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堕胎真非小事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净色根】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消气歌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心理之窗 > 内容

亲密产生的迷雾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9-20 11:01:2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当心里有了好恶的分别,

就会有执着,

喜爱的就想占有,

讨厌的就会排斥,

患得患失,烦恼就来了。

 

摘自《人行道》

 

 

 

亲密产生的迷雾

■杨蓓(作者为台北大学社工系副教授)

 

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自己的亲密感,为什么?因为亲密里有我们活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和元素──爱与被爱。而人生在追求一生的美好的同时,爱与被爱的的满足,是非常重要的酬赏之一。但是我们又常问这是真爱吗?于是我们抓住各式各样的线索来肯定这就是爱,也肯定自己被爱。所以当有人送花,送礼物时,我们认为那就是被爱。我们没有能力真的去感受,没有能力去觉察,只能藉着一些外在的事物来告诉自己:我拥有这些,所以我拥有爱,我也能够去爱。

 

在我们追求亲密的过程中,也因为性的介入,让我们对于人与人之间真正的感受──爱与被爱,变得很模糊,因为性行为让人与人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自我认同感的变化衍生出控制、嫉妒、背叛、信任等课题。于是自然而然的,我们会问「亲密」的追求,到底是真?是假?人在找寻或者肯定「我是否真的被爱?」,或是「我是否真的爱这个人?」的问题上,费尽心思。

 

亲密,看似一团迷雾的原因,起源于我们很少有机会真正地回头去疑惑自己,问问自己在逃避什么?于是,所有的外显行为成为衡量亲密的标准。亲密,成为紧抓不放的桎梏,而不是真挚的分享和自在的对待。事实上,人在自以为是的亲密中逃避真诚的面对和自我真心的慈悲。

 

为什么真诚的面对是这么的困难?因为,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都逃得驾轻就熟,更何况是面对另一个人。然而,我们逃到哪儿去呢?逃到各种角色扮演当中,只要把角色扮演好,其中有没有真实的人味,就显得不重要了。所以,角色也常常是一种面具。夫妻、父母、师生……等等都是角色,角色让我们维系住所有的社会关系,但其中是否有亲近的满足感呢?这是很值得我们去细问自己的。这也是我们进入中年时常会自己问自己的。

 

中年,充满生命疑问

 

当我们的生命进入充满成熟的阶段,人生角色开始增加,可能要结婚、工作、养小孩、奉养父母等等;很多人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出现疑惑的,因为感受到苦。由于,种种角色积压下来所产生的压力,让我们的体力、心力各方面都负荷不了时,那种苦的感觉,一方面让我们透不过气来,一方面我们会开始问自己:「我做这些事情到底为了什么?」很多人也在这样的压力下,开始回头想自己,回头看自己。

 

可是,我们才想着、看着没有多久,便进入了中年,所以有的人会说中年危机最可怕。如果以成人发展的理论而言,不管男性或女性,会出现「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的疑问,大概是在三十五岁左右,因为三十五岁时所承受的压力是在高峰状态,所以疑问便开始冒出来。

 

当心中疑问冒出来时,有些人会发现这些好像都不是他真正要的,那时,虚假的感觉就会浮出。

 

其实,就算我们体会到了这些现象的虚假,还会面临一个疑问:「我到底要给这些事物怎样的定位?虚假的现象难道就要全盘否定吗?」所以,三十五岁,这个中年前期是在问:「我这样做,到底是要肯定它呢?还是要否定它?」而事实上,想要肯定的是自己的付出是否有价值,是否被人所认可,更进一步,想要确认努力付出是否真的换取到了「爱」与「被爱」。

 

然而,这个过程中,无法确认的主客观因素还真多,于是这样的自我怀疑有时就又回到了以外显事物来肯定自我的模式里。例如某个人事业有成或是家庭幸福,比较容易回头来肯定自己曾付出的。因为人比较容易从看得见的成果来肯定自己。这是一个旧有的模式,我们还是从过往那种不停地追求成果,顺应整个社会所加诸在我们身上种种的规则里,来帮助我们给自己一个定位,大多数人仍然会在这样子的一个框架里头,一路到老年。由某个层面来看,这样的追求即使心中有些「虚」的感觉,也就差强人意的渡过一生,所以,即使「虚假」也无妨,因为,人生,毕竟是由自己来定义和解读的。

 

但是,中年的这些疑问,其实也是追寻生命意义的转折点,如果这些疑问促使我们去落实自己的定位和意义时,虚假才会浮出台面,逃避才会成为议题,放下也才有可能。所以,当逃避成为议题的时候,人,开始与自己靠近,用自己的柔软去面对在外游荡已久的心,虚假不再可恶,真实不再可怕,让自己的心,有回家的感觉,那是一个领略到爱自己的过程。

