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上律宗以持戒为主,音声修行为副,然而道宣律师非常重视。《律宗灯谱》说他修持过“般舟三昧”多次,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因此道宣律师并未忽略,而提倡配合持戒的音声法门,那就是“弥勒法门”。道宣律师的主张主要是在他的著作《释门归敬仪》(《大正藏》第四十八册)。

说到“弥勒法门”,就会使人联想到“弥陀法门”。“弥陀法门”教人执持弥陀圣号,修相应的禅观法门,目的是在命终后往生西方极乐净土。“弥勒法门”的修持方法与“弥陀法门”相差不大,也是修持念佛与禅观,但重点却是在当世就能以禅定上升兜率陀天面见菩萨,临命终后自然就能随弥勒菩萨下生成佛,得预龙华三会。如此看来,道宣律师为什么要提倡这个法门呢?

原来,戒律的传授与弥勒菩萨有密切关系。过去昙无谶大师在西凉州,有沙门法进等人请求传授菩萨戒,并能翻译戒本。大师不许,认为汉人性多狡猾,又无刚节,怎能受持菩萨戒?法进等人苦请不获,就在佛像前面发誓苦行求戒,七日才满,就梦见弥勒菩萨亲自授戒并赠与戒本,法进等人并都能诵出戒规。法进等人觉醒后就面见法师禀报所见。法师喟然叹曰:“汉地亦有人矣!”就把菩萨戒的戒本翻译出来。《天台菩萨戒疏》卷一有言:“弟子某甲等奉请释迦如来应正等觉为和上,我依和上故得受菩萨戒慈愍故(礼一拜),文殊师利为羯磨阿阇梨。弥勒菩萨为教授师。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为尊证。一切菩萨摩诃萨为同学等侣(词句同前),次应教乞戒。”这说明菩萨戒的传授是与弥勒菩萨有密切关联。

再者,比丘僧尼得戒与否的判断也是要请教弥勒菩萨。姚秦时代,有一天皇宫殿前举办了“无遮大会”,皇帝兴来就问僧众怎么样才算得戒,智严法师回答不出来,因此就向皇帝请求允许前往印度请教这个问题。当严师到达北天竺,遇到了一位阿罗汉,便向他请教这件事情。罗汉说自己是小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可以入定前往兜率陀天请问弥勒菩萨。于是罗汉就入定升天去问弥勒菩萨,菩萨回答:“振旦僧尼得戒!”证明了智严法师获得戒体,并以金花为证。这说明了弥勒菩萨也与比丘僧人的授戒有所关联。

此外受八关斋戒也和弥勒菩萨也有关。《优婆塞戒经》卷五与《四分律删补随机羯磨》卷一都有提到,应该将受“八关斋戒”的功德回向于“将来弥勒佛世三会得度生老病死”。甚至于在后者文中加上注脚:“经云:设有善男子女人,不发此愿而持八斋者,得少许福田。”由此可知,弥勒菩萨与受持斋戒有甚深因缘。

因此不论是菩萨戒,乃至比丘戒体,甚且是在家人受的八关斋戒,都是与弥勒菩萨有关的,菩萨可说是戒律的守护者,因此道宣律师认为应该修弥勒法门,以护戒行。《释门归敬仪》卷下说:“今以释尊遗法所修行者,并付慈佛令悟圣果。文相既广理固难违,或愿生净土,例亦无壅。以正觉义齐拯济情一解脱便止,何有乖离?且以慈氏标宗,余则十方准例。”由此可知律师提倡弥勒法门的用心所在。

道宣律师的“弥勒法门”,在《释门归敬仪》卷下有具体的修法,那就是要“置道场,安设尊像、幡盖、华、香、随力供养。”并“有十种相见佛善根。一者礼拜。二者赞叹。三者发愿回向。四者观佛相好。五者专念修慈。六者三归十善。七者发菩提心。八者读诵经戒。九者供养舍利造佛形像。十者修行正观。”另有根据经典所说指示种种方法修行方法如下:

一、礼拜以能够得见佛:以至诚心质直心。专注心敬重心深心信心。如敬父母。礼拜弥勒等十方佛者。能除重障生彼佛前。

二、赞叹佛德:如《善生经》云:“以四天下宝供养于佛,又以重心赞叹如来,是二福德等无差别。”《大悲经》云:“一称佛名南无佛者,以是善根入涅盘界不可尽也。”

三、发愿回向:愿我先世及以今身,所修善根施诸众生,皆共回向无上佛道,生弥勒前闻清净法,悟无生忍,愿命终时心无障恼,随善根力自在往生一切佛前。
 

四、修念佛相好:昼夜六时乃至须臾念佛白毫,了了不乱注意不息,若见殊相或不见者,是人除却九十六亿那由他,恒河沙微尘劫数生死之罪。

五、专念佛德、修习慈悲名:以清净深心于一切时,念佛大恩令出生死,如念父母此但生身一世之养。佛恩深重,为诸众生入三有狱,殷勤教诫令修正行得出生死,无数劫苦,故我今日常念佛恩,况念佛故生善种子,功德果报不可穷尽。

由此可知,由于“释尊遗法所修行者,并付慈佛令悟圣果。”戒律,特别是菩萨戒与弥勒菩萨关系如此之深,是戒律的教授与守护者。修此法门与律宗的持戒修行可以相应,能以当世面见弥勒菩萨并当面请教,因此道宣律师劝持律大众修习弥勒法门,而日后也能随着弥勒菩萨一起下生,成为眷属,不愁开悟,也是大机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