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往生记实类
·念佛感应类
·自力警策类
·三宝加持类
·虔诚修持类
·尊师重道类
·戒杀护生类
·因果报应类
·人天雨泪送导师 舍利缤纷留征信
·促妙真继任住持,示微疾回归极乐
本周焦点
·漫谈两性关系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寒山拾得诗词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慧律法师语录精华全集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消气歌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诸佛菩萨 > 阿弥陀佛 > 净土五经相关文章 > 内容

佛说阿弥陀经经义略说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2-02-03 14:13:5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佛说阿弥陀经经义略说
 
王骧陆居士著
 
阿弥陀佛本尊咒
经义略说
 
◎阿弥陀佛本尊咒
 
即大往生咒,三咒应连持,年老人单持第三咒十字亦可。
 
1. 嗡,卑马,达拉,塞,沙哈。
 
2. 大也他,嗡,阿米迭阿米迭,乌巴委,阿弥达省巳哇,阿弥达,比真迭,阿弥达。嘎米尼,冈冈拉,格衣帝嘎里,萨哇,格削,牵洋嘎利,沙哈。
 
3. 嗡,阿弥达,札卑,阿弥达,哞。
 
此咒应面授方可持诵。
 
◎经义略说
 
佛说法四十九年,种种方便,无非使众生摄心归一,做到一不可得,方是度尽苦厄,随机应化,非有定法,念佛怯门,亦是方便法门之一种,不可专执持名为念佛,凡内观自性,外参经论,念念不离觉性,皆念佛也。千百年来,念佛者多,成就者少,其原因为:一贪得便宜,不耐吃苦;二不明心要,力量不足;三分宗立派,秽净之见横生;四不得持名法门之诀窍。今先要明白此念佛之物,究为何物,终日受苦颠倒流浪生死之物,又为何物,然后再去念佛,心地明白,方可我不离佛,佛不离我,佛我同光,体用如如,在在净土,处处西方,行者须明生死事大,加意痛切,努力精进,则生西并非难事,阿鞞跋致,此生定可证到也。
 
净土二字,当分别解之。净,乃扫除一切习气,使无污染之义。土,乃指本心地而言,我之本觉妙体,原来亦是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寿命亦无量无边,与佛同体不二,我与弥陀,本无来去,本无隔绝,迷则西方变阿鼻,悟则阿鼻即西方,故经云:欲净其土,先净其心,随其心净即佛土净。
 
净土者,一切佛子究竟修证之果地也,修行不证净土,不名成就,是以西方属成就门,而一切法不问其为禅定、为密乘、为法相、为戒律、为持名,皆修净业之前方便,所用以证净土者也,功行成就峙,诸法皆无所用之矣。故净土二字,乃果地圆成之德号,非属于法,不可单树一门而与他宗分胜劣,亦非西方为净而他方为秽者也。因法法皆归净土,非净土另有一法,亦非必以此法可以入净而他法不能也,当初立宗者,原开一时之权宜方便,乃以启后来胜劣之见,甚至误以他宗为不净,互相水火者,此岂祖师之始愿,亦岂净土之本旨哉。
 
净者,究竟清净也,土者,本心地也,以西方国土众生生者,皆具心地净之至德,我必同具此清净心,方可与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善根福德因缘三者,必一切具足,乃得相应,今倘执一门为胜,谓法有高下,非净土矣。疾视他宗为魔为怪,其心巳先入魔怪,非净土矣。纵无此二病,而贪得净土法门之有佛接引,仍本贪便利与依赖之劣性,亦非净土矣。如此颠倒,则又善根福德之谓何,虽有因缘,巳自生障,此知见不正之自误,非成就也。
 
