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人生八苦,是哪八苦?
·陶潜
·美国天才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人类的希望在东方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不生气口诀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是什么意思?
·十法界
·猪的前世今生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文化教育 > 内容

清凉世界的舒胜因缘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08 17:38:3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温皓然的散文《清凉世界的舒胜因缘》
1 一连几日,做了几个奇梦。

  醒来后,总是有一种欣喜的情绪,久久挥之不去。父亲曾经告诫,做了好梦不可与外人说。于是只好按捺于心中,独自承受。

  第五天后,又做一奇梦,令我惊喜难抑。索性发短信给父亲:“梦见我在黄昏时分在教室里上晚自习,忽然外面有人大叫一声,寻声望去,只见天空中出现硕大如日的北斗七星,光华耀眼,不时交替、变化着彼此间的位置。这个时候的我,大概还是中学时代的那个‘学习委员’,一声召集:‘同学们赶快一起朝拜’,身边的同学即刻哗啦跪地,随我一起朝拜起来……前日,梦见七个好人和五个坏人飞到天上决战,七个好人战胜之后,居然化成一条青黑色巨龙,飞入一大海中,我跑到岸边去观看,它豁然于海中探出头来,以龙角使劲拱触我的手,面目生动逼真,久久不肯离去,对我是那样的依恋,令我感动不已……大前日则梦见……”
手机发短信总是有缺陷,文字不能太长,所以每次都只能让人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我删除了刚刚开始叙述的第三个梦的那些文字,只把前边两个发了过去。

  奈何,一个上午过去了,也不见父亲的回复。

  只好耐着性子重新又发了两遍。

  半日后,终于得到回复:“好梦!不必再讲。”

  哦,我那冰冷如铁,严肃如铁的铁面严父!

  我很想回他:“我这是讲吗?明明是写的啊。”可是,想了想之后,没敢。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达摩忽然兴致所至,给他的一位名叫王忠瑞的朋友打电话,说是要带一位师父去看他那十八尊价值连城的缅甸翡翠罗汉。立即得到对方的欣然应允,并说要宴请一起共进晚餐。

  达摩当即与九州出版社总编张海涛老师联系,因为那位师父正是他的老师,是他介绍达摩与其相识的。

  放下电话后,达摩很是兴奋地说:“张老师说,师父现在温都水城,就在我们家的附近,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一会儿我就过去接他。”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了句:“我也想一起去,好吗?”

  达摩怔了一下,立即满脸绽放着红光:“太好了!”

  这大概还是我们在一起近5年的时间里,我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到哪里去。

  近些日子以来,我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情绪之中。几乎从早到晚都在苦苦思索着一个问题:“文学,果真能救得了日益败坏的世道人心吗?”



2


  达摩将师父接到小区门口时,打电话通知了我。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师父竟是如此年轻。见面时,我们按佛门里的礼仪,互相合掌致意。同时来的,还有其他3位居士。

  一路之上,都处于一种庄严而又恬然的气氛中,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不由令我蓦地想起了我的那位已经离开了近6年之久的闺中密友——小云来,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时时刻刻都是这种恬然淡定的心情。

  尤其令人可叹的是,师父竟生着一双天然的“佛手”,以前,每当我们看到画上的那些佛菩萨的手时,总认为,似那般柔软、饱满、圆妙的手只能是画出来的。这回算是真正见识了。

  几经展转,待到国家粮食局——王忠瑞先生的办公楼下,张海涛老师已经等候在大门口了。见到我,笑盈盈地问:“哎呀,皓然,你今天也出来啦?”

  “是啊,出来了。”我也笑,甚至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因为我猛然间想起,去年,达摩有一天回来,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人家张老师说我哪里娶的是媳妇,分明就是供了一尊菩萨……”

  直到今日,我都尚未搞清楚这句话究竟是褒是贬。

  但我自己感觉,后者的成分应该居多。因为,这曾让我一度联想到官方体制里那种“明升暗降”的方式。就好比达摩同志曾经为我写过的一首《雪:白色女神》,凡是看过此诗之人,都以为“达摩真是爱你爱的不得了!”(张倍宁言)。其实,只有我是最能深切地体会出其中真正的含义,整首诗里,感情最为强烈,呐喊得最为深切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句:

  言说雪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而和雪相处
  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在他和达摩找地方停车时,师父笑着问我:“听达摩说,你经常是几个月都不出家门一步,心很安静啊?”

