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学佛之人应怎样看待离婚?
·家长怎么做才能让孩子更懂事孝顺!
·人为什么要孝养父母?
·忍不了痛苦 就见不到幸福
·珍惜因缘,才有因缘!
·爱,就要懂得让步!
·如何处理好婆媳关系?
·夫妻的前世缘定与婚姻预兆
·家,是最温暖的地方
·富贵人多病的原因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测试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金刚经十大威力,受持读诵功德不可思议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摩突罗国】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 内容

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0-04-13 10:18:4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王作安
   当今世界,由于宗教的原因,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有宗教的原因,一些国家动荡不安,一些地区冲突不断。这种现象令人不安,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在寻求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时,不仅要从冲突中汲取教训,还要从和谐中总结经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宗教冲突,这本身就是极不寻常的事情。如果有兴趣去了解一下,我想肯定会是有益的。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制定的宗教政策,内容很丰富,既体现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又具有中国自身的特点,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在完善。为了帮助大家能有一个初步的印象,我简要地介绍以下三个重要的特点。
   第一、既尊重信仰宗教的自由,又尊重不信仰宗教的自由。
   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也是中国共产党对待宗教的一项基本政策。
   总有外国友人这样问我:中国共产党主张无神论,怎么能善待宗教呢?或者问:你们真的能真心实意地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吗?提出这样的问题是自然的,不仅很重要,而且很现实。一个主张无神论的执政党如何对待宗教,确实是摆在面前的一个历史性课题,是对领导水平、执政能力的一种考验。勿容讳言,社会主义国家在这方面经历过曲折,付出过代价,中国共产党人为此也作了很艰辛的探索。
   中国共产党从来都不隐瞒自己的无神论主张,同时又始终坚持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这在表面上看似乎是自相矛盾的,但实际上两者之间存在着内在的统一性。中国共产党人清醒地认识到,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相当久远的将来,不管是在资本主义社会,还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都会有一部分公民选择信仰宗教。正如资本主义社会不是单纯的有神论者的社会一样,社会主义社会也不是单纯的无神论者的社会,而是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和谐共居、携手合作的社会。
   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没有自己的私利,代表人民的利益,体现群众的意志。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之所以牢固,就是因为得到人民的广泛支持,这是力量的源泉。
   中国有一亿多人信仰各种宗教,中国共产党如果把无神论主张强加给每个人,如果对信仰宗教的人加以迫害,就等于把这一亿多人推到对立面上去,无异于自挖墙角、自毁长城,这在政治行为上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中国共产党执政为民,这个“民”是不分宗教信仰的,包括信仰宗教的人和不信仰宗教的人。宗教信仰上的差异,不能等同于政治上的分野。中国共产党在处理同宗教人士的关系上,坚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互相尊重”的原则。这种政治智慧,集中体现了中国文化的精髓,就是“求同存异”。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主张宗教信仰自由,也是秉承了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国文化具有兼容并蓄的品质,具有海纳百川的气量,是各民族文化、中外文化交融的结晶,其中就包括中国传统宗教和外来宗教的优秀文化成份。中国人历来信奉“和为贵”,讲宽容宽厚,不论是信仰宗教,还是不信仰宗教,都有各自的尊严。中国历史上鲜有宗教迫害的记录,这与西方一些国家的历史是很不相同的。这也使我们能够理解一种现象,就是在对待宗教迫害的问题上,西方人往往比我们更为敏感,这是有历史和文化根源的。
   中国共产党不仅主张有信仰宗教的自由,还主张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在中国数千年封建社会中,占主要地位的意识形态是儒家思想,这是一种世俗的政治伦理学说。佛教、道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深远,但只是处于辅助地位。因此,在中国信仰某种宗教的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并不高,属于少数。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今天没有明显的变化。正是针对这种情况,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宗教政策,既要保护信仰宗教的少数人的权利,又要保护不信仰宗教的大多数人的权利。在大多数人不信教的地区,要特别注意保护少数信教者的权利;在大多数人信教的地区,要特别注意少数不信教者的权利。可以说,中国在对宗教信仰自由的理解上,尽管是从特殊的国情出发的,有其独特的文化背景,但它所体现出来的完整性、全面性,我认为具有普遍的价值和现实的意义。