上中下三根人,本同具净土德性,惜不同其愿力,有体无用,是以有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之叹,惟以因缘之不同,证入亦随之而有异,佛说此法门,使初学人,可于因地下种,与西方先结胜缘。中根人则以先有夙因,可藉此证入,为往生之缘助。上根人则果地将次圆成,一经接引便得成就,故曰三根普被。又九品者,非往生后始分九品也,乃未生前,已具有无数品耳,岂得谓人人皆可此生成就,今言往生若是之易者,初意原为方便接引,不知众生劣性,发心不痛切者,难更有方便法,彼终不肯精进,反因说之过易而轻法,弊害滋多,如以为太易而不痛切,一也。以为佛可接引,而临终仍颠倒不自责,反咎于法,疑法谤佛,堕入地狱,二也。真用功人,因久修而仍无把握,转生疑退,三也。银台不去,必俟金台,因此贪求,魔即乘便,四也。经云是为甚难,而反说甚易,苦行人必生疑怖,五也。有一于此.,巳足障其信心,况多乎哉。故立言不可不慎,若欲善巧引之,则先使其怖苦痛切发心可耳,又何必偏执此理,以为定论耶。
 
欲修净土,必先使其人正信,云何正信?不独信西方为净土,乃信十方皆有佛土,弥陀经巳言之,一也。不独信净土为彼土,乃兼指我自性之净土,而西方净土者,亦诸上善人自性清净之所建立,同一平等本际,理事双融,同得成佛,二也。信佛土无定义,娑婆地狱,分别之则有秽净,佛视之则无一而非净土,众生自起幻心不净而作业,若以慧力转之,当下即是净土,三也。佛无来去,在在处处皆有弥陀,行者自障其心而不见,四也。明此义者,乃曰正信,此即难信之法,余前著弥陀心要,已论之矣。净土法门目的在先净其意,故必至一心不乱。夫一心不乱者,觉后证得之果也,持名念佛者,证前修行之法也。佛者觉也,念佛者念念在觉也,心若有所贪嗔时,一念觉则顿转为净矣,此是无上圆顿法门,故一句弥陀,顿超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惟转觉固快,转迷亦易。又言八十亿劫而不言九十亿者,何也,曰九者数之至也,以未离法,故言八十,倘并此一句而亦空之,乃直了成佛义,一切净尽,方可以九十亿劫也,众生只是一念,不是念念,以一念佛,即又回念贪嗔也,必念念在佛,则打成一片,贪嗔无由而起矣,久久成熟,斯名成就。又众生只是念念而非一念,何也,因众生念念于人事情见,非贪即嗔,非嗔即痴,三业恶因之所招感,念念不断,则娑婆因绿,永无脱离之望矣,必如修证人之一念净信,永不退转,虽习气常来,而常觉照勿失,力气充足,不致动摇,故曰一心不乱,方可与佛相应也。
 
一心不乱者,修至自性净土之极则也,但必如何而可如此乎,则法门无量,总不外乎正副二途,正者曰观心,即反问自己,于一切所行处痛切警觉,是曰修行,言修于行也。副者曰取法,即藉法以为缘助,藉以净心,至心净则无所用之,然法门因缘,各各不同,必以当机为尚,有持佛号者,有入禅定者,有说理以破幻相者,有起三觉者,有以所逆之人事,用以反省者,此皆念佛法也,乃至读经礼佛焚香供养,修一切善法,亦皆念佛也,以念念合乎佛心净意,念念勿失觉照而已。弥陀经之执持名号者,乃念佛法门中之一法,非定法也,若有定法者,非佛法也,念佛不难,惟老实难,近世以老实作本分解,其义未尽,盖老者不动,实者不假,使此心常常如是之湛寂,一切外境意念诸相前来,不被流转而去,若一日若七日,无一日不如是,打成一片,则平日做到一心不乱,临终自然心不颠倒矣。念佛不难,除习气难,若不除习气,又安能证入觉地,念念在觉乎,我为此论,明知闻者必以除习气为苦,反视念佛为畏途,或斥为魔说矣,而不知真修行者,必不河汉斯言,定转其昔日之依赖心,与贪省事之习气,一反其所行,于入世法,必趋于忠国家,孝父母,友昆弟,和夫妇,信朋友,克尽人道以为念佛。于出世法,必趋于兴大悲,度众生,明心地,达本性,空外境,扫积习,归证净土以为念佛,盖世有出世入世,心无彼此来去也,不念恶,即念佛,不念觉,即念迷,此指心行,非关口颂,今又误以持佛号即名念佛,遂失其宗旨而流为唱佛,更以大声贪多为胜,演成气膈胸痛诸病,人每生厌而疑退,久不相应,此即因地不正之误,可叹也。
 