  “还好吧,大概是天性所致。现在这个时代,怪异当道,很难遇到志趣相投之人,有些人,即使是见了面,也是徒增烦恼,还不如呆在家里写作看书。”

  “呵呵,平常,除了写作,都做些什么?”

  “看佛经,听音乐。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偷享浮生半日闲。”

  “哈哈,今天也算是佛力加被啊……”师父刚说到这里,达摩和张老师双双返回,招呼着大家一起上楼去了。

  来到五楼,刚一出电梯,就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迎上来问:“你们是来找我爸爸的吗?”

  因为我走在人群的最后面,离她最近,而她的眼睛又是紧紧望着我的,于是我就回了句:“你爸爸?我想应该是吧?但你得先让我们知道你爸爸究竟是谁。”

  “那好!”她雀跃上前,一把拉起我的手,就往前面的那间办公室里跑去。一边开心地喊着:“爸爸,爸爸……”

  待她领着我到了她的爸爸的面前,达摩早已经热情地和她的爸爸在那里握手,给他介绍着身边的一行人了。

  看到他们聊的那么投机,我就跟小女孩转身到了外边的一间屋子。我问她的名字,年龄。她快乐的一一相告。说她叫王广成,7岁了。并神秘地告诉我,她的名字是一位大师给起的呢!又忽闪着眼睛说:“阿姨你的睫毛真长啊,你长得就像芭比娃娃一样,穿的衣服和鞋也都像!不如我带你去见我妈妈吧,我妈妈长得也很漂亮。”

  于是,我就被她带着去了隔壁的办公室,果然看见一位年纪与我不相上下的,相貌非常端庄美丽的少妇,正坐在电脑前忙碌。

  刚说了几句话,我又被王广成再次欢快地拉了出去,说是她爸爸现在正带着大家参观翡翠罗汉呢!

  那十八尊缅甸翡翠罗汉果真不同凡响,一个个珠圆玉润,气象万千,瑞彩纷呈。并且,在陈列他们的这间屋子里,到处都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味。

  我问王广成的爸爸:“点的是什么香?”

  他说:“就是普通的香。”并从旁边拿出一把来让我们看。

  师父一边将香接过,一边笑呵呵地说:“这里面常有天女散香啊!”

  王广成的爸爸立刻来了兴致:“是,是。更奇妙的事情还有呢,夜间,经常有保安打电话给我,说我这间办公室里的灯没有关。可是,我走上来看时,灯根本就是关着的。”

  一句话说的身边的几个居士都越发肃穆起来。

  师父带着大家焚香、礼佛的时候,我几次被王广成欢快地拉着跑进跑出。

  临要出去吃饭的时候,王广成的爸爸匆匆返回他的办公室,这时,广成的妈妈也在。他就兴奋而得意地对自己的妻子说了句:“师父看的都不愿意走了呢!”

  我听了,忍不住暗暗发笑,看来,无论多大年纪的人,都有着他童贞的一面。

  离开那“罗汉堂”时,师父在征得广成爸爸的同意之下,拿走了那本《现代因果实录》(果卿著。果卿,即是小云父亲的法名。此书是在小云的协助之下完成的)。这本书,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轰动了整个佛教界,短短几年内,重印已高达近百次。各地的善男信女家中也多有收藏。前几日跟伯父(小云的父亲)通电话,还听他讲,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名冒充“果卿”诈骗他人钱财的不法之人,被绳之以法。

  谈话间,知道王广成的爸爸妈妈与佛法有着非同寻常的殊胜因缘,目前正投入巨额资金,积极与有关方面开发云南鸡足山圣地。对于此圣地,凡是学习佛法的人都应该知道它的殊胜之处,它是佛祖释迦牟尼的大弟子——迦叶的道场。当年,世尊涅磐之后,大弟子摩诃迦叶为防止异端邪说渗入佛法,遂打钟召集各地比丘在王舍城共同忆诵、确定佛教经典,那次盛大庄严的结集在灵鹫山五峰之巅的毗婆罗山侧的七叶窟内,共邀请阿罗汉一千余人,仅有五百人入窟。由迦叶主持,回忆、汇集世尊言论,由“持律第一”的优婆离首诵出律藏(优婆离分十次诵完,因而律藏又称《十诵律》);接着由“多闻第一”的阿难诵出经藏;迦叶诵出论藏,共为“三藏”,并书诸贝叶,成为正式典籍。结集法藏完毕,迦叶入王舍城最后乞食,食毕,飞登震旦(中国)云南鸡足山,于此“西望苍山洱海,北眺玉龙雪山”的钟灵毓秀之地结跏趺而坐,入灭尽定。

