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实化二身】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奈塘寺(藏sNar than% dgon p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痛苦体会录 > 内容

实话实说---家有病人 对疾病的感悟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08:42:3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嘉宾:

  赵一山:哈尔滨某企业工人

  常云燕:黑龙江佳木斯某造纸厂技术员

  唐登华:北大精神卫生研究所医生

  白燕升: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主持人: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家难免会有个三病两痛,如果我们家里有病人,特别是病人病的时间很长,我们会对他采取什么态度呢?今天《实话实说》一开始,我们就给大家做一个测试,我们看一下,这是几位乐手,他们手里拿了四个纸牌,有挺、有逃、有斗、有熬,我们把自己采取的态度,写在这张纸上。

  主持人:熬过困难就是胜利,谢谢您。斗,像战场,分出你输我赢。谢谢您。

  观众:我为什么选择“斗”字,这“斗”不是斗病,这病在病人身上,你斗不了,你斗你自己的私心,你做好护理工作,你才能说你不失一个大男子主义,大男人。还有一个就是说让她慢慢地有活下去的勇气,配合治疗,推着轮椅出去遛遛,将来重新站起来接受外面的阳光。

  主持人:一看大爷坚毅的眼神我就知道,不用问答案,肯定写的是“斗”。我们已经知道我们自己的态度是什么了,我们先请上第一位嘉宾,他叫赵一山。赵先生,你也像大家一样先选择一下,这四个字当中哪一个字?

  赵一山:那就是“斗”。

  主持人:选择“斗”,这是状态最积极的一种。赵先生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通过大屏幕来看一下他的信息。

  大屏幕:今年53岁赵一山,是哈尔滨市的一位普通工人,在刚刚过去的十年中,老赵面临了巨大的压力,他的父母先后患病去世,最让老赵揪心的还是1994年,爱人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失去了劳动能力,身体虚弱,几年间昏迷过好几次,长期依靠药物才能维持生命。年轻的时候老赵在部队文工团待过,吹拉弹唱都是一把好手,而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他的电子琴了。

  主持人:在爱人长期得病之前,你那时候家里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

  赵一山:我爱人没得病的时候,家里一般啥事我都不管。

  主持人:这就是刚才这位大爷说的我们是“大男子主义”,是那个意思吧?

  赵一山:没有那个意思,就是两口子上班,她特别近。

  主持人:刚才片子里说你是在文工团工作过?

  赵一山:那是一九七几年,我主要是拉手风琴的,后来回到地方以后再买的电子琴弹。

  主持人:那太太在得病之前,你会不会经常出去演出?

  赵一山:那时候回到家以后,我们门前组织了很小的乐队,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出去给人伴奏,多少挣点儿钱。

  主持人:太太得病以后呢?

  赵一山:那就没有那个机会了,什么娱乐也没有了。我爱人得的病属于肾上腺皮脂功能低下,就是一万例当中可能有这么一例病人,最早期没确诊的时候,连续总是昏迷就查不出病因来,而且抵抗力也不行,晚上睡不好觉,饭也不能吃。这样连续查病因查了一年多,将近两年,就样的话就把她的体格搞的,连八十斤都不到,六七十斤了。就是瘦的已经不行了。她住一次院,抢救一次就一万多,一醒了,三、四天都抢救不过来,就是突然间就昏迷了。

  主持人:当时的家境积累下来的钱,能应付这每次抢救的一万块钱吗?

  赵一山:那时候这个给点儿那个给点儿,基本就应付下来了,还没出去外借。

  主持人:这个给点儿那个给点儿,这还不算外借。你说的“外借”,就是在自己的大家族当中借点儿钱不算外借是吧?对我们有家庭现代意识的人来说这已经叫借钱了,就开始向亲属借钱了。

  赵一山:从我的生活角度来讲,爱人有病家里有多少钱就得花多少钱,没有钱借也得把病治好。

  主持人:这个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听说,家里如果有病人的话,病人心情会特别不好,您的爱人当时心情怎么样?

