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诵及回向仪轨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佛教基本知识
·佛学大词典——【后拾遗往生传】
·附录(三) 佛学常识问答高级组比赛题
·定弘法师在闭关中得到八个偈颂,非常警醒,推荐所有莲友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农历十月初八是什么日子?天下放生日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卷第七)-海仁老法师(8)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心灵疏导 > 临终关怀 > 内容

临终关怀的内容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12-05-18 14:00:2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第三节、临终关怀的内容

 
一、了解需求,提供协助
 
    临终关怀最基本的工作,就是了解病人的需求,并提供他必要的帮助,不论精神或物质。每位病人对身、心、灵的需求,不尽相同。当病人长卧病床,久未沐浴时,他最需要的就是梳洗一番,身心清爽。当病人辗转难眠,精神涣散时,他最需要的就是安眠药剂,好好入睡。当病人孤苦无依,彷徨无助时,他最需要的就是有人陪伴,听他讲话。因此,看似毫无学问的翻身摆位、吃喝拉撒、睡眠休息、清洁盥洗等基本需要,有时却成为病人最大的渴望。被爱、被需要、被包容、被宽恕则可能是某些病人最急切的需求。甚至有人只求安详地死去,其他别无所求。了解因人而异的不同需求,才能随其所需,提供帮助。
 
   临终病人经常会为一些未完成的事情焦虑,如果他不能完成心愿,就不可能全然地放下,所以尽可能帮助他了结心事,使其内心清明、无挂无碍、宁静安详地死去。别忘了他是人,和正常人一样,除了需要生理的舒适外,也需要心理的安抚,心愿的满足。
 
   林先生是位年届而立的山地青年,他拥有执爱他的太太及出生未满周岁的小宝宝,虽家境贫困,租屋而居,但生活和乐,婚姻幸福。年轻的他犹如旭日初升,却遭受无情的打击,原来他得了末期血癌。虽经过化疗,但始终未见起色,病魔的摧残,使得他原本壮硕的身躯形销骨立。信愿受邀到他家里探望他时,见他只能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呻吟,他的太太抱著小孩,一旁黯然神伤,眼中泛著泪水。师父靠著床沿,轻轻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说:‘林先生,我是信愿师父,虽然跟你不认识,但受莲友之请,来探视你,这是难得的法缘,我来看你,你高兴吗?’他点头示意。‘你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吗?’‘知道,是血癌。’我问道:‘怎么没有住院治疗?’他答说:‘有,但已经来不及了,医生叫我要有所准备,所以我想在家静养。’‘你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吗?’他眼角流下泪珠,语带悲泣地说:‘是的,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我双手紧握著他的左手,诚挚地问:‘有什么挂念的事,需要师父的帮忙?’他深情一瞥在旁的太太及小孩子,沉重地说:‘我唯一担心的是家境困苦,太太和小孩子,无力生活下去。’‘如果师父每个月济助你妻儿的生活费,让她们不虞匮乏,你可以安心地走吗?’他以充满感谢的眼神望著我,点头示意。
 
   此时,我知道我的承诺,已使他放下心头重担,同时也了解,对于眼前这位青年而言,经济援助是最实际有用的关怀,于是我告诉他:‘生命的意义不在岁数的长短,山地人大部分信仰基督,西方人也多半信奉耶稣,但耶稣的寿命却只有三十四岁,可是他所说的真理却留传万世,影响世人既深且广。你年纪轻轻便罹患绝症,心中难免悲痛感叹,但这是你的业报,不能怨天尤人,如果你愿意使生命重生,获得永恒,师父告诉你一条明路,就是称念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三世诸佛的本师本佛,他悲悯我们长沦苦海,受生受死,因此发愿以果地德号誓救十方众生。他的愿力就是:凡是念我名号的人,我一定救度他来生我国。往生佛国之后,便出离六道,证悟本性,得到光寿无量,不再生死沉沦,只有清净快乐。我们都有佛性,可以经由修行成佛,只要你诚心念佛,求生净土,在你临终时,阿弥陀佛便会现在眼前,放光摄受,慈悲加佑,使你身心自在,得生净土。这条光明的大道,你愿意走吗?’他答道:‘愿意,感谢师父。’我以引磬带他念佛约莫半小时,临走之前把往生被、念佛机赠与他太太,并嘱付临终处理的要点。
 
   第三天晚上我接到他太太的电话:‘师父,我先生刚在医院断气,临死之前,他要我感谢师父,我跟他说:“师父叫你一定要念佛,求生净土,你知道吗?”他点头说好,双手合掌,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走了。师父,你能马上赶来吗?’我放下话筒,暂抛杂事,驱车赶往医院的途中,耳闻车上的佛号声,眼中泛著泪水,心中感动莫名,佛恩回荡在我的身心,成了一句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二、全面关怀,全人照顾
 
