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文化教育 > 内容

小说<成都的般舟> <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17:31:2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出乎意料,第二天傍晚当我推开张权书房门时,见他已经吞食了过量的药物倒在书柜下的地毯上,死了。


天真美呀,晚霞从窗棂透入,象是一束血红的荣耀之光。
翻检他书桌上的资料,我找到了他留下的研究命题,这就是《换骨术》,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研究课题,是企图通过血液途径用药物换掉骨头,这是解决人长生不死,返老还童的关键。
他何以急着换去骨头?
我有必要继续研究下去吗?
接着我发现书桌上我的硕士论文旁有一页纸,上书——当我们越过自己的极限时,这就是说,你该死了。
张权是被他自己吓死的?
我出了一身冷汗意识到张权对我的暗示。
我还没有越过自己的极限,但是差不多快了,我想我的论文《疯狂是个社会性概念》,我不正涉及心理医学与道德法律的边缘?特别是在精神病学这个对道德法律特别敏感的领域尚未立法的时候,钟正的悲剧随时都会在我身上重演。感谢上帝,我幸好没有妻子。
两个星期后,张权的验尸报告出来了,他是死于药物中毒。
《换骨术》! 我不知道他怎么选择了这样一个命题,并将不成熟的研究结果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而葬送掉了自己的生命。
丧礼结束后,我回到自己的居室,掀开了刚得到的《年鉴》第一期,开始阅读张权的学术论文。
“虚空的宇宙中粒子星罗棋布,这些粒子中又充满虚空,虚空中又有斑斑点点的粒子,这些粒子充满带能量的虚空。
“虚空的能量组织中能量微粒构成虚空中性动力,产生‘伊德’即我们称谓的尝试本能。我们通过伊德而实现自我,从受精到死亡,伊德是我们每一个细胞的能源贮存器。
“我们通过伊德而通向永恒,伊德是细胞和细胞系的共同基础。
“因此我们可以想见,作为一个细胞的堆积体——人,和一个细胞一样,在伊德的作用下,无头无心,照样可以生存。
“生命离我们而去,我们的肉体消亡,然而伊德却能进行转移,是宇宙中永恒的东西。
“生命产生于偶然,是虚空的宇宙中伊德的偶然尝试,我们现身机体的每一偶然运作,皆为宇宙中能量微粒构成伊德进行尝试,促成另一个生命之形成而提供基础。……”①
(注①:以上引文实际出自方迪的《微精神分析学》)
张权对生死的博大认识,导致了他对生死的不在乎,这正是他不稳定的人格,因为我们毕竟是现实的人,需要一点对自己生命的吝惜。没想到张权的见解如此广阔和科学,我深深被他的精神打动,他生前苦苦探索的竟是“生”这一事实——是什么使我们生?
同样一个问题也就是是什么使我们死。
我再一次拿起他留下的纸条:当我们越过自己的极限,这就是说,你该死了。
近乎玩世的轻率。
“我们”,指的是物质上的实体还是精神上的实体?
是人的自我意识还是人的潜意识?
按他的论文所述,想必指的就是人的行为了,是的,行为构成了“我们”。
那么极限指的是什么呢,当然是“伊德”的振荡极限。生为偶然,死同样是偶然的。
当伊德的振荡超出个体,它自然就逸到别的因缘上去了。
打个具体比喻,个体通过一把刀割断喉管的行为使体内的伊德逸出生命,即失去生命能量,该个体即宣告死亡,而伊德便寻求别的机缘去别处安身。是什么使张权的伊德振荡超出个体?是过量服食的药物?不,这只好比那把刀,操刀的行为才是原因,过量服食药物是由于一种错误的认识,而错误的认识正源于伊德的能量变化啊。
促成伊德振荡过度的原因是因为能量的突然增入,我们体外的——非人的东西的进入。心灵能起源于人所经历的生活经验。心灵能的失衡并非能的数量的改变,而是进入的能量导致的人格系统内部的大量重新分布引起的,重新分布导致伊德振荡过度或异样。
因此,只需对不稳定的心灵稍加一点儿能量就足以在人的行为中产生极大的作用。也许就一句闲聊。
张权的死和胡越一样,源于其不稳定的人格,这是我们能寻到的必然原因,其死的方式不过是不易把握的偶然因素。从张权自己的论文中寻找他死亡的原因,这似乎绕了一个大圈子,但我是研究心理学的,我关心的是事件的心理学价值,我必须时刻意识到(用法律术语打比方)原告也是被告。分析者也会是受分析者。
我必须时时背离自己与别人相同的思维习惯,因为对张权的分析所表明的东西,说明我常以不发展的思维,不开放的眼光,甚至以自己的卑劣去投射到别人身上,所以我在别人身上看到的,常常正是自己的弱点。
是的,色、财、名、食、睡之外有许多人所追求的东西。人是生存动力很多,哪怕是一个错误,或是一个必然导致死亡的东西。目标即动力,这挺挖苦人吧。荣耀有如一线慧光,它在宇宙中不过是能量粒子的聚合,它的不符合目的性使它难以捕捉,它的莅临也完全不依赖于我们自身,和死亡方式一样,完全是我们不易把握的偶然。
我不知道该怎样象张权那样试图换去腔子里那些腐朽衰老的东西,特别是这身骨架,随着年龄的增长,吸收的钙质便愈加覆盖在它的上面,我的关节粗大而易碎,身上柔软的部分可以更新,然而骨子里的更新却是困难的。
人们拟用金属材料或水晶、陶瓷之类用外科手术换去,然而身上将留下难以愈合的可怕的刀痕。那么,我们老了,象螃蟹一样骨头渐渐包住了我们的皮肉,只有树疙瘩一样的皮包骨。我思索着这个问题,回溯历史,回到了炼金术的时代,我在古老中国的炼丹术士那里,找到了他们进行的努力,这就是服食“五石散”。
这是一种化学物质的结晶,服食进去后,它将逐渐置换骨骼中的钙,是的,它融于血液,通过循环系统达到人的骨架,这么,人将获得一付全新的骨骼,只是它的主要成分不是钙,我们将获得一次新的生命,它的置换过程,就是这一新的生命的流程。同时,我们服用某一种结晶,它将置换掉血液中的盐,随着盐的置换,体内将发生一系列的变化,到那时也许我们的血液会是兰色的,而我们的皮肉将会更细腻白滑,随着我们摄食偏好的改变,我们将获得与过去全然不同的能力,最终换去自己,成为全新的人,保存下来的,将只是我们永恒的灵魂。
灵魂,记忆,这才是我们的根本,身体算什么,它不过是一个载体,就象一辆汽车。
张权首先是研究了元素周期表,这在我们的祖先炼丹术士那时是没有的。他认为盐的历史就是生命进化的历史。
他找到了一种化学物质,叫碳酸锂,加入一定的催化剂,便能使人体血液中的盐成为氯化锂,碳酸钠被排除体外。
第二步使血盐氯化锂与骨骼中的碳酸钙再发生反应,使骨骼逐渐由锂盐构成,氯化钙被排出体外。
这一切的物质,勿需再象炼丹术士那样去辛苦求得,只须花几元钱,便可在化学试剂铺或药铺里买到。
可是,炼丹术士服食丹药后要有一个痛苦而危险的运丹过程,随着体内物质的改变,人的精神状况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到时,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山洞去进行成仙的过程呢?
难道都市中只有精神病院是最好的去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