  赵一山:她没有病以前就不爱说话,吃激素,人身体有变态,第一个是胖,再一个对骨质、骨骼也有一定影响,她现在就有点儿骨质疏松,因为吃了八、九年了,她确实也不愿意吃,她觉得她活的累。我说你看儿子今年都24岁了,而且已经上研究生了,现在我儿子更能激励她了。

  主持人:总之如果病人的心态解决不了,就把儿子搬出来。原来周末可以出去演出,不仅可以活跃气氛,而且还能挣钱,现在呢?

  赵一山: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只能伺候她。

  主持人:那些乐器还在吧?

  赵一山:手风琴那时候没有钱我卖了。

  主持人:就是这样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家的经济状况是什么样,有没有自己想着想着,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个女人拖累我,我跟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赵一山:没有。

  主持人:从来没有过?

  赵一山:有,有这种想法但是一转念就没了,因为毕竟她给我养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而且长得1.8米的大个子、挺帅的,而且还上研究生了。所以从现在来讲,我的信心就十足了,孩子说的话也挺好,将来老爹老妈你就看我的吧,我肯定能养活你们,现在有人帮我了,所以我觉得我心里敞亮多了。

  主持人:我发现儿子不仅可以安慰爱人,他也可以安慰你自己。

  主持人:据说您儿子小的时候就很聪明。

  赵一山:淘得厉害。

  主持人:他小时候怎么个聪明法?

  赵一山:从最小没上学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家境还比较好,我们同事总来打麻将,他六岁就能看出人家“诈和”了,这是事实。

  主持人:很聪明,至少数学学得比较好,懂得概率。我们现场请了一位专家,他是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的唐登华教授,欢迎您,您听到老赵这种叙述,您觉得他这种生活态度有什么问题吗?

  唐登华:他的态度还是非常积极的,对于他来讲我觉得有一些可以注意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在某些时候可以让家庭生活跟以前一样,尽可能恢复到以前一样,因为这样对病人也是个鼓励,如果病人感觉到自己这个病把爱人也拖垮了,把孩子也拖垮了,她心理压力会更大。所以我们有的时候比如说你照样有娱乐活动,照样可以拉琴,照样可以周末出去带着孩子,或者有可能带着爱人一块儿去郊游。

  赵一山:去年开始吧,有点儿这模样,就说好像好转了,愁事好像相应的少点儿,因为什么呢?我父亲是前三年去世的,我母亲是前九年去世的,那时候不光是有病的爱人,而且还有老妈和老爹,所以说那时候都赶到一块儿了,确实愁得要命。我爸爸去世不到三年,是91岁去世的,所以说从老人去世以后,我的负担好像卸下一部分。

  主持人:我怎么听这个话觉得不大舒服,父母也病了很长时间,他们“走了”以后这个包袱就卸下来了。对,有一位观众朋友说得好,他就是压力就小一点儿了,这个表述比较准确。

  唐登华:实际有的时候对待压力要有积极的态度。

  主持人:赵先生不会有这个问题,你看他笑得比我笑得还厉害。老赵的问题好解决,但是这个问题真的不好解决,给您念一下。主持人您好,我父亲今年68岁了,五年前患了脑中风,一直瘫痪在床上,整天都需要人伺候,从此我们几个子女轮流护理,非常尽心、尽孝。但是时间一长,我们的情感就好像有点儿麻木了,对老人的照料也不像从前那么精心了,好像应验了那句话:久病床前无孝子。我感到这很对不起我的老人,也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可我对此又无能为力,主持人,您给我分析分析好吗?我哪分析得了这么高深的问题,还是请唐老师说吧。

  唐登华:像这种情况我们要分两个部分,我们的心理活动,有一部分我们说是比较低层面的、本能的,或者说是生物层面的。像面对家里的病人,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就会,尤其是时间长了以后,我们就可能会觉得很烦。但是还有一个层面,是比较理性的层面,就是孝心、道德感、责任感等等,在行为层面上该照顾的照顾好了,这就不是说你没有孝心。

