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百业经
·昌臻法师:不打农药没有收成怎么办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方便吃肉边菜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文化教育 > 内容

小说连载 《成都的般舟》(九)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17:25:1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十二)夏夜的空中天鹰团的尘埃和气体云正在诞生新的恒星,那些星云是宇宙在形成之时产生的。
陶妮告诉我说,整个银河系是处于宇宙的一个黑洞中的,而这个黑洞之中又有无数的小黑洞。银河系在我们的眼中象块饼,至于这块饼的大小,正是我们和地雷人之间的分从那以后,我相信地球上有许多外星人并且他们象一团难以捕捉的雾。是的,他们是有永恒的生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他们永远没有时间。
歧,跨越银河系在他们的件很容易的事,并且他们能不凭借任何特别的宇宙飞行器,而我们则必须用光年这个东西来计量自己的行程。
她说穿越黑洞很容易也很迅速,只是出去的那一头会是一颗死去已久的恒星的内部。好比一个喇叭,尖顶上通往顶着的一个空心球的内部,这个喇叭是弯曲的,而球体又位于喇叭内。这便是关于宇宙形状的一个模式。
呵,陶妮,还不如让我死去。我无法理解陶妮希奇古怪的思想,连她那过世的在东方医学科学院任首席研究员的父亲胡越,也无法理解她的话,只认为她神经有些不正常,那些各式各样的描述不过是来源于她的幻觉妄想罢了。

胡越教授生前在他的女儿陶妮眼里是一个书呆子。他的妻子在生这个女儿时死了,胡越很怀念她,让女儿跟了她的姓,并一直没有续娶,而把自己的精力的时间完全投入了科学研究。
正因为如此,他后来在科学院里的地位才会如此显赫。
他的脑子里始终有一种使命感,并且这种使命感影响和传达给了陶妮,并后来由陶妮传达给了市业余足球运动员的我和她的丈夫周馗。
那些官僚习惯冗懒的节奏,一点也不体恤胡越教授,也许胡越对他们几乎是恨之入骨。至于他的同行们,他早已走在了他们的前头并且象长跑一样把他们丢了一大圈。
哎呀,爸爸,你用不着那么认真地对待你的研究项目,我觉得你该去度假。
陶妮戴着耳机从她的卧室钻出来。

是啊,我很累,该休息了。胡越教授坐在安乐椅上,将双手按在磨得发亮的扶手上,怜悯地看着她的女儿,他疲惫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个父亲特有的慈爱。
陶妮,把火加大一点,再给我倒一杯咖啡。陶妮把耳机摘下戴在父亲秃顶的头上,然后给火炉加碳,倒咖啡。
胡越摘下耳机,放在茶几上,接过热气腾腾的咖啡,往里加了两块方糖,然后眯着眼用小匙咀着,很过瘾的样儿。
陶妮,你老听这些刺激人神经的音乐会对你的健康不利的,一点不象有孩子的女人。我看你又该增加药量了。
爸爸,你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我有危险?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

爸爸,你不是常去东方医学科学院的资料室吗?你该知道最近那里存放了些什么东西?

咳,你什么时候到科学院去了,那会惹一身麻烦的。

陶妮:爸爸,这无关紧要,我从小就在你身边长大,他们是知道的。近来go-vern-ment要在北方修建一座什么东西,那些模型不就是放在你们的资料室里?

什么建筑,我怎么不知道?

爸爸,你大概有几个星期没有看报纸了吧。她把一张《信息时报》递给胡越第六版左下角。

胡越打开报纸,在左下角登有一条关于联合国同意我国在北方一块土地上建立堆放放射性核垃圾的建筑计划。建筑物的模型已通过了论证并存放进了东方医学科学院的资料室里。

胡越很惊讶:这该登在头版头条,或者通知我们研究所呀,这大概又是一个官僚主义的阴谋吧。可能,完全可能。
陶妮冷笑:哼,这不过是地雷人的把戏,这条消息根本就不该出现在报纸上,如果是你,你会将它修建在什么地方?西伯利亚,格陵兰岛,加拿大境内还是北冰洋中?哪个国家会同意?而现在竟将它刊登在如此重要的报纸上,我想没有哪个勘测人员会受到欢迎的。请问,你对我们的上层建筑了解多少?

胡越用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你这是说
……”
陶妮:是的,我们的报纸、科学院、go-vern-ment乃至联合国,都被那些地雷人渗透了,他们不断利用我们,剥削我们。没有什么能力能挽救北方的洁净。

胡越:你的地雷人真可怕。陶妮,今晚你吃了地西泮片吗?

陶妮:爸爸,你能不能在你的研究课题之外聪明一点?那些所谓的模型,那些含宇宙微尘的东西还在源源不断地由愚蠢的国家工作人员们当作珍贵资料从世界各地的液氮罐里取出来,送往你们的资料室,暴露在常温下和阳光中,甚至风吹雨淋。

胡越有些不耐烦了:那又会怎么样?

陶妮激动得双手有些发抖:那些微尘一沾水银便会膨胀,象细菌似地迅速生长,最后变成他们原来的模样。

胡越:人类还是类人猿?