   临终关怀是全人照顾,也就是生理、心理、社会及灵性的整体照顾。癌末病患除了生理症状外,有许多心理、灵性、家庭、社会的问题,也须费心关怀。因此,关怀也应从身、心、灵三方面著手。生理方面:以舒适为主,协助吞咽困难、小便失禁、呼吸困难、生理疼痛的排除或舒缓。心理方面:以同理心关怀沟通,使其心情开朗,安排想见的亲友来访。灵性方面:肯定病人过去的生活,消除良心的不安,激发原有的信仰信心。
 
   生理方面,请其配合医疗:‘○○○老太太,我知道你的身体遭受很大的病苦,凡是吃五谷杂粮的人,没有人不生病。生病了,看医生,吃药打针,是正确的做法。医生是专业的医疗人员,是病人的命中贵人,密切配合医生的治疗,才能发挥治病疗效。对于医疗进程,你自己有权利决定,对于病情近况,你自己也必须清楚。了解自己的病况,随时请教医生,把握治疗时机,积极治疗,我相信你很快就能痊愈,恢复健康。身体机能的好坏,端视细胞活力的强弱,要保持细胞旺盛的活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运动。卧床休息固然重要,活络筋骨也不可或缺,因此,有时起身散步,户外走动,对疾病的治疗也有助益。若有亲友,好心推荐偏方,应谨慎以对,与医生讨论是否可行,避免意外产生。请您多休息,我祝福你早日康复。’
 
   心理方面,请其保持开朗:‘○○○老太太,你是位了不起的人,了解自己的病况后,勇敢坚强地与病魔搏斗。你可以尝试转个念头把痛苦净化,心想你的病苦是为一切众生而受,众生因你代受罪苦而离苦,所以受苦是有代价的,有意义的,你是伟大的,崇高的,你是菩萨的化身。你的身体虽然即将败坏,但心是不灭的,想一想快乐的事情,把握当下,让你的生命充满喜悦。记住!孩子因你而成长,先生因你而幸福,世界因你而美丽。未来还有快乐的净土等你迈向,阿弥陀佛视你为爱子,你并不孤独,前程是充满光明的。’
 
    灵性方面,请其经常念佛:‘○○○老太太,社会学家描述人类濒临死亡的五个阶段,依序为:否定、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每个罹患末期癌症的人,起初都很难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最后也都不得不接受。生命中的苦难,是由无形的业力主宰著,我们无从抵抗,也无法避免。世尊在经上告诉我们:“如来及缘觉,佛声闻弟子,会当舍身命,何况俗凡夫?”这意思是说,佛陀及声闻、缘觉弟子都会舍掉色身了,何况是我们凡夫?所以色身败坏了,应为灵性的归宿打算。许多人到了生命最后,才开始寻找灵性的解脱,希望透过静坐、冥想、祈祷、读经、念佛、持咒等修持,得到心灵的归宿,虽然已经日薄西山了,也是值得肯定与赞叹的。在生命接近终点时,回顾过去,担心未来,都是很正常的心理。警觉自己即将离开人世,一般人都会在心底浮出这样的想法:“我死了要去哪里?我死后会不会以另一种形体存在呢?我有灵魂可以继续存在吗?天堂与地狱是真的有吗?我死后会下地狱吗?”四生慈父的佛陀,一生说法,正是为解决我们这些迷惑。佛陀的真理,无非就是告诉我们生命的真相。与其悲伤惊恐地面对死亡,不如全心依靠佛陀,念佛超越生死。’
 
三、满足心愿,令无遗憾
 
    每个人都需要被人关爱、被人呵护,也希望拥抱理想、满足愿望,陈老先生也不例外,他是位退伍军人,一九四九年随国民政府播迁来台。自退役后便赋闲在家,因为未婚,所以始终孤家寡人一个。唯一感受亲情滋润的是,认了一位军旅同袍之女当义女。干女儿每逢假日与她的先生孩子一起来探望,其他大部分时间,他都一个人孤独地与病魔奋战,胃癌使得他食不下咽,骨瘦如柴。
 
    信愿受其义女之请探视他时,可以感受他是位真诚厚道的人,只因癌症末期,身体衰弱,气若游丝,讲话已有气无力了。见面时,我开口问道:‘陈老先生,您哪里人?’他答道:‘江苏’一听就知是道地的外省口音。‘我是您干女儿的师父,她很关心您,请我来看您,很高兴能跟您结缘。’我说这话时,只见他眼睛看著他的义女,露出温馨感激的表情:‘谢谢师父,我一生戎马生涯,孑然一身,不知什么叫幸福,唯一深感欣慰的就是义女事我至孝,我死而无憾!’话语未毕,两行老泪已夺眶而出,一旁的义女也频频拭泪,我感受空气中弥漫著凡人生离死别的真情气氛。
 