  主持人:我发现刚才老赵也是,你看他对太太那么好,照顾她这么长时间,他也曾经冒出一个念头,能不跟她离婚。

  观众:为什么现在老人一瘫在床上,不好找服侍(他的)人,一听到,你像我的爱人也找过,你给她400、500块钱,保姆来一看,下不了地,炕上吃炕上拉,我弄不了,您另请高明,这就轮到我头上了,可是我调整好心态,实际伺候病人,你看我爱人夜里起了三次解手,两点起一次,四点又起一次,我一宿没有睡觉。可是儿子看到我这个情况,儿子就说,我爸爸伺候我妈妈那么孝心,将来你有一天爬不动的时候,我一样伺候你。我们当老人不能做到这个榜样,你说你活的还有什么意义。原来我的爱人我们在年轻结婚的时候,婚前我对她许诺了,我说咱们两个结合,我不能给你财产万千,但是我能给你一生的快快乐乐。

  主持人:老赵咱们实话实说,你有没有烦的时候?

  赵一山:肯定有烦的时候,吃五谷杂粮的人能没有烦的时候。

  主持人:怎么说服自己的?

  赵一山:作为我爱人跟我结合了,今年已经是27年了,所以说从道义上讲,就是心里有这种想法也是一霎时、霎时间的,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夫妻过这么多年肯定有感情啊,感情从哪方面体现,就是在你有患难的时候才体现出你的真情,我就认为是这样的。

  主持人:赵先生猜一下,假如爱人和儿子评价你,他们会说什么?

  赵一山:我爱人她肯定说不出什么来,因为她是内向的人,她知道我对她体贴备至,但是她嘴上不会说这种话。

  主持人:我们通过小片子看一下,老赵的爱人和儿子怎么评价他。

  大屏幕:

  赵一山的儿子:我爸身体也不好,自己身上也有一些病,但是我爸这些年坚持下来了,我现在特别担心,就是我爸有一天身体垮掉了以后,这个家就很难再支撑起来。

  赵一山的妻子:我有时候活够了,我说这药吃到什么时候是头,其实我天天也是强活着,他一天累得够呛,我寻思就别让他干,你说怎么办?都是两口子。我自己有时候,他的衣服我是洗不动了,我的衣服洗不动自己也想法儿都洗出来,我家孩子的衣服他自己都在学校洗。

  赵一山的儿子:不管这个事儿有多严重,就是说给人一种特别阳光,或者特别和蔼的感觉。

  赵一山的妻子:他乐观,我也不爱说话,他在家也不那么乐观,他在家也不吱声,我们两个没什么事也不怎么说话。当着面我从来不夸奖他,心里寻思还特好的。

  赵一山的儿子:如果真的用言语表达我对我爸的支持,我感觉就是,爸你真是好样的,我真的很佩服你,有一天我像你一样做这种父亲的职责,做到这样我感觉已经很够格了。

  主持人:老赵听了亲人这么评价自己非常感动,但是我发现您的儿子的评价很正确、很漂亮,但是对太太的评价不对,我看她很能说。而且她说因为你在家里不大跟她说话,你感觉人家是内向的人,你看多能说啊,而且长得也漂亮。我们发现赵大叔的问题、信中的问题比较好解决,但是生活当中还有更难的事儿。我们就请出来自佳木斯的常云燕小姐,来听听她的故事。常云燕是怎么回事呢?说起来比较麻烦,我们也是先看一段片子,就知道她的情况了。

  大屏幕:生活在黑龙江佳木斯市的常云燕,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同龄的女孩子们一样,她爱说爱笑爱漂亮,十年前哥哥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她的生活从此改变。父母年纪一天天大,身体又不好,她开始为家里的柴米油盐发愁,她不得不节省每一分钱,为了治好哥哥的病,她经常去书店翻看相关的书籍,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想自己终究是要嫁人的,可哥哥的情况也不见好,这样的生活该怎么办,何时是个尽头呢。

  主持人:有一个信息没在里面,我听说你还参加过选美。

  常云燕:不是选美,那是单位派的一次参加佳木斯经济广播电视台的一次节目,后来我去了以后我才知道是一次联谊活动。在那次活动当中没想到挺意外的,自己被评为“最佳气质小姐”,我没想到,因为当时的嘉宾都非常优秀。

  主持人:我说我怎么误认为你参加过选美呢。小的时候你跟你哥哥感情好吗?

  常云燕:我的哥哥小的时候非常可爱。

  主持人:长得也像老赵的儿子那么好看吗?

