能掩饰,你也不能掩饰,我看见你也是贪瞠痴,你看我也是贪瞠痴,这时候,你的心情是怎麽样?对你也没有恭敬心,你对我也没有恭敬心,是不是?我们佛教徒,若有这样才华的人,(现在也有在家居士在这里,但是,我看见你,你就是出家人,你不要说你是在家人,不能这样说),这时候,我们佛教,是庄严或是丑陋?我们想一想,我现在是提这个问题,这是第三个问题。我们佛教徒,从佛学院出来的时候,我能讲能写,我就做大法师,我就弘扬佛法了,这是佛教的丑陋或佛教的庄严?我提出这第三个问题问你们,是丑陋或庄严?我们要再想一想这件事。
  一九九五年时,我在美国看菩提树杂志,上面有一篇在家居士写的文章,他说,他看现在的中国佛教没有一个人有能力主持禅七。这个居士很有名,我不要说他的名字。为何他会说出这种话来?我们应该想一想,为何来到佛学院里面来读书?要想一想,为何在家居士说出这种话来?他说得不对吗?我们要自己反省,不要别人说得不如我意,我就说他不对,不应该这种态度,我们要反省自己,是不是这麽回事,要反省自己。从这件事,又得到一个消息,什麽消息?我们出家人自己互相都瞧不起,因为都是贪瞠痴,有什麽值得瞧不起呢?在家居士,他也是有才华的人,他是大学教授,不要说一定是大学教授,只要是有智慧的人,他一看也就知道你是贪瞠痴在活动,表面上写文章恭维你,你不必当真,他心里说什麽话,你还不知道的啊,这是真的!他看出来,你这个法师,嘴里面不敢说什麽,你这麽大的福报智慧,这麽的庄严,他嘴里面不敢说什麽,但是,心里面不是的。这件事,在家居士,一般初发心信佛的人,初来到佛教的在家居士,看见出家人就是佛,但是,若与我们出家人来往久了的时候呢?不一定!在家居士与我们出家人之间的关系是什麽关系?有的人就是感情作用,我的师父就是好,我还是护持,但是,若没有感情作用,他心里面怎麽想?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出家人自己不知道要努力,那麽,与在家人的关系,是什麽关系?我们也要想一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到佛学院来学习佛法,对的,我是为弘扬佛法来到佛学院里面学习佛法,是对的,但是,这里面的细节,你要想一想。我这一段话,就暂时到这里为止。
  我再说第二个意思,我问你,你为何要到佛学院学习佛法?我是为了修学圣道,了脱生死,而到佛学院里面来学习佛法,我不是为你讲的。我在这个地方有一个感觉,有一个感慨,原来我们讲经的时候,讲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讲「色不可得,受想行识不可得,眼不可得,耳鼻舌身意不可得,色不可得,声香味触法不可得,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都不可得」,但是,他自己不用这个,他是给你讲的,他不用这个,他回头在干什麽?回头来,或者在那里写写文章,或者看看书,或者睡觉,或者看报纸,不修止观,或者念念佛,也可能念念佛,是这样子,他并没有用,没有在那里修止观,「色不可得,受想行识不可得」,没有修止观,所学的是为别人讲的,不是自己用。我们要想一想这个问题,我们再重新提出问题来,你为何来学习佛法?我为你讲的,其实就是这麽回事嘛!结果,这种情形,自己内心里面的贪瞠痴不能调伏!结果,大家都互相瞧不起,都不能和!我们北传的佛教,今天不就是这样子吗?我又提出问题,是不是这样子?只有少数人,有点道心,有点悲心,可以为佛教服务,可能有一点,但是,大多数都不是。
  所以,应该说,为何到佛学院里面来读书来学习佛法?我是为了自己用功修行,要脱生死的啊!了脱生死,当然,我说这个话,可能有人要不高兴了。我先念观世音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慈悲。了脱生死的方法是什麽?就是禅嘛!是禅!当然(我这个说话,我又开始有口过了)不是祖师禅,是如来禅!什麽叫做如来禅?就是四念处,四念处就是如来禅,四念处就是禅。我们如果看祖师的语录,看了老半天或看了多少年,也不知道什麽是禅,你也不容易明了什麽是禅,不容易啊。其实很简单,其实,四念处就是禅,就是止观!修什麽观?就是四念处!另外还有什麽?另外没有!就是这样修行啊!我来佛学院读书,我是为了脱生死,修学圣道,要解决这个生死苦,解决我心里面的烦恼贼,我要使我内心里面没有贼的时候,心才能安下来。我们远远的看,这位大法师不得了,但是,他若不修四念处,他的心里面有贼,他心里面不安,他心里面恐怖,你要知道,只要你心里面有贪瞠痴,你心里面一定恐怖,一定是这样子。我这样说,你们同意不同意?要想一想。我十八岁出家,今年七十岁,我是很笨的人,我学习佛法很久,也不如别人那样通达。但是,我有一个感觉,时常为人说话,非常的真实,不说谎话,真实的说话,非常的真实说话,非常的真实,实实在在的说话。但是,我们学习佛法以後,为何来佛学院学习佛法?我是为了弘扬佛法的,我们要把这句话兑现才可以,才是真实的。如果心里面有烦恼贼的时候,来弘扬佛法,你说的佛法里面,就有贪瞠痴的气氛。你若时常的修学四念处,调伏烦恼贼,把烦恼贼驱逐了,心里面都是戒定慧,你的臭皮囊的色受想行识里面有戒定慧,这时候,你弘扬佛法是香的,不是臭的,是真的,天龙八部有神通,诸天、佛菩萨悉见悉知,啊呀,我这个徒弟是有点程度的,不是生死凡夫,完全不一样了,天龙八部都护法,不同的,不一样的。