   ‘为什么您认为您会死?’‘我年纪已大了,而且得了胃癌,出血好几次,医生都说没得救了。’‘您放弃治疗了吗?’‘应该是吧!反正没指望了,就在家等候吧!’一脸无奈与感叹的表情,道出生命真实的苦难,我心有戚戚焉,略顿一下问道:‘有没有什么心愿未了?’‘没有,只希望临终要走时,干女儿陪在身边。’这时他的义女双眼泪珠,趋前握住他的手说:‘爸,您放心,我一定会陪伴在您身边的。’此刻,我感受到世间最伟大的爱就是亲情。‘陈老先生,您有什么信仰吗?’‘可以说有,干女儿叫我念佛,我就念,就这样。’‘那您知道念佛的意义与目的吗?’‘不知道。’
 
    于是我就把佛号的缘由、净土的风光、往生的道理,大略地向他介绍,很难得的是,他竟全都接受。‘您愿意往生到阿弥陀佛的净土世界吗?’‘愿意,这世间太苦了。’我说:‘太好了,我们一起来念佛。’我挂起佛像,以引磬带他虔诚的念佛,迈向光明的西方。随著引磬悦耳的音声,佛号祥和的法音,一句一句流入这即将离世的老人心中。此时此刻,我心中明白,娑婆人世又少了一位苦命儿,西方极乐又多了一位菩萨。原来,佛号是一盏照亮黑暗的明灯,它指引流离失所的流浪汉,就路还乡,回归家园。
 
    之后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的义女每天陪伴在旁一起念佛,直到临终安详死去。这位老者无妻无子,孤零一生,却拥有了义女尽孝的亲情之爱,到了人生的最后,又得到了弥陀慈父的法情之爱,他的一生圆满了,信愿由衷感谢他让我领悟到,每个人都真的需要被人关爱与满足心愿。
 
四、支持希望,探索自我
 
   人类的生命乃建筑在希望之上,临终病人如果希望掌控自己的死亡方式,希望死亡时亲人在旁,希望死亡不会带来太多伤痛,希望家人在自己死后能够保重,希望自己决定死亡的地点,希望自己能多活一分钟……,希望是支持临终病人与病魔及死神搏斗的无形力量,必需适时的了解与支持。希望与恐惧往往盘据在临终病人的心里,直到生命终点。倘若我们忽视他的希望,留给他的就只剩下恐惧了。
 
   病人身体的变化对他内心的希望,具有决定性影响。当病人疼痛如烈火灼身,对于活著,他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但身上的疼痛消失了,却又渴望能多活一分一秒。求生或求死,对临终病人而言,反反覆覆,挣扎变换。这不是病人反覆无常,而是临终过程的自然现象。因此,不能认为病人选择进到安宁病房,就表示他已经接受死亡,了无牵挂。这样一来,照顾者往往很容易忽略了病人所需要的希望和依靠。
 
   诗人汤玛士说:‘我们无法平静地死亡,不管准备得多好,都不会轻易地放弃生命。’这段话说明一般人对生命所怀抱的希望。即当人生将终,病人仍然保有希望的权利,姑且不论希望是否实现,我们都应该永远保护他的希望,不让他的希望消灭,不可直接对他说:‘你快死了,没希望了。’应该说:‘你的病情似乎愈来愈严重,恐怕时日无多了,你若诚心念佛,求生净土;若寿命未尽,则能很快康复,因念佛功德消除宿世恶业故,佛号具有消灾免难、增福延寿的威神力。若寿命将尽,阿弥陀佛必会满足你的愿望,在你命终之时,接引你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此时念佛,是你生命的希望。’
 
   病人在获得怀抱希望后,通常下一步就是找寻救命的药方,万一真的无药可救,他的心会坦然的面对死神,这也是让病人自己摸索适合自己的道路,同时帮助他善用希望。
 
五、激发省思,面对未来
 
   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内心大多惶恐不安,既不舍世间拥有的一切,又迷惘死后不知的未来。平生只知道为家庭事业,奔波劳碌,不曾想到生死解脱,人生真谛。对于生命,很少伤神去思考;对于死亡,也很少费心去思虑。一但四大违和,卧病在床,往往心思沉淀,才猛然警觉:‘不论是否曾经思考过死亡,或视而不见,人终需一死。’此时,最需要的是别人对他表达深切的关爱与激发省思人生的意义。
 
