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消气歌
·得生彼国,云何不退
·宣化上人101条语录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念什么咒语发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戒律文章 > 戒律篇 > 内容

律航法师文记—传戒(律航法师著述)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2-02-20 10:42:08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律航法师文记—传戒
 
律航法师著述
 
传戒问题意见书
论传戒结夏安居
由纪念慈老恩师说到传戒结夏安居
 
传戒问题意见书
 
中国佛教会,第二次理监事联席会议程,讨论事项(二)筹办本年传戒案。本席对此问题,应分甲乙两节来研讨。即是:
 
甲、中国佛教会(以下简称本会)应否提倡并辅导台省各寺院传戒。
乙、本会应如何提倡并辅导台省各寺院传戒。
 
本席对于甲项意见,本会应该提倡并辅导台省各寺院传戒,其理由如下:
 
一、释尊将涅槃时,阿难问佛曰:‘世尊入灭后,弟子以何为师?’佛答:‘以戒为师’。舍利弗启问:‘何者佛法得久住?何者佛法不久住?’释尊曰:‘说戒制戒得久住;不说戒、不制戒、佛法灭!’圣训煌煌,洞烛末法,凡遇传戒,均应随喜,若不尔者,何为佛子?
 
二、大法东流,至唐大备,传戒事宜,政府担任,史载玄奘法师受戒,政府派考官郑善果监临。沿至清雍正时,戒牒仍由政府颁发,以后方准各丛林自由传戒,但责成僧纲司监督。本会产生,在民国纪元以后,其名称虽迭有变更,而其职权大纲,在督导全国僧政,似与君主时代僧纲司秉承政府督导各寺院相同。所以本会对于各寺院传戒,应尽提倡辅导之责,为天职所在,决非越俎代庖,或干涉部属。
 
三、台省被日本统治五十年来,大多数僧尼已为日僧化,戒法废弛,不堪言状,若不弘扬大戒,则是非莫辨,遑论持犯。今寺院住持中,有发心传戒者,实为重续佛祖慧命,健全僧尼自身。本会亟应不顾艰辛应机利导,广施方便,纳于正范,方可满足台省教胞共同之宏愿。
 
四、中央政府播迁台岛以来、励精图治,事事为达反共抗俄的国策,设计收复大陆种种建设事宜。本会虽系宗教团体,亦应配合国策,整理全国佛教,造就弘法人材,惟到达此目的,必须集团训练,故每年督导台省传戒一次,万万不可再少。
 
根据上来四条理由,本席认为本会传戒问题,应该及早筹办,万万不可犹豫致负天职。
 
本席对于乙项意见:本会既提倡传戒究应如何辅助指导,方臻完善。以为兹事体大,应敬求各方意见,切实迅速筹备,庶乎可祛因噎废食,及临渴掘井之弊。本席谨就所知提供如下:
 
一、传戒经费:本会只许可量力帮助若干,其一切收支账目,犹任该传戒寺院专责管理,本会概不管理。一则庶免力量不足,再则可免图利之嫌。故除津贴若干外,一切事务,均照去年大仙寺办理,庶免本会人事增加麻烦。
 
二、戒期中三师七证,以及正副开堂陪堂、引礼等各职务,本会应提前选定及聘请,且得双方同意,方能发表。
 
三、戒期一切法事,最好先须练习一致,庶免参差。且作法时,亦减少许多辛劳。
 
四、既依大陆规则传戒,亦应有四大寮口。而台湾知客照应本地客人;而内地知客,亦应有一、二位熟悉丛林规矩者,方能完善。而衣钵寮八大侍者,亦须先期训练。
 
五、求戒规则,三衣钵具。设若无钵,教授审问,必成妄语,且作法无从。故大陆传戒,决无无钵之举。且北投有制造磁器者,托丁俊生居士一问便知。且以后戒费须减少,三衣规定颜色、式样,由各人自备。故去年大仙寺虽云收多戒费,实则衣具在内。
 
六、私意以为不提传戒则罢,如提倡传戒,则主办人宜事事先考虑,然后实行。最好先举五人熟悉戒期规则者为一小组委员会,交责任与五人负全权代表。
 
七、沙弥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及出家在家二众菩萨戒,在戒期内务必分别集合各类新戒,择要讲解,使其了解,再行传授。否则名尚不识,况其义乎?义尚弗达,况躬践之乎?切不可因戒期短促,专重仪式,一切戒律,诿诸五夏后,苟且草率只图了事,前辙暨覆,岂可复蹈?
 