  所以,学习佛法的时候,我是为了修学圣道,了脱生死,而来佛学院学习佛法的,应该是这样讲才对的,因为这是真实的,先要解决自己内心的问题。如果只凭过去世带来的一点福报及智慧,现在又修点智慧,就这样去活动,我认为,是不及格的,不可以这样子。虽然他是得到博士学位,但是,按佛法的标准来看,博士学位又是什麽?在佛法来看,你是个生死的凡夫啊!闻思修三慧,你只有一点闻慧,思慧小小的,修慧根本没有,程度很低,不是很高,要知道这件事。我们佛教徒,要用佛法的标准来看自己,不能用社会的标准,社会的标准是,这个人是总统、这个人是副总理,这个人是什麽长、这个人是博士、大学教授,在佛法来看,统统都是生死凡夫,荣华富贵不值一个钱的,要用佛法来看,只有圣道、无漏的戒定慧是宝,在佛法里面是这样。佛宝、法宝、僧宝,僧如何成宝?就是在你的臭皮囊里面有无漏的戒定慧,叫做宝。如果我们臭皮囊里面没有无漏的戒定慧,你穿上大袈裟,你叫做宝吗?不是。我们自己想一想,我们心里面虽然明白一点佛法,也可以讲,但是我的心里面有没有无漏的戒定慧?贪心随时会动,那叫做宝吗?我们要想一想。所以,我感觉到,佛菩萨给那个字,那里面是有分寸的,称之为宝,是有分寸的,不是随便就称你为宝的,要知道。
  我们说印顺老法师好了,他宿世的智慧是很高的人,生得慧很高,今生又是很努力的,他在佛学院的时间不多,他今生的修得慧也是很高,他是非常清高的人,不是随便就可以化缘的这种人,但是,他在那种情形下,他就。我看印顺老法师写的「平凡的一生」,你们早就看过了,他一来台湾,善导寺请他做住持,後来有一点因缘,善导寺,他就放弃了,我就不同意,我看他写的「平凡的一生」,我觉得,我是不同意什麽呢?你是一个很清高的人,你能有一个地盘是很不容易,不容易,真的啊!若是我们一般脸皮厚的人,常常伸人向人化缘,他有个地盘就不难。但是,印顺法师这样的人,能有一个地盘,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没有一个地盘,你就很难去做事情,你很难办一个僧教的机构,要办佛学院是很难。你没有地盘,你在别人的地盘里面,你可以做事情吗?不可能的,但是,印老是不要,後来,我明白印老是英雄,我自己弄,我自己创福严精舍,然後慧日讲堂,我在这里有一个地盘,再没有人干涉,才可以做事。所以,印老法师创办福严精舍是很不容易!但是,为什麽要这样做?就是菩提心,就是无上菩提心的作用,一定要为中国佛教培养人才。头多少年,真华长老又把福严重修,那个房子几十年了,三十多年了,又把它重新建筑,为什麽要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要有一个好地方,有发菩提心的人在这里集会用功修行,好好用功的学习佛法,好好的修行,将来能弘扬佛法。但是,我们在这里学习佛法的时候,德少为足的时候,结果,弘扬佛法的时候不庄严,违背我们原来的菩提心,也违背印顺老法师、真华长老、各位长老菩提心的原意,所以,要重新想一想。
  若是认真的想一想,如何弘扬佛法才是有效?我们现在可以想一件事,任何国土或地区的行政权力,就是政府,政府有最高的权力,他要这样做就这样做,他要那样做就那样做,没有人可以干涉,而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就是这个地区的高级知识份子,一定是这样子。没有读过书的人而能掌握政权的不多,只有东北,张作霖是土匪,做了东北的头子,但是不久就死掉了,智慧还是不够。就是知识份子,他掌握政权,尤其现在各世界都是这样子。我们能够学习佛法,我们对於一般的愚夫、一般的老太婆、一般人的教化,小小的有一点方便,他就对佛法有点信心;有效的教化这些知识份子,叫他能相信佛法,我们佛教才能继续组织下去,若他们的信心里面,感觉我们出家不是这麽回事,你们读过「佛法与科学」这本书吗?王小徐作的,他请胡适作序,胡适说什麽?你们知道吗?胡适在序里面说:「你们佛教早就不是那麽一回事了」,所以,我们自己要反省一下,你掩饰不住的,那些读书人聪明得很,他不知道你吗?所以,我们要务实,不要务虚名,虚名是没有用。