   你可以如此激励他:‘佛陀告诉我们,无病与长寿乃世人所贪爱的。我也希望你能健康快乐,长命百岁,但自古人生谁无死,你如果接受生与死是人生必然的过程,找寻生死的解脱之道,超越生死,那么,生命的本身才有尊严。如果活得不自在、不快乐,死亡又有何婉惜?如果死得有意义、有价值,死亡又有何遗憾?唯有正视死亡的事实,才能让生命更加充实;也唯有超越死亡的束缚,才能让生命得到永恒。世尊的降世,一生说法,正为解决吾人的生死大事。世尊是世间的觉者,超越生死的圣人,他教导我们依靠阿弥陀佛的救度,可以突破生死的藩篱。扪心自问,在人生最后阶段:“你的目标是什么?你要一成不变继续以往的生活?对未来不加思索?或是追求积极的医疗措施?或是得过且过顺其自然?或是让别人为你做决定?”冷静思惟人的一生:“我为什么而活?存在的理由与价值为何?生命的真相是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未降生之前我在哪里?死亡之后我又去哪里?”如果没有佛陀的慈悲教导,没有人知道生命的真相,也没有人知道自己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但如果深入自我内心深处,发现依靠佛陀是充满温馨与安稳的,必然会深深感受生命的诞生不是开始,而死亡也不是结束,因为阿弥陀佛的净土是真实永恒、不生不灭。如果你愿意出离生死苦海,念佛成佛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六、分担情绪,纾解忧愁
 
   大部分病情渐走下坡的末期病患,只要意识清楚,就必然知道自己已濒临死亡,因为自己的身体会传达讯息。许多临终关怀的经验让我相信,每位病人对于自己即将死亡,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时,病人往往会有忧伤、感叹、罪恶感、麻木、焦虑、恐惧、痛苦、愤怒、挫折、失望、不舍、无助、自暴、沮丧等情绪产生,记得!帮助他不要压抑,要与他共同承受,协助他把这些情绪宣泄出来,分担他的失落与愁苦,让他心里好过些。
 
   但临终病人常常不愿说出他的心思,故善巧引导或有效沟通是很重要的,告诉他:‘我可以体会你的身体正遭受病痛的折磨,内心一定很愁苦,但压抑著,反而会增加痛苦,说出来,会使你好过些。如果你愿意让我分享你的苦楚,或者你需要我怎样的帮助,请告诉我,我乐于协助你。’当他开始述说内心话时,千万不要打断、否认或缩短他正在说的话。临终者,正处于生命中最脆弱阶段,你需要发挥耐心和爱心,让他把心思完全透露出来。譬如:工作、家庭、希望、梦想、懊恼、挫折、悔恨、伤心……等诸事。学习倾听、静静地接受,宁静的气氛,会让他感到已经被接受,可以带给他生命的尊严和人性的光辉。
 
    信愿曾关怀一位四十多岁即罹患乳癌的女众,因为一检查即是已到末期,她不能接受如此无情的打击:‘为什么会是我?我还这么年轻,孩子还小,怎么可以得绝症?’她嚎啕大哭,哭泣与忿怒是她表达对人生的不平。我说:‘哭吧!尽情地哭,你在心中积压太多的忧愁与怨恨,你本来憧憬著美丽的人生,怀著要好好照顾儿女成长的希望,现在都破碎了,把这一切都哭出来。’
 
    师父静静地接受她抒发情绪,然后安抚她:‘我了解你的心情,也同情你的遭遇,但一味排斥抗拒,并不能解决问题,唯有以接纳的态度,面对病魔,好好医疗,善尽人力,听天由命。你的孩子,会有他们爸爸细心的照料,不用担心他们。’她流著泪问道:‘师父,为什么我会得到癌症?’我答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不同的苦难,生老病死,无人能免,这是业力的牵引,无法逃脱的宿命。师父从小身体也不好,经常药不离身,家境又清寒,可说贫病交迫,深感人生灰暗,后来学佛,才知一切皆是因果报应。’她又问道:‘我这一生也没造什么罪,怎么会得癌症?’我答说:‘因果报应,贯通三世,无始劫来,我们都造了无量罪业,只是隔阴之迷,不知道而已。世尊告诉我们许多可以跳脱苦海的真理,如果我们依教奉行,可以离苦得乐。眼前最重要的是把病治好,不是一味想了解为什么会得癌症。’
 
   ‘可是癌症末期很难治愈。’‘是的,大部分人是如此,但佛门确实也有人得了癌症,医生宣判生命只有半年,因而虔诚念佛,一心待死,求生净土,结果活了三、四年还没死。’‘这么说,念佛就不会死?’‘不是的,念佛也会死,寿命尽了自然就死,但死要死得有意义,死得其所;不要死得毫无价值,死得冤枉。念佛往生西方,就是死得其所;死了还要六道轮回受苦,就是死得冤枉;人生的道路就看你怎么走?’‘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当然是配合医生的疗程,积极治疗,并且保持愉快的心情,可以帮助你消灭癌细胞,打倒病魔。人生中也有许多快乐的事情,你可以回忆过往有趣的画面,或是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让阿弥陀佛协助你战胜病魔,让阿弥陀佛陪伴你一起渡过苦难的日子。若你愿意接受,不妨茹素,荤腥食物容易助长癌细胞的扩散,加重病情。’
 