  据说,只有有缘之人方能令其出定。小云在世时,时常与我说起,听她的师父宣化上人大德说,她的师爷虚云老和尚就曾与迦叶倾心会晤过。
师父听王广成的爸爸说,目前,此开发项目已基本完工,便问他们有没有请到哪位大德做主持。广成的爸爸说还没有。

  师父便郑重向他推荐了自己的师父。说他的佛学造诣非常之深,只是,目前,并没有什么名气。也许,是众生的福薄之故……

  师父的话,让我猛然想起了恩师的一句著名诗句来:

  纵使青史岳山厚,多少无名胜有名!

  “好,忙过这段时间后,请师父安排,我们大家见见面。”广成的爸爸一口答应下来。在座的各位连忙一起欢喜起身,同称“阿弥陀佛!”

  但愿此殊胜因缘能在佛菩萨的加被下得以成就。则我辈福莫大焉!



3


  第二天,我和达摩一起观看师父送给我们的光盘。很为他为法忘躯的躬行实践而感动。同时,也由衷生起一种惭愧心。想想我们自己,平日里,口里说的,笔下写的,尽有百千义理。可是一旦遇到挫折逆难,便随境而转,心生烦恼,怨天尤人。

  在看那盘“首届灵山寺佛子夏令营”时,佛法声声,蝉鸣阵阵中,达摩脱口而出上联:

  “说禅者听蝉,禅在蝉里,禅在蝉外。”

  我对下联:

  “传法人剃发,法居发上,法居发下。”

  二人一起说出横批:禅法度人。

  说完后,达摩乐不可支地让我编成短信,发给师父,请他指教。

  我于是照做。发过去后,复看一遍,发现发错了两个关键的字,将‘说禅者听蝉’,写成‘说禅者听禅’,‘传法人剃发’写成‘传法人剃法’了,连忙改正后重新发了一遍。

  少时,师父回曰:“呵呵,浩然啊,是说禅者听禅么,还是说禅者听蝉?是传法人剃法么?还是传法人剃发?”

  连忙回复:“不好意思,师父!是后一个。”

  “哦,我看你发了两遍,以为一样,就把第二次的删掉了,大概第二次是定稿吧:)你再发一次吧。

  重新又发一遍。复补充道:“有因必有果,我因大意,发错了两个关键的字,师父还‘皓然’一个‘浩然’。”

  师回:“哈哈,巧合巧合,在诗人面前班门弄斧了。”

  我回:“在师父面前露拙献丑了。”

  师又回:“如果计较一下,上下联的句号都改成问号,读起来似乎更有意思:)你们能回答这两个问号吗?

  我回:“句号改成问号,答案就是:禅法在心中”(这回未加标点符号,深意焉)。

  师回:“心在哪个中?”

  我回:“心在虚空中,”达摩一旁补充:“如日住虚空!”

  这次,师父大约有2-3分钟没有再复。

  我转头问达摩:“师父怎么没有回复?”

  达摩这时刚好开始打坐,闻声顿时破颜跌足大笑:“师父正处于巨大的惊骇之中!”那样子坏得像个顽童。我被他那副得意的坏样子感染,不禁和他笑在了一处。笑过之后,不免自责起来:“看看我们俩现在学的,专以扬己贬人为乐!”

  笑声中,师父的信息来了:“呵呵,好联!祝愿你们不断深入学习佛法,利用你们的特长,以笔墨广作佛事,方便善巧,潜移默化地为大众传播法音,令更多的人对佛法产生好感,引发兴趣,并从中受益,师父对你们寄与厚望啊,吉祥!”



4


  转天,接到师父的一位弟子的短信:“五一黄金周,将在房山正觉佛堂举办静修,你们参加吗?”

  问过达摩,他毫不犹豫地让我回复:“参加。”

  对方又回:“是全程,还是只参加几天?”

  达摩说了句:“送佛送到西,当然是全程!”