  我又说一件事,我在周宣德的一篇文章上看见一个消息,就是方东美,你们知道方东美是谁?他最後有病的时候才要归依三宝,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就赶紧要归依,就归依谁?他去归依广钦老和尚。又有一个外交官夫人,叶曼,她对於佛法是能讲能说能写,她去访问广钦老和尚,提出几个问题,广钦老和尚不能回答,当时她对老和尚的印象似乎是低一点,後来,广钦老和尚圆寂了,她又写文章写这段事,她有点後悔。不过,这个不说,我们还是说方东美,方东美最後为何会归依广钦老和尚?因为他感觉广钦老和尚是有修行,所以去归依广钦老和尚。其余的,他没有去归依,为什麽?你会写文章,写文章不算一会事,在他来看,他也能写,你能说出华严经,他可能学得比你还多,他可能认识得更多,他是没有学过四念处,所以他的高慢心一定是很高的,一定是高慢心,瞧不起出家人,但是,你若有修行,他就向你五体投地。
  这件事,我们要注意,高级知识份子的高慢心是很高的很大的,但是,他是有智慧的人,有可能他表露出来他瞧不起你,有可能,有的时候他会隐藏,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他心里面不佩服你,你完了,没有希望了。所以,我想,我们出家人要有道德,要以德服人,一定要有道德,我们出家人的道德,若按世间的道德还不算,如果我们出家人只有世间的道德,我认为,还是不及格的,一定要按佛法说的,无漏的戒定慧是名为道德,我们要在这上面努力才可以。我们将来,自己本身的问题也能解决,同时,我们汉文佛教也会有希望,能够兴盛起来。不是表面上的事情,不是说有几千万人来归依这个人,登个报纸,这叫做兴盛,不是的。你内心里面有无漏的戒定慧,这是清净,这是佛法的兴盛,这是正法住世,要认清这一点。不是说你的名片上写了一大堆很高很高的,不是这个,是你内心里面,你的眼耳鼻舌身意里面,你的色受想行识里面,有无漏的功德,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有无漏的  化身,有清净的般若波罗蜜在你的色受想行识里面,这是佛法兴盛的相貌,虚妄的境界不是的,虚妄的境界不能算是佛法的兴盛。
  我现在再说一段,我就结束。我们今天,各处都是一样,美国也是这样子,香港可能还不如这里,就是台湾这个地区,南传佛教到这里来,南传佛教是佛法,到这里来是好,我们欢迎,另外一件事,就是现在,  寺,请南传佛教的法师到我们这里来弘扬禅,大家学习,这是好,这都是好事,这都是佛法,都可以说是修学圣道。但是,我在想,如果我们中国佛教,对於汉文佛教说的止观、四念住,如果我们能认真的学习,还会有这件事吗?我又提出这个问题,还有这件事吗?我看,没有这件事。当然,我是没有去参加南传法师马哈喜、噶印卡的活动,但是,有些同学有去参加,我说好,你去参加也是好,我没有说你不要去,我没有这个想法,好,你去参加,第一年去参加,他第二年又去参加,我还是说好,他们去参加,回来就把他们的文宣带回来,我也注意的看一看。我的徒弟去缅甸受戒,他给我一封信,他说他愿意在那里学禅,问我可不可以,我说好,你在那里学禅,我都同意,因为这都是佛法,你愿意学也是好,那里都是出家人,是缅甸的出家人,也有台湾去的出家人,有美国去的出家人,在那里学禅,我这个徒弟能讲英文,就在那里为他们服务,彼此要讲缅甸文,有的要讲英文,不懂的就要翻译,他们出家人学禅的课程,由最初开始学禅,到最後得阿罗汉,一大段次第,他完全由英文本翻译为汉文,他回来以後,他给我看。当然,我不能说我把南传的佛法都看了,我只是看到这麽一点,我们汉人出家人参加他们的禅,带回来的资料,我是看过,另外一种我也看到,南传翻成汉文的四念处经,我也看过。我看见以後,我心里面有一个想法,止多过观。我们读汉文的阿含经,杂阿含经、中阿含经、增一阿含经、长阿含经,很重视观,处处说到无常观、无我观,也就是很重视四念处。但是,在南传佛法的文宣上,很少,也有一点,就是止多观少,我感觉这样子。这样的情形,能得圣道吗?如果你不主动去学习无常观、无我观,你能得到圣道吗?我又对他们提出这个问题。
 有一个在家居士,也是常与我来往,来听课的居士,他去参加南传的,这是在美国,他们是那一个派的在美国传禅,这位居士是会讲英文,他们就自己用英文说话,他问这位居士在这里做什麽?他说他在修无我观,他就说:不可以,不可以修无我观。就是叫你修止,不要修观。这位居士回来时,就告诉我这句话。所以,我知道,这个南传法师是偏於止,而忽略观,也可能有阶段性,这个时期要修止,过一个时期再修观,也可能是这样,但是,也不能断然的说不可以修观。
  我的看法,从瑜伽师地论上面看,在止还没有成就的时候,也是可以修观。我们心里面有妄想,要用止停下来,是好,你就修止。平常我们说是数息观,数息观就是修止。「数随止观还净」,「数随止」,这三个都是止;「观还净」,这里面有止有也观。修止时,亦应该修观,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为什麽修止时也应该修观?因为我们修止尚没有修成功,你止一会儿,你一定就有妄想,这是一定的,一定是这样,你不是昏沈就是妄想,这是必然的事情,若是这样子,你修一会儿止,你就修观,用观来挡妄想,来代替妄想,来驱逐妄想,好过打妄想。所以,止没有成就的时候,也可以修观,你修一会儿观,然後再修止,应该这样子,止而後观,观而後止。如果是完全修止而不修观,这样的话,到时侯,止不住的时候,自然是打妄想。打妄想的时候,有的时候觉悟了,你把心收回来再修止,不然的话,就是打妄想,自然就是这样子,所以,不如以观代替打妄想,避免打妄想,但是,观的时间不要太长,时间短一点,这样你长期的用功,应该会有成就的。这是我的小小的一点意见,但是,我们不必拿这件事去指责南传的禅有什麽不圆满,不必这样。这是人的问题,因为我们看南传也有阿含经,也有阿 达磨论,也有律,经律论都是有,如果你去看阿含经,应该是有止有观,不可以偏於止或偏於观,法上是圆满的,但是,人在传的时候,有时偏於止,有时偏於观,不必说是有什麽问题。