佛度众生,在使众生自度,自度其众生而巳,此众生者,烦恼之通称也,烦恼为果,偏执为因,而偏执之果,不觉又其因也,然则宗旨所在,第一在明心,心明则破执,佛不自认四十九年有所说法,并云若谓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恐人死执于法而不知变化,反受其病也。故知佛说一切法,皆为一时因应之权宜,非永不变通之定法,夫有法终非究竟,无为岂即涅槃,了此义者,方得与净土相应耳。
 
弥陀经意之深邃,实不可思议,一说人胜,在此会中,皆是大阿罗汉,及一切菩萨,在极乐国,则皆阿鞞跋致,与一生补处之诸上善人。二说地胜,则七宝庄严,异于世宝。三说境胜,则微风吹动,尽是法音宣流。四说体胜,则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寿命无量,异于世寿,并恶道之名,亦不可得。五说用胜,则以妙华供养十方诸佛,不只饭食经行。总之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极乐无相,此正显金刚般若之体,而无人我之四相四见,无住生心,通达无我法等,正以显阿弥陀妙用,皆归证至净土为止,弥陀经根本重在自修,以应当发愿为最初下手处,以执持名号为往生之缘助,以一心不乱为最后之心印,佛无来去,若不与相印,佛虽在目前,不相接也。印者何,见我之湛寂清净土耳,执持者以弥陀圣号,念念持而勿失,如子忆母也,初学人不得不以应当二字勉之曰,应当发愿云云,但子之于母,无应当不应当之别,应曰当然,言当然如是,不止对弥陀如是,即对十方一切诸佛,亦皆当然如是,此所谓一念生净信者矣。
 
弥陀经之味,如尝甘泉,能于白水知味,辨其为泉为水,此真知味者也,若但知西方世界之七宝庄严,而不识功德庄严,或但明功德,而未了成就之义,则有十万亿佛土之遥。六祖所云,为对治偏执人说,西方人有罪非经意也,但若法定西方人无罪,亦殊不必,以有带业往生者在耳,盖业即是罪,以未究竟故,惟西方无恶道之名,何况其实,然初往生者,业力未净,虽具有罪恶种子,只无因缘以成其罪恶,非绝对无罪也,是以往生西方后,仍得加行修持耳。
 
带业往生者,非言有罪恶者,可以往生也,言习气尚在,作恶之种子未净,而往生之因缘巳熟,往生巳,常与诸上善人相处,自然花开见佛,此佛即指自性净土,花者自己智慧心花,极言其彻悟本性也,倘此佛仍指弥陀,则往生时接引之佛,已先见之矣,更何待花开时耶。弥陀经若巳生若今生若当生等句,此言心向往之,不必定在死后往生也,乃生前思慕之诚,即是往生,以心不来去,非不来去,随愿而往,无生前与死后之别也。
 