  世事常常是瞬息变化。就在我们一心准备着要去参加静修的前一天,我的母亲忽然到来,说是外婆病重,让我无论如何都要陪她回天津去看看。百善孝为先,这也是人子之道。

  就这样,我这一去,就耽搁了两天的静修时间。事先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5月3日,我匆匆返回北京,和赶回来接我的达摩一起再赴北京房山下中院正觉佛堂。由于路程遥远,当我们赶到时,已经是晚课即要结束的时间了。当晚,一位同修简单向我说了一下静修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后,师父走进客室,给了我一份完整的作息表:


2007.5.1三月十五——5.6三月二十


  4:30~5:00 起床、洗漱5:00~6:30 经行、坐禅
  6:30~7:00 打板,供养偈,早斋
  7:00~8:00 打扫卫生,休息、经行(不得大声喧哗)
  8:00~9:30 诵经(金刚经、普贤行愿品)
  9:30~11:00念佛及礼佛
  11:00~11:30打板,供养偈,午斋
  11:30~1:00经行,休息(止语)
  1:00~3:30 法师开示、佛法讨论
  3:30~5:00 诵经(阿弥陀经),念佛及礼佛
  5:00~5:30 晚药食
  5:30~6:30 休息,经行(止语)
  6:30~7:30 念佛及礼佛
  8:00~9:30 坐禅,经行
  9:30~10:00 洗漱、准备休息
  10点准时休息。
  注:1、五一静修于5月1日上午10:30准时开始,10:00~10:30洒净,10:30~11:00传授八关斋戒,11:00~11:30上大供;5月7日上午10:00大回向,五一静修圆满结束。
  2、三月十八(5月4日)传授八关斋戒。
  3、有条件者,可报名最严格的静修。

  次日凌晨,经行、坐禅完毕,达摩带我走出院子,走至佛堂背后,指着对面的山峰说:“看,好一尊大佛!”,我即随之放眼观望:果然见一尊巨佛高耸云端,法相庄严,轮廓分明,鼻眼生动,手足舒展,形神兼备,安然仰望西天……

  达摩喜不自胜地说:“这都得益于你平时的培养!五一那天,我一来就发现了!”

  平日无事时,尤其是在夏日,我们一般都习惯在黄昏时分走下楼去散步。我经常会指着身旁的树,或者头顶的云朵,告诉他这个像“群僧朝拜”,那个像“菩萨端坐莲台”……没想到,这不经意间的说笑,竟然对他有如此影响。

  于是我笑着说:“谦虚了不是?还是你自己有一双善于发现、懂得欣赏的眼睛啊。”

  他哧哧而笑,搔头抓腮,像个顽童。

  接下来的早课,由师父带领着大家一起在佛堂唱颂金刚经、普贤行愿品,金刚经的唱颂刚开始,我就被一种强大而不可抗拒的力量感染得泪落如雨,涕泗横流。以往,也曾不止一次因为听到殊胜的梵音,或者看到佛经中那些精妙无上的经文而感动落泪的,可好象还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用手一摸,鼻涕都流过了河……看来,集体颂经的力量确实非同小可。

  当天,我报名,持受八关斋戒。

  所谓八关斋戒,是佛陀悲悯在家弟子,让大家能够过一日一夜的出家人的清净生活,种出世的善因,同时又能够适应在家人生活的特点,所以特别制定了在家人的出家戒。持受此戒,就要做到:不杀生,不偷盗,不非梵行(梵行就是净行,清净的行为。非梵行就是不清净的行为,就是指淫欲),不妄语,不饮酒,不非时食(非时就是不是时候,指的从日中到第二天清晨,也就是过午不食),不着香花鬘、不香油涂身、不歌舞倡伎,不故往观听(香花鬘就是用香花制成的花环、花冠。对于持戒者来说,在八关斋戒期间不应该佩带花环、花冠、项链、耳环首饰等。不使用香水、香粉、香脂等美容化妆品。诸如唱歌、跳舞,在八关斋期间不应该有意去观看,也包括当天不看电影、电视),不坐卧高广大床(高广大床是指那些豪奢的床椅,床上用品也不可太过奢华讲究,因为这些东西容易影响我们,使我们身心不清净,既然要种出世的善因,就必须看淡物质享受。只有物质享受看淡了,精神境界才能提高。所以要习惯于过简单朴素的生活,才能利于修行)。