八、新戒到寺以后,必依严加甄别以定去留,宁少勿滥。不可只凭羯磨时循例问答,等于官样文章,何异粉墨登场?勿使无赖之徒,滥沾戒品,惹人讥嫌。
 
九、传戒为转移社会风气,改善僧界陋习,故戒期内,应先申报中央政府转饬各级机关派员参观,俾佛法世法,打成一片。宋伊川先生见僧出堂叹曰:‘三代礼乐尽在此矣。’此种芳规,亟宜恢复也。
 
十、新戒原属之住持师长等在戒期内应先传知来随喜,使他了知受戒一切仪规,则新戒回寺后,方可顺利遵行减少障碍。
 
论传戒结夏安居
 
尝闻社会人士,慨叹佛教衰微,多由于僧尼未能精持戒律,不足以感发社会上的信仰。此言诚是,惜未探本。何以故?僧尼所以不精持戒律者,由于不明白戒律也。凡百善事,人不去行,多由不知。中山先生发明‘行易知难’的学说,实为千古不磨的谠论。僧尼受戒时,无论五十三天或三十二天,其时间多为讲习规矩威仪所占去,讲戒时间很少,故对于《毗尼日用》、《四分律》、《菩萨戒本》,不过提示纲要,宣读一遍而已。纵有注重讲戒的教授阿阇黎,热心讲授,亦不过将根本大戒,抽象剖晰,其他一切戒条,开遮持犯,概无裕余时间详细解释。而一般新戒子,日夜学习规矩礼节,已够力疲神昏,那有工夫静心谛听,详细研究。所以名为受戒,而实不知所受者为何戒?戒既不知,如何能持?这是末法时代人不持戒的最大原因。
 
佛制比丘戒律仪:‘五夏以前,专精戒律;五夏以后,方乃听教参禅。’一般僧尼受过具足戒,在五夏以前怎样去专精戒律呢?所以结夏安居,最为重要。近代佛教结夏的制度很少实行,一般人对于这个名词,似乎很生疏的。事关佛教前途甚大,不揣冒昧,愿陈梗概。
 
印度历法,一年只有春、夏、冬三季,每季四个月,缺秋季。且春季自十二月十六日算起,四月十五日以前统为春季,过此日即入夏季了。结夏者就是在夏季四个月内,寻一个地方,结一个界限,大家在界内安居,专门研究并实行戒律。安居因早迟关系,大别有三种:一曰前安居,二曰后安居,三曰中安居。自四月十六日起,至七月十五日止,谓为‘前安居’。自五月十五日起,至八月十五日止,谓为‘后安居’。过了八月十五日就入冬季。至于‘中安居’者,即在前后安居之间,选择一个日期实行结夏,扣足九十天,即可‘解夏’。解夏者就是把结夏的制度解散了,凡是结夏的人,‘自恣’以后,分道扬镳,行化各方而去。要知佛定制度,出家人结夏一次,方为一岁戒腊。受戒后如不结夏,纵令受戒过十年,亦无戒腊,与新受戒者一样。若结夏五次以上,名为‘下座’,可充任教授羯磨阿阇黎;结夏十次以上,名为‘中座’,可充任戒和尚;结夏二十次,名为‘上座’大和尚,人人礼敬,个个钦仰。由此知结夏制度,在佛教中占何等重要地位。而佛定此制度,亦多方便,出家人在夏季内,初一、十五‘布萨’诵戒,举行‘羯磨’,亦名方便结夏,谓之‘对首安居’。虽少数乃至一人,对佛白文,即名结夏,谓之‘心念安居’。若多数人,在一山林幽静的地方,结一个大界,派一比丘唱明界相,大家在界内安居,专精戒律,不得出外住宿。若为三宝事,可以请假出界,准限七日,须行羯磨。佛定制度虽严,但不废世务。由此足见结夏制度,为出家人的本分内事,并非难行之事。
 
