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慈悲的升温
·善法的誓言
·菩萨的三种特质
·善持律仪
·观察自心
·拥抱痛苦
·专业的慈悲
·塞车的禅修
·悲心的回应
·我愿意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罗摩衍那】
·《南怀瑾诗词辑录》
·生与死——佛教轮回说(四)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佛学大词典——【五轮际】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偷兰遮】
·‘波罗奈国’在何处?(城阳)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不可触贱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禅宗文集 > 高僧大德 > 内容

惟因老和尚文集——《六祖坛经》讲义(21)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2-02-24 10:35:26 来源:互联网 人气:
禅者智隍,初参五祖,自谓已得正受,庵居长坐,积二十年。师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闻隍之名,造庵问云:“汝在此作什么?”隍曰:“入定。”策云“汝云入定,为有心入耶?无心入耶?若无心入者,一切无情草木瓦石,应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议之流,亦应得定。隍曰:“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无之心。”策云:“不见有有无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即非大定。”隍无对。良久,问曰:“师嗣谁耶?”策云:“我师曹溪六祖。”

    智隍禅师,最初参礼在五祖座下,自己认为已经悟得禅宗的真正受用了。也就是想心都息,缘虑并亡,于3日未相应的禅定名为正受。所以曾居住在庵堂里长息静生,长达20年之久。六祖大师的门徒玄策,云游到河北朔方时,听闻到智隍禅师的大名远播,就前去他所居住的庵堂造访。问他说:“你在这里作什么呢?”智隍答说:“我在作入于正定的工夫。”云策又问说:“你所说的入于禅定的境界,不知是有为心入呢?还是无为的心入呢?倘若说是无为心而入禅定的境界,不知是有为心入呢?还是无为的心入呢?倘若说是无为心而入禅定的话,那么一切没有情识的腐草、朽木、瓦块、碎石等无情之物,也应该算是得入禅定相合了。如果说是有为心而入禅定的话,那就一切法界有情含识的众生,也应该算是得入禅定了。”智隍说:“当我正在入于神定的时候,实在是不曾见到有有心或无心的境界。”玄策说:“若是不见有‘有心无心’的境界,就是常在禅定之中而如如不动,还有什么入定出定可说呢?若是有出入可说那就早不是大定了。”智隍无语相对。愣了好久,智隍又问说:“不知你是嗣承哪位明师的法呢?”玄策答说:“家师正是曹溪六祖惠能大师。”

    隍云:“六祖以何为禅定?”策云:“我师所说,妙湛圆寂,体用如如,五阴本空,六尘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乱。禅性无住,离住禅寂;禅性无生,离生禅想,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量。”隍闻是说,径来谒师。师问云:“仁者何来?”隍具述前缘。师云:“诚如所言,汝但心如虚空,不着空见,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凡圣情忘,能所俱泯,性相如如,无不定时也。”隍于是大悟,20年所得心,都无影响。其夜河北士庶闻空中有声云:“隍禅师今日得道。”隍后礼辞,复归河北,开化四众。

    智隍说:“六祖大师是以什么为禅定呢?”玄策说:“家师所讲的禅法是,真如自性的妙觉理体,湛然清净而圆融常寂。诸法性体相同一如,但色受想行识五阳缘起而无自性性相。其性本来空无所有,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境相不是实有,一念真心安然清净本来无出而无入,也本无禅定无有散乱。禅体性空本无所住,远离二乘权教有住禅定沉空滞寂的境界。禅体性空本无所生,应当远离于有生禅想的心念。心犹如太虚空界,也没有太虚空界的量可得。”智隍听了玄策的讲述,就直接前来参拜六祖大师。六祖大师问:“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智隍就把遇到玄策的前缘经过完全述说一遍。六祖大师说:“诚然如其所说,你只要心如太虚空界那样,却不要有执着虚空的空见,应用之时清净无染,接物之时自在无碍,动而常寂,静而常动,动静一如而无心起,转凡成圣。凡情圣境都忘却而具不可得,能缘之心与所缘的境了然不生,能所双亡,心境俱泯,绝待圆融,灵光独耀而性相一知,体露真常而元时不在,如如不动的那伽大定之中。”智隍就此大为开悟,回想20年来所修的是有所得的心,至此都无有任何影响。在智隍开悟的当日夜晚,河北方面的名流学者百姓都听闻到空中有声音说:“智隍禅师现在已得道了。”智隍恭敬地向六祖大师顶礼拜辞别后,返回河北,大开方便之门,教化僧俗众弟子甚多。

