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实化二身】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奈塘寺(藏sNar than% dgon p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心理之窗 > 内容

当自己变成「阿兜啊」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20 10:52:4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不管环境或内心多么平和或纷扰,

都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要生起任何好恶心。

对于环境或自己的好坏之感,

其实都是内心执着的投射,

事事物物本身并无好坏。

 

《心的诗偈──信心铭讲录》

  

当自己变成「阿兜啊」

■曾维莉

 

科技及知识的不断发展令人惊叹,人脑确实创造了无限可能。捷运真是很棒的发明,它不断缩短了交通的时间,也同时提供舒适。

 

我从大学起就每天搭乘木栅线捷运,到中山国中站转乘医院的交通车,非常的方便。现在我为了到北投开会,再度搭上捷运,正准备好好享受这段二十分钟的旅程,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

 

时光倒流,五十年前的台湾小女孩随着妈妈上车,拉着走道上的栏杆不断地跳着,不理会母亲斥责的低唤。不过,引起我注意的却是她脚上的鞋,她穿着白底滚红边的小洋装,配上一双碎花纹圆头布鞋,脚背上横打着一条松紧绊带,像芭蕾舞鞋,有一阵子女鞋也很流行的。小女孩跳啊跳!就像在跳舞一样。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母亲也爱买这样款式的布鞋让我穿,因为那时候自己正在学舞蹈,所以对舞蹈鞋以及类似的鞋款一直都很喜欢,那是我的童年。也想起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五十年前的台湾,有一些跟我们不同肤色、宗教信仰、语言的「阿兜啊」,飘洋过海来台湾,到深山里办学校、教英文,或是盖医院、训练医护人员。

 

当时老一辈的台湾人总喜欢称呼外国人为「阿兜啊」,「阿兜啊」也盖教堂,举办很多教会活动,活动之后的高潮,就是发饼干、糖果、奶粉等的补助品及奖励品,给参与的民众及孩童。

 

连文学创作者也将「阿兜啊」所做的事,也写入作品中。无论是作家琦君在散文里曾提及的白姑娘,或是苏伟贞所着的《离开同方》里,描写家人以为狗蛋到教堂比赛背颂《圣经》,只为了课后的奖品—一支铅笔等等,都很生动地描述了当时的情境。

 

有人非常感谢那些离乡背井的外国人,因为他们的牺牲奉献,促进台湾的进步(例如花莲门诺医院);但也有人对现在台湾到贫穷国家进行灾后重建工作,犹如当初先进国家对我们所提供的帮助,而感到矛盾,例如我父亲。

 

父亲描述,当他看到那些孩子伸手要糖果,争着跟外国人接触以图得到一些实质的东西,就彷彿是他们小时候场景的重现,那种普遍的贫穷,那种对西方的艷羡,那种不顾一切的讨好心情……,让他很难加入大家一起服务。

 

我很能理解父亲的感受,曾经有一位师姊,在我们讨论如何为孤儿院的孩子庆生时,她提出如果能为他们煮一颗鸡蛋,该有多好,她因自己的这个提议,竟激动地泪流满面,哽咽地无法言语。不难想像,「生日」、「鸡蛋」这四个字所串联成的意义和情节,压得她有多深多紧,直至年岁半百、生活也安定了仍不能自拔。这是五十年前部分台湾人的童年经验吧!

 

变成了台湾「阿兜啊」

 

在斯里兰卡,因为海啸的因缘,我们介入了他们的生活,也似乎改变了他们的世界──尽管不是蓄意地。如果和台湾比较,大部分地区的生活条件都还算是落后的、贫穷的、辛苦的;到溪边提水供家庭所需;砍木柴供升火煮饭之用;夜里一个昏黄的小灯泡供全家照明;没有电话、电扇或其他电器,更别提什么是电脑与收发e-mail

 

这里的住址只有什么村、什么路,没有门牌号码;我们慰访时常常卡在路上,不知从何下手。但是只要跟路旁的住家询问,会发现他们居然都彼此相识,而且会很热心地为我们指引。

 

而我们这些外国人,就像台湾老一辈口中的「阿兜啊」,住进他们的小村里,跟他们在相同的市场及小店购买相似的食材,也在相同的邮局寄信。他们对我们好奇到连我们丢弃的垃圾都会再三翻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想要寻找什么。

 

安心站的同仁都很有默契,我们从来都不把当地人视为低一等的民族,或是老怀着同情心像在悲怜他们,想要施舍点什么的心态;当地人有当地的生活方式,我们试着融入,如果有,也只是尊重。

 

一年多以来,我们接待过几批来自台湾的朝圣团体,当他们来到台湾村或是孤儿院,总是不由自主地想给当地人一些物资。有人分发糖果、铅笔;有的则是把机上的塑胶餐具或餐巾纸等分给孩子;不过,有次很过分的,是有人坐在游览车上,从车窗将整袋、整袋的物品往外倒,只见孩子及大人蜂拥而上,抢成一团。试问,如果这是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孩子,看在眼里情何以堪?会感激这些外国人呢?还是留下难以抹灭的耻辱呢?

 

愿留下一段美好、圆满的回忆

 

外国人好像很有钱,这是当地人的普遍印象;台湾人很有钱,则是台湾村住民及孤儿院童想当然尔的。因为种种因缘,台湾村住民们直接地收到我们的援助,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

 

但是,为了矫正孩子们不自觉地伸手要东西的习惯,不要养成给人乞讨的坏印象,长久以来,我们试着以身教示范,以及教育活动的过程去导正。所以尽管上完课或当小义工不一定会有奖赏,他们还是很乐意参与,因为他们知道活动的意义,还有我们的诚意,不一定是要靠铅笔或糖果才能表达。

 

可是台湾的民众一来,虽然事前都有宣导,不要以物资奖励的举动亲近他们,引发他们的贪念及自私,但很多年纪大一点的来访宾客们,却认为这才是慈悲及爱心的表现,有时真的让人很担心。

 

电车上的小女孩,必定有个物资丰足的童年;我父亲的童年则是充满曾经被救济的尴尬,以及真心的感谢;我希望斯里兰卡的孩子们,他们的童年不应是争抢物资,或是向外国人要东西而已。

 

曾经,外援帮助台湾建设,提供教育的机会,改善医疗……,至今仍让许多人津津乐道。我不敢说自己与义工们在做的事,也是这般伟大与有意义,但是我们努力的目标,真的希望大家一起爱护当地人,就像爱护我们的同胞一样,让这段因缘,在多年后历史的解读下,是一段美好、圆满的回忆。

上一篇: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