五浊恶世,根本由见浊而起,惟见则不必定浊,曰佛知见,浊则法不离见,故曰见浊,见浊不净不名净土。
 
密宗念佛法,略有四义:一者浅略,言弥陀者,法藏比丘,于世自在王佛前,发四十八愿,成就今之极乐世界是也。二者深秘,言弥陀者,义即无量寿无量光是也。三者秘中秘,言弥陀者,即是毗卢,故一门普门不升也。四者秘中深秘,言弥陀者,即一切众生同秘之本德,众生以未证得毗卢体性,故不能起阿弥陀妙观,盖阿为法身,表本不生灭,弥为报身,表我大自在,陀为化身,表如如不动,彼佛之所以号阿弥陀者,以有此至德而尊之也,一切众生,皆同具此净土,何可自暴自弃而甘居于劣小耶。以上略说净土之义,使行者先自明了,然则修证之法,又当如何耶?净土一门,近世学者最多,以便利而稳妥故,遂合娑婆众生贪便刹省事之心,不觉从学者多矣,余常细察其故,一因信念未正,自视太劣;二因其省事,心不痛切;三因修法太乱,见效甚迟;四因见效迟,则或乏味,偏于人情用事,不是痛切真修;五因未明净土之正业与副业,颠倒用事,致妄心不能降伏,因此念佛与做人,截为两事,不能起用;六因修净土者,多中途入门,因地尚未彻了,人云亦云,先入为之主矣,如立门户,谤他宗,实非其本意也。昔有疑谤密宗者,形于辞色,忽有扣以往生咒与大悲咒之因缘,其人愧悟,不敢再谤,即此之类,故修证净土,当以正因为第一。更有三种行持:一者因地法因,由理解入手,如前论各条,使其通体明解,方不至中途疑退。二者加行缘助,以事修为本,如注重持名方法,兼习禅定,下座后,于人事上练习妙用,又取其他法门以为帮助,则修证可以见速,平日不致放逸,无一曝十寒之叹,临终庶有把鼻,有即生成就之功。三者果地圆成,以印证心田为主,证有互证与自证,互证者,互相考证其得失也,自证者,冷暖自知,外证于事,内契于理,中以印诸心也。惟此三种行持,必由面授,以若干日为一期,合少数徒众,择地安居而修之,必有个实证处。而从前之念佛法,切宜稍事变更之如下:一不可高声念,如人多,可分班轮念,一班念,即一班听可也;二不必全持念珠,可结弥陀心印,则易入定;三毋庸绕佛而念,因绕佛一法,在禅宗久后坐,用以解昏沉者,此则增加散乱,甚无谓也,故合众而念,不如约少数人同念,人愈多,得益愈少耳。
 
修净业以念念为本,而念佛法门应分如下:
 
甲、持名,执持阿弥陀佛圣号而皈依之,曰南无阿弥陀佛,以南无为能皈依之我,以阿弥陀为所皈依之佛,即我与佛合而为一,是为持名,以心持于佛号,即不持于人事,一切颠倒烦恼自除,一苦切厄自度。
 
乙、观想,观阿弥陀佛及诸菩萨之慈悲自在,观西方世界各种庄严,心观于彼,即不观于人事,一切颠倒烦恼,自然化除矣。
 
丙、慕乐,以思慕彼土之种种极乐而企慕之,心慕于彼,即不慕世间一切不究竟之乐矣,前曰持名,此曰心念,总持此法,不持他法,方名念佛。
 
丁、怖苦,苦乐本属相因,以慕彼乐,遂怖此苦,怖则急求脱离,往生之念始切,若念佛而求世间福报,是于厕所焚香,香虽普熏,不离于臭,安名曰净。经云求财得财,求子得子者,乃引初机人入佛道,非究竟出世法也,倘真念佛,则念念在觉,断无此劣见也。
 
戊、修持,其法约为十则:
 
一者专心此六字真言。
 
二者不出声,口微动,取金刚持。
 
三者手结弥陀定印。
 
四者自视清净与佛不二。
 
五者不用念珠而以时计,以一小时为一座。
 
六者不理一切外务,设有念起,亦不摒除,只顾自念,如随放随收,经过数千百次,自然入范而定。
 
七者取急进法,以四十八日为一期,每日至多以十座为度,由七座渐加至十座,有时或减为八九座,平均每日二万句,如是四百数十座,可得一百万句,一心于彼,自然证入三昧。
 
八者取缓进法,每日修一座,亦可息心养性,有人事者,不必过贪。
 
九者发愿求觉,不求余事,以觉则自然不慕世乐而求脱离,则往生之念自切,纵与西土无缘,亦必往生他世界佛土也,否则终在五浊恶世沉沦而已。
 
十者修持时细则,此分为初学佛人入门办法,先摄野心,勒此不羁之马,如小儿手执利刃,用糖果以易之,尚不名究竟也,又如小儿手被糖果所粘,更当拭而净之,至净空为止,故述如下:
 