  这件事,我们汉传佛教去学南传的禅,我也认为,也是好,不必不同意。但是,这里面,我有二个意见,一个是,南传佛教的学者,他们心里会如何想?你们自号为大乘,结果你们没有禅,要学我们的禅,可见,你们只是虚有其名。什麽是乘?乘是有动的意思,从生死能到涅盘,这叫做乘。你们没有修禅,也就是没有修道,就是没有戒定慧,没有道是如何了生死得解脱呢?可见你们是虚有其名,人家嘴不说,但是心里面就是这样子。如果他们提出问题说:你们大乘佛法没有禅吗?你如何回答。第二个,我的想法,我们汉文的止观,比南传更圆满,你把南传的清净道论读一遍,你再读我们北传佛教的止观的书,你就可以知道,汉传佛教是非常圆满。天台智者大师的小止观、释禅波罗蜜、摩诃止观,要读,这个书要读,还要再读瑜伽师地论。当然,我这样说法,天台宗的人要不满意了,我出家以後,都是住天台宗的佛学院,但是,我离开佛学院後,我有我的自由,我是什麽都要读的,他们就说,你这个人是背叛天台宗,但是我的想法不是这样的意思。智者大师一定是读过摄大乘论,真谛三藏的俱舍论、摄大乘论,他都是读过,菩提流支翻译的书,他都是读过。我们学习智者大师的这些著作,其他书,我们应该也可以读,不必一定要限制在这个范围内,我认为不必这样限制,这样限制是不对的。智者大师的书,其中有一样事,我们要注意,就是佛法传到中国以来,在智者大师同时或以前修禅的人的经验在里面,在它里面有这件事,所以你应该学一学。另外,智者大师说的禅,还有什麽好处呢?容易迈出第一步,你如何修止观,就从我们现在贪瞠痴虚妄分别的心,从这里向前进,这第一步是最难,开头难,但是,你若读这个书,你的第一步能迈出去,这是不容易,所以,智者大师的书,要读。
  另外,瑜伽师地论、显扬圣教论、辨中边论、阿毗达磨杂集论,你们看印顺老法师的「游心法海六十年」,他在闵南佛学院读书的课本是什麽?就是阿毗达磨杂集论,这是唯识的书,但是非常重要,非常的重要,这个书也应该读,是很重要的书,这里面关於修奢摩他、毗婆舍那,说得非常详细,说到四禅八定,它也说得非常详细。
  我现在不要指名字,在我们台湾佛教、或在我们汉传佛教,鼎鼎大名的一位大居士,大家都认为这位大居士很不得了,现在不在台湾,结果,跟他学禅的一位徒弟在闭关时,向他请问什麽叫做四禅八定,他怎麽讲?这位大师就给他回一封信,然後就把它发表在他出版的杂志里面,因为他的名气很高,一定有原因,所以我也注意,是他的名字,所以我也看一看,结果我一看,非常的遗憾,他不知道什麽叫做四禅八定,他不知道!他尤其在禅的方面有非常高的声誉,大家要跟他学禅,(我这句话又说得有问题了,很容易就知道是谁了),啊呀,结果,你四禅八定都不懂,但是他有学问,他还能说出一套来,本来应该是老老实实的,像释迦牟尼佛说话非常的诚实,我若不懂就说不懂,但是他不说不懂,他却说出一套,一看就知道他不懂,但是,他的徒弟也糊涂,这个人还特别把它发表出来,感觉到我师父的法是非常高深的圣道,非常的欢喜,特别发表出来,但是,我一看,原来是不懂什麽叫做四禅八定,他甚至大词典都没有去翻一翻,他若把大词典翻一翻也好一点。这件事情,我就感觉遗憾,对禅有特别研究有功夫,结果不懂什麽是四禅八定,我们汉文佛教就是这样子,遗憾不遗憾?我这段话,不够整齐,我再重新说一说,我们北传佛教的禅,我认为,华严经也是禅,法华经也是禅,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也是禅,大般若经六百卷也是禅,维摩结经也是禅,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也是禅,统统都是四念处。但是在我们程度来说,只有在瑜伽师地论里面,什麽叫做奢摩他(止),什麽叫做毗婆舍那(观),我们容易看得懂,它说得非常详细,四禅八定说得非常清楚,什麽叫做灭尽定,什麽叫做无想定,说得清清楚楚,当然可以参考智者大师的书,清清楚楚的,这个方法也非常完善,叫你如何修止,叫你如何修观,解深密经分别一切品也是说这些事情。