陶妮:人,比地球人聪明几百倍的人!

胡越:呵,这么说我该退休了,我该对我的研究失去信心。

陶妮:你是应该如此。有两节模型早已被放入了水银中。

胡越:这未免太胆大了。

我只用了一块口香糖粘在锁眼儿上。陶妮得意地说。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敢和你打赌,会有好戏看了。哈哈
……”

我躺在草地上,感到身下的草已有些湿浸浸的。草地上不时有虫子的鸣声。

起初我还以为听错了,或是自己出现幻听什么的,或者在梦中,但闪着红绿指示灯的录音机清晰地使我最后认识到这是事实:我听到的电流有节奏有规律地发出类似发报机接收器收到的嘟嘟声。
我马上按下了录音键。真可惜里面的磁带本来是BOF演唱的歌曲,这一来全抹掉了。
我和这个演唱组的罗丝姑娘有过一段交往:那是我在成都参加全国大专院校足球联赛时和她认识的,她是我的狂热崇拜者。
但我后来很快就被她那婉转歌喉迷住了,那是在发奖时,她的演唱组送了这盘磁带给我们足球队的每一个球员,我还得到了她的一个吻和一束鲜花,她为我们演唱并获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一盘60分钟的磁带录完,我再也没有听到那有节奏的声音了。于是便提了收录机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如果我学过收发报技术,那这盘磁带倒难不住我。可惜我此刻记得住中学学习的,只是数学和英语。
我异想天开地把这些有节奏的声音用数字表示了出来,发现它已是一曲曲调很动人的音乐的简谱,然后按英语的字母排列顺序找到了每一个数字所代表的发音,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一首歌曲。我试着翻译那些歌词,但没有成功,只译出了一句:给我一盘食物。接着我试了试法语,也是这么一句,拉丁语,还是这么一句,其他句子都不符合语法规范。
最后我用上了汉语,可惜,最后这一门语言也不行,也只译出了其中一句,给我一盘食物,象整个歌词都是各种语言的给我一盘食物
我把它送给罗丝,听说她和市长的一位公子订了婚。我把整理好的乐谱和歌词装进了信封。

在全国无线电爱好者为这一电波绞尽脑汁而一无所获的时候,BOF演唱组在电台每天傍晚七点开始的调频立体声广播里演唱了他们新编排的歌曲,就是我寄给罗丝的那首,他们取名叫《猩红的酒》。
这首歌很快为音乐爱好者们注意并将其录制了下来。许多人和其他演唱组都想试着演唱,然而都没有达到BOF演唱组的水平,特别是罗丝那略带忧伤的演唱还有她那对谁也听不懂的歌词理解,这是世人难以企及的。
BOF
演唱组大为走红,全国对外广播公司出高价邀请BOF到他们的电台演唱这首歌曲,电视台也为他们录制了音乐特辑。
在音乐特辑里,罗丝向大家介绍了她的未婚夫也是她的演唱指导,市长的公子关耳人韦,另外还介绍了我这个词曲的提供者,成都足球场上的明星。由于电视台分别在深圳和上海两处录制的,所以我非常遗憾地没有直接和那位市长的公子打交道。
然而在电视机前的陶妮和我非常震惊的,是那位市长的公子。
他现在的长相,和那天下午我和陶妮看见的那人几乎一模一样。
他同样喜欢骑摩托车,但这次在深圳街上骑的是血红色的。肚子同样软软的象海绵,皮肤白而细腻,下面有着高贵的血统,不知每天吃着什么来着;那副水晶片的眼镜,那铂金钻戒,呵……
关耳现在经营有雅砻江河畔一个水银矿,他家还拥有意大利台伯河畔的水银矿以及南斯拉夫里耶附近水银矿的部分股份,生产的水银行销世界各地,连美国普通家庭的水银温度计汞溴红或镜面玻璃用的都是关氏公司的产品。

市长家的这位养子据说是有与外人截然不同的习惯的。
他每一次乘坐飞机,在登机前都要叫两位空中小姐轮番为他呵痒,下了他的包机,他要叫人用绳子栓住他的双脚在机场的水泥地上拖着走一段路直到他痛哭。
他常把自己打扮成朋客,在脖子上套上一个弹子密码锁的带刺的金项圈,头发染得棕红象火烈鸟的羽毛,吸毒,并支持男性怀孕的研究活动。
有次在天津当着许多新闻记者的面骑在摩托车上戴避孕套并因此获得了水晶麻雀的美名。
关氏集团的声望,他的生意并不因他的荒唐而受损失这真是个难解的迷。

这女人是谁?有天他在北海海滩边的别墅里指着床上躺着的女人问他的佣人。
怎么了,她是您昨晚带回来的罗丝小姐呀,BOF演唱组的。
罗丝,罗丝,见她妈的鬼,我昨晚没喝醉呀,也没带女人回来。

少爷,您还要睡一会儿吗?

不,不,快叫这个女人滚出去,我不认识她,她也许是个妓 女,带病毒的妓 女。

罗丝还在梦中呓着关耳的名字时被他的佣人抛在了海滩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