一、择一静室约徒众五六人,克期为四十八日,室内温度不可太高,一切设备,可参考【乙亥讲演录】内心中心修法。
 
二、每日只修一座,每座一小时,如打七期内,则每日先修六七座,逐加至十座为止,即十小峙,逢天暖时,每早二点半即起身,三点上座,或连二座,每二座,即休息一刻,或三十分钟,时间可自定之。
 
三、结弥陀手印,即两手心朝天,右四指平压左手上,两大拇指尖相对,此又名十方诸佛定印,于上座时,切勿散放手印,此是第一要诀。(身密)
 
四、坐时单双趺皆可,如年老腿硬不能趺,则方便交叉两腿而坐,但座后必高于前面,两腿在下,眼宜闭,有时开视钟点亦无碍。
 
五、此一小时内,切勿散放手印,口勿停念,但勿出声,而唇必微动,此名金刚持,最易得定,并无气膈胸痛弊病,且上座时,切勿停咒,此是第二要诀。(口密)
 
六、一心贯注于修,意欲空虚,自己当作佛,此是第三要诀,若万念纷起时,觉即回头,顾到念佛,随放随收,随转随空,刹那间前后际断,便是净空之境,此即是佛境。(意密)
 
七、三密加持,久久由乱而定,由照而空,上座时,死心蹋地,一切不理,身起种种变化,亦勿欢喜,亦勿疑怖生嗔,亦不必作观想,因有手印也,观想为初步摄心者而设,取以万法归一,若用功过切,观想成就时,不知变通,反成死执,亦可偏执成颠,至身手麻木如无物,心意空寂如无知,乃口中密持勿停,手印结而不散,有时误念他咒者,大似睡著,实则非是,此系定相现前,不必惊怖生疑,又心如散乱时,亦勿恐怖,只是勿理,不久自然自在也。
 
兹言起用之法:
 
子、明旨:明起用之旨,所言起用者,起在在处处念佛之妙,自得受用也,故知念佛不必定在佛堂矣。
 
丑、明用:言用于何处也,人何故而念佛,则为断烦恼也,烦恼本不有,因不觉而枉自起惑,惑破则烦恼自断,故于寻常人事中,不可须臾离觉,即不须臾离佛也,此念佛者,乃念念清净,一切处皆无彼此,观一切自在者即是佛。
 
寅、不二.:言不二者,明我与佛不二也,佛未修前,与我不二,佛亦因修而成,今成为佛,是名果德,我今修持于因,自得未来成佛之果,故名因心,论体则不二也,众生亦然。又言不二者,明菩提与烦恼不二也,世人不明成佛之体性,习于分别计议,遂分为二事,不知迷觉同是此物,即在迷时,佛性亦勿失也。又言不二者,观一切语言音声,无非实相,一切处,若为有佛,一切处皆念佛也,得时时念佛,打成一片,不持而自念,斯得起用之妙矣。
 
卯、互敬:我敬佛,佛亦敬我,佛不分别视也,我敬人如佛,人亦敬我如佛,我与人本来佛性不异,相互尊重,自视若弟子,此真念佛,且不独对佛对人,即对一切众生,乃至对一切物时,莫不如是尊敬,而所言尊敬者,非定欲礼拜皈依也,尊敬其同是佛性,体自空寂,佛如是,我如是,一切众生皆如是,即无往而非念佛矣。(由此入手更复有杀盗淫之念否)
 