    一僧问师云:“黄梅间旨,什么人得?”师云:“会佛法人得。”僧云:“和尚还得否。”师云:“我不会佛法。”

    师一日欲濯所授之衣,而无美泉。因至寺后五里许,见山林郁茂,瑞气盘旋,师振锡旧地,泉应手而出,积以为池,乃膝跪浣衣石上。忽有一僧来礼拜,云:“方辩是西蜀人。昨于南天竺国,见达摩大师,嘱方辩速往唐土,吾传大迦叶正法眼藏及僧伽梨,见传六代,于韶州曹溪,汝去瞻礼。方辩远来,愿见我师传来衣钵。”师乃出示,次问“上人攻何事业?”曰:“善塑”。师正色曰:“汝试塑看”。辩罔措。过数日,塑就真相,可高七寸,曲尽其妙。师笑曰:“汝只解塑性,不解佛性。”师舒手摩方辩顶,曰:“永为人天福田。”师仍以衣酬之。辩取衣分为三,一披塑像,一自留,一用棕里瘗地中。誓曰:“复得此衣,乃吾出世住持于此,重建殿宇。”


    有一僧向六祖大师请教说:“黄梅五祖的佛法大意要旨究竟是被什么人得着了呢?”六祖大师答说:“至少是能会佛法大意的人得着。”僧又问说:“和尚有没有得着?”六祖大师说:“我并不会佛法大意。”

    有一天六祖大师想洗涤五祖所传授的法衣,而找不到洁净的泉水可以洗涤,因此就到寺后边5里多的地方去,看见该处山林草木青翠茂盛,景色怡人而有祥瑞之气缭绕,回旋于其中。六祖大师就举起锡杖卓立此地,泉水立即应乎涌出,渐渐成为清甘可爱洁净水池。大师就此弯膝跪在洗衣的石块上,却忽然来了一位僧人顶礼默拜,自称说名叫方辩,是西蜀地方的人。“昨日在南印度洋拜见了达摩大师,吩咐我赶快前往中国,由达摩大师所传的摩诃大迦叶尊者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和僧伽梨——二十五条大衣,是佛陀在灵山会上密咐大迦叶尊者在中国现传第六代,正在韶州曹溪地方让我来瞻仰礼拜。”“因此。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但愿能看到菩提达摩尊师传来的衣钵。”六祖大师就把衣钵请出来给他看,接着就问方辩说:“您是专攻些什么有成就的事业呢?”方辩回答说:“善于塑像艺术。”六祖大师正色说:“请您试着塑看看。”方辩当时手足不知所措。过了几天,他塑造了一尊六祖大师的真身法像,大约有七寸高,塑得曲尽其妙而形相逼真。六祖大师微笑着说:“你只了解塑像的艺术性,并不了解佛性。”大师伸出手来抚慰着方辩的头顶,并说:“愿您永远成为人天种植善根之福田。”六祖用衣物酬谢塑像之劳力,方辩接过衣来又分成为三份,一份披在所塑的六祖大师的真像上,一份自己留着,另一份用常绿乔木的棕毛包着埋藏在地中,发誓说:“以后修道的人若得到这衣物,就是我出世代表顿教禅法在这里住持道场,重新修建殿宇。”到了宋朝嘉佑八年时,有一僧人法号惟先,重修此寺佛殿,因此掘地得宝,不料法宝——正是此法衣,仍如新的一般。也就是方辩祈祷发誓而愿必成的灵应神迹,也证实了六祖大师为方辩摩顶授记的证据——永为人天福田。