 

跳不开视框,卡住生命

 

我曾说过那染发学生的例子,当他披着一头像怪医黑杰克那样子的头发,他是活在自己视框里的,他认为这样很炫,认为这是他的真实状况,可是他看不见他心里所隐含的矛盾──想要被人家看见,可是又怕被人家看见的矛盾,他带着这个矛盾,活在矛盾里面,却看不见,或逃避去看这个矛盾。我想我的解读太直接了当了,逼得他不得不去好好看看自己。

 

这位学生在两、三个礼拜中写完了厚厚一本日记,是一个转捩点,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的日记,但可以想像,他是如何勇敢地去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挣扎与矛盾,他又如何地在自己心里为这些矛盾和挣扎划上逗点或句号。在这个过程中,心,必然是痛的,但也是柔软无比的,因此才能承受,才能观照,所以,之后,他才能享有清楚、轻松和清爽。

 

这种情形就像是一只蚂蚁在桌面上爬,牠看不见桌面,以为世界就是这么大,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就是世界。如果我不是一只蚂蚁,而是一只飞蛾,我可以飞离桌面,看到整个桌面,还可以看到一只蚂蚁在爬。如果我们没办法跳开自己的视框,看见自己的视框时,生命就卡在那里,这时想要放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在重重的虚假当中,放下,也会随着视框的大小、深浅而产生很多不同层次的放下,而生命的真实,就在这层层放下的过程中显露出来。

 

现代人愈来愈害怕结婚,也愈来愈不敢生小孩,却从来没有停止对亲密的渴望,其中的关键在于人们都害怕面对真实而陷落在虚假的追逐中,因此,现代人的亲密就犹如浮萍一般。不必有责任与承诺感,合则聚,不合则散,即便是这样的关系,人们在付出时,其实并未减少,因为当「爱」的时候,任谁,都是全力以赴的。如果这时知道自己的付出,是在这一个「虚假」视框里的付出,那时付出会变得更有效。因为你知道自己为什么爱这个人,为什么愿意为他付出,于是可以不计后果承担爱的责任。

 

所以,无私的爱,不是不可能,而是得在过程中学习到如何放下自己的害怕。放下自以为是的期待,放下自以为是的视框,看见自己的真心,看见自己的愿意付出,那么付出成为一种感受,一种以对方为中心,而又休戚与共的感受,亲密自然就存在了。

 

接纳,承接与容纳

 

放下,其实,是一种接纳,接纳自己的矛盾、挣扎、害怕,也接纳自己的狭隘、自我中心,尤其,我们把「接纳」两字拆开来看时,是「承接」和「容纳」,所以是一个人以内外一致的心态去承接自己、容纳自己。事情、现象可以存在着矛盾、冲突,但在心态上不和自己对立,也不和这些让自己过不去的事过不去。心的平和,自在也就出现了,所以,接纳和放下是一体的两面。

 

然而,当我们在逃避的过程中,终于面对虚假时,接纳是很困难的,其中,可能伴随着愤怒、怀疑、哀伤、失落,因为,原有的目标,可能不再具有意义,甚至可能在这过程中受了伤,这种种的情绪反应好像成为我们要跳开视框的绊脚石。事实上,如果我们善于观照自己,这些情绪反应正是我们要进一步接纳和探索自己视框的素材,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的真心,其中,可能来来回回,可能走两步、退三步,也可能走三步、退两步,人生的意义就在这过程中开展出来。

 

这过程就像桌面上行走的蚂蚁,牠觉得这是一片很广阔的世界,对牠来讲,仍然有意义;可是假如我是一只飞蛾,从我的视框所看到的世界,原来是一张桌子,也看见蚂蚁始终没有离开桌子;可是这只飞蛾没有看见有人在看牠,当人在看这只飞蛾时,人看到的是这一个空间里面的飞蛾,也看见桌面尚在爬得蚂蚁,这就是视框的不同所造成不同的认知,而当我们站在后者的视框时,接纳了前者的视框,也放下了前者的视框。就像如果蚂蚁能飞了,牠会看见生活中的那个世界原来是这样子一个小小的地方,牠就会解读这是不真的;飞蛾如果能站到人的位置来看这个世界,牠就会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人看到的一个点而已,所以原来看到的东西就变成不真实,而且不完整了。

 

所以,在虚假的层次中,如果自己不跳开来,便看不见它的虚假,就会以假乱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