  ‘我要如何跟先生孩子告别?’‘把你对他们的爱,倾诉出来,并希望他们在没有你的日子,活得更好。你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尽管对他们说,也倾听他们想要对你说的心事,彼此分享悲伤与欢笑。’
 
   她依照我的建议去做,后来我陆续几次到医院探望她,已经没有先前的不平情绪,病床边的念佛机,回响著阿弥陀佛对她的慈悲召唤。一年之后,她宁静地告别这世间,比医生的判断,还多活了几个月。
 
七、倾听心声,心心相契
 
    当有人静静的聆听我们的心事,并表示关怀,我们很容易就把他当成是知交,这是人性的自然心理。所以,‘倾听’有时就是与临终病人交谈的最好方式。如果病人对你倾诉心声,应仔细聆听,勿转移话题,勿随意判断,这是给他的最佳礼物。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曾学过倾听病人说话的技巧,这些技巧可以协助他们搜集资讯,也可以评估病人的身心状态。其实,倾听本身就是一种最大的安慰,也是与病人心心相契的最佳方法。
 
   许多病患家属到达医院时,早已惊慌失措,深怕见到家人濒临垂死边缘。由于不晓得该说些什么,他们多半转向医生护士求助:‘我们该说什么话?’‘我们该做什么事?’而医护人员的回答通常是:‘听就对了。’听他抱怨,听他哭泣,听他欢笑,听他缅怀过去,听他寄望将来,或是讨论死亡。濒死病人会主动告诉你,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譬如他可能会告诉你,他对自己病情的看法,甚至会谈谈自己想如何离开人世。尤其当他说临终的一刻就要来临时,更应该仔细聆听。
 
八、探知心思,适时安慰
 
   如果不能明白病人对医疗、死亡、后事的想法与做法,如何协助他?因此,温馨地鼓励他尽可能表达对临终和死亡的想法,这种坦诚地披露心绪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让病人顺利转化心境,接受生命苦难或面对死亡降临。
 
   你可以这样鼓励说:‘死亡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事实,它是终点站,谁都不希望早日到达,这是生命的无奈,唯有面对与接受,进而透过佛法的修持,化短暂为永恒,才是有智慧的人。生命止于死亡,我们必须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等到最后才面对这个事实,提早为将来准备,可以使现在过得更踏实,也能在安详的气氛中跟世界道别。如同搭乘火车,我们要在车上时,就决定好在哪一站下车。不知你对自己的临终与死后,有什么打算?我可以帮助你什么?死亡也许令一般人觉得非常恐惧,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人生的目标,不知何去何从?阿弥陀佛的国度,清净庄严、殊胜快乐,是我们很好的归宿家园。你也有佛性,也能成佛,只要念佛,就可以得到阿弥陀佛的接引,有了未来的理想归宿,对于死亡,你就不会再恐惧与茫然。’如果做得到,观想阿弥陀佛慈爱的光明,遍照病人,净化他的一切恶业,使他身心安泰,清凉舒适。
 
   小琴是位佛弟子,在她最后弥留时,同样学佛的王医师,送她一幅‘西方接引图’,并指著图告诉她说:‘有没有看到,在下面拜的人就是你,小琴。’这句话让她有了一分安定的感觉,医护人员经常到小琴床边,就见她静静地凝视著这幅图,嘴角泛著浅浅的微笑。她内心很平和,有时也会要女儿,去宽慰隔壁床的病友。直到往生时,这幅西方接引图,始终都悬挂在小琴的床边。
 
    王医师说:‘你就专心念佛好了,不要挂念其他事情。’师父也安慰她:‘你就是下面这个人,拜佛的这个人就是你,你看到这个光束了吗?这个光束就是阿弥陀佛放光来迎接你的。任何一位念佛的人,想往生到阿弥陀佛的国土,阿弥陀佛都会亲自来接引他,让他远离世间一切苦难。想到可以随佛往生净土家园,内心是不是觉得很欣慰?’此时,小琴的眼神非常专注地看著图。西方接引图里,天空散布著朵朵云彩,云端有几尊庄严佛像,图的下端有拜佛的人,整体而言,这幅图让人有温馨祥和的感觉。
 