  我这样感觉,奢摩他(止)还是容易学,不是太难,毗婆舍那(观)不是容易,毗婆舍那(观)特别深奥,有深也有浅。我刚才说,全部的大般若经,那就是毗婆舍那(观),当然里面也有奢摩他,但是它实在太深了,太高深了。所以,观,比较难一点。大智度论就是解释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阿弥陀佛!我说了这句话),大智度论就是解释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那里面很多都是毗婆舍那,很多都是。天台智者大师,他是读过摄大乘论,读过真谛三藏、菩提流支等人的翻译,唯识的毗婆舍那,他也是学过,当然,瑜伽师地论,他是读过一少部分,很多还没有读过,但是,摄大乘论,应该是精要的部分,已经具足了,可是,他在摩诃止观里面,我看,不思议境里面有具足摄大乘论的意思,可是,修一心三观的时候,还是中论的方法,都还是「一切法不自生,不共生,不无因生」的方法,他一直用这样的方法,一心三观也还是这样修,还是用龙树菩萨的方法修一心三观。我们的印顺老法师在中观论颂讲记里面,他非常的不满意天台智者大师,但是,他还是赞叹天台智者大师的摩诃止观是非常重要的书,他还是说智者大师是龙树菩萨的弟子,也还是说这句话。
  我们若从汉传佛教的书,学好的话,我们对南传的禅,如果欢喜也可以学习,但是心情是另一样的,不是现在这种情形。如果我们汉传佛教没有止观的方法、没有禅,那麽,南传佛教传来是最好的了,但是,我们有,而且还是特别的完善,结果就放在藏经楼上喂虫子,给虫子咬,我们去学南传的禅,这件事,你感觉舒服吗?我们应该学习北传的禅,到南传的地方去教他们学禅,才是对的,为何不能这样?我们应该反省我们汉传佛教徒究竟是怎麽回事呢?这就应该惭愧的事,或者说,一个是懈怠了,我们对汉传佛教懈怠了,没有用功好好的看一看学习禅,这是一个过失;再来,就是得少为足,我能写文章了、我能讲经了,这样就好了,我就去做大法师,这是不对的,应该要深入的学习佛法。
  所以,我们为何要到佛学院来读书?你要知道,我现在要回答这个问题,应该怎麽回答?这个我不回答,你们自己回答。我是很笨的人,但是,我对佛法有欢喜心,所以不断的学习。我今天到这里来,我刚才说,我到这里来,我心里欢喜,我有点不知自量,放言高论,请院长、请各位老法师慈悲原谅,慈悲指教,我就说到这里。
                                     
                                     【问答部分】:【第一个问答】: 有问:(录音带不清楚,略)。师答:你提出这个问题,我的确同意,的确有这个问题。
  应该说是,譬如说,天台宗说的摩诃止观、释禅波罗蜜、小止观,的确是,尤其是摩诃止观是深一点,但是,是有人专心学习摩诃止观,他就可以教授这个课程,那麽,这个问题应该是解决了。其次,我感觉,修毗婆舍那观,当然,大智度论应该要学习,天台智者大师是重视大智度论,也就是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这方面,也是有人专修大智度论有成就的人,也应该去教授这一门课程,也不是太难的。
  至於唯识里面,当然,我也感觉到,学习天台的止观,但是,唯识的止观也是要学,这是我个人的看法。瑜伽师地论一百卷,是多了一点,但是,在今天来说,学习瑜伽师地论,应该不是太难,因为有古代的窥基大师的略篡,另外还有遁伦记,遁伦记是全部一百卷的注解,窥基大师是前面本地分,以後的,他没有注解。又有一位清素法师,他是唐朝人,他有一个瑜伽师地论演义,应该是全部的,在宋藏里面有这个书,但是残缺了,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这就可以看出来,我们中国佛教很久以来就已经不重视瑜伽师地论了。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有嘉祥大师的疏,结果也是残缺不全。这是,我在大藏经里面,感觉是非常重要的经论,结果是不全,很难有这样的参考书,但是就是不足,残缺了,我们汉文佛教就是惭愧了。瑜伽师地论,有清素法师的一部分演义,还是可以参考。第四种,就是韩清镜,是一九五几年,他有瑜伽师地论披寻记,是全部的,是完整的,也是可以参考。所以这也不是难事。
  所以,在今天来说,我们学习这些重要的经论,也不是太难,都有参考书,可以学习,你不妨发心,把这些止观的书,好好的学一学,然後你就发心修禅,也教导别人修禅,不妨这样发心。所以,汉传佛教里面的禅,都是停留在书本里面的,我们没有能拿出来用,也可以知道我们汉传佛教的衰微,我们汉教的程度就可以看出来。但是,还算很侥幸,有一个念佛法门,禅学不来嘛,你没有真实的去学习止观嘛,你止观学不来嘛。顶多有些人去学祖师禅,我认为,(南无观世音菩萨),祖师禅实在是不及格的,当然,欢喜祖师禅的人,就说这是宝啊,但是,我认为是非常遗憾,如果没有祖师禅,完全修如来禅,我认为,中国佛教的人才会更多更多,是不同的。