现届末法,良好的结夏制度,真正大规模的安居,实行者寥寥。个人安居亦多不认真,所以‘五夏以前专精戒律’成为具文,何怪乎出家在家的佛教徒皆不严持戒律呢?我最后希望缁素大德们,提倡每年一次的结夏制度,著为鸿论,刊登月刊新闻纸类,令佛教徒皆有研究并实行各自所受戒律的机会。结夏的场合,愈多愈好,人人奋勉,蔚成风气。更希望护法居士、大富长者,发心供养三宝,布施结夏斋粮。我每见一往各戒坛打斋供众者,踊跃输将,深叹种大福田,获菩提果。若以此好善乐施结夏道场,俾僧俗四众均得安居,学习戒律、精持戒律。从兹振兴佛教,挽回劫运,则功德之大,无量无边,唯佛能知。
 
——本文曾刊于《菩提树》第四一、四二期合刊—— 
 
由纪念慈老恩师说到传戒结夏安居
 
《佛教青年》杂志主编莲航法师,郑重对我说:‘慈老法师逝世二周年了,您是慈老的大弟子,请您做一篇文章来纪念他老人家呀。’我听到后,未加思索,随口答应‘可以罢’。事后略加构思,百感俱集,不知从何处说起?猛然间想起慈老生前曾对我训诫一段话:‘出家人有三部曲:一为落发、二为受戒、三为弘法。你现在三部曲已唱了两部,至于弘法利生,须随时节因缘,尤要观机逗教,应病与药,不可和自己用功并论呀!’
 
我纪念师父的训示,常常挂在心头。因此观察当前台湾的佛教,遭受日本统治五十年的关系,不惟和大陆佛教脱节,且沾染日本佛教不良的恶习——僧人娶妻生子视为当然。似此积非成是,不可究诘!若非建坛传戒,决不能矫正恶习。所以一向追随诸大德之后,主张传戒,并且亲预其事,讲习戒法,随时记录,已有四次。由此深知戒律不仅为僧伽的纲纪,且为佛教的命脉,尤为台湾佛教起死回生的一付妙药!
 
或者有人说:‘你对传戒主观太深,除传戒外,就没有方法去弘扬佛法么?’我答他道:‘弘法的事太多了,但对于台湾没有比传戒还重要的。真是真非,在讲戒时,可充分发挥,矫正恶习。’
 
或者有人说:‘滥传戒是有毛病的,不可轻易传戒。’我对于这个议论,十二分赞成,但不可因怕有毛病就不传戒了。如吃饭太快怕噎住,应留心细嚼慢咽,不可为怕噎住连饭也不吃了。
 
或者有人说:‘释迦在两千多年前制的戒律,和现在一般环境多不相符,应当把不必要的戒条,酌量删去,只留切实能行的戒律。’我对于这个议论,表面上似乎有理,而一深究,则知大大的不可。古人云:‘非圣人不议礼,非天子不制乐。’我们博地凡夫,智慧既非圣人,地位又非天子,怎样可以删定戒律呢?如果以为许多戒条不与时空间相符,徒相授受,不能实行,不如删去。则《四书》、《五经》的言教,那个人能件件都实行,也应删去吗?世出世间,圣人立言垂教,轨范人天,当然以圆满究竟为主,后世若能实行其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已为不可多得的善人。况古来祖师辈出,绝无一人倡议删订戒律,那知人根陋劣如今代,竟敢主张删订戒律后再行传戒,真是想入非非了!
 
或者又有人说:‘现在台湾传戒太多了,很少有资格够受戒。古代莲池,蕅益诸祖师,近代弘一大师,都言不得比丘戒或沙弥戒,因此自称菩萨戒弟子,或三皈弟子,足见近代出家人没有一个得戒的,万万不可再传戒。’我对于此说,甚为诧异!莲池、蕅益、弘一诸大老,自言未得比丘、沙弥等戒者,系针对出家人说的。古德垂训后世,重视戒律,警惕自励,老婆心切,可感可泣。莲池、蕅益远在明代,其传戒师是否得戒,无从考查。若师不得戒,则菩萨戒、三皈依何能成就?足见为自谦自励训诫出家人方便说法耳。若印光、弘一两位大师,其传戒师,皆可考查。若不受末法时代的滥传戒,则净土宗十三代祖师,何以公推?又《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何以著作呢?若句句认为实法,竟出诸白衣之口,则毁谤三宝,造无间业,诚堪痛惜!我不知某君授皈依的师,是否得戒?若言得戒,则自语相违,若言未得戒,则又自居何等呢?
 