   如果信仰不同,我们把念佛可以解脱生死的道理告诉他,但是病人拒绝,或是不愿改变他原有的信仰,就不要勉强他,徒增他的困扰。适时的关怀劝勉,启发他原有的信仰力量与信心,或许更能帮助他安详辞世。
 
九、尊重权利,支持抉择
 
   了解及尊重临终病人的权利,是关怀者应有的基本认知,当临终者的病况逐渐恶化,他们的权利不应该随之削弱。一般人会把身体机能的丧失,与心智及情感机能的匮乏画上等号,因而将临终病人视为次等人。常有家属为避免打击临终的亲人,而不当保护,譬如家属会走出房门,讨论如何处置母亲的病情或后事,不让她知道,也不让她参与这些有关她个人医疗或后事的讨论,还自以为在保护她。不论这段对话的结论为何,结果都会发生在她身上。其实,不让她参与讨论或决定,才是真正伤害她。这表示她已经太虚弱,缺乏行为能力来参与自己的人生。如此将她排除在治疗过程或后事之外,等于剥夺了她做为人的尊严及权利,也直接将她孤立在落寞的一角。
 
   ‘师父,我爸爸吵著要回家,他不想在医院死去,可是我们家人讨论的结果,坚持不放弃任何治疗。’这是我从事临终关怀时最常遇到的情形。我说:‘你们为何不让他本人参与讨论及抉择?要留在医院继续治疗,或回到家里等待死亡,都应由他自己决定,让他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让他的人生有尊严,不要留下最后的遗憾,请尊重他的权利,让他自己演完人生舞台的戏。’
 
    临终病人有权要求大众,视他们为活生生的人,尊重他们的生命。临终病人有权心存希望,即使希望的焦点一再地改变。临终病人有权怀抱著安详与尊严过世。临终病人有权以自我的方式,表达对死亡的感受。临终病人有权参与决策,决定自己切身的医疗问题。临终病人有权要求医疗不可中断,即使医疗目标可能由积极治愈,转变成消极安抚。临终病人有权要求所有的问题,皆能获得诚实而详尽的答案。临终病人有权避免忍受肉体被插管、急救的痛苦。临终病人有权要求看护者,具备同情心、细心及相关知识,并愿意尝试了解他的需求。临终病人有权从事灵性的修行。临终病人有权以自我的方式,表达对疼痛的情绪感受。临终病人有权了解死亡的到来与过程。临终病人有权要求,宁静的死亡。临终病人有权要求,不要孤独的死亡。临终病人有权要求,死后仍能维持身体的神圣庄严。
 
    以上这些临终者的权利,都不应被忽视、被剥夺。不论家属、亲友或医护人员,都应该以对待常人的方式,对待临终病人,因为直到生命最后一分钟,他还是活生生的人。我们应该以尊重、慈悲的态度对待他,给他以自己的方式,了解死亡的真相,面对死亡,让他活得有意义,死得有尊严。死亡是人生的终点,请别提早送他进坟墓。
 
十、开诚布公,告知病情
 
    医学伦理与医疗法,均认定医师有告知病人病情的义务,故应该尽早告知临终病人,他正在接近死亡,告知时要尽可能安静、仁慈和善巧。大部分临终者都知道自己即将去世,他们从别人对他注意力的改变、不同的对待方式、讲话音量的降低、亲戚的泪水、家人紧绷的脸等等,意识到自己已日薄西山,不久人世。
 
   台湾社会普遍的现象就是,病人得到绝症,亲友与医护人员绝口不提,隐瞒到底。或是医生愿意对病患开诚布公,却受到家属的制止。或是病人、亲友及医护人员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不愿意公布这个残酷的事实,于是大家就相互伪装演戏。结果是每个人都非常孤独焦虑,不能互相分享心事,吐露心声,病人也无法适时表达心愿或交代后事。
 
    对病人隐瞒病情,将会使他无法参与切身的医疗决定,病人如果对病情进展毫不知情,如何要求他决定采取积极或消极的疗法?如果病人没有被告知实情,他怎能为自己的临死预做准备呢?何况他知道你明知不言,会使他内心更猜疑、更迷惘、更不安。让他知情可使他预先处理遗产、完成心愿、交代后事……等,有助于身心放下,安详往生。
 
    但病人还没有心理准备,还不能接受之时,就贸然的告诉他,可能会带给他震惊、打击、忿怒、忧愁、灰心而适得其反。因此,病情的告知,需要把握下列五点要领:
 
[1]何时告知?
 
    什么时机与病人谈论病情最恰当?一般而言,应让病人主导。例如:当病人主动询问时,或病人用隐喻含蓄表达要交代遗愿或后事时,或病情有变化时。此时,可引导他表达更多他内心所思所受,协助家属切勿中断与病人的交谈,或岔开话题,静静聆听,以关怀接纳的态度,让病人能感觉被尊重、被了解,他就会将埋藏在心底的感觉或想法,倾诉出来。我们可能会惊讶地发现,问题根本不是要告知病人多少病情,而是病人已孤独许久的情绪释放出来,有人聆听分担。
 
[2]何人告知?
 