  常云燕:应该说是挺好看的。我哥哥学习也很好,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学习就挺优秀的,父母对他要求也比较严格,所以可能我哥的性格有点儿内向一些。

  主持人:我听你刚才的叙述中,我发现你小的时候,好像很崇敬自己的哥哥。

  常云燕:因为他学习很好嘛,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学习好的人。

  主持人:好多小女孩都是喜欢学习好的男生,可以长的不好看,但是学习一定要好。他犯了病以后呢?

  常云燕:刚开始的时候他没那么严重,可是到后来发现我哥吃饭的时候,说我们给他下毒,甚至最严重的时候他开始戴口罩,在夏天的五、六月份就开始戴口罩。他说空气中有毒,我们才知道他得了这种病,就把他送医院了。我们家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就将近花了一万块钱,所以说经济上也有点儿负担不起,然后把他接回家了,接回家以后慢慢养着,但是没想到的是,这种病反反复复的,越来越严重。我上初三的那年,我父亲买了一台彩电,花3000块钱买了一台彩电,那是我们家惟一的大件了,我哥得病以后,他把电视机给砸了,而且后来还放到煤气上烧掉。

  主持人:当时家里面没有人是吧。

  常云燕:不是,当时家里有人,只是制止不了。我妈就说,燕子咱俩快跑吧,要不然咱俩得死屋里,我妈就薅着我往外跑。我和我妈妈可能是用最快的速度把门打开,跑出去了,但是我们只能在外面,看着我家里冒出那么浓重的黑烟,没有办法。

  主持人: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你会由此恨哥哥吗?

  常云燕:恨过,能不恨吗?

  主持人:当时没有告诉自己,哥哥这样的行为实际是个病人发出的动作。

  常云燕:就是因为知道他是病人,所以才没有怎么样。但是他发作起来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控制他。我哥哥是去年开始长期住院的,因为他又一次伤害了我的父母。所以在我的劝说下,父母也是不得不把他送进医院。

  主持人:常小姐,哥哥这样的状况,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常云燕: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心情,我心情不好可能在工作的时候,也不会像正常人那么开心,那么面对周围所有的一切。

  主持人:您知道我担心你在工作中的心情,同时会关心另外一件事情,不知道我该提不该提,可是我真是想知道,这样的心情如果在如花似玉的年龄,如果谈恋爱的话,会非常受影响,是吧?

  常云燕:我想说是受一定影响,其实就像我说的那回联谊会,有挺多男孩子都挺优秀的,但是当他们主动跟你想接近的时候,你可能不会去接受。我害怕,害怕受到伤害,所以这个问题不敢轻易去谈。

  主持人:我听说你还想过要出国?

  常云燕:想过。因为哥哥治病、住院,都需要很大的一笔医疗费用,很想努力赚钱来支撑这个家。

  主持人:出国是为了到海外挣钱,我以为是你想出国留学,所以刚才我在想,假如让你去选择开场我们让观众选的四个字的话,我以为你会选择“逃”。

  常云燕:我只有一个字,“逃”是没有选的,剩下的三个字我都已经在做了。

  主持人:听完常云燕她的介绍,我们了解了她很多情况,我们还是想问唐老师,你有什么想发表的见解?

  唐登华:听了她的故事,我其实有很多话想跟她讲。我们说人在遭受一个挫折和压力的时候,或者在遭受不幸的时候,如果你因为这个不幸,你把自己生活的其他方面都损失掉的话,那么这个不幸对你造成的伤害可能会越来越大。像前面老赵,我觉得他最成功的地方他没有放弃他的儿子,在家庭那么不好的一个状况下,他花了那么多精力来投入他儿子的教育成长。

  主持人:他有一个希望,浓烈的希望。

  唐登华:现在他儿子成长得很好,就是这个家庭很好的一个资源,可能整个家庭就因为这个资源能够积极起来、阳光起来。

  常云燕:我想有许多问题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那个时候我哥,因为他是刚刚得病,治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医药费的问题,他回家了,回家以后我母亲和我父亲全力以赴治我哥这种病,我父母也开始看精神病的书,我也看。

  主持人:针对常小姐的这个看法,我们在座的观众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可以举手示意我。

  观众:想对你说的一句话,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相信在座的各位也包括我在内,都会支持你的。