  因为以前曾有近6年的素食、近乎“清修”的生活,所以,这个对我来说,也算容易。

  下午两点,师父开示。凡是对佛法有不解,或者有疑问的都可以向师父提问,并可以互相讨论、交流学佛心得。

  不听不知道,一堂课下来,才知道师父几乎已经达到辩才无碍的地步了。

  达摩每次的提问都会使现场气氛变得活跃起来,他的声音洪亮,问题提得很是诙谐幽默,总是把大家逗得轰然大笑。师父则每每都是一脸春风,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做出妙语如珠的解答。

  似乎这里所有的人都特别的喜欢达摩,我私下里听到了许多夸赞他的话。有个名叫林欢的姐姐,原本是张海涛老师的同事,她称赞达摩,居然不惜当众自我贬损:“达摩,真是太纯粹,太率真了,像他这样的,很容易修成啊!不像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有两个女孩,一边上着卫生间,一边还在由衷称赞:“达摩师兄真是有慧根,人又那么纯真,师父每次看他的时候,笑得就像一尊佛似的……”

  这让我的心里很是安慰:“看来,凡是有正知正见的人都很欣赏达摩啊。”

  下午三点半到五点诵阿弥陀经,念佛及礼佛。由于受了八关斋戒。所以,晚饭就免了(有趣的是,接下来,我一连三天都是坚持过午不食,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饥饿)。接下来,是经行(止语),念佛、礼佛,晚上八点到九点半坐禅。十点准时休息。

  总之,一整天都处于一种十分庄严肃穆,而又非常恬然喜悦的氛围之中。

  晚课结束后,师父对我说:“皓然坐禅的功夫很好啊,心里果然清净,难怪你能在家里坐得住。”又问,“坐禅时有些什么感应?”

  我很想问:“师父坐禅时有些什么感应?”,但是终于没有说出口,话到嘴边就变了样:“从来没有进入禅定状态这是肯定的。有时坐着坐着,就感觉双腿都不存在了……”

  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件可笑的事,以前,在娘家时,母亲看我有事没事都爱结跏趺,就问我累不累,我说非但不累,而且时常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母亲便问飘然欲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就说,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差不多空了,双腿都不复存在了。

  母亲便“扑哧”一声,说:“那是你脚筋坐麻了!”


  5月6日上午,林欢姐姐开车,与达摩和刘晓华姐姐一起去提前约定好的地点(中关村知春路)接萧宽老师的朋友——四川理塘来的雅日活佛,请他一起来此瞻仰大佛。听达摩回来时激动地说:“活佛一下车,即惊叹‘这就是布袋和尚弥勒大佛!’随即,众人便与他一起朝拜起来……”

  稍晚些时候,萧宽老师和他的两位朋友也相继来到,与师父相聚甚欢。

  午饭前,除了留下少数几个行堂和打板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随师父和活佛一起再次来到佛堂后面的山上,一起瞻仰大佛。这尊天然的弥勒大佛高约数百米,白天看时,是一尊笑口广开、怡然自得的坐佛,黄昏时分看时,又是一尊手足舒展、自在无忧的卧佛。弥勒,又称“慈氏菩萨”。原为婆罗门子,后为佛徒。先于释尊入灭。上生兜率天内院。经四千岁(相当人世间五十六亿七千万岁),后下生人间,于龙华树下成佛,被视为改天换地之佛,又称“后生佛”,“未来佛”,是释尊释迦牟尼的继承者。此时“出世”,真是非同一般的祥瑞之兆。

  这时,正值正午,放眼望去,更是显得光彩生动,满目生辉,慈光普照。身边的人们纷纷议论着,这到底是不是发现了天下第一大佛?

  师父笑呵呵地说:“在我的印象中,似乎还没有听说过这么大的佛,算不算中国第一大佛不好说,还有待考证。但要论弥勒大佛,几乎百分之九十九可以肯定,那就不只是中国第一,而是世界第一了! ”顿了顿又道,“这是大事因缘,首都北京交通便利,皇城脚下能人荟萃,天下第一弥勒问世,零八奥运世界瞩目,中华复兴指日可待!这可能不仅仅是中国佛教界乃至世界佛教界的一件大事,恐怕还将震撼全国、影响整个国际社会!”