    有僧举卧轮禅师偈云:“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师闻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因示一偈曰:“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有一僧举述卧轮禅师所作的偈颂,卧轮自觉有很高的技能,并且能够断除掉百般的思维想象,对根识所皆的尘境心也不生起攀缘之念,菩提真性就像似在天天增长。六祖大师听了,就对他说:“这首偈还没有明了自己的心地,倘若依照着去实行的话等于是自束自缚,自系枷锁。”六祖大师因此而开示一偈颂说:“惠能没有任何技能,更不用断除百般思虑,对诸境界心性无住,而数数生起恒沙妙用,菩提妙性本来清净如如不动,又怎么会增长呢?”我们依永嘉禅师所说的:“心境明,鉴无碍,廊然莹彻周沙界。万像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由此自然明了轮禅师偈颂真相,功夫到家没到家就不言而语了。此禅师的事迹今天已经无从考据了。

    顿渐品第八

    释品题:这一品是讲述南宋的顿悟和北宗的渐修,简称:“南顿北渐”。二宗门下徒众不免有违言情形,总之都是善巧方便分导后学的修证方法。但是无论修学南宗的顿悟见性,还是北宗的渐次修行,其目的都是要圆成佛道。所以说方便有多门,归原无二路。由此以“顿渐二宗”称为品题。

    时祖师居曹溪宝林,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于是两宗盛化,人皆称“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而学者莫知宗趣。师谓众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种,见有迟疾。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顿渐。”然艉之徒众,往往讥南宗祖师,不识一字有何所长?秀曰:“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师五祖,亲传衣法,岂徒然哉!吾恨不能远去亲近,虚受国恩,汝等诸人,毋滞于此,可往曹溪参决。”

    一日,命门人志诚曰:“汝听明多智,可为吾到曹溪听法。若有所闻,尽心记取,还为吾说。”

    这一时期,五祖门下的惠能六祖大师居住在南方曹溪宝林寺,五祖门下的另一弟子神秀大师居住在北方荆南玉泉寺,就是现今湖北省当阳县。那时两大宗派都弘化极盛,人人都称为“南能北秀”。由此就有了南顿北渐二宗的分别,然而一般学者都不了解两宗趣何在?六祖大师对大家说,“佛法本来就是一个宗,人虽然有南北之别殊,而佛法却只有一切种智的一乘法。只因明悟见性的人迟缓和迅速的不同。那什么叫作顿和渐呢?佛法并没有顿和渐的差别,所谓惟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只不过是人的根器有利根和钝根,所以才有顿见悟性和渐修见性的名称出现。”然而神秀门下的众弟子,却常常讥笑讽刺南宗的六祖大师,说什么一个字也不认识,还有什么可以称道的长处呢?神秀听了这话就向众弟子们解释说:“他已得无师自悟的一切种智了,甚深地彻悟到最上真乘的境界,我是比不上他的。况且自家尊师五祖,亲自把衣法传授给他,难道说尊师上人会看错人吗?岂能是虚假之说?我自己恨不得能远道前去亲近于他,只不过在这里枉受国家对我的恩宠罢了。你们不要留守在这里,最好前往曹溪参访受决才是。”

    有一天,神秀吩咐门徒志诚说:“你的天资聪明而富有才智,可以为我到曹溪去听惠能大师的弘法。倘若有闻所未闻的奇特要尽心,注意记住吸取精要,然后回来再给我说明。”

    这一段主要讲明六祖大师说“只是一宗一种;”,显然表明顿渐二宗,岂实在于“人有南北,根由利钝,悟有迟速”,并非法有二殊,更没有说北秀“师承是傍”。然神秀是说“南能实得五祖亲传,且居遥远而不能亲近为恨”,便遣弟子代其前去曹溪听法,其光明磊落,修养深邃,实为后人所难得。以博闻饱参的神秀,最后入室受五祖之明诲,仍甘为楞伽渐宗,当有他的用心,在释第一品时已经讲过。五祖道在当时疑信半天下,楞枷之渐修正所得显顿,本是相成而并不相悖,由此表明神秀的用心岂不令人敬佩?显明两宗纷争之起因,都有门下徒众所执所为,究竟不是南能北秀之真意所在呀!