  所以,这个事情,就是天台宗的这些止观的书,加上大智度论,加上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辨中边论,成唯识论也是好,把这里面的止观,把它编集起来,认真的学习。也拿出时间来,把其他的事情放下,不要去拿博士学位,不要做这个事情,要专心的把这些书学好它,那你就有成功的希望,真的,你若想要拿学位,那就不行;你也可以用这个来拿博士学位,也是可以,当然,我说这个话,说得好像有些不恭敬,因为社会是那样子嘛,我们出家法师有学位,社会上也尊重我们;但是,我们不应该重视这件事,我的心情是这样子。当然,你也可以说,你妙境拿到不学位,所以你这样说,你也可以这样说,但是,我认为,我们要务实,实实在在的学习佛法,实实在在的学禅,来提高我们的程度,然後,我们佛教才有希望继续住持下去,不然的话,社会上当权的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那麽回事,那麽,我们佛教还有住持的希望吗?所以要努力学禅,真实的,努力这件事。【第二个问答】:有问:修行止观时,如何由念住心,由慧观察,对治六根对六境的虚妄分别。   师答:当然,这是用四念处来对治,也还是这样子,修止又修观。修止,当然酌量自己的情形,你要修不净观也好,观身不净。我们用功修行,你心里面要注意一件事,要有实际的效果,要重视这一点。不要说「观身不净,我修这个干什麽?」,不要,要重视实际的效果,我用不净观能调伏我的妄想,就是好嘛,使令心清净啊,这是重要,要重视这一点。
  你坐在这里,先修数息观也是可以,把这个心,以息为所缘境,叫心里面不浮动,(当然,我现在不是讲六妙门),就是用这个作所缘境,你停留它三十分钟也好,二十分钟也好,然後就修不净观。如何修不净观?就是把大智度论里面说的九想观、五种不净,文要背下来,(如果你只是看一遍,不可以),把它背下来,背下来熟熟的,然後静坐的时候,你以息为所缘境,或者随息,这样静它三十分钟、二十分钟,或者六十分钟也可以,静完的时候,就修不净观,如何修不净观?就是你一方面背这个文,一方面想,就这样修,时间不要太多,应该是精要的文句,不要有罗唆,精要的文句,把它背下来,很快的就把它修完了。然後再以息为所缘境,安住在息这里不动,时间久了,心就不浮动。
  也应该修苦观,观受是苦,也是很重要。为什麽这个人要欢喜欲?他就是要贪著乐受!现在观苦受是苦,乐受也是苦啊!把自己的颠倒妄想调过来,就是修四念处。如果你不欢喜这样修,你按照金刚经修四念处,也是可以。金刚经就是四念处,就是禅,就是这麽回事,就可以把自己的颠倒妄想调过来,安住不动,就可以了。当然,你要拿出时间来,你自己要有功课表。当然,你在佛学院里面读书,佛学院里面有功课表,你自己要酌量了。【第三个问题】:有问:长老说要得圣道,必须要修观,长老也强调般若的自性空的观察,所谓色毕竟空,无我无我所,乃至受想行识毕竟空,无我无我所,那麽,大乘的空性与小乘的空性,效果是有何不同?如果我们不以小乘的空观,直接观大乘的空观,这个下手的方法,可否请长老根据自己的修行加以开示。师答:阿弥陀佛,我没有修行。我的看法是这样,我们读阿含经的时候,当然,阿含经就是四念处,得圣道是这样,或者我们现在用北传佛教的口气,这是小乘,可以这样说,但是,我们若读般若经的时候,听闻佛说般若经,也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辟支佛道,也是这样,那麽,这个地方,我们如何解释?我的想法,自性空,这件事,没有大小乘的分别。为什麽有大小乘的分别?动机的问题!你最初发的是出离心,你没有发无上菩提心,没有发大悲心广度众生,意思就是得阿罗汉道,就是「所作已办,不受後有」,事情就做完了,那麽,虽然你是按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的无相法门修四念处,你还是小乘,这是通於大小的,或者可以这样讲,并不是只限於大乘才是这样的空,小乘就不是这样的空,不必这样说。
  刚才你说出问题的时候,又引起我的另一个想法,得圣道非要修毗婆舍那不可!非要修观不可!不然你不能得圣道。但是,不修止还是不行,你不修止,你的心就没有力量。增上戒学、增上心学、增上慧学,戒定慧,定就说是心,而不说定,所以,定,实在说,就是心非常有力量。你若得了四禅八定,你在四禅里面修四念处,那麽,很快就得圣道,一下子就得三果,不是先得初果,不是这样子。你若没有得到四禅,你得一个未到地定,在未到地定里面也修四念处,那麽,你要得圣道,就是得初果,由初果、二果、三果,这样子。
  所以,若得了定,心的力量非常的大,所以,你用大力量的心,去修毗婆舍那(观),不得了,很容易得圣道。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是在什麽地方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在色界第四禅,修缘起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以,奢摩他(止),你非要修不可,但是,你若没有修观,只是止,那还是凡夫境界。所以,要修止,也还要修观。止能够帮助观得圣道,得圣道的还是观。