辰、同化:将一切人事,与佛同化,则于自己之习气,常得觉悟而痛改之矣,久久习惯,即念念不失觉照,此真无上念佛法门也。
 
巳、大身:证大身者,一切佛土尽入我性海中,无不包罗是也,西方极乐世界者,正我性海中之一佛土耳,如是则不能再分彼此来去矣,故往生云者,非身有来去也,乃证入清净与阿弥陀同具此本德耳。
 
午、往生:往生者,心之向往也,先以西方为目的地,次化西方为十方,再化西方于自性,再以理合事,以西方又实有佛土,并不因理而废事,汇入无实无虚之圆义,故不往而往,生即不生,以本自无生,亦不妨立往来以坚行愿耳。
 
未、修证:修证三昧者,非可于定中见,乃于动中观,云何三昧,言正受也,以一切不受为正受耳,如见境不惑,喜怒不受,即得正定,故三昧又名正定,言心无染著也,至其极,则一心不乱矣,我人于世务情见太熟,于佛道太疏,每日必练习纯熟,把此心常常顾到觉地,每日观照次数,至少十次,所谓观照者,由自问反观入手,例如:
 
一、自问假如我最爱之人,设染病或死亡时,我能断爱否,心有所动时,我能镇摄否,能解化其悲思否,又思此事虽属理想,若真有其事,临到眼前时,我又如何,倘有所不能者,则非加行精进不可。
 
二、自问我平日最不易改之习气是什么,设不能满我意时,我之嗔念,能勿随之引起否,倘有所不能者,则非加行精进不可。而所谓加行者,即与自己奋斗,务改除其习气,由生而熟,由勉强而自然,此是真净业。
 
三、自问我平时最恶之人,我今后对之,能减少其怨毒心否,思我与彼,未生恶感以前,亦曾情好过来,且想念其好处,更思恶感之起因,双方各有不是之处,逐渐做到冤亲平等。
 
四、自问我最喜爱之物,能永保其常存否乎,设以之布施,能无所动乎,能起慧观以转其痴爱否。
 
五、自问我所希望之事,若乖我意,或事之垂成而失败,或被强者所夺,我之定力又如何,若强制压下者,转成为病,必化除之,即以智慧解释之。
 
六、自问世乱如麻,不如意事常八九,凡日夜所希望者,惟曰平安顺利等吉祥事,设有不利之事前来,我能受之否,能以观空解之否。
 
七、自问遇有敌对事前来,能退让否,能反省自己之过恶否,从无过恶,要其敌对心即是过恶,但关于大局群众利益事,当争不争者,转入消极,亦是过恶,能一体圆通观照而应之否。
 
八、自问大悲利众之念,有所退失否,于恶念起时,能参其起因否,若于起因时,预作防止,即不失觉照,而防止之法,先以空境为入手,境空则心自空,对外自不起纷争,此即布施。
 
凡此种种都属起用之法,反问自己,即属观照妙用,以能观之心,破所观之境,久之成熟,气力充足,了不著意,无一毫之见,存于其中,是名能所双忘,不是双亡,亡则落于断灭,忘乃无著之意,自在之境,然亦微细之习也,更进而善习亦空,空不著空,是光常寂,得大自在,是净土印心法。
 
以上是对治法,言由恶转善,以善习代恶习,用以疏娑婆之缘而巳,尚不离乎法,故宜息心常寂寂然,此宜修禅定以为缘助,本来念佛至不持而念,一心不乱,即是禅定,心密密地,了无系染,即是净土。今言习禅定者,亦不离乎法,惟禅定全仗自力,上根人当下直了。坛经云,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初言以心观心,即不离心地法,起诸妙用,直了者言并此能观之心亦了也,方是见性成佛。中根人可依天台三观法,由空假中会入,言以空破有,以假破妄,会入中道作为过度,及至中道,尚存法见,再进而中道不立,三观齐舍入于究竟。下根人则不能了无依据,离法更无所资,故必以他法为缘助。
 