   第二、既不推行某种宗教,也不压制某种宗教中国一直是世俗国家,虽然历史上的封建统治者都利用宗教为巩固其统治服务,但没有出现过像西方国家那样的政教合一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按照现代意义上的政教分离原则,确立了新型的政教关系:国家保护公民信仰宗教的自由权利,保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宗教必须在国家法律范围内活动,不能干预行政、司法等国家职能的实施。
   我国历代统治者根据政治需要,在对待不同的宗教方面尽管也出现过扶抑崇贬的情况,但总的说来是宽容开放的。当今的中国政府为了真正实现政教分离的原则,对各种宗教,不论它是大是小,不论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都一视同仁,在法律上的地位平等。国家既不运用国家力量推行某种宗教,也不运用国家力量压制某种宗教。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出现享有特权的、处于独尊地位的宗教,由此也有效地抑止了宗教利用政权力量来排斥其他的宗教可能性。
   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宗教战争,宗教之间的竞争主要表现为理论辩难的形式,通过义理交锋,互相吸纳融通,从而形成了我国宗教多元共存、和睦相处的格局。这一传统在今天不仅得到很好保持,还有了新的发展。新中国建立五十多年来,各宗教之间没有出现任何形式的冲突,在促进社会和谐、参加国家建设、维护世界和平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上,还能够以各种方式进行合作,发挥积极的作用。面对当今世界此起彼伏的宗教冲突,许多有识之士正致力于推动宗教之间的沟通与对话,而中国的经验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第三、既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又积极开展对外友好交往根据中国宪法关于“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的规定,中国各宗教在处理对外关系上,都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
   佛教、伊斯兰教都是在中外文化交流过程中,以和平方式传入中国的,并在与中国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中逐步扎下根来。1840 年鸦片战争后,天主教、基督教在外部侵略势力的武力保护下,凭借不平等条约中的“保教”条款,开展大规模传教,并由此不断引发冲突。由于这种不寻常的背景,中国人民对天主教、基督教一直很难从感情上认同,称它为“洋教”。“洋教”这样的遣词,在中国显然不是褒义。一些具有民族自尊心的宗教人士,不愿看到福音的传播建立在炮舰政策上,痛感中国教会蒙受的羞辱,呼吁中国教会应由中国教徒自已来办。直到新中国建立,实现了国家独立,中国天主教、基督教才摆脱外国势力控制,实现了“三自”(自治、自养、自传),真正成为中国教徒自办的宗教事业。
   中国教会实现独立自主自办后,大大加快了融合传统文化、适应所处环境的历史进程,逐步得到社会的容纳和各界的认同,获得了健康发展。如果从1840 年大规模传入中国算起,基督教在中国历经100 年,教徒才发展到70 万左右。走上“三自”道路后,在50多年里,中国的基督徒就发展到1500万,增长了21 倍多。中国天主教115 个教区,均由中国主教或教区长主持教会工作。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国教会要健康发展,就必须扎根中国文化,适应中国国情,靠自己办好教会,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道路。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人在诋毁中国教会坚持的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希望中国教会回到过去那种隶属于西方教会的附庸地位,真是非常令人惊讶,不能不让我们怀疑,他们的真正的动机也许不是宗教的,而是政治的。
   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并不是要自我孤立、自我封闭,而是要在平等的基础上同外国宗教组织进行友好交流和合作。
   只要尊重中国宗教的意愿和主张,中国宗教界都会敞开大门,张开双臂。随着中国日益开放,宗教方面的对外交流活动也越来越活跃。中国各宗教已经与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宗教组织建立了联系,发展合作关系。中国各宗教在一些国际性组织中也开始发挥应有的作用,为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事业积极进行努力。
   要深入了解中国的宗教政策,必须深入到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中去,深入到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极其深刻的变化中去。
   当然,还有更为直接的方式,就是当你能够抽开身的时候,买张机票到中国去旅行,亲身感受一下,并心平气和地说出你自己的真实印象。中国有很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又激荡着走向现代化的气息,这不是神秘,但确有魅力,请千万不要错过机会。
   (本文为国家宗教事务局王作安副局长在美国杨百翰大学举办的“国际法律与宗教学术研讨会”第10 届年会上的书面演讲,本刊略有删节)
  (摘自《中国宗教》2003.11)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