  但是,智者大师解释大智度论里面一句话的时候,他提到,你修观的时候,一念相应,得了圣道,那麽,是在止里面修观得圣道;但是,有的人修观的时候,没有得圣道,得到体真止,就是修止的时候,得圣道,还有这个差别。
  但是,在这个地方,我们知道,修观的时候,不是说没有止而只是修观,不是的,修观的时候也是有止,以止为依止处而修观。我们若在瑜伽师地论、辨中边论,摄大乘论,或在大智度论里面,都看出来,是在止里面修观。因为你若从止出来的时候,是散乱心,散乱心修观,没有力量,它不能断烦恼。在止里面修观,有力量。说一切有部的大毗婆沙论、俱舍论,它主张在未到地定;成实论,是经部,它主张,在欲界定也是可以。但是,我认为,你的毗婆舍那的资粮特别的雄厚,特别的有力量,观一切法空、无我无我所的智慧特别强,小小的有一点定力的帮助,就可以断惑证真,那麽,欲界定的最後也是可以,就是要到「等持」,专注一趣的「等持」就可以。若是你的毗婆舍那(观)的力量不是很大,而你的定力若是很浅,那就不行,就必须到未到地定,或者是到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你才可以得道。这就是力量的问题。
  龙树论,像嘉祥大师的解释,他就是一切法因缘有自性空,这样解释;智者大师在摩诃止观的解释,与他的解释有点不一样,不一样,这件事,你可以随自己的意,你相信智者大师的说法,你按智者大师讲的方法去修,你若相信嘉祥大师的解释,看大智度论这样解释,也是可以,我认为也是可以得道。【第四个问题】:有问:末学是修净土法门,也有很多人是修净土法门,末学刚才听长老讲的四念处的内容是很广,不是一般所讲的四念处,包括金刚经及其他很多经都是四念处,这个是比较广义的四念处,我想,这样的四念处,应该可以导入净土法门里面,就我们现在一般以持名念佛方法修净土法门的人,如何把四念处的观念导进来净土法门。师答:金刚经说,「如来者,诸法如义」,什麽叫做如来?就是诸法如义,这就是佛,如果是这样,我们修念佛三昧,那就是四念处了,身受心法都是四念处,身不可得,受不可得,心不可得,一切法不可得,这就是诸法如义,你就这样去念佛,这就是四念处嘛!这也就可以说是净土法门!所以,我认为,金刚般若经,全部的一切佛法,都是净土法门,也可以这样说。
  大乘佛教,当然重视净土法门,小乘佛教当然不重视,也没有净土法门,小乘佛教没有这件事,只有我们大乘佛教有净土法门。所以,净土法门,若我们的心里面认为,「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我愿意到阿弥陀佛国去,如果你是这样的想法,你按照佛说阿弥陀经的法门那样修,就是「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这样子念佛,「临命终时,心不颠倒」,阿弥陀佛放光接引,就往生阿弥陀佛国了,若是这样修念佛法门、修净土法门,当然,四念处是不在内。
  若我们把四念处放在净土法门里面,那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就是修四念处了。修四念处,也可以求生阿弥陀佛国,也是可以。我们就是加一点念佛的功课,也是可以,加上一点回向,「我愿生阿弥陀佛国」。或者我们一般说的「禅净双修」了。其实,禅就是净,「如来者,诸法如义」,这就是念佛三昧,这样子得无生法忍,就是念佛三昧嘛!禅就是净,净就是禅,就统一了,不是二回事。我们一般说「禅净双修」,那个意思是说,这是禅,这是净,这样子讲,这样讲法,当然也是可以,那麽所说的净土法门就是净土法门里面的浅的一层,念阿弥陀佛名号求生净土,这是净土法门的一少分,而且是最浅的一层。那麽,什麽叫做禅?这个事情还是说「诸法如」,这就是禅,我们就这样修禅,同时也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这就说是禅净双修,也是可以,就这样说。
  如果我是「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纯是学习南传佛教的四念处,那也是可以,那麽,这也是禅,用这个禅来调伏我们的颠倒。你说「我临命终的时候心不颠倒」,临命终时自然心不颠倒吗?不是的!你生存的时候,就要心不颠倒!你生存的时候,如何心不颠倒?你念阿弥陀佛,你能心不颠倒吗?有的时候,我看不能。你念阿弥陀佛,天天念佛,天天念佛,但是,有烦恼的因缘来冲动的时候,你用这句阿弥陀佛,能调伏你的颠倒吗?能不能?我看,有的时候不能。你若修四念处,你就能。观身不净,能调伏自己欲的颠倒,观受是苦,也是,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能调伏一切颠倒,常乐我净的颠倒都能调伏。贪心来了,你观身不净,就能灭除出去。我我所来了,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我不可得,在色受想行识里面,我不可得,你在骂我,我看我有没有我?色受想行识里面没有我,那麽就没有事了,你若有我,那就利害冲突了,烦恼就来了。所以,你不妨修四念处,你就能调伏这个我,调伏这个烦恼,调伏因我而起的贪瞠痴,调伏因欲而起的贪瞠痴,都能调伏。用四念处来调伏烦恼,令心不颠倒,然後心里面专心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这也可以说是禅净双修,也可以这样说。