  观众:我想先跟赵叔叔说几句话,作为我们年轻人,我的家庭跟你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我母亲是肾病,肾功能衰竭,我的父亲也是爱好非常多,包括电子琴、手风琴都会。我父亲是一个小城市水利局的党委书记,我母亲病了以后,基本上这些情况跟您一样,都放弃了。所以说在我这儿,我想对您表示一种感激,我代表我的哥哥还有我,像我们这样所有在这种家庭成长的孩子们,像有一个这样的好爸爸鞠个躬,谢谢您。再就是常姐姐,就像刚才您说的一样,如果说爱情怎么样,爱情不能放弃,这是一种动力,我希望如果说那个男孩真的爱你的话,他会跟你来一起帮助你,他会帮你融入到这个家庭当中,帮你解决你所有的困难,那他是爱你的。

  主持人:而且恰好因为这件事,可以考验出来他到底是不是真爱你,还有另有所图。

  赵一山:这个我特别赞成。

  常云燕:但是我要说的话,社会是现实的,你家里条件不好的话。

  观众:中国那么多人,12亿人啊。

  主持人:你要相信那么多中国人中,总有个把人是不现实的。

  常云燕:刚才他已经说了,个把人,就是说这种人相当少了。

  观众:可能你就会碰到一个。

  常云燕:借你吉言。

  主持人:如果不相信有那样的爱情的话,你给你找个例子,你要相信有的时候有一个人爱你不是为了图你什么,就是为了要帮助你的。这位你认识吗?

  常云燕:是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

  白燕升:我今天确实带着耳朵来听的,听完老赵和小妹妹的经历,我相信我们大家的感受是一样的,特别感动。你说老赵大家都注意到了,不管是讲到妻子的病痛、讲到儿子的聪明,总是带着一脸的笑容,特别温馨、特别美好,但是也有特别沧桑一面,好像苦难也都在脸上写着。

  主持人:我倒注意到反倒是听常妹妹故事的时候,老赵哭了。

  白燕升:他自己讲自己故事的时候也哭了,刚才大屏幕放了一段老赵的妻子还有他儿子的一些话。我在听的时候,其实虽然是一个被病痛折磨的家庭,我觉得这个家庭带给我们的氛围我觉得是健康的,大家可能都感受到了,特别健康,互相体贴,真是尊老爱幼的这样一个家庭。并且老赵跟他的病妻都把儿子看成家庭的寄托。但是我要说,老赵,其实这时候你是家庭的顶梁柱,是一个支柱,你一定要挺住,我相信大家,我们也用掌声祝福他。一定要挺住,真是特别不容易。

  主持人:老赵,刚才你选的是“挺”吗?

  赵一山:我刚才选的是“斗”。

  主持人:不仅挺着还要斗。

  赵一山:一定要斗到底。

  白燕升:其实这个小妹妹的经历更让我们感觉到,现在我们能做的是更加同情她,她有这样的哥哥,随时会遭受不可预知的伤害,我觉得尤其是这种单方面的付出,我们现在老讲互动、共鸣,她跟谁找共鸣去啊,尽管我们老说“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是单方面的。人人都希望我付出的同时,哪怕不求回报,你给我一点儿回音啊,从哥哥那里找不到。但是我发现小妹妹一直陷到了痛苦的漩涡当中,她陷进去了,她在讲述的时候,她那么小小的年龄她变得说话特别现实,我特别有触动,刚才阿忆问她,小妹妹这四个字你选哪一个,其实你知道小妹妹我现在特别希望你说哪个字,你说出“逃”来,我觉得大伙儿都是解脱,所以我在这我想借专家那句话,隔离痛苦,享受你这个年龄应该享受的更多快乐,这也是我们大伙儿对你的祝福。

  常云燕:但是我想说的是,家里有这样的病人,很难恢复到正常人的生活当中去。其实我一直是很有上进心的小姑娘,对待我哥这种病,我们全家人也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态度,我父亲今年五月份去上海打工,没想到摔成颈椎移位,医生对我说,说你父亲可能瘫痪,当时我的心里,怎么说呢,又一层压力吧,但是我挺住了,我也挺坚强的,我没哭。母亲还得在外打工,给人做家政,一个月收入不是很多,但是我母亲她也在坚持。更没想到的是我母亲,有一天在下晚班的路上摔了,左手是粉碎性骨折,这样全家的压力就在我一个人身上。可以这么说,我挺幸福的,这么些年我没下过厨房,一直都不会做饭、做菜,父母对我也是呵护有加吧。