    志诚禀命至曹溪,随众参请,不言来处。时祖师告众曰:“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志诚即出礼拜,具陈其事。师曰:“汝从玉泉来,应是细作。”对曰:“不是”。师曰:“何得不是?”对曰:“未说即是,说了不是。”师曰:“汝师若为示众。”对曰:“常指诲大众,住心观净,长坐不卧。”师曰:“住心观净,是病非禅,常坐拘身,于理何益?”听吾偈曰:“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

    志诚奉了神秀之命到曹溪去,就跟随着大众参礼请教,并没有说明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意想不到就在那时六祖大师告诉大众说:“现在暗中有想偷听佛法的人,潜藏在这法会之中。”志诚大吃一惊,连忙从大众出来向六祖大师顶礼拜叩,从头到尾说明将自己前来求法的原由经过。六祖大师说:“你既然从当阳玉泉寺负了特殊任务来此,应该说是奸细吧!”志诚答说:“不是作奸细的”。六祖大师说:“怎么还说不是的呢?”志庆答说:“在没有说明来意以前自然算是,既是如实说明那就不是了。”

    六祖大师说:“尊师是如何开示大众的呢?”志诚答说:“家师经常指导教诲大众,心要常住一处,而恒观清净,长时间的静坐并且要夜间持不倒单。”六祖大师说:“住着心性观察清净的方法,是一种禅病而不是真正的禅定。经常静坐徒然拘缚自己的身心,对于禅理又有什么益处可谈呢?你不妨听我的偈语:生出来经常静坐而没有卧倒,死去时却长卧而没有静坐。分明是一具腥臭的骨头,为什么偏要立这长坐不卧的功课呢?”

    志诚再拜曰:“弟子在秀大师处,学道9年,不得契悟,今闻和尚一说,便契本心。弟子生死事大,和尚大慈,更为教示。”师曰:“吾闻汝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未审汝师说戒定慧行相如何?与吾说看。”诚曰:“秀大师说,诸恶莫作名为戒,诸善奉行名为慧,自净其意名为定,彼说如此,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师云:“吾若言有法与人,即为诳汝,但其随方解缚,假名三昧,如汝师所说戒定慧,实不可思议也。吾听见戒定慧又别。”

    志诚再次向六祖大师顶礼说:“弟子在神秀大师那里,修行学道已有9年,始终没有得到契入心性而明悟的境界。可是现在听闻和尚一夕解说法要,就能契合本自心性而有所了悟,赐示真实义谛。”六祖大师说:“我听说你的家师教诲开示门人以戒定慧三学之法,但不知你的家师听讲的戒定慧的行相是怎样说的?你不妨说给我听听看。”志诚说:“神秀大师一切恶事都不能作称名为戒,一切善事一定要奉行称名为慧,常自清净自己的心意称名为定。他所说的大概就是这样,而不晓得和尚是用什么妙法来教诲学人的呢?”六祖大师说:“我如果说有佛法示给人的话,那就是在欺骗你,但是只有随顺方便而解除凡情的束缚而已,托个假名称就叫作正定(三昧)。正如你的家师所说的戒定慧三无漏学,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我对戒定慧三无漏学的见解却又有另一种说法。”

    志诚曰:“戒定慧只合一种,如何更别。”师曰:“汝师戒定慧,接大乘人。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悟解不同,见有迟疾。汝听吾说,与彼同否?吾所说法,不离自性,离体说法,名为相说。自性常迷。须知一切万法,皆从自性起用,是真戒定慧法。听吾偈曰,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不增不减自金刚,身去身来本三昧。”