    什么人是最恰当告知病情者?此人与病患的关系,必需有两项条件:即信任与亲善。告知可分主动与被动,主动告知通常是医护人员尊重病人知的权利而为之,被动告知则是因应病人询问,医师与家属不得不为之。除非受家属委托,否则除了医师外,一般关怀者,并不适合担任告知者。一般病患家属,常担心病人在知道自己罹患绝症,或病程已达末期时,无法承受打击,会失去求生意志而自杀。其实病人若自杀,并非因知道实情,而是有许多心绪,无人倾听、了解、关心之故。例如:恐惧、担心、孤独、焦虑、愤怒等心情,若有人关爱、陪伴,为其释疑,最后病人往往能平静地走完生命旅程。
 
[3]何地告知?
 
    告知病情的地点,应该选择具有隐密性,不被干扰、病人感觉舒适安全的环境中。一般而言,前方有空间,可供他思考远眺,是最理想的地点,如四下无人的花草园地,或单人病房。告知者应善加布置四周环境,营造温馨气氛,使得与病患沟通时,他能身心专注,畅所欲言,尽情表达内心想法。
 
[4]如何告知?
 
     告知病情时,应态度中肯,语气温和,神情自然,坐下来与病人保持大约手臂的距离,在他身侧约四十五度位置,高度比他稍低,使他眼睛可轻微朝下,不致太疲累。当病人静默时,不要急著找话讲,等他反应后,再接著下一个话题,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5]告知什么?
 
    所谓‘病情告知’,并非宣判死刑,而是必须依照病人个性,视病人反应,观机逗教地适当告知。也不是将一堆实情塞给病人,而是看病人的需要。病人需要的,可能是肯定心中的怀疑,或表达对死亡情境的害怕,或恐惧家人遗弃,或担心造成家人负担,或怕承受不了痛苦,或担心家人生活,或对治疗效果的疑惑等等。应仔细聆听病人的提问后,才针对他的问题及需要,而做解答,有时是否告知病情,反而不重要了。
 
十一、商讨死亡,预办后事
 
    一般人对于死亡的态度,不是避讳谈论,就是天真看待,这都是因为缺乏对生死正确的认知所致。避讳谈论者,因恐惧死亡而拒绝正视死亡,害怕一谈到死亡就会招来不幸;天真看待者,因轻视死亡而拒绝认真看待死亡,认为每个人都会死,没什么大不了,这种想法看似洒脱,但到临终往往后悔。因此,学习佛陀的教法,能彻底改变对临终与死亡的错误态度。
 
    首先,正视生死是无常的定律:佛陀告诉我们:‘生者必死,聚者必散,积者必竭,立者必倒,高者必堕。宇宙间只有一个永不改变的法则,那就是一切都在改变,一切都是无常。’不雨花犹落,无风絮自飞,这就是无常。其次,厌恶生死是解脱的必要:佛陀在《阿含经》说:‘生死为秽’、‘生死不可乐’、‘生死极可舍,愚人而贪著’,这明白显示,生死是污秽的,不可乐的,应当厌恶舍离。最后,认清生死是一体的两面:生死乃是一体的,如同昼夜,循环不已,死亡不是消灭,而是另一期生命的开始。死亡乃是反映生命整体意义的一面镜子,恰如服刑期满,获释出狱;又如自旧宅迁至新居,非但不足惧,而且可喜;又如褪去破旧衣衫,更换新装。
 
    身为病人,必须明确表达对医疗进程的决定,及后事处理的方法,否则就会像以下所说的悲惨实例,能开口说话时不说,到了最后张不了口时,只好由别人替你做抉择:
 
    有一位信仰一贯道的老年人,因罹患重病住院诊疗,子女都很孝顺,服侍身旁,悉心照料。但因囿于传统观念,明知父亲病危,大家也不敢提问后事处理事宜。医生认为病人已经濒临死亡,并无治疗的必要,所以通知家属送回。就在家属办理出院准备回家之际,信愿接获莲友电话,请求助念。当我立即赶往丧家时,方知病人尚在回家路途,因此我就先帮忙家属腾出客厅,摆设临时佛堂。一切就绪之后,救护车正好到家,我起腔念佛,并且协助安置病人,谁知护士刚为病患拔除导管后,救护车司机立即拿出寿衣告诉家属:‘赶快换穿寿衣,不然来不及。’我连忙制止,但没有用,家属执意立即换穿。
 