  主持人:常妹妹你知道,你刚才在说母亲又摔了的时候,我身后有观众发出了声音,我想这是一种感叹,这些倒霉的事,为什么降临在一个家庭的一个人身上,这种事情好像在老赵身上也有。为什么这场节目要把白燕升请来了,他也是,好像就为太太的困苦而结婚的。

  白燕升: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我们结婚不到一年的时候,就是1999年的6月6日,在任何人听起来都是一个特别顺日子,就在那一天,真的我就跟刚才老赵讲的一样,我感觉天就塌下来了,她就轻轻地摔到地上,严重的股骨胫骨折,摔过来都粉碎了,我们说做手术的话,国产的如果换人工股骨头的话,最多就是10年一换,国外的是15年(一换),你想对于20多岁的年轻的女人来说,她换到什么时候啊,都是大手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永远躺在床上起不来。她粉碎性的骨折,当初医生在拍片子的时候,因为拍X光片的人很多,他顺便问了我一句,他说这个人多大年纪,我说20多岁,医生也顺便说了一句,这下可麻烦了。后来当手术需要我签字的时候,我这个人眼泪是非常硬的,我从来不哭,真的从来不哭,就忍不住签那个字,医生说这五年当中,通过慢慢的恢复锻炼,如果没有病变的话,理论上就算是痊愈了,可是我们想想,人生有多少五年,就这五年当中光平躺着在床上躺着就九个月,我们家席梦思床都躺出一个人形了,因为弹簧长期不能起伏,我们正常人躺一天试试,都特别难受。

  主持人:刚开始她是不能自己翻身?

  白燕升:九个月是一动不能动,不是翻身的问题,你半夜起来,脚很自然撇到一边了,钻心的疼,我们半夜起来就得拿枕头给她推一推,给她掰正了,非常痛苦的,吃喝拉撒全部都在床上,既然现实已经如此了,痛苦的过还不如快乐的去过,真的是这样的。因为别无选择的,你说逃,如果阿忆再问我,你想没想过逃,我说不用问也不用回答,不可能想到逃,不可能,那个时候我为什么说像看到新生婴儿一样,从慢慢可以动、到脚可以耷拉在床下,完了以后举着双拐下来,再到最后举着单拐,再到最后终于有一天可以自己可以站到卫生间里冲澡了,你知道我们真是欣喜若狂,现在想想我觉得我们的过程真是那样。两年以后一直到现在,刚才阿忆在演播室外面问我,现在怎么样了,我说现在我能告诉你就是好了,病理说好了,但是我们时时有一个担心,这是也很多朋友问我,说白燕升你那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要,我说怎么要啊。所以既然你必须要面对这一切,其实我一直觉得,我跟很多朋友也讲,我说人的旦夕祸福,痛苦悲伤快乐,这一生当中或多或少、或早或晚,人可能都会经历,咱不是盼着别人经历这样的磨难,也有人说白燕升你们经过这次磨难,你们是不是更好了?我说这些都是你们想象的,谁也不愿意拿这场磨难考验两个人的爱情,谁愿意这样啊?所以我讲的最终一点是什么,既来之,我们就要泰然地去处之。

  主持人:听见了吧常妹妹,不要认为中国有这么多男人,都不可依靠。

  常云燕:不是不是,我一直在说我是一个挺顽强的人,像你们说精神病可以治好,我不用悲观,可是我想说的是事实胜于雄辩,如果我哥能有一天好的话,我倾家荡产我把我自己卖了我都觉得我值,可是九年、十年了,他是越来越严重,没有好的迹象。

  主持人:就是当我们又说到,你到了一个年龄应该结婚应该谈恋爱的时候,她又回到了家里的苦难,毫无疑问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们可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没有身临其境,不知道现场观众朋友怎么看。