     诚闻偈悔谢,乃呈一偈曰:“五蕴幻身,幻何究竟?回趣真如,法还不净。”师然之。

     志诚说:“戒定慧三无漏学应该只有一种,怎么说还有别的一种呢?”六祖大师说:“你的家师所说的戒定慧三无漏学是接引大乘学人,而我说的定慧三无漏学是接引最上乘的学人。彼此所解所悟的境界不一样,见自本性也有迟缓和快速的别殊,你谛听我所说的和他所说的会有相同的吗?我听说的佛法,都不离开本自的真如觉性,如果离开了真如觉性的本体而说法,就称名为着相说法。真如自性就被无明覆盖而常常迷惑颠倒。因此必须要了知一切诸法都是从真如自性所起的妙用,这是真正的戒定慧三无漏学之法。再听我说的偈颂:‘真心之中没有妄执就是本自觉性的净戒,真心之中没有愚痴就是本自觉性的智慧,真心之中没有散乱就是本自觉性的正定。在圣没有增加,在凡没有减少的,就是本自学性的金刚不坏体。身去而不留痕迹,身来而无有踪影,自由自在不住一切就是本自觉性三昧境界。’志诚听了偈颂后,并向六祖大师悔过谢恩,又呈上一首偈颂说:“五蕴假合的幻化不实之身,如梦幻泡影怎么会成为究竟之法呢?回趣觉性真如体,倘犹着法还不净。”六祖大师称许道:“是的。”

    复语诚曰:“汝师戒定慧,劝小根智人。吾戒定慧,劝大根智人。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盘,亦不立解脱知见。无一法可得,方能建立万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亦名菩提涅盘,亦名解脱知见。见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来自由,无滞无碍,诮用随作,应语随答,普见化身,不离自性,即得自在神通,游戏三昧,是名见性。”志诚再启师曰:“如何是不立义?”师曰:“自性无非、无痴、无乱、念念般若观照,常离法相,自由自在,纵横尽得,有何可立?自性自悟,顿悟顿修,亦无渐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诸法寂灭,有何次第?”志诚礼拜,愿为执侍,朝夕不懈。

    六祖大师再次对志诚说:“你家师所说的戒定慧三学则是导小乘根性人的声闻法。我所说的戒定慧三学,是劝大乘根性之人的菩萨顿教法。倘若能悟见真如自性,也就不需要建立无上菩提和涅盘寂净了。也更不需要建立得大解脱的觉之知见了,洞彻诸法事理而了无一法可得的清净心灵,然后才能在真如自性上彰显一切诸法之妙用。如果真能解得这真实的殊胜义谛,就可以称名为是觉体,无上菩提,清净涅盘,解脱知见等佛法的名称。由此明心见性之行人,心性洞彻,要立这些佛法之名称也不垢不净,不立这些佛法名称也不生不灭。如实证得,去无所去而来无所来,生无所生而死无所死,任运逍遥而自由自在,无所滞塞无所障碍,应现妙用随缘而不变。应机施教不变而随缘,答说一切诸法妙理,普遍彻见千百亿化身而所作答都未曾离开真如自性的本体,寂净现前而得大解脱,神通妙用自在无穷,周游十方世界而不动道场,三味湛然,心性光明遍彻十方。洞然无物,体露真常。这就称名为明心见性的境界。”

    志诚又再请问六祖大师说:“什么才是不立的义理呢?”六祖大师说:“真如自性界内无有任何妄执,无有任何痴迷,无有任何杂乱,念念清净以般若智慧来观照本自真心,并且能恒常远离一切诸法空相,无有妄执染着,便能逍遥法外而自由自在清净安然,纵穷三际,横遍十方都能悠然自得。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什么可以建立的呢?况且一量打破无明桶底,彻见真如自性都是由自己觉悟境界而得,并非他得,是弹指超无学的顿时明悟、顿时修行证得。不需要渐次的阶层,而是单刀直入的境地,因此就没有必要来建立所有的万法。所谓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还有什么次第依循可言呢?”听了六祖大师的开示,当时志诚敬佩不止,并顶礼拜谢,发誓作为六祖大师的左右执侍,从早至晚精勤没有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