一切法门,不外正副二途,以观心为正业,而以一切法为副,如心无把持,则宜仗佛力,以他法为助。如修密,印与咒,佛力也,持念则是自力,南无阿弥陀佛,本南无阿弥达布达耶之化音,如持之纯熟而快,即化为六字矣。以有手印,本属密法之一,念珠是后来人欲记数而用,反失去身密之用,并误意密,心不能专,身口意不密,安名瑜伽?因此称唱累年,毫无实益,非法之咎,乃行人所修不相应耳。
 
又种种法门,各有因缘,一时有一时之机,一时有一时之法,若此法当机,则彼法不相应矣,故万无执一法而可永久者,此修净土法门之不可不变通也。行者果欲速得成就,则变通之法有二:一曰持名方法之应变更,二曰他法不可不借用,如修弥陀大法、六字大明法、长寿咒法,乃至心中心密法,皆可取作缘助,及至成就,则一切法皆不可取,并亦不可说,方便之力,有如此者。昔李笑渊居士曾告人云:中国佛法衰微,其病不在缺少法门,只缺少真修的人,现在中国的佛法,巳修不胜修,一一皆可修证三昧,何必贪多,远涉异地,徒增名相耶。旨哉此言!净土既为果地圆成之德号,则修证方法,当随各人之机而施。应以禅定法入净土者,即以禅定法而为教授;应以持名法入净土者,即以持名法而为教授;应以五戒六度等法入净土者,即以五戒等法而为教授。诸法虽有不同,其必精进则一也,其必归于禅定而开般若则一也,般若开,则心自明,而性自见,夫而后可以言除习气矣,习气之除灭,至如何程度,则净土证入至如何程度。习气何时扫尽,净土何时圆成,若有未净,而其愿力足资往生者,则可带业而生西,生西巳,再事修证,入于回净为止。是故娑婆有净行之菩萨,而西方有带业之凡夫,其同为凡圣杂居之地乎。所异者娑婆有恶道而西方无之,西方多圣人,而娑婆亦有之,惟娑婆以烦恼多,下者为恶染,上者为情牵,终至沉沦。佛故指示西方,以一经往生,即无退转,此世人所以认西方为稳土,而必发往生之愿也,然徙有其愿而无其行,或其所修不合乎法,则因缘不具足,于五浊恶世中,欲证入阿耨菩提,是为甚难,故曰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也。由此法门无量,各种缘助,实不可少。今仅赖一持名法,而又散乱不密,不能一门深入,以死守为专一,为不退转,各树门庭,我胜彼劣,此见不净,于净土尚隔万万里。复不如痛切改悔,一旦腊月三十日到来,所有西方胜境,全为烦恼情欲所蔽,彼佛接引之力,不敌自己业力之牵,往生其难矣。然世人每执往生为易,十念亦可往生,而弥陀经,世尊尚重说若干难字,则又何也,不知难易者,都属分别,非法有难易也,乃众生因缘不同,易者十念尚属费事,一念足矣,难者累劫尚在沉沦,地狱至今不空,是未修者误于情欲,巳修者又误于法见也,皆自误而又误人也。慈悲而缺方便,希果而不正因,成见既立,净土益远,臻其极,亦只人天有漏之果,谓种未来西方胜因则可,谓能即世决定往生则难也。发心生西者,其慎之哉。
 
或又问经云五逆十恶人,亦可临终念佛往生,而汝独云往生甚难,有违经旨矣。不知往生必待前缘成熟,缘熟则虽五逆十恶人,到此亦即一齐放下矣,正一齐放下时,不得更以五逆十恶名之,否则诸君大可临终再念,此时亦不必勤苦修持也,为此语者,乃方便鼓励苦行人,言虽从前五逆十恶人,只要此时一觉,顿悟性空,万劫解脱,非言人人有此福缘也。若不正此义,一面念佛,一面作恶,庸有济乎,为此问者,胶执于见,但守经文,不了经义,如是广大圆满遍覆之净土法,误于小心劣见,不亦惜哉!
 
分享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