  雅日活佛亦叹为观止、称奇不已,并向师父提出了许多建议。萧宽老师也在一旁运筹帷幄、献言进策,大家一致都认为,如果因缘具足,这里一定将会成为佛国圣地,为世人所瞩目。

  这时,似乎整个下中院村的村民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奔走相告。

  当日下午,送走活佛和萧宽老师及他的两个朋友之后,达摩顶着一头的碎草、土屑,意气风发地回到了佛堂。我指着他的头,悄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随手抓挠了两下,嘿嘿笑着说:“刚才我和师父又上山去朝拜大佛去了!这回,我们又有两个巨大的收获,我又发现了位于大佛东北方向的一个‘老僧拜佛’的景致,哎呀真是惟妙惟肖,整座山峰跟真人一样,头冲大佛,五体投地,大礼朝拜。师父说那是‘无著菩萨’(印度大乘瑜伽行派创始人,是印度佛教史上划时代的重要人物。在佛教思想上主张“唯识无境”说。在修行方面主张“勤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六度,逐步证悟,最后达到“无位处涅磐”的最高境界);紧接着,师父又在大佛的东南方向,发现了一处‘慈伏醉象’的景致,更是殊胜非常,活灵活现……”

  我低声笑道:“快去洗一下你的脸,别光顾着寻幽探胜了,回来好好做功课吧。”

  他笑着应声而去。很快便又大踏步地走了出来。

  接下来,佛堂里的诵经开始,整个佛堂里就数他的声音大,寻声望去,差一点将我笑跌,只见他,振奋得像个傻小子一样,由于全副身心都十分投入,因而整个身体都在随着一颤一颤的……

  时间过的真是飞快。转眼,已经到了5月7日,上午10点大回向之后,整个五一静修就算圆满结束。

  吃早餐的时候,听人说刘晓华姐姐因为与大家分离在即,所以一个人正躲在厨房里哭呢!达摩闻声,傻傻地说了句:“不要哭嘛,聚散都是缘嘛!”一句话又说得大家都轰然大笑了起来。

  我想,若是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她还哭,我就要对她说:“你再哭,我可把我家达摩留下了,他可是个大肚罗汉哦!”

  不得不说,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天意。

  大回向即将开始前,一位老居士匆匆对我说:“快走,师父已经在佛堂了!”

  我连忙整衣随她而去。走进佛堂,一眼看见我平日的那个位置,现在正站着别人。少作巡视,我只有选择站在了达摩的身边。而此际,达摩正与两个同修一起在接受师父的什么“开示”?总之,我以为那就是“大回向”了。

  这时,达摩眼圈有些发红地抬起头来对我说:“皓然,过来,让师父给你取个名字吧。”

  “哦,”我便与他交换了位置,这个时候,我还以为,这是“大回向”之前所必经的仪式。

  师父为我取的法名是:惟然。

  并问:“佛经里常有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可知其意?”

  这时候的我不知为什么,泪水竟又一次莫名的潸然而下,用手一摸,摸到的居然又是一把鼻涕……现在想想,真是糗死了。

  只听见一旁的达摩代我答曰:“好的。”

  师父点了点头:“是啊,‘好的’。‘皓’字太冷了,水至清则无鱼啊!”

  这时我很想去问:“温,乃温暖也;皓,乃洁白明亮也;二者相合即是温暖洁白明亮,怎么竟然就‘冷’了?”

  但是终于还是没有问出。

  直到仪式结束后,有个叫秋月的同修过来向我道贺:“恭喜你终于正式拜师了!”

  我才幡然醒悟,原来,这竟是拜师仪式。

  转头问达摩,他哈哈大笑地说:“没有关系的,良师益友嘛!一切都随缘……那对夫妻在那里皈依,师父就问我是‘随喜’还是……,我就说‘没有关系的,我也拜吧……’”

  我很想说:“我还以为是师父给起了名字,做大回向呢。”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这也真算得上是“三缄其口”了!

  不过,以我的个人经验,天意,和一个人的定命往往是不可轻易扭转的。就比如说,我也算是信佛、学佛很久之人了,以前,经常有人推荐我去皈依某某大德,还有不少后来学佛之人特意赶来向我炫耀,说自己拜了谁谁为师,一副得意不已的样子。我也只是漠然笑之,从不为所动。因为我的内心深处早已认定,释迦牟尼就是我的师父,我还用得着再去皈依、朝拜哪个“师父”吗?