  所以,我的想法,不要排斥其他的法门,你愿意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你也有一点四念处,来调伏自己的颠倒妄想。拜忏也是应该的,因为有的时候,业障,你若忏悔忏悔,它就有效,拜大悲忏也好,万佛忏也好,梁皇忏也好,净土忏也好,这些法门都是好,你去拜忏消除业障,你念佛也是相应,你静坐修止观也是有帮助。法门都是有用的。念大悲咒,对你修止观也是有帮助的,「若能受持大悲神咒,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这是大悲心陀罗尼经的话,所以,念大悲咒对修止观也是有帮助的,也是可以。所以,这个法门,你不必排斥,随时还是可以用。如果你念阿弥陀佛,有的时候不容易一心不乱,那麽,你就拜净土忏也是可以,你念大悲咒也是可以。如果你现在不念佛,现在修四念处,修得不相应,那麽,你就拜忏也是可以。智者大师说,有正行,有助行,有正道,有助道。所以,你以修止观、修四念处为正行,其他的读经拜忏,为助行,那是很好啊!都是可以的。你二方面都能合用,那麽,你就成功了。
  所以,修四念处,也可以把它导入念佛法门里面,你生存的时候,念佛的时候,修一点四念处,来调伏内心的颠倒,临命终时也就不颠倒,那也就容易往生了,也是可以这样做。或者你修四念处相应的话,你就不念佛,也可以,但是你要发愿求生阿弥陀佛国,也是一样,你看大本的无量寿经,有这个意思。大本的无量寿经,持名念佛也可能在内,但是,修六度万行,却是一个重要的功课。
  不过,我们汉文佛教,今天的情形,的确就是有些问题了,就是四念处修不来了。四念处修不来,是什麽原因?就是根本也没有想要得圣道!因为你没有想要得圣道的愿望!你没有想要得圣道的愿望,怎麽会想要修学圣道呢?这是一个问题啊!所以,我刚才说,我自己问我自己,我为什麽到佛学院来学习佛法?就是你要把你的愿望确定一下。所以,没有圣道的愿望,也就不修圣道了。但是,有些大菩萨慈悲,看见我们中国佛教太可怜了,没有圣道了,念阿弥陀佛好了,到阿弥陀佛国去,阿弥陀佛国七宝庄严,那个地方无量寿,没有老病死,人就愿意去,於是提倡念佛法门,大家都念佛,念「南无阿弥陀佛」,很好,就这条路使令我们还有一条希望可以得圣道。
  但是,我认为,这个地方是没有希望中有一线希望,但是,这个希望,也就是佛法快灭亡了,我们大家都念阿弥陀佛,这个世界的佛法就灭亡了。因为你念阿弥陀佛,不需要学习经论嘛,也有人主张不要学习经论,只是念阿弥陀佛。只是念阿弥陀佛,现在还有多少人学习经论?还可以弘扬?弘扬念佛法门的人,他多少要学习一些经论,然後他才能弘扬净土法门,但是,你在弘扬净土法门的时候,你说「都不要学习经论,就念阿弥陀佛」,如果大家照你的话来办,就不能弘扬净土法门了,就是你去弘扬,我认为,效力是很小很小的,於是,这些人死了以後,净土法门就没有人弘扬了,就完了,慢慢的就完了。
  现在还有一个现象,女众到佛学院的多,男众少。但是,男众有一个优点,活动力强。女众,欢喜学习的人多,人才也应该是不少,但是,活动力稍微差一点,少数人并不输於男人,她的活动力很强,女强人,但是占少数。逐渐演变的结果,会是什麽?演变的情形是什麽?逐渐演变,我们男众,你不务实,你如果务虚,那麽,你的佛法的程度降低了,降低以後,你赶不上比丘尼的智慧辩才,你不如她了,不如她的时候,将来我们汉传佛教会出现什麽面貌?大家都跟比丘尼学习佛法去了,就不跟我们比丘学了,因为你讲出来的佛法不及格,你若务虚,你就会有这个结果。你不要务虚,你要务实,「我要好好的学习佛法」,那就不同,情形就不一样。而比丘尼能够学习佛法,比丘尼如果再不努力,我看,差不多佛教::,我感觉,比丘尼能弘扬佛法,我感觉也不庄严,我说这句话,比丘尼会不同意,但是,佛法就开始灭亡了,就开始灭亡了。
  所以,我们比丘,来到佛学院里面学习佛法,不要因小失大,不要有一点不如意,我退学了,或者我不学了,因小失大。我们要好好的把自己的愿望建立得坚定一点,我为得成圣道,我要好好的学习佛法,不要因为那个人贬斥我一句,我就火了,也不要因为一个人赞叹一下,啊!我可以做大法师了,不必,不要在乎这件事,要认真的学习,认真的学习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