  观众:因为我爸爸今年“五一”的时候查出来,胃部有病变,就是胃癌,但是发现得比较早,就是及时做了切除手术,但是我爸爸可能跟赵叔叔一样特别乐观。但是我想对这个女孩子,我们可能是同龄人, 你把自己的生活调整好,自己组建一个家庭,你自己父母看到了也会非常非常高兴,做父母的都是这样,他自己身体有病的话,他可能挺着或者怎么样,他都觉得疼痛是微乎其微,只要自己孩子过得好,他觉得非常非常幸福。所以我觉得现在我爸爸每天跟我妈妈,去洗温泉,到附近有山有水的地方去旅游。现在我觉得他们,用我妈妈的话说就像回到初恋一样。我就给你三个字,“爱自己”,希望你能够找到爱你的人,也希望你能总有一天你会快乐起来的,我不敢说你家里面,就是病情怎么样有进展,那个不敢说。

  主持人:送给常妹妹三个字,爱自己,建议老赵回家以后,跟太太拉着手上街。

  赵一山:那肯定的。

  观众:听了刚才两位嘉宾,还有在座的各位大家,还有白老师讲的一番话,我觉得与其说是一种感动不如说是一种震撼,那是一种生命的震撼。所以呢,现在又回到这位小妹妹,我想跟这位小妹妹说几句话。

  主持人:你肯定比她大吗?

  观众: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会跟她差不多。

  主持人:你偷偷告诉我,你多大?属马的是?我算不过账。

  观众:26岁。

  主持人:管她叫姐姐。说明她生活这么煎熬,还长得那么年轻。

  观众:就像刚才,我们现场刚开始的时候,阿忆让我们我们选择的那样,在场的人没有选择逃,但是我觉得你在爱情的方面,你就选择了逃。他如果真的爱你,真的是男人的话,他一定会站出来。

  主持人:我相信,大家信吗?

  观众:信。

  观众:阿忆如果您没成家的话,我想对这样一个女孩能不动心吗?

  主持人:那当然了。她能把哥哥照顾得那么好,如果我们成家了,一定能把我照顾得更好。

  观众:是的。

  观众:我觉得你不但在逃避感情逃避爱情,同时你还在逃避友情。你不能说因为自己状况不好不能牵连别人,事实上不是这样子的,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很多人都愿意亲近你,每一个人听了你,都会为你感动,别的不说,就说我自己,我真的很愿意成为你的朋友,我愿意把我的号码都留给你,虽然我不是北京的,我愿意跟你长途联系,我等会儿给你好了。你看,姐姐那么年轻,生活的压力没有在你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主持人:观众多厉害,又是一个一针见血的,不仅是你逃避了本来可能娶你的人,还逃避了像我们这样的好多朋友。

  白燕升:我对小妹妹再说两句话吧,我觉得小妹妹刚才你跟我们一来一往的表述中,我感觉你确实不是为自己活着,就是你对哥哥也好对父母也好,你对他们这种爱我觉得已经超出手足情、超出亲情的范畴,有时候我可能要说一句我们难以理解,你可能不接受,咱们说得轻松一点,以后千万别拒绝男孩子对你的爱意,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如此的沉重,如此的有责任,你会不会在男孩子面前撒娇我都担心了,真的是这样。我经常在家里给我爱人跳小天鹅舞,就是逗她一乐,有的时候麻痹自己,释放天性,你看阿忆跳起来了,真的是那样。有的时候是面对困难、消解痛苦的良方,所以我真的希望,小妹妹把属于你的快乐、属于你这个年龄的欢乐找回来,爱自己。

  主持人:我发现我们乐手小鲁特别善于用一句话说问题,你要给二位一人一句的话会说什么?

  小鲁:吃好、喝好。

  主持人:最后到了我们揭开最开始我们测试写下自己选择那个字的谜底的时候。把“逃”拿起来,它的背后是什么?是一个大哭的脸还有四滴泪水;选择“熬”的,熬的背后也不高兴。

  小鲁:就是熬的头发都没了。

  主持人:再看下一个字是“挺”,挺住的“挺”;再看看最后一个是“斗”,大笑。在节目的最后,请赵大叔给我们演奏一曲。

上一篇:病 苦 魔
下一篇:医生的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