当年大仙寺传戒,慈老主张我和会性、真性两师,准备报名受戒。我们以大仙寺传戒日期太短,颇有顾虑。慈老告诫我们说:‘大陆传戒五十三天,台湾久未传戒,很多顾虑,不可不方便开其端。出家人受一次戒,长一次经验,总比不受戒好的多,你们还是去受戒为对。’现在想起得戒师开参老和尚,说戒师智光老和尚,羯磨、教授太沧,道源两位阿阇黎,开堂陪堂白圣、戒德二位大师,以及引礼诸位大德,他们的道范嘉言,一一都铭泐识田,影响身心甚大。区区固不足道,此次同戒兄弟临终安详坐逝者有之,至今过午不食者有之,又岂可因一二人破戒为口实,遽然主张不可传戒耶?
 
佛制比丘律仪:‘五夏以前,专精戒律;五夏以后,方乃听教参禅。’出家人受戒后,做些什么事呢?在正法像法时代,结夏安居,最为重要。到了末法近代,渐渐把结夏的制度废弛了。所以一般受戒者,受过戒后,就把戒律置之高阁,很少数人去研究。今日出家人戒律不精严,这是一个最大原因。第一届中国佛教会,制订传戒规则内,凡受戒的出家人,必须训练六个月,方准发给戒牒。这是补救不研究戒律的一个办法。若要恪遵佛制,还是每年结夏为良规。现在社会上对于‘结夏’的名词,好像很生疏,愿略陈梗概:
 
结夏者,就是在夏天三个月,在某一地方,结个大界,大家在界内安居,专心研究戒律,并实行戒律。因早迟开始关系,又分前安居、中安居、后安居等三种。印度的历法,只有春夏冬三季,缺秋季。每季四个月,又春季自十二月十六日算起,所以四月十五日以前为春季,过此方入夏季。前安居系自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后安居系五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过此即入冬季了。中安居的日期,在前后安居中间,随意择定一个日期,扣足九十天,即可解夏。解夏者,即把结夏的制度解散了。大家‘自恣’后,各回各处游方行化而去。
 
佛制出家人受戒之后,结一次夏,方为一岁戒腊,若受戒后未曾结夏,纵过十年,仍无戒腊,与新受戒者一样。若结过五次夏,称为下座,可充阿阇黎(即规范师);若经过十个夏,称为中座,可充得戒和尚;若经过二十个夏,称为上座,人人恭敬,个个景仰。如是方知结夏制度,何等重要呢?但佛定结夏的制度,另有许多方便。如在夏季每月十五、三十,举行诵戒羯磨。又多人乃至二人结夏,谓之对首安居。一人亦可结夏,谓之心念安居。对佛白文,耶为安居。又佛制方便,不废世务,多数人结大界安居,四周标志,另派比丘一人唱界相,白天可出入,入夜须住界内。若为三宝事,仍可出外住宿,须行羯磨,以七日为限。每次见各戒场,打斋供众者,踊跃输将,不禁赞叹布施为六度之首,人人随顺本有佛性,而行菩萨道。若把此功德,推行到每个结夏场合,则功德之大,无量无边,唯佛能知。
 
我最后希望佛教刊物,以及各种新闻纸类,多多鼓吹此事,俾结夏安居的佛制,炽然畅行!则出家在家的佛教徒,人人都明白戒律,都实行戒律,对于转移风气,改善习俗,实有莫大的推动力。果能如此,我慈师在常寂光中,定然欢喜赞叹高唱:‘佛法兴隆,世界和平,人民安乐,身心自在。’(慈老生前日日在佛前祈祷的成语,故引来作结论)
 
——本文曾刊于《佛教青年》第九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