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做菩萨要接受众生的考验
·保住人格来学佛
·学佛求成佛,成佛仗弥陀
·断惑之难
·被围困发心吃素,蒙介绍皈依印公
·观过知仁
·报恩及时
·李炳南居士《随师闻法记》
·宗派
·念佛一心必知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八大地狱
·妙色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天五事】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拾得
·念佛感应录(一)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诸佛菩萨 > 观世音菩萨 > 观音心咒感应录 > 内容

佛菩萨探访录-殊胜的六字大明咒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2-02-21 11:11:3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佛菩萨探访录-殊胜的六字大明咒
 

  林振雄律师,前曾任台北高、地院书记官,信佛有年,现年四十一岁,家住永和市。在民国七十年三月间,他骑机车载他的太太回永和,在台北市环河东路四段一个交叉口,突然有一位年轻的骑士,飞快的冲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刚好撞个正着,立刻人仰车翻,两个人被撞得弹出了好几尺;林律师受撞,心中却非常清楚明白,勉强挣着爬起来,四肢麻痹,不能开口讲话,下意识地觉得死亡时刻即将到来。突然他想起观世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默默地念了起来。才念三遍,有如奇迹一般,四肢不但不再麻木,反又灵活了起来,而且也可以开口出声讲话了。这样神速的菩萨感应,真是叹为稀有。他太太当时只是略为擦伤,并无大碍,至今二人一切都正常,车祸的创伤似乎对他们一些儿也没影响。
  蒙佛恩小记
  无隐逸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意外的灾害,往往是防不胜防的。小女郁涵,今年六岁,正值『丑未相冲』,流年不利,为防意外的灾祸,特地为她配带了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求菩萨保佑,图个平安吉利。
  不料,那天洗澡后,却忘了将观世音菩萨的心咒,配带在身上,即摔伤了身体,颇为严重,额头肿起约有二公分高,瘀血漫延至右眼球,右眼眼眶整个黑肿,接着大量呕吐、昏睡,显然已有了脑振荡的现象。
  当时立即送至仁爱医院急诊处,做X光透视,幸好颅骨未有裂痕,医生吩咐要静养,不可再震动脑部。舍妹亦在仁爱医院当护士,多方请教医师,咸认为脑震荡,并无药物治疗,只能以休养的方式,让脑部恢复正常。一般私人医院,一见摔伤,即打针,谓系防止脑震荡,实是诈财之借口。
  小女送医后,仍继续呕吐,并进入昏睡状态,弄得我心焦如焚,魂不守舍,不知如何是好。眼见求医无助,只好求助于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并求佛咒加持;此时突然见到一股黑气从小女的额头冒出,我想小女的伤势是没有大妨碍了。
  果然,没有再继续呕吐,在昏睡了十五个小时后,到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即又恢复了平日的活泼神情,脑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小女平日活泼好动,精神旺盛,中午亦不午睡,此次摔伤,竟使她连续大量呕吐,并昏睡长达十五个多小时,这真是严重的撞伤,可是在一觉醒来后,却又恢复平日的活泼,脑部没有受到伤害,这能不说是奇迹吗?
  为感谢佛恩的加被,特将此次经过简略叙述,公诸于世,以启发人们对观世音菩萨的信仰。
  探病奇遇记
  圆智
  我在新光人寿公司某单位服务。同事好友洪安全先生及其女友许小姐一起于九月二日回南部过中元节。
  于台中到彰化的路程中一路无事,却在离家仅约二分钟车程的地方—二林,出了车祸。因夜晚开车身心疲累,一时疏忽,车子撞上大树,车头全毁,洪先生轻微脑震荡,左膝骨膜破裂;许小姐由于未系安全带,脸部撞上玻璃后,右颊及上额皮破血流。
  时值七月,俗称鬼月。我一向做任何事情都很小心谨慎的处理。本来不想去探病,但由于洪先生跟我是同事又是好友的关系,还是毅然前往。
  到了台中之后,透过旅馆总机的协助,询问到了洪外科医院的地址,便搭车前往。
  当我走到医院门口时,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饭店总机与洪先生的弟弟告诉我的是洪外科的地址没错,而我居然走到陈外科来了。二林确实有洪外科与陈外科没错,但是「洪」与「陈」二字发音相去甚远,且地点也不在一起,我会走到陈外科来,心中不免称奇不已。
  我深信当时我的头脑是相当清醒的,此事绝非危言耸听—好友洪先生居然正好就在陈外科住院。本来,他还想转到洪外科去的。我告诉他关于我的神差鬼使找到他,来到陈外科之事,他也无法予以合理的解释。
  当天到医院探望洪先生之后,由于夜深,已无班车回去,只好搭野鸡车回台中。车子在路上以惊人的高速行驶。到了台中,距我下塌的饭店约二公里处,有一红绿灯标志,由于距离过短,一般人车行至此处,不管是否红灯,通常都是踏紧油门,加速通过。听说当天就有一位开了近十年野鸡车的司机,在此处出了车祸而送命。
  我们的车子行经该处,由于也是闯红灯,几乎与左边横行而来的一辆大卡车相撞,在尖锐的紧急煞车声中,双方车子以毫厘之差的时间停了下来。此时,在惊吓中我似乎还可以感受到来车引擎冒出的热气,贴身逼近身旁,尽管我的车内正开放着冷气。
  事后,听司机先生说,平时这部车子的煞车就不太灵光,想不到今天竟意外地很帮忙,在危险中当机一「煞」,像是捡回一条性命。
  大难不死,我摸了摸左上衣口袋随身携带的六字大明咒护身咒解,心中感激地默默念着: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百声、千声,在一片安详的夜色中回到饭店休息,入梦。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