    临终换穿寿衣,是一般人共同的错误认知,一则认为死后遗体僵硬难穿,二则以为死前穿上亡者才能得到。此时病人仍有气息,双眼合闭,不能言语,只能任凭家属净身更衣。因病人身材魁梧高大,寿衣太小穿不下,只好脱下再换一套,前后折腾大约四十分钟。在换穿寿衣过程中,病人脸色发青,双眉紧蹙,五官扭曲,表情极为痛苦。就在痛苦中断气而亡,死时嘴巴张开,原本闭上的双眼竟然睁开,脸色转为黝黑,死相恐怖。我在一旁清清楚楚眼见病人,被活活折腾至死的惨状,内心深深为亡者悲哀难过,也为家属执著陋俗而感慨万千。如果亡者在临终之前能预先交代遗言,如果家属能事先询问后事,就不致发生如此不幸。
 
    关怀者如何与临终病人商讨死亡事宜呢?你可以这样说:‘○○○老先生,我知道您现在身心很不舒服,相信您已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人世。人生的悲欢离合,正如月亮的阴晴圆缺,一切都是因果定律,自然法则。俗话说:“人生如戏”,戏有开幕,就有落幕。老先生,现在与您商讨后事,也许令人伤心难过,但您的子孙都希望尊重您的意愿,完成你的遗愿。此时趁您尚能说话表达时,预先交代一切,使子孙们有所遵循,这也是您应有的权利。并非交代遗嘱后,就意味即将死亡,许多学佛的人,预立遗嘱后,尚活几十年。凡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何况交代过后,心无挂念,犹如放下心中大石,反而会轻松自在。无奈的生,已令人感到痛苦;若无常的死,再交由他人决定,岂不悲哀?请您坦然地面对死后世界,冷静地思惟生命意义,好好地跟世间道别,演好人生舞台最后一幕,让台下观众掌声喝采。这一条路,人人都必定会走的,世间多苦,生有何欢?净土常乐,死有何惧?一心念佛,阿弥陀佛必定放光摄受,随时随地护佑您左右,直到您离开人世,迈向西方。我们以尊重奉行之心,等待聆听您的一切交代,请将您的心愿遗嘱告诉我们。’
 
十二、症状处理,具体照护
 
    临终病人在生命最后阶段,可能出现以下症状与不适,关怀者在不涉及医疗行为下,可配合护士,做适度处理;若无护士在场,不可私自擅为,要点如下:
 
一、症状:呼吸时喉咙出现吵杂声。原因:呼吸道分泌物不易咳出,积在喉部。处理方式:(1)侧卧或将头垫高。(2)口渴时可给冰块或用棉棒沾水润唇。(3)必要时给予抽痰。
 
二、症状:手脚冰冷,偶而出现抽搐或癫痫发作。原因:血液循环变慢所致。处理方式:(1)给予毛毯保暖,定时翻身。(2)手脚按摩。(3)用药物控制抽搐或癫痫情形。
 
三、症状:食欲差,吞咽困难,味觉改变,呕心,进食困难,轻微脱水。原因:(1)肿瘤本身所致。(2)肠道阻塞。(3)药物引起。(4)器官功能衰退。处理方式:(1)以棉棒或湿巾湿润口腔。(2)每三十分钟至二小时予护唇膏使用。(3)不勉强进食或喝水。(4)药物尽量勿口服。
 
四、症状:疼痛增加。原因:(1)肿瘤本身所致。(2)其他症状产生。(3)失眠。处理方式:(1)与医师讨论止痛剂量的调整。(2)轻柔按摩疼痛部位。(3)注意舒适卧位的支托。
 
五、症状:不规则呼吸(浅或快),暂时停止呼吸。原因:血液循环缓慢。处理方式:床头摇高或用枕头垫高。
 
六、症状:睡眠时间,越来越长,不易叫醒。处理方式:(1)加强翻身及身体护理,以免褥疮产生。(2)把握清醒时间,与其多作沟通,或计划活动让其参与。
 
七、症状:对人、时、地混淆不清。处理方式:(1)提醒他时间和地点,并协助认识周遭每一个人。(2)让他喜爱的事物围绕在他的身边,如:宠物和亲人。
 
八、症状:语言表达减少,声音糢糊不易听懂,有时会出现激动、焦虑不安、混乱或迷糊情形。处理方式:(1)尽量倾听他欲表达的意思。(2)注意安全。
 
九、症状:大小便失禁,尿液减少或尿色深黄。原因:(1)脱水。(2)神经肌肉失控。处理方式:(1)注意臀部皮肤护理,避免破皮。(2)可使用集尿袋或留置导尿。
 
十、症状:咳血,吐血,局部黏膜出血。原因:凝血功能不佳。处理方式:(1)局部加压止血。(2)使用药物止血。

信愿法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