  可是,2005年11月30号,达摩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怪病——到指定医院做了所有的检查后,结果是:极轻的浅表性胃炎。他本人要求住院都被院方拒绝了:“你这样的病就要住院,那我们的医院还不被挤爆了呀?”可是,就是这样极轻的“小病”,却整整折磨了他一年多的时间,甚至,还出现过两次性命攸关的险情。

  在他病情最为严重之时,他的好友李青松(李岱松)为他领来一位西藏宁玛派的75岁的金刚上师。说也奇怪,自那上师为他做了一场法事之后,他的病情竟开始得以奇迹般地好转了。不久,我便和他双双皈依了那位上师。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皈依”,当然也是为了达摩而“皈依”,而违背初衷的。

  这就是我所说的“定命”。不可否认,达摩几乎要彻底转变了我的性格。我身边的亲人们无一不对此感到惊愕——一个曾经那么清高、有个性的丫头,怎么就独独对这么个黑脸小子如此的痴心专注呢?事实上,有时,连我自己都奇怪,都有些说不清楚。

  而这一次稀里糊涂的“皈依”,我则认为纯属天意。否则,一连几天我都是站在自己固定的位置上,怎么偏偏就在那一刻,鬼使神差地站到了达摩的身边去了呢?



6


  静修结束回到家。

  达摩电话联系了北京电视台新闻中心,房山区政府的一些相关负责人,拉开了准备实际行动的架势。

  他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之后,我们俩嘻嘻哈哈地说,等着看看这几天静修之后,所带来的会是什么样的殊胜因缘。结果,话音未落,就接到达摩老家的一位自称是他“伯伯”的70多岁的老者打来的电话,说他这次是来北京打官司的,当地政府把他们的土地、民居淹了,却不肯做出赔偿,所以请达摩明天务必带他到中南海走一遭……

  我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自从和达摩在一起的近5年来,类似这样的情形,在他老家人的身上,真是层出不穷。有时,即便你真的是对他们所提出的要求无能为力、束手无策,也一点怠慢不得,否则,听说,就一定要被家乡人骂死。

  次日,接到了师父打来的电话:“你们离开后,有一位当地居士来拜访,并送给我一些介绍房山的书。其中,有一本书,是专门介绍房山佛教寺院的,我于书中发现了有关弥勒大佛的重要线索——据书中记载,距我们发现弥勒大佛不远的地方,且属同一山脉的上方山,原来就是一座著名的佛教文化名山,自东魏孝静帝天平二年(公元535)开山建寺以来,距今已有1472年的历史,曾经高僧辈出,称著中国北方。隋唐时期已初具规模,辽金时期留下辉煌的印迹,明代进入全盛时期,清代以后走向衰落。上方山是著名佛教圣地,而上方山佛寺统称兜率寺,又名上方寺、上方山寺。兜率寺名称的由来,源于上方山锦绣峰下的兜率寺,寺中有一座殿宇名为‘兜率天宫’,兜率天宫是谁的居处啊?”

  我答: “弥勒菩萨。”

  “对了,正是未来佛——弥勒佛的居所啊!由此便可以断定,古人很可能早就发现了此尊天然弥勒大佛,但为什么多年来一直不见史载,无人提宣?这就耐人寻味了。也许古代高僧代代口耳相传、秘而不宣,正是为了保护这尊天然弥勒大佛吧……”

  不久,雅日活佛也打来电话跟达摩说,只要当地能把地批下来,资金由他负责解决。于是,达摩便开始初步勾画起“中国万佛城”的蓝图了。
看来一场殊胜的因缘将就此拉开帷幕。也许,清凉世界的法鼓将就此擂响。

  2007年5月14于北京兰亭书斋


  温皓然照片及简介




  温皓然,原名温冰然。1976年9月出生。祖籍内蒙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出版有长篇小说《缘分的天空》、《花魂鸟魂》、《般若飘香》、《箜篌引》、《凤兮凰兮》等计百余万言。现居北京。 “70后”逆创作潮流的代表作家,后现代古典主义文学流派的奠基人之一,创作审美取向直指《红楼梦》。深为学界宗师季羡林、文怀沙等人的推赏。